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二十四章 隐杀

    远遁百里之后,法海找了个隐秘的山坳,又吞下一颗地灵丹恢复了损耗的法力后,方美滋滋的拿出那枚珠子和那只木盒研究起来。

    珠子的功用自不必说,其内蕴含的灵力足以满足法海祭炼化龙舍利的需要,不过,由于身处幽冥幻境之中,随时随地都可能遇到危险,法海并没有急于将其炼化。

    收好珠子后,法海又打开了木盒,这木盒看似破旧,却是由罕见的万载琼香木所制,盒内是一方未设禁制的玉简,以及三颗鹰眼一般的玉球。

    法海拿起玉简,将心神浸入其中通读一番后,终于解开了心中的疑惑。

    这枚玉简是屠龙一族中有名的刺客风中儒要离所留,其内记述了珠子的来历。原来这枚能够产生幽霾飓风的珠子乃是古时一只三品凶兽幽冥风吼兽的妖婴所化,当年要离刺杀公子庆忌归来恰好遇到幽冥风吼兽为恶,就出手刺死了风吼兽,并将其妖婴和三颗眼球带回了鬼谷,后来鬼谷子设立幽冥幻境考核弟子,这枚幽霾风珠和三只眼球就作为奖励之一被放入了幽冥幻境。

    这枚幽霾风珠是炼制风系法器的难得材料,而这三颗眼球也非凡物,其内蕴含着强大的风灵之力,若是用法力将其引爆开来,就会形成覆盖方圆数里的幽霾风暴,对元婴浮屠未成的修士有着极强的杀伤力。

    “哦,原来是加强版的雷震子……”

    将三颗风吼兽之眼小心翼翼的收起后,法海算了算时间,如今距离他进入幽冥幻境已经过了六个时辰,必须尽快赶过去和赵凌香她们汇合了。

    这幽冥幻境虽然隐藏着许多宝藏,但法海时间确是有限,一旦屠龙一族传人斩杀了冥龙,再得到幽冥之心,幻境就会关闭,到时候,若是赵凌香无法如愿得到炎炽凤羽,法海可没处去找另一枚空冥玉佩赔给人家。

    法海从来不喜欢欠别人的情,尤其是女人的情,所以,法海出了山坳之后,没有任何迟疑,一路飞掠,直奔赵凌香所在方位寻去。

    ……

    按照千里传讯符的指引,法海离开傲寒山峰后,又穿过了一座风霜如刃的山谷,以玄奥遁术避过了数只强大的妖魔,终于以最快速度进入了一个火焰炼狱般的地带。

    与之前的风霜刺骨不同,处身这个火焰地带,顿时感觉整个世界都是火红一片,灼热异常。

    触目所及,到处都是一条条岩浆形成的溪流,一座座火焰翻滚的山峰,干裂火红的地面上时不时就会窜起股股高达百丈的岩浆,蔚为壮观。

    “这个鬼地方的确像是烈焰凤凰栖息之所……”

    面对如此境况,金身未成的法海不敢有丝毫大意,默念梵咒,紧接着脚跟轻轻一顿,一圈火红莲花凝成的法力光环如同波纹一般在脚下绽放开来,随着光环绽放,朵朵莲瓣化作若隐若现的缕缕梵影,将法海全身尽皆护持起来。

    法海用来护身的这件法器正是吉祥三宝之一的红莲宝环,这件位列五品的密宗护身利器,法海自从得到后用到的机会并不多,他更喜欢用金刚法罩,如若不是踏入了岩浆地带,怕其内隐藏强大妖魔伤到尚未大成的舍利子,法海同样不会使用这件法力消耗极大又分外醒目的红莲宝环。

    御起红莲宝环之后,再次凝神感应起赵凌香的位置,可惜,千里传讯符虽然神奇,却同样有误差存在,法海感应一番无法找到赵凌香确切位置后,只得凌空施展法眼四处眺望起来。

    “咦?那边好像有人。”

    一道通天烟柱吸引了法海的目光,那里是百里之外一座正在喷发的火山,浓烟滚滚,遮天蔽日,不过,开启了法眼的法海却在那浓烟之中隐隐看到了数道光华闪现,似乎有修士在那边施法一般。

    法海微一沉吟,就御空飞向了火山所在。

    为了不至引人注意,法海飞行高度不及百丈,须不断变换身形方位,以躲避地面溅射而来的岩浆,不过好在红莲宝环威能强大,就算偶有躲避不及,也不过在护身梵影之上激起几缕袅袅青烟,难以伤及法海身体分毫。

    随着距离火山口越行越近,空气中火山灰浓度也越来越高,整个天空灰蒙蒙一片,若不是法海开启了佛门法眼,很难看清数丈之外的景象。

    就当法海距离火山尚有十余里时,忽然之间,从那火山之巅传来阵阵剧烈法力余波,道道黑焰冲天而起,以火山之巅为中心百里之内的大地上溅起漫天的熔浆喷泉,点点熔浆,犹如流星火雨一般沸沸扬扬从天洒下。

    “魔气?”

    闪转腾挪避过点点熔浆,法海眸光一转,停下身形,找了个隐蔽角落,又掏出一枚舍利念珠,施展出佛光照影之法,驱动念珠沿着隐蔽路线向黑焰冲天之处探去,不一刻,即飞上了山巅。

    佛光照影之术驱策下的念珠犹如一台隐蔽的微型摄像头,将火山之巅的境况源源不断传入法海心中,犹如看电影般,一目了然。

    “竟然是他们?”

    透过设立念珠,只见火山之巅的熔岩池内,一红一蓝两道身形正在激烈交锋,强劲的法力余波激得脚下百丈熔岩池翻滚如锅,犹如喷泉一般不断向上溅射起道道火热熔浆,场面壮观至极。

    令法海惊讶的不是二人斗法的壮观场面,而是这两个斗法的人,都是法海的熟人,一个是素瑶仙子,一个是阳剡天。

    “阳剡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为什么又和素瑶这个女人斗了起来?赵凌香呢?君惜月和鬼十三又在哪里?”

    虽然心中疑惑多多,但看阳剡天和素瑶仙子斗的不亦乐乎模样,法海还是决定充分利用一下这个大好机会,偷偷给阳剡天来下狠的。

    做掉阳剡天,本就是法海此次进入幽冥幻境的目的之一。

    不过,阳剡天可不是海外三仙那般穷困潦倒的散修杂鱼,贵为葬日神教少主的他身上高品神通法器必定不在少数,想要偷袭他,就一定要做到稳、准、狠,出其不意,一击必杀。

    打定主意后,法海当机立断,收起了红莲宝环,并将身上可能泄露气息的法器全部收入了掌中佛国,又服下一颗地灵丹回复法力后,身形一旋,施展出天龙遁光术中的土遁之法,直接从地下缓缓向火山之巅的岩浆池中潜行而去。

    ……

    火山之巅,岩浆池上,素瑶仙子和阳剡天的交锋已然到了最为激烈之处,修为稍弱的素瑶仙子却是落在了下风。

    素瑶仙子御使的是天海水阁闻名法器——三品冽水玄球,在素瑶仙子催动下,水晶一般的冽水玄球满空飞舞,带起幽幽蓝华、尘嚣怒卷,尽显水波浩瀚之势。

    阳剡天则手持一柄满是汹汹黑焰的华贵战戬,挥舞间,黑炎四射,鬼哭魔嚎,满贯妖腾,将素瑶仙子的冽水玄球牢牢压制起来。

    “兹”

    又是一次水炎相交,激起漫天雾气,岩浆溅射间,素瑶仙子身形暴退数十丈,脸上汗水已然浸透蒙面薄纱,隐隐勾勒出一张绝美的面部轮廓。

    阳剡天此时却是说不出的气定神闲,如同火焰精灵一般持戬凌空虚立,黑炎吞吐的华丽战戬遥遥指向了素瑶仙子,傲然一笑。

    “素瑶,我葬日神教与你天涯水阁虽然分属正邪两道,但今天你若识相的话就速速退去,本少主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可以饶你一命!”

    “哼,你会这么好心?你让我退去,不过是想在这里守株待兔,等待凌香妹妹引出烈焰凤凰,你好趁机偷袭夺取炎炽凤羽而已。我虽修为不如你,又岂会让你如意?”

    素瑶仙子虽然喘气吁吁,一副法力难以为继的模样,但是态度却异常坚决。

    “炎炽凤羽对我等火修益处极多,本少主对其势在必得,既然你不识趣,那么今天你就准备死在我手中这杆末日天华之下吧!”

    “哼,大言不惭。只要我能坚持到凌香妹妹出来,今天死的就是你阳剡天。化阴阳、吞日月,天一敕令.祸水吞天!”

    随着天一敕令出口,素瑶身前悬浮的冽水玄球瞬间膨胀千百倍大小,万千水柱自玄球之内涌出,化作一片汪洋巨*,怒涛激流一般涌向了阳剡天。

    这副景象,就如同空中出现一条滚滚大河一般,在漫天火山灰烬和地下滚滚岩浆交相映衬下,显得异常诡异。

    “困兽犹斗,不足为惧。暗邪火,黑雀舞,狂焰焚九霄!”

    在神通法器相当情况下,修为强弱就成了制胜关键。七品后期的阳剡天在修为上稳稳压过七品初期的素瑶仙子一头,面对素瑶仙子的滔天祸水只是蔑然一笑,手中末日天华战戬向空中一抛,化作一只百丈黑雀,带着焚天烈焰笔直冲向了天河。

    “只要耗光你的法力,你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在这幽冥幻境之中,别说是赵凌香,就算是天神下凡,又能奈我何?哈哈~”

    看到祸水天河在黑焰朱雀的冲击下变得逐渐干涸,阳剡天不由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气势之盛,仿佛天上地唯吾独尊一般。

    就在阳剡天志得意满之时,他脚下的岩浆池中突然泛起一阵细微波动,一注数丈宽火热岩浆喷涌百丈来高,由下而上,直奔阳剡天射去。

    阳剡天对这种时不时就会喷涌的岩浆浑未在意,气机依旧牢牢锁定素瑶仙子,身形则微微一闪,就欲横移数丈避过岩浆,然而,就在他身形要动未动之时,一条黑影突然从那道岩浆之中分身而出,双掌结印平推,雷火双龙脱掌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的袭向了阳剡天。(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