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三昏拍案惊奇

    ()“这里是哪里?呃,压死我了。”

    罗凤梧艰难的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竟然依躺在一颗大树的枝干上,身上还压着一块巨大的岩石。

    “好重……”

    罗凤梧挣扎的抬起胳膊,用力的推了推巨石,可惜,却如同蚍蜉撼树一般,难以挪动分毫。此时他已经筋脉禁断、法力全失,虽因底蕴深厚不至像凡人一般彻底瘫痪、动弹不得,但是也强不了多少。

    “呼呼~”

    罗凤梧又不死心的鼓起全身力气推了几次,只稍稍挪动了一下巨石,就虚弱的狂喘起来。

    “咦?”

    此时天已微微泛白,罗凤梧透过树冠缝隙的一丝光亮,突然看到巨石上竟然刻着一行娟秀小字。

    “诸天灭情第一大刑——石在身上!”

    字迹娟秀却入石三分,给人一种凌厉之感。

    “切,什么诸天灭情?故弄玄虚!”罗凤梧不屑一哼,继续奋力推动起巨石来。

    “呀!呀!呀!给我下去~~”

    不知推了多少次,不知流了多少汗,直累的头昏眼花,罗凤梧才堪堪将巨石推到了树干边缘。

    “终于大功告成了,呼~”

    奋力又是一推,令罗凤梧颇为意外的是,在巨石即将落下一瞬间,他看到石后的树干上竟然还隐藏着一行娟秀小字。

    “诸天灭情第二大刑——蛋在石上!!”

    只一瞥,罗凤梧顿时傻了,凝神一看,可不,巨石的一侧的棱角上的确拴着一根微不可见的天蚕丝,而另一端则隐没在他的裤腿中。

    大腿根部没来由的一紧,冷汗淋漓而下。

    来不及细想,罗凤梧几乎本能的立刻向即将掉落的巨石抓去,可惜身体不听使唤,不但一把抓了个空。

    巨石轰然坠落~“啊!!”

    罗凤梧用出了吃nai的力气,如同透支了生命一般,迸发出惊人潜能,眨眼间一个大翻身,就跟着巨石一起翻了了下去。

    蛋在人在,蛋亡人亡,宁可摔死,也要誓死护蛋,罗凤梧豁出去了!

    然后,伴随着呼啸风声,罗凤梧在下坠的途中看到了刻在树干上的第三排字,虽然依旧娟秀,却大了许多。

    “诸天灭情第三大刑——鸟在树上!”

    “什么?!”

    石压在人上,蛋栓在石上,鸟绑在树上……诸天灭情!

    灭情老尼,简直太狠了!

    一瞬间,半空中的罗凤梧豁然顿悟。

    “啊啊啊~”

    一声凄厉、痛苦、绝望、疯狂的惨叫在丛林中彻空回荡~鸡蛋双飞!

    ……“兄长,兄长!你肿么了?你快醒醒~”

    罗凤梧再次幽幽睁眼,瞳孔中现出了一张充满焦急、关切的脸孔。

    “二弟……”

    “兄长,小弟冒死找遍霞峰也没找到你,听到惨叫声才知道你竟在洛峰之上,可惜,可惜还是来迟了一步……”

    “二弟,不怪你。你快替我看看下面,它们还在不在?”

    “兄长勿急,小弟已经用五品仙芝生肌丹为你敷好了伤口,很快就会愈合的。”

    “那它们呢?”

    “哎,惨不忍睹,一个断成了九节,一个碎成了一滩,小弟已经用梵火把它们葬了,省得兄长看到太过伤心。”

    “你……啊!”

    罗凤梧顿时泪流满面,大叫一声,昏厥了过去,这次是痛昏的,心痛!

    ……罗凤梧第三次睁开眼睛时,已经置身于法海的禅房。

    没有大吵大闹、没有泪水横流,甚至没有了悲伤和心痛,只是躺在禅床之上,呆呆的注视着床头那盘蔬果中的黄瓜,痴痴入神、不言不动,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

    “哎!”法海谓然一声长叹,“兄长,吃点儿东西,你总是这个样子也不是办法啊。”

    “兄长,我将这件事禀告大方丈,让他为你做主?”

    “兄长,你倒是说句话啊?”

    良久。

    “二弟,这件事你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

    “为什么?”

    “不要问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罗凤梧干涸的嘴唇一阵嗡动,目光再次痴痴的盯在了那根黄瓜上,仿佛天下间就没有比这区区一根黄瓜更吸引人之物了。

    “好……那我就去上院参加大比了,省得惹人怀疑。”法海无奈道。

    看罗凤梧毫无反应,法海只得再次一叹,抱起小花,出门走了出去。

    “一定要伺候好少天师。”

    郑重其事的吩咐了小沙弥一句,法海就大步走向了上院。

    出了下院,法海脸上的沉痛表情瞬间消失不见,唯一剩下的,只是想仰天大笑三声的畅快。

    连环计的第二步终于大功告成,而且结果近乎完美。

    法海当然清楚,罗凤梧为什么不让他将此事宣扬出去,原因很简单,这件事传出去固然会有人为他做主,但是他的后半辈子名声、前途也全毁了。

    太监,是继承不了龙虎山道统的。

    哑巴为什么吃黄莲,吃了,要苦,不吃,要命。

    ……虽然一夜没睡,但法海的jing神依旧很好,以他如今的修为,睡觉更多的是一种习惯使然。

    上院。

    众多弟子早就集中在演武场上,等待大比开始。

    就连一些前来观礼的各派年轻子弟,也出现在上院,法海一踏入演武场,就迎面遇到了素瑶仙子,这个水一般令人**的女人。

    本来素瑶仙子正和秦莹又说有笑的交谈着,一看到老神在在的法海,娇笑盈盈的表情顿时一变,韵感十足的小蛮腰一扭,就撇开秦莹直奔法海而去。

    “呦,这不是法海师弟吗?”素瑶仙子姿态说不出的妩媚大方,眸中却充满了挑衅。

    “阿弥陀佛,少宫主请了。”法海客气的合什道,他今天心情大好,懒得和这个小心眼的女人一般见识。

    “师弟今天真是jing神焕发啊~”

    “少宫主今天也很美丽冻人啊~”

    “咯咯,法海师弟恭维女人从来都是这么没内涵吗?”

    “女人都是拿来欣赏的,有感而发即可,需要什么内涵?”

    “咯咯,这么说,师弟很欣赏姐姐我了?”素瑶仙子眸中一愕,瞬即巧笑盈然起来。

    “当然。”

    两天头一次被法海恭维,素瑶仙子心中总觉得有些难以置信,这个小气的男人什么时候这么好相与了?

    即使有些奇怪,素瑶仙子心中还是舒服了许多,对法海的积怨也稍稍减轻了一些。

    不过,她还是总觉得有些不踏实。

    素瑶仙子眸中媚态一动,撩人至极的贴到了法海身前,诱人的体香熏的法海心头一阵蠢蠢yu动,素瑶仙子见状,更是得意,不无挑逗地柔声道,“不知师弟欣赏姐姐哪里呢?是气质、身材,还是……”

    “我就欣赏你这种自以为绝世美人的幽默感……”法海哈哈一笑,不动声se退了一步。

    “你……”素瑶仙子眸中柔情媚意顿时变成了滚滚怒火,银牙紧咬道。

    “阿弥陀佛,少宫主勿怪,我们出家人总是不爱打诳语。”法海微微一笑,“一会儿我还要参加大比,失陪了。”

    素瑶仙子被法海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越看法海那张还算俊逸的面孔就越是可恶,恨不得一口吞了法海。

    “还参加大比?你昨天不过是运气好才能侥幸晋级,拿什么去和七品高手竞争?”

    素瑶仙子怒极反笑,“看你带条狗上来,就知道你根本就是来遛狗的?不过,这样也好,男人嘛,没用点儿没关系,关键是要有自知之明,对不?”

    法海闻言,根本懒得反驳,无所谓的一耸肩,就yu迈步离去。

    “没种!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以为戳到了法海痛处,素瑶仙子顿觉心情畅快无比,赶忙乘胜追击,准备再扳一城。

    “无需多言。”法海突然轻轻一个跨步,措不及防地贴在素瑶仙子耳边,轻声道,“我是不是男人,你撇开大腿试试不就知道了?哈哈~”

    “你……无耻!”

    本能的电闪暴退,却被法海如影随形般贴上的素瑶仙子羞愤交加下再也顾不得场合,扬起素手,带着漫天水蓝光芒狠狠一掌拍向了法海的鼻子。

    可惜,素瑶仙子这含愤一掌只击中了一片虚影,法海身形倏然在素瑶仙子眼前消失,再出现时,已经站在了众僧群中,一脸的得意。

    素瑶仙子这一愤然出手,顿时成了演武场上的焦点。

    万众瞩目之下,以素瑶仙子的身份,自然不敢再继续追打法海,但是却气的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贝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