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五卷 第二章 慑服

    “让他保护我(世子)?”

    道士和赵嗣几乎是同时满面惊讶出声,不过旋即一副傲然地朝法海瞥了瞥,对德王道,“千岁莫非是在和贫道开玩笑不成?”

    德王又瞪了赵嗣一眼,才朝道士好言道,“道长也清楚,如今皇城之内暗流涌动,犬子又偏偏在这时得罪了百里道长之女,百里道长虽看在小王之面不便追究,但是那百里芷却甚得玉晨观凌香公主欣赏,又有龙虎山为依仗,再加上我那侄儿睿王推波助澜,前些日子犬子已然被其借机狠狠羞辱了一番,所以,小王才请修为远超于她的道长照料犬子。”

    德王叹了口气,接着道,“有凌香公主在,小王根本请不动宫内供奉,有龙虎山在,有根底的修士也不愿得罪百里芷,再加上如今聚集在京城的少年修士越来越多,以犬子的不屑,难免会不小心得罪上哪路神仙,小王万般无奈之下,才不得不请来景空贤侄相助,还望道长多多体谅则个,小王……”

    “不知苍公子有何德何能,能够庇护世子呢?又有何德何能,能够取贫道而代之呢?”

    没待德王说完,道士已豁然起身,身上道袍无风自动,袂然飘舞,一股强悍至极的灵压扩散开来,霎时间,坐在椅上的德王父子不由噤若寒蝉,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而德王身后那两个侍女则更是不堪,直接跌倒于地。屎尿齐流。

    德王几人受到的仅仅是灵压余波,道士胆子再大,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向皇族出手,他的目标是法海,如山一般的灵压几乎尽数涌向了法海。

    法海坐在那里有些失神,不是因为道士的灵压,而是因为突然听到百里芷这个名字,勾起了他一些难以释怀的记忆,待道士灵压袭身,他才怅然回过神来。恢复了一往的淡然。

    大山一般的八品灵压,在法海面前却犹如清风拂面。

    “在下无德无能,又如何敢在道长面前猖狂?这位道长,火气不要那么大,来,喝杯清茶降降火吧……”

    灵压之下,法海的神情说不出的悠然自如,翩然起身抄起一侧茶杯,在满室震惊的注视下。迈着四方步一步三摇的走到了惊疑不定的道士身前。

    法海高深莫测的修为,一下子震住了道士。

    “这侍女却是粗心。忘了给道长沏茶,正巧在下这杯余温尚存,来,我们一人一半。”

    法海端着茶杯,并指虚划,装满茶水的茶杯霎时分为两半,法海微微一笑,优雅伸手端起其中半个茶杯,递到了道士面前。

    道士凝目一望。只见面前这半个茶杯边缘平整如同刀割,之内茶水更是仿佛被一股奇异的力量包裹着一般,竟然没有溢出一滴在外。

    灵压!竟然同样是灵压!

    道士脸上赫然变色,同样是灵压,他的灵压只能像普通八品修士一般外放压迫低品之人,而眼前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年轻公子竟然达到了灵压内敛、化虚为实的境界,这没有个几千年的法力修为。那是根本做不到的。

    要知道,普通修士,在八品巅峰时也不过近千年修为,在道士印象中。能够拥有法海这般法力的,绝对都是七品以上的修士。

    一品之差,在高手如林的大门派或许不算什么,但在修行异常艰难的散修世界,那就是天堑之别。

    势利市侩之人,自有其机灵之处。

    意识到和法海之间巨大差距后,道士无论如何也不敢抬手去接法海奉上的香茶,慌不迭的将灵压尽收,脸上的傲然不屑也瞬间换成了低眉顺目。

    “不敢有劳前辈,小道杨琮,乃海外千叶岛一介散修,方才有眼无珠、多有冒犯,还望前辈多多见谅~”

    “洋葱?你这名字起的真怪。好吧,既然你不肯喝,那在下就自用了。”

    法海闻言轻轻一笑,自顾自的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才翩然返身落座,折扇轻轻一展,没事人一般悠然扇动起来。

    杨琮道士灵压敛去,德王父子方才如释重负,惊魂方定,就看到了杨琮从怒目而视到满脸赔笑这一华丽变脸,顿时相视无语。

    从这杨琮毫无贞操的表现就可看出,灵官,只可用,而不可靠。

    作为皇族,唯一能够依靠的只有皇家道观——玉晨观的供奉们,以及在那里修真的皇家子弟。

    一旦改朝换代,前朝皇族就会沦为世家,而玉晨观就是他们能够继续立足于神州的保障,李唐世家、刘汉世家等都是如此。

    可惜,玉晨观作为皇族最后的依仗,即使是皇帝也不能轻易调动,更别提尚未当上皇帝的德王了。

    心下唏嘘之后,德王父子再看向法海时,眸中已然满是高山仰止。

    法海对此却是淡定依旧,即使德王父子,包括杨琮在内,都殷切想要知道他实力已至何品,他也只是笑而不答。

    实力,就像是亵裤,很重要,但也没必要逢人就露出来显摆一番不是?

    ……

    慑服了散修杨琮,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许多。

    德王已经认定法海名门高手的身份,自是百般巴结,一番商量后,决定由杨琮和法海一明一暗,共同照料世子。

    法海是受命而来,但德王却也不敢让法海白白屈尊,决定每月奉上十颗地灵丹,以作补偿。

    五品地灵丹,和八品人灵丹、三品天灵丹一样,是修真界的硬通货之一,价值不菲且用途广泛。

    德王是个明白人,清楚竭尽所能的交好法海,对他们父子来说绝无坏处。

    盛情难却之下,法海虽百般推脱,最后还是应了下来。

    毕竟,法海最近手头也并不富裕。

    ……

    大方丈有命,德王又刻意巴结,法海自然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完成这次任务。

    通过一番交谈,法海也大致了解了德王世子赵嗣如今的处境,以及他和百里芷结怨始末。

    法海没想到,这件事竟然和他还有一些渊源,甚至可以说是因他而起。

    法海当年弘化时戏耍了一代少年高手刀郎杀千刀,这个杀千刀就在两个好友丛恿下来到了京城找苍家晦气,想要借此逼出法海。

    他们施展了种种手段,在苍家大宅井水之中投放烈性催情药剂,绑架苍家公子小姐们送入青楼妓院,甚至三番五次痛殴羞辱苍家青年一代翘楚、最有可能晋身修真界八品高手的苍景天,手段用尽,最后也没能逼出法海来。

    而世子赵嗣和百里芷结怨,就是源于这落了难的苍景天。

    赵嗣字中初,在京城是有名的淫少,人称“无孔不入”,据说若是哪家美女被他看上,连鼻孔都不会被放过。

    赵嗣是皇族子弟,身边又有德王聘请的修士护佑,虽然无恶不作,但京城中却很少有修士愿意招惹他,赵嗣和苍景天等京城青年俊杰们也大多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

    本来赵嗣和苍景天二人是各玩各的,偶有交集,也不过一些场面上的应酬而已。但苍景天和德王的死对头睿王却是好友,这睿王是真宗的侄儿,同时也是上代皇帝的嫡子,同样有可能继承皇位。

    于是,狗血的事情发生了。

    世子赵嗣在一次当街调戏良家妇女的过程中,恰巧被睿王和苍景天碰到,在睿王的丛恿下,九品修士苍景天大展神威,不但英雄救美,还当众将赵嗣狠狠教训了一顿,就连当时保护赵嗣的那个九品散修,也被苍景天华丽击败。

    苍景天本身就是九品青年高手,未来岳父又是背景深厚的六品灵官,再加上还有睿王撑腰,不占理的赵嗣虽然受辱,却根本奈何他不得,只得忍气吞声。

    然风水轮转,刀郎杀千刀的出现,给了赵嗣报复的机会,在一次偶然下,赵嗣碰到了被刀郎杀千刀打的半死的苍景天,于是,赵嗣就趁机痛打落水狗,伙同身边散修将苍景天百倍羞辱,还扒光了他的衣服,将其捆在了西城楼上晾了半宿。

    赵嗣虽然畅快淋漓的报了仇,没成想却惹来了更大的麻烦,这个麻烦就是苍景天的未婚妻——百里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