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一百二十七章 再打脸

    ()“早就说过,和本座较量,你就是自取其辱。レ♠思♥路♣客レ真不明白,堂堂千古一帝怎么会挑选你作为继承者?”

    这次,法海说话的声音很大,又特意在千古一帝和继承者上加重了语气,惹得观礼裟云上一众“有心人”眸中现出连连异彩。

    “我能入得始皇陵寝乃是天命所归,你不过是仗恃遁术诡诈而已,我法逸有的是手段来克制你!”

    法逸口气虽硬,心中对法海神鬼莫测的遁术却异常忌惮,再也不敢继续施展诸天万界唯我独尊功,好在,他心中另有所恃,并没有丧失取胜的信心。

    “那本座就见识一下你在始皇陵寝之所得。”

    法海说罢,再次发动天龙遁光术,身形又一次消失于阳光之下。

    法逸这次却学乖了,法海身形一消失,他顿时横移十丈开外,与此同时,伸手一拍芥袋,一道紫se光芒窜起半空,瞬间分解为点点鳞光紫屑附着在法逸身上,待法逸身形落定,身上已然多了一件华丽至极的紫se战甲。

    这件紫se战甲仿佛量身定,如同皮肤一般依附在法逸身上,无比贴身,同时将其周身完全包裹起来,只留下头部在外,顿时法逸整个人好像变成了一位来自亘古的君王,浑身上下充满浩瀚无穷、神秘尊贵的气息。

    就在法逸战甲附体瞬间,法海已然追至,现身于法逸身侧,抡起大巴掌,狠狠扇向了他另一边尚未肿起的脸庞。

    “哼!”

    法逸冷冷一哼,竟然不闪不避,猛然一甩头,竟然用脸撞向了法海的巴掌。

    看法逸竟然伸着脸给他打,法海顿时一愣,不过手下却毫不留情,又加重了三分力气。

    “波”

    就在法海手掌即将触及法逸脸庞的一瞬,法逸身上突然涌起一道诡异波纹,将法海的手掌阻隔开来,与此同时,法逸反手一拳,带着一道璀璨紫芒,击向了法海心脏。

    电光石火之间,法海右手猛收,空闲的左手推出,和法逸的拳锋撞在了一起。

    一声闷响过后,法海身形暴退十丈有余,方满是惊异的稳住身形,伸出左手一看,手上已然满是红肿,仿佛刚才那一掌不是撞在了法逸拳上,而是击在了金刚之上。

    抬头再看法逸,却发现他竟然纹丝未动,也没有趁胜追击,只是傲然矗立,脸庞现出一抹久违的傲然。

    看到法海注视,法逸周身铠甲竟然泛起一阵朦胧紫光,仿佛能把人灵魂吸走一般,令观战众人中修为稍低者一阵目眩神晕,不敢注视。

    “皇极之铠!他竟然得到了皇极之铠?!”

    “始皇大帝的皇极之铠,我们书院古籍记载,是末代钜子以紫薇元磁炼制,集数百位儒门方士之血,祭炼七年方成的。据说这件铠甲位列三品,可以随意伸缩,穿上后水火不侵,金木不入,更能增添无穷大力,而且还能发出紫薇元磁之光,令心神稍弱者目眩神昏、难以自持,没成想竟然落在了这法逸手中……”

    “好宝贝,早晚是我楚中天的!”

    “法海,本仙子这次看你还能如何得意。”

    “无相师兄,你这弟子果然是人中之龙,仙缘不浅啊!三品法器,没有特殊的因缘,以他的修为是根本无法驾驭的。”

    “不错,小徒身俱韦陀之相,天赋迥异,在朝堂即为帝王之命,修真也是霸王之命,能够得到始皇眷顾,也是正常不过。”

    “呵呵,恐怕不仅仅是眷顾这么简单?”

    “哼哼。”

    ……

    众说纷纭之际,裟云上法逸已然飞腾而起,化作一道紫线,嗖然一声冲向了法海。

    法逸如同划破了空气一般,速度快极,但是法海更快,就在法逸启动一瞬,法海也再次融入阳光之中。

    “法海,躲躲藏藏算什么本事?有种出来和我一战!”

    昂然站在法海立身之处,法逸的表情说不出的扬眉吐气、嚣张霸道,“怎么?你怕了?你不是想要见识一下我在始皇陵寝得到的宝贝吗?出来!我满足你!”

    可惜,激将法对法海无效。

    “哼!你不要以为像只老鼠一样躲起来我就找不到你,有皇极之铠在身,你就注定会被我揪出来狠狠踩在脚下。”

    法逸说罢,一抬手飞速吞下一枚灵丹,皇极之铠上紫芒陡然大盛,刺目的紫薇元磁之力爆发四she开来,刹那间,仿佛天地都变成了一片紫se。

    在紫薇元磁之力照she下,观战裟云之上,许多心智不坚的低品弟子都变得脚步虚浮,摇摇yu坠起来,幸亏御使裟云的住持师兄施法护佑,才没有落下地去。

    可惜,法逸这一招虽大杀四方,对心智卓绝的法海依旧无效。

    “法海,你再不出来,我……”

    “住口,翻来覆去就是那么两句话,真是毫无创意。”

    就当法逸以为法海还会继续藏匿之时,法海却悠然现身,出现在法逸十丈之外,依旧一脸的淡定。

    “你敢出来就好,十二年恩怨,今天就做个了断!”法逸见状,顿时一阵得意大笑,扑身而上,直奔法海而去。

    “了断?就凭你这件三品的铠甲?”

    面对飞扑而来的法逸,法海嗤鼻而笑,手掌虚空一划,红光隐隐的纯阳念珠已然出现在掌中,手腕轻轻一抖,念珠四散开来,迎向了法逸。

    “百心如一,阐提缚魔!”

    “给我破!”

    法逸对迎面而来的纯阳珠根本没放在眼里,对皇极之铠信心十足的他只是双臂一震,就yu依仗铠甲之上紫薇之力将其震碎开来。

    三品法器,岂会被小小佛珠所束缚?

    在没有器灵的法器中,三品已然是极致的存在,在法逸看来,他在这小小的门派擂台之上,展露出三品法器,已然是牛刀杀鸡一般无人可挡。

    然而,现实总是那么的出人意料。

    法逸这霸气侧漏的双臂一震,不但没有震碎一枚佛珠,在法海的cao纵下,一百零八颗纯阳珠颗颗首位相衔,灵蛇一般顺着法逸手腕缠绕而上,将他双臂捆了个结结实实,如同箍上一圈圈赤炎火线一般。

    法逸双臂被缚,不由拼命催动皇极之铠奋力挣脱,一时间,铠甲之上紫芒红光短兵相接,滋滋作响,但那一百零八颗纯阳珠却如同跗骨之蛆一般,任由他使出了吃nai的力气,依旧牢牢钉在了双臂之上。

    就在皇极之铠内紫薇之力和纯阳珠内纯阳jing气斗的不亦乐乎之时,法海的身影倏然再次出现在法逸身侧,大手不知何时已然一片电光缭绕,猿臂一伸,五指贲张,直接抓在法逸满是惊恐的俊脸上。

    失去紫薇之力防护,法逸几乎毫无反抗之力,被法海抓了个结结实实,刹那间,观战裟云之上很多人都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因为他们已经意识到即将发生何等恐怖之事。

    龙有吐息之术,起于法海之手,终于法逸之脸。

    “轰”

    伴随着一声震天大霹雳,一道璀璨的电芒从法逸俊脸之上迸she而出,刺目的光芒几乎令人难以睁眼直视。

    当众人恢复了视力,再看向了擂台裟云时,却发现法逸已然轰然倒地,遍布皇极之铠的身体毫无损伤,不过,那一张足以自傲的俊脸之上,却已然写满了惨不忍睹。

    原本白净的脸颊焦如黑炭,原本一双浓密剑眉糊成了渣,原本红润的嘴唇,此时也变成了两根肥香肠挂在了脸上,就连一口整齐雪白的银牙,也被蹦掉了数颗,变得里出外进起来。

    不知是谁带头发出一声爆笑,顿时一发不可收。

    没办法,法逸的败相实在是太有喜感了,再加上他一贯强势,人缘不好,瞬时间,观礼裟云之上变得笑声如chao。

    “不会下手太重了?不过,他有三品皇极之铠护身,就算其上紫薇之力无法发挥,也不至于被万年的大梵真龙一击毙命?”

    法海并没有趁胜追击,而是飞退数丈,手指一勾,召回了法逸身上的纯阳珠,手持佛珠,心情不无忐忑的远远观察起法逸来。

    作为裁判的住持师兄也走向了法逸,准备救治一番并宣布法海得胜。

    这时……

    “噗~”

    法逸突然仰面吐出一口如柱黑烟,身形踉跄而起,那住持师兄见状,只得再次退了回去。

    “法海!!”

    满嘴漏风,犹如小强一般的法逸,此时双目圆睁,眸中已是一片腥红。

    法逸此时不知自己是什么心情,如若不是有三年前那件事在前面打底儿,心理承受力已然异常强悍,恐怕他此时连自杀的心都有了。

    不过,即使自杀,在那之前,他也要先将所有的屈辱血泪百倍奉还给法海这罪魁祸首!

    在无穷恨意的加持下,法逸的斗志千百倍燃烧起来。

    大比什么的此时早已被法逸抛之脑后,他唯一的信念,就是无论如何,今天也要杀死法海,挫骨扬灰!

    手掌一扬,掌心现出一枚霞光闪闪的丹药,丹药无火自燃,倏然化作一条紫~药的公牛一般,浑身上下似乎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二品亢龙丹?!”

    看到那条紫se盘龙,四外观战裟云上顿时一片哗然,都被法逸的疯狂举动震住了。

    亢龙丹,位列二品,能够暂时大幅提升修士修为,修士境界越低、提升范围越大,而且毫无副作用,其价值之高,早已远远超过此次大比的奖励,即使在各一流大派,也极难见到此等稀世丹药。(未完待续。请搜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