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一百零五章 金山现

    换做以前的法海,对法刻狂风暴雨般的拳劲或许会手忙脚乱,但如今的法海,早已不是那个极度厌烦打打杀杀,不谙武道的修真初哥了。

    经过江湖历练、二女授业、一年苦修的法海,对武禅之道已经有了一定的造诣,再加上他深厚无比的修为,对付起法刻这种刚刚踏入八品的修士,可以说轻而易举。

    面对法海来势汹汹的大梵雷音拳,法海没有没有再次避让,而是双臂虚抬,拇指和无名指轻轻一扣,白光隐现间,随手结出一个明王印,轻灵无比地印向了法刻。

    拳印霎时相接,伴随着兹兹电芒,法刻势大力沉的一拳,如同击在一座巍峨大山之上,没能撼动法海分毫。

    “十指十度,十轮十峰。竟是八品神通——九印封魔·明王印?”

    法刻一声惊咦,身形暴退数丈,不过他却并没有因此歇手,而是双臂一展,电光再次暴涨三分,如同上古雷神转世一般,狂猛无涛的攻向了法海。

    狮子印、普贤印、ri轮印、宝瓶印……

    法海渊渟岳立,手上法印不断变换,举重若轻般连接法刻八拳,身形自始至终没有移动分毫。

    法刻身形再次暴退,脸上已是一片惊骇,法海每一个手印都看似轻飘飘地毫无力道,而且未有辅以真言法咒,明显未尽全力。但是,这几个看似随意结出的法印,却将自己足以生裂八品妖兽的大梵雷音拳完全封杀,就连自己拳劲崩溃后四散的余劲都被消弭一空。

    这已经足以证明,法海的修为远超于他。

    不过,同为八品境界,自己用尽全力,却无法让法海退后半步,甚至连周遭花花草草都没能伤到,这不禁令法刻佩服之余,心头也涌起了一股邪火,觉得太没面子。

    “大梵天威,雷音灭罪!”

    法刻又是一声霹雳大喝,这次他几乎用出了搏命的手段,浑身上电弧缭绕,连眉毛都竖了起来,一团晶莹雷光从眉心she出,迎风化作一条庞大雷兽虚影,和法刻身形合二为一,威势惊人至极。

    法逸疾风一般再次启动,闪电般撞了法海,音爆轰鸣!

    法刻觉得没面子,殊不知法海已经给他留足了面子。

    看到法刻施展出舍利子后,法海清楚这场突如其来的切磋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不然,会出人命的。

    就在法刻调动舍利化身雷兽之时,法海也接连结出九个手印,在法刻疾风般扑出的瞬间,法海九印合一,双手食指相并遥遥指向了法刻,与此同时,口中终于吐出了真言法咒。

    只有一个字,“封!”

    封字出口,一个白se卍字从法海指尖旋转涌出,迎风化作一幕巨大的白se光网铺天盖地的罩向了法刻。

    “给我破!”

    法刻又是一声大吼,不退反进,合身驱动舍利所化雷兽一头撞向了白se光网。

    “兹兹”

    同样八品修为,同样八品神通,但是一个仅有百年法力修为,一个则是三千多年法力修为,硬碰之下,结果可想而已。

    没有任何意外,法刻化身的雷兽被光网罩个正着,随着一阵阵异响,在光网包裹下,雷兽身上电芒只是稍稍挣扎了一下,就被光网消融殆尽。

    失去雷兽的支持,法刻却是再无反抗之力,如同被捆住的大猩猩,在光网中挣扎了几下就大叫着认输了。

    “法海师兄,不玩了,不玩了。”

    法海微微一笑,再次结印收了光网,法刻这才能站起身来,不过,浑身上下已是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法海师兄,我只是想试试寺内传言是否属实,没想到,你的实力竟然比传言中还要强大。”法刻一边拍打着衣衫,一边气喘吁吁的说道。

    “少扯虚的,别以为我不清楚,你这蜀中唐门霹雳堂的三少爷根本就没拿出看家的本事。”法海却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话锋一转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上山没多久,就是想先来看看师父师娘,没成想他们竟然都出门了,就连法二那小子都不知去了哪里。”

    “走,去法二的寮房。”

    师兄弟二人两年没见,如今别后相聚,自然有很多话题,聊之不尽。

    法刻被派到京城大林寺分院——香山寺,这两年多在di du京师之地见识了天南海北的很多奇人异事,所以聊起来也是滔滔不绝,口沫横飞,东派长,西派短,仿佛整个中原修真界没有他不知道的事。

    见法海听的一愣愣的,一副大长见识的模样。法刻更是得意,在他眼里,一辈子只去西南那种偏僻地方弘化了半年的法海简直就是个土包子,就算他修为高,也不过是个实力强大的土包子,所以,更是卖弄有加,劲头十足。

    “什么,前阵子你还随同门内长老去了江南弘化?”

    “江南好啊,烟花美景数不胜数,要不世俗中都说人生四大逍遥,就是吃在扬州、住在苏州、玩在杭州、死在柳州,啧啧……”

    “你们去江南做什么?”

    “说来话长,你应该也清楚,这些年我寺一直偏居西南一隅,格局有限,真正想要大兴,只有在中原之地立足才有可能,所以,咱们大方丈的目光早就盯上信众百亿、繁华富饶的江南六郡了。不过江南佛门有云林寺、天台寺,道门有龙虎山、九宫山、游龙剑派等,又有几大世家和佛道一品大派分院常驻,入流的势力就有大小上百个,这些年我寺势力都一直无法进入江南。”

    法刻话音一顿,“不过,大方目光远大、雄才大略,早就下定决心,只要我们能在京师立足,下一步,我们就会在江南开辟分院。我们这次去江南弘化,就是提前为我寺江南分院选址。”

    “哦,分院准备建在哪里?”

    “镇江金山!”

    法刻正说的来劲,突然发现法海变得不言无语,面容有些古怪,不由奇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法海摇摇头,长吁口气,“金山,挺好。”

    “说起江南修真界,最近可是发生了一起趣事。”法刻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哦?”

    “道门九大派之一龙虎山的少天师,竟然被人给退婚了,哈哈,对方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门小派。”

    法刻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叫什么姑苏剑派的,真是莽撞的可以。虽然被龙虎山狠狠收拾的一顿,乖乖送上了闺女,但这次天师宫那群牛鼻子丢脸丢到姥姥家了,哈哈。”

    法海闻言,顿时心头一颤,“龙虎山对姑苏剑派出手了?”

    “怎么可能动手?龙虎山可是名门正派,又是道门九大派之一,想要收拾一个小小的姑苏剑派,还不容易?”

    法刻抿抿嘴,“据说当时龙虎山张天师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大度无比,十分痛快地答应了对方的悔婚。”

    “后来就出yin招了?名门正派,最喜欢搞明面一套,背后一套,即占便宜又卖乖。”法海面se淡然,但他的手却不知不觉间紧紧握住了身侧床棱。

    “不错,后来龙虎山只放出了两个消息,一个是张天师当众宣布龙虎山和姑苏剑派断绝姻亲关系,龙虎山也不会再庇护姑苏剑派;第二个,就是少天师罗凤梧无意间透露姑苏剑派的慕容冰燕得到了一柄由天外陨铁炼制的三品飞剑。”

    法刻脸上现出一抹讥讽,“这对父子一唱一和,一下子就让姑苏剑派成为了众矢之的,要知道,那天外陨铁在峨眉剑派都是稀缺资源,对剑修来说更是炼制本命剑丸难求的天材地宝,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一个小小九品门派身怀重宝,又失去了龙虎山的庇护,处境可想而知。”

    “再加上退婚本就是那慕容冰燕的自作主张,姑苏剑派绝大多数人都巴不得能和龙虎山这等大派结为姻亲呢。后来,慕容冰燕的父兄就将其强行送上了龙虎山,名为保护实则就是幽禁起来,待她八品剑丸有成就会和罗凤梧完婚。”

    法刻说罢,嘿然一笑,总结道,“最后虽然两派重归于好,慕容冰燕却成了唯一的牺牲品,芥蒂已生,就算她将来嫁入龙虎山,ri子也不会好过。真是可惜了,听说那丫头是江南修真界有名的美人……”

    “啪”的一声脆响,法海手中扶着的床棱化成了齑粉。

    “师兄,你怎么了?”法刻见状,不由一愣。

    “没什么,手痒而已。”法海一甩手,掌心火光一闪,满手木屑变成了灰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