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八十七章 依依惜别

    无渡禅师当年说得没错,法海不适合做法师,更适合做一个禅师,以他无比强大的心境,修炼起显宗神通来可以说是如鱼得水,进境之快超乎想象。

    法海这一坐就是七天七夜,除了因为尚未真正达到八品境界,无法修炼《佛光照影》外,《掌中佛国》和《慧心八音》竟然全部修到了小成境界,修习《掌中佛国》,得益于法海识海的广阔,修习《慧心八音》则得益于法海的心境的强大,这一速度,就算放在整个显宗,也是空前绝后的。

    法海这一门心思的修炼不要紧,可吓坏了一直关注他的二女。

    一会儿见法海手掌一张,原本储存于芥袋中的一件件法器、丹药接连出现,转瞬间又如同魔幻般凭空消失,这变魔术般的手法,就算是拥有储物戒指的君惜月也暗自咂舌,至于慕容冰燕,就只能是叹为观止了。

    好不容易不变魔术了,法海口又吐出了一短短韵律奇诡的佛家真言,阵阵梵音进入二女耳中,有时令她们心神摇曳,身体不受控制的手舞足蹈,有时又令她们如同聆听天音,神清智明,说不出的空灵宁静,直到二女跑出洞外堵住耳朵,才能稍稍摆脱影响。

    二女不知道的是,正因为她们法力被禁如同凡人,受这慧心八音影响极小,如若一身修为还在,在这慧心八音蛊惑下,很容易造成严重的后果。

    这些ri子,二女的一颗芳心不知何时已经系在了法海身上,所以,七天七夜下来,最紧张的不是法海,而是她们,好在她们知道法海在修习某种神通,进入了一种极为玄妙状态,所以,即使无比紧张担心,却也没有擅自打断他的修炼。

    七天七夜一晃而过,难得专注于修炼的法海并没有意识到时间的飞速流逝,乍一出定,就发现二女正满是关切的注视着自己,那副疲惫憔悴的模样令法海一阵纳闷。

    “你们眼睛怎么和熊猫似的?”

    “你这没良心的,我们姐妹守了你整整七天七夜,你还敢取笑我们?”

    “七天七夜?!”

    法海顿时一愣,他感觉只是过了一两个时辰而已,而且此时jing神饱满亢奋,丝毫没有觉得疲劳困乏,不过,看二女模样根本不似和他开玩笑,法海不由以手扶额,这最后的七天七夜,他可是打算用来实现双飞之梦的,没成想一睁眼,就到了和吕洞宾约定的ri子,伟大的双飞已无疾而终。

    恋恋不舍的从二女曲线玲珑的**上收回目光,法海此时恨不得狠狠抽上自己几巴掌,暗骂一声,真是tm该勤奋时不勤奋,不该勤奋时瞎勤奋。

    “看你一惊一乍的模样,到底怎么了?”见法海一副懊恼至极模样,君惜月奇怪道。

    “你们不懂……”法海无力的摇了摇头,忽然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

    “午时。”

    “啊?”

    “又怎么了?”

    “收拾东西,走!”

    “去哪?”

    “出山!”

    说罢,法海不再理会二女,身形电she而起,双手并用,在纯阳洞内大肆扫荡起来,丹药、画卷、玉箫、方匣等等,凡是被法海看上眼的,一股脑的塞入了掌中佛国,不一刻,就将整座纯阳洞清理的清洁溜溜,甚至连石床上那个他们从来都没用过的蒲团都没留下。

    在法海看来,反正吕洞宾的真灵不久即将消失,这些东西留在这里也是没用,不如让自己拿走,以做“造福苍生”之用,当然,这个“苍生”指的是苍家所生,也就是法海自己。

    扫荡完纯阳洞,法海的目光又移到二女那令人垂涎的赤果**之上,双掌一翻,变魔术似的拿出了两件崭新道袍递给了二女,“穿上,这么光溜溜的出去也不是办法。”

    “你……”

    “师兄……”

    望着二女那充血杀人的眼神,法海尴尬的笑了笑,“我也是才翻到的,你们知道,我在黑水洞中捡到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鬼才信你,你这个银~僧!”

    君惜月几乎气昏了头,回忆过往种种,顿时新仇旧恨齐涌心头,张牙舞爪就yu和法海算账,慕容冰燕虽然依旧沉默,不过那眸中的幽怨和杀气几乎令法海胆颤心惊。

    “唧唧~~”

    就在这时,傻乎乎的五毛又不合时宜的跑出来救主了,没成想,粉腿飞扬间被恼羞成怒的二女一顿爆踹。

    不过,趁这个机会,法海已经抽身跑出了洞外,刚一出洞,就见大黄带着千百猿猴围拢过来,纷纷跪下不断向法海作揖叩首,连连吼叫不停。

    这些兽类虽是畜生,却已通灵,在法海和二女交谈时,侍候在门外的猿猴已然知道三人要走,就赶紧告知了大黄长老,大黄随后带着大批猴子猴孙过来送别。

    二女追出洞外时,顿时被这庞大场面震撼,再也顾不得找法海算账,望着遍地跪伏的猿猴,朝法海问道,“它们这是感恩难舍吗?”

    “兽族远比人族活的真实……”

    法海见此情景,心中也是恋恋,他虽然心机深沉,却非无情无义之人,感动之下朝众猿合什稽首道,“尔等不必如此,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们毕竟不属此间,终归要走。山中妖兽和妖龙已经被贫僧除去,以后再也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你们了。这段时间,感谢你们照顾我们一家生活起居,将来若有机会,我们定会回来看望你们的……”

    “谁和你是一家了?你这个银~~僧!”

    虽然遭了两个大白眼,不过并不影响法海心情,手掌一翻,拿出了一瓶五品《金髓丹》递给了大黄,诚挚道,“你们在纯阳仙境虽然无法修行,但是这瓶《金髓丹》却能令你们根骨变得更加强劲,寿命也更加悠长,这算是我们送给你们的礼物!”

    说罢,法海又掏出一件僧袍套在了身上,整理了一下衣襟,向二女和五毛招了招手,带着她们大步向前行去。

    那些猿猴在大黄的带领下,也都依依不舍的跟在了后面,一路跨水潦,过溪涧,送出了不知多少里。

    眼看就要到达山谷,法海看了看天se,便回头对众猿道,“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前面山谷险恶,多有瘴气,你们还是赶紧散了回去!”

    众猿仿佛听懂了法海的话,也知道不能再送,万鼓齐鸣的应了一声,便都停步不前。

    大黄走到众猿之中,吼了两声,便有一群猿猴献出许多异果,法海三人见它们情意殷殷,只能将其收下,之后,法海不再停留,一左一右夹起二女,带着五毛,纵越飞速离去。

    “你这个有进无出的吝啬鬼竟然舍得将这么珍贵的丹药送给他们?”

    “你说是情意珍贵,还是那瓶丹药珍贵?我的心也是肉长的不是?”

    飞出数里,法海不经意间回望峰头,见那些猿猴依旧远望未去,不由心下唏嘘,低头一声长叹。

    禽兽,有时候真的比人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