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七章 前未婚妻(三)

    ()秦灵芸不合时宜的一番连珠问下来,本来紧张肃杀势不两立的气氛瞬间消散无疑。

    法海不由一阵头疼,女人的八卦心真是足以杀死九命猫。

    “没什么,我只是在导她向善,化解她与中初之间的仇恨罢了。”

    “导人向善?那师兄你怎么导到了百里姐姐身上去了?还禁锢了她?”

    “我只是想让她明白,依靠暴力是永远解决不了问题的。”

    “那你怎么又这身打扮?莫非真还俗了不成?”

    “只要心中有佛,穿什么还不都是一样。”

    “那……”

    “好了,不要再问了。今天我出手过重,差点破了杀戒,回去后还要诵经百遍,秦师妹、岳兄弟,祝你们有情人终成家属,我们回头再见。”

    法海一句有情人终成家属,顿时雷的秦灵芸面se一片羞红,再也顾不得追问,而那岳雷却偷偷朝法海拱了拱手,一副感激不尽的模样。

    “百里芷,以我如今身份地位,欺负你没什么意思。今天看在秦师妹的面子上,你我之间两清,从今以后再无纠葛。至于中初之事,你若还不死心,大可让你的后台来找我,我一定奉陪。还有,回去告诉我那大哥,我回来了,看看他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趁着这几天赶紧了结了,哼哼……我们走!”

    随手一挥,解开了百里芷的禁制,法海朝被道破心事的秦灵芸和岳雷微微一合什,就轻摇折扇,潇洒御空而去。

    已经利用这段时间将那晕倒的灵官洗劫的只剩一条亵裤的杨琮见状,也美滋滋的带着赵嗣御剑追向了法海。

    大凡散修,个顶个的都是趁火打劫的高手,杨琮也不例外。

    ……

    “法海师兄怎么知道我要为百里姐姐求情?”秦灵芸望着法海的背影,喃喃自语道。

    “你在大林时,整天一副笑不漏齿的模样,如今却跟个连珠炮似的,明显是在拖延时间,等人来救援百里姑娘,法海师兄是个多么聪明睿智的人,还不清楚你那点儿小心思吗?”

    “这么说,我岂不是欠了他一个大大的人情?”

    “呵呵,最该感谢他的是我……”

    “你……”

    这时,百里芷已然恢复了行动能力,狼狈起身望着法海消失的方向,美目一片杀机盈然。

    “百里姐姐,你和法海师兄到底有什么解不开的仇啊?”秦灵芸见状问道。

    “法海?苍景空?”百里芷对秦灵芸还是充满感激的,闻言强忍怒气,冷冷道,“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今天的耻辱我一定百倍索回!”

    “法海师兄修为高深莫测,就算百里道长出手,也未必能稳胜他,你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不需我爹出手,龙虎山、国师府自有人能对付他。”百里芷傲然一哼,恨恨道。

    “法海师兄乃是大林寺下院监院大师,第三代天才弟子,国师府那些散修怎么敢动他?至于龙虎山,别的不说,那少天师罗凤梧和法海师兄关系好的如同亲兄弟似的……”

    “什么?!少天师和他有交情?”百里芷顿时大惊失se,如坠冰窟,别人不清楚,作为龙虎山弃徒之女,即将重归门墙的她,可是很清楚罗凤梧在龙虎山的分量,那可是她和他爹拼死想要巴结也巴结不上的少主人。

    她现在考虑的已经不是如何报复法海,而是法海会不会在她重列门墙这件事上给她下绊子的问题了。因为她父亲是龙虎山弃徒的缘故,从小到大,这些年她受了多少苦难?好不容易熬出了头,前途变得一片光明,如今法海却又横空出世,给了她当头一棒。

    百里芷此时的心情真是五味杂陈、既恨又怕,至于未婚夫苍景天的安危死活,却是早被她抛到了脑后,心情沉重的朝秦灵芸二人再次道谢后,就匆匆御空而去。

    “啊!我终于想起来了,原来法海师兄就是苍家老2苍景空,也就是百里姑娘的前未婚夫,后来百里道长恢复了修为后,和他解除了婚约不说,还把这百里芷重新许配给了整天欺辱他的大哥……这种作为真是令人不齿!别说法海师兄,换做是我,也会狠狠的羞辱他们父女一番!”

    “啊?那我这人情岂不是欠大了?”

    “我们一起找机会还……”

    秦灵芸、岳雷二人离去后,一直远远观望的几个贵族子弟也心满意足地一哄而散。

    今天他们免费看了一场大戏,有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贵族子弟在,相信用不了多久,百里芷被人骑在身上这件事就会传遍京城。

    ……

    法海飞行的速度不快,没过多久,杨琮就载着赵嗣追了上来。

    “苍兄,我在那家伙身上搜刮了一遍,捞到不少好货,一会儿回去我再将东西交给你。”

    “算了,我要来也是无用。”

    “啊?这怎么行?这里面可是有一把价值不菲的九品飞剑啊!”

    “区区九品飞剑而已,你就留着。”

    “大恩不言谢,苍兄,以后有什么事,我老杨给你去做马前卒。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你们名门正派的修士太奢侈了!”

    在飞剑之上,被风呛的有些喘不过气来的赵嗣大声开口问道,

    “苍兄,你怎么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了百里芷,你说她还会来找我麻烦吗?”

    “她是肯定不会再来了,不过……”

    “不过什么?”

    “那凌香公主却是一定会来的!解决了她,这件事才算告一段落。”

    “啊?!那我怎么办?”

    “放心,该吃吃,该玩玩,有我在,你怕什么?”

    “有道理!今朝有酒今朝醉,明ri愁来明ri愁。苍兄,我们一会儿真的要回去诵经百遍吗?”

    “诵经者,送~jing也。一会儿我们去你说的那个什么什么楼来着?”

    “惜!月!楼!!”

    “惜月楼?这名字听起来怎么总觉得有点儿耳熟?”

    “当然耳熟了,这半年来,惜月楼可是红遍了京城,那里南北佳丽一应俱全,每月评出的花魁,**费都达到了百万两之巨,那里可是真真正正的中原第一销金窟,不但王公贵族、武林豪杰,就连很多修士都喜欢到那里寻欢作乐。”

    “这么厉害?”

    “一会儿到了那里你就知道了,我看苍兄你也不像其他修士那般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今天我们就去包几个花魁作陪,好好庆祝一番如何?”

    “我等修士,上体天道,下佑万民,入乡随俗,才能清新脱俗,不历遍红尘,又如何能够勘破红尘?也罢,今天我就豁出去,陪你们堕落红尘一把。”

    “苍兄,我老杨不得不再说一句,你们中原名门正派的修士太虚伪了!”(未完待续。请搜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