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九十二章 山阳府

    虽然隐约觉得君惜月的态度有些反常,但法海也没有太过在意,嘻嘻哈哈告别一番后,就携着慕容冰燕飘然下了山。

    法海将五毛和一枚化龙丹留给了君惜月,这是他早就决定的事情。

    作为一个男人,想要玩劈腿,就必须学会将一碗水端平。

    纯阳仙境一行,慕容冰燕在法海帮助下得到了天大好处,君惜月嘴上不说,心下却难免会有怨气,所以,法海必须补偿于她,这种补偿不在于东西的贵贱,而是要让她知道,在法海心中她同样重要。

    而且,将五毛留给君惜月,也是法海最好的选择。

    古往今来,在修真界,仙禽座驾都是身份的象征,在大林寺,也只有数位太上长老和大方丈才拥有仙禽,而法海只是一个普通三代弟子,如若骑着拥有真龙血脉的五毛回山,虽然会大出风头,但也会在无形中会抢了很多寺内大佬的风头。

    遭人嫉的事,法海不喜欢干,但若让它将五毛贡献给门派,他也舍不得,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将其交给君惜月,因为君惜月的身份高贵,比他更适合拥有五毛。

    而且,服下化龙丹后的五毛必定会成长为君惜月的一大助力,对她将来即位圣女帮助多多。

    狡兔尚有三窟,只要君惜月顺利成为拜月教圣女,将来法海在修真界也就多了一条退路。

    ……

    山阳郡的吕梁山脉作为中原修真界和西域魔教缓冲之地,是没有大门派存在的,万里方圆内也只有寥寥数个三流修真小派,平素门下修士表现的也很低调。

    西域争端开启,又纯阳遗宝现世,山阳郡的修士才逐渐多了起来,不过,月前,先有拜月魔教大批高手突然大举侵入,并于问道十三峰设伏大败中原修士,后有道门大派出面证实纯阳遗宝乃是魔教骗局,吕梁山也随之再次回复了宁静,除了偶有魔教徒出没,很少有中原修士敢于来此招摇。

    这也是法海渡劫动静虽大,却没有附近修士赶来观望的原因所在,当然,法海短短半柱香就击溃八品天劫,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不过这些事法海却是不知,二人下得山峰,找准方向后,就一路向山阳郡首府山阳府赶去。

    慕容冰燕的青霜剑已失,香痕剑尚无法运用,只得从法海处要了一把九品清泉剑以做防身之用。

    三品以下法器,由于没有器灵存在,只需简单祭炼,即可拿来使用。

    慕容冰燕御剑前行,法海大袖飘飘,不紧不慢的跟在身侧,一路下来,二人却是尽皆沉默。

    虽然相对无言,但法海却觉得这种感觉很好,一路下来,似乎和慕容冰燕之间多了一种默契,感情又近了一些。

    男女之间,从无所不谈到无话可谈,本身就是一种进步。

    顺利进入山阳府,法海二人才终于找到回归尘世的感觉。

    山阳郡作为百战之地,郡内民风悍勇,首府更是如此,历经沧桑战乱,几度兴衰,府内龙蛇混杂,百姓大多佩刀剑以自保,一言不合,即拔刀相向。

    山阳府城池较之法海呆过的青阳府小了许多,不过受战时经济影响,此刻的山阳府却比往昔更加繁华,城内店面林立,会馆云集,居货山积,过往的军人、游侠、修士多如江鲤。

    法海二人虽然低调入城,但却依旧惹来无数目光关注,要不是都知道,江湖中和尚、道士、女人、乞丐是出名的不好惹,二人少不得又要面对一番sao扰,尤其是慕容冰燕,虽然衣衫褴褛,素面朝天,但是那婀娜身材、童颜**,不知让多少不良人士在背后大吃豆腐、狂吞口水。

    法海不差钱,二人进入山阳府后,就在城内最大的客栈悦来客栈要了两间上房安顿下来,美美洗了个温水浴,洗尽铅华后又托客栈伙计高价置办了两身崭新行头,jing心打扮后,才相携出门而去。

    此时慕容冰燕已然换成一身玄se香衣,背负清泉宝剑,恢复了一惯英姿飒爽、清冷如冰的侠女打扮。

    从来都非常注重形象的法海也换上了一身雪白合体的僧袍,脚踏云靴,胸挂纯阳珠,配上耳际红光闪闪的小巧耳钉,却是一副俊逸高贵却不失另类的僧侣模样。

    酒中之冠悦来居,在中原大地名气极大,山阳府作为一郡首府,自然也少不了这家酒楼的存在。

    法海二人出了客栈,就近上了悦来居,直奔最顶层三楼而去。

    此刻已过酉时,来吃饭的人并不多,再加上悦来居作为酒中魁首,能够来此用餐的都是非富即贵之辈,可以说都是山阳郡的上流人士,素质较高,所以楼上用餐的人虽然不少,但却大多轻言细语,少有大声吵嚷之辈。

    在悦来居小二热情又不失恭谨的招待下,二人选了一张临窗的檀桌,点了几个特se菜肴,一壶水酒,临窗远眺、心情舒畅的清谈浅酌起来。

    正在享受这难得的清静二人世界,楼梯处突然一阵噔噔作响,又上来了二男二女五个年轻人,龙行虎步,坐到了法海二人后桌。

    这四个年轻人,女的各个貌美如花,神se高贵,两个男的,却是一俊一丑,俊的潇洒英挺,气度不凡,丑的那个虽然长得好像脸上被人拍了一铁锹,但神态却高傲异常,似乎是众人之首。

    这一组合,比法海二人还要引人目光,不过,眼力高的人却看到了四人不但背负古剑,而且衣衫胸口处都绘有一个龙盘长剑的奇异纹饰,顿时就猜到这几个年轻人出身某个江湖门派,绝不好惹。

    尤其是几个修士打扮、本来se迷迷暗中打量二女的江湖客,一看到她们胸口处长剑盘龙纹饰,霎时间吓的冷汗淋漓,变得低眉顺目,再也不敢多瞅一眼。

    四个年轻人却似乎早就习惯了这种注目礼,对暗中窥视他们的目光根本不屑一顾,只是轻蔑一笑,点好酒菜就旁若无人的大声交谈起来。

    “云师兄,这次魔教到底犯了什么邪,竟然派出这么多高手过来?自从问道十三峰一战,现在整个山阳郡修士云集、暗流涌动,听说整个西南修真界都被惊动了。”那个俊逸的青年男子给凹面男子恭敬的倒了一杯酒,一边问道。

    “什么整个修真界?这件事上面早有定论,来到这里凑热闹的修士不过是一群井底之蛙,希望借着和魔教对抗的机会扬名立万、出出风头而已。”

    凹面男轻蔑一笑,神态傲然道,“一群上不了台面的蠢货,他们也不想想,若没有我等一流大派在,他们拿什么和天下闻名的拜月魔教对抗?”

    “听说拜月教几个轻易不出手的千年魔头都来了,门内长老为什么不来,却只派我们几个三代弟子过来打探消息?”凹面男身侧一个年轻女子接口道。

    “我们游龙剑派位列一流三品,在修真界地位何等尊崇,若是门内长老莅临小小山阳府,必会引起各方注目……”

    凹面男端起酒杯,慢慢品尝着,“再加上,拜月教因公主失踪,两个老魔头雷霆大怒,届时一个不慎,就会爆发正邪大战,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云师兄,你说那魔教公主好好的怎么就会失踪了呢?是不是被人给掠去了?”另一个女子好奇道。

    “这件事在修真界众说纷纭,要知道,那拜月魔教威震西陲,就算是昆仑、峨眉这种一品大派也不敢轻启战端,那魔教公主身边更是高手如云,谁又有那个本事能轻易掠走她?”

    凹面男又抿了一口酒,不无卖弄道,“我听说这件事似乎和西南某派的修士有关,因为这个,老魔头把整个西南修真界都恨上了,这才有问道十三峰一役,数百修士成了出气筒,惨遭屠戮。”

    “莫不是那魔教公主和人私奔了,咯咯~”二女听后顿时一阵娇笑。

    “哈哈,你以为魔教公主和从龙师弟一般,整天惦记着那罗凤梧的未婚妻,恨不得杀上姑苏剑派,将慕容冰燕那个冰山美人劫走,双宿双飞?”

    “姑苏剑派虽然不算什么,不过慕容冰燕那个小尤物真是不错,我也远远见过一次,看似清高冷淡,实则内媚天生,也难怪从龙师弟整天为其痴迷,换做是我,要是年轻个八十岁,也难保不被勾引。”俊逸青年也跟着打趣起来。

    “老来没羞!你若真被慕容冰燕那丫头勾引了,以你刚入八品的修为,也会被我们江南修真界这一龙一凤两大少年天才斩成八段!咯咯~”

    四人嬉笑正欢,突然发现前桌一直背对着他们的女剑修,正扭头面若寒霜的注视着他们。

    “慕容冰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