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八十四章 进退自如

    法海满腹心事的回到了纯阳仙府,看见二女连话都没说就直接钻进了被窝闭上了眼睛,和吕洞宾一番长谈后,他现在干任何事的心思都没有,只想找个安静的角落好好静上一静。

    本来以为穿越成法海是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谁成想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前阵子白蛇的出现,已经令他压力大增,如今又被告知白蛇身后还有一个他不得不面对的超级大神,他现在的心里,可以说是压力山大。

    以前法海觉得吕洞宾是个活雷锋,做好事不求回报,现在他才明白,吕洞宾之所以为他做这么多,一是想补偿他,二来,吕洞宾也未尝不想利用他。

    法海倒不怕被人利用,在他看来,只有没有任何价值的人才永远不会被利用,在这个现实的世界,能够被利用本身就是一种价值的体现。

    对于吕洞宾来说,法海的价值就是存在,只要他没有神魂俱灭还存在于世,他就永远是观音菩萨心中的一根刺,吕洞宾不遗余力的帮助法海,不是想要法海帮他战胜观音,而是想要让他能够很好的活着,活的越久越好,这样才足够让观音菩萨恶心。

    吕洞宾能在十二万九千六百个世界、无穷生命中找到他,全是得自掌控众生轮回的地藏菩萨,也就是地藏王佛的帮助,看来西天佛门圣地也不是一团和气,出身巫族的地藏菩萨,和出身妖族的观音菩萨,她们之间矛盾也是不小。

    大神之间的恩怨情仇,法海不想、也没能力搀和进去,因为这些距离他都太过遥远。

    法海也不想和观世音为敌,更不想重回诸天去做她的名誉丈夫,人贵在自知,前世的阅历告诉他,对于一个配不上的女人存在幻想是非常危险的,远的不说,看看武大郎娶了潘金莲后的下场就知道了。

    不过,法海也不怕和观音菩萨为敌,他毕竟是观音菩萨名誉上的丈夫,这是诸天皆知的,有这层关系在,作为诸天风云人物,西天巅峰的存在之一,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只要还要一点儿面皮,就绝对不敢光明正大的对付他,只能玩yin的、来暗的,以诸般算计逼迫他放弃幻想、远离诸天,原本那个法海的遭遇也验证了这一点。

    法海也从没有想过成妖成魔,那样一来,观音菩萨想要对付他,就有光明正大的借口了,还是把斗争局限于佛门内部为好,法海不怕yin的,也不怕暗的,因为这恰恰是他最擅长的。

    综合起来看,与观音为敌,看似凶险无比,实则进退自如,因为主动权在法海手中,如若将来实力足够,他不介意睡睡这位大能,如若形势不好,他大可像传说中的法海一样龟缩起来,永世不入诸天。

    更何况,这种斗争和前世残酷的官场争斗比,不值一提。与观音斗争失败,大不了一死而已,但前世官场争斗失败,则是发配“等死办”,生不如死,一辈子等死。

    所以,经过反复思考之后,法海还是决定先和观音菩萨斗斗,起码表面上要摆出一副想斗的模样,因为这么做有利益,天大的利益。

    在大神的博弈中,法海只能算是一个小卒子,但卒子再小,过了河也能横冲直撞,法海就是想做一个过了河的卒子。

    以他和观音的恩怨,他这辈子基本飞升无望,想要有一番作为,继续追求长生不死,乃至永生不灭,那就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不入诸天,肉身成佛。

    这条路是所有修佛者想走而不敢走的,但并非没有先例,禅林心宗的老祖宗菩提达摩老祖就是走的这条路,虽然没有飞升诸天,却逍遥于十万世界之间,天上地下,满天神佛,没有一个敢小瞧于他。

    法海从吕洞宾口中得知,达摩只是老祖的名字,菩提则是老祖的姓氏,所以,诸天仙佛一般都称呼达摩老祖为菩提老祖。

    菩提老祖,多么令人振聋发聩的名号啊!

    成为第二个菩提老祖,就是法海的目标,但是他也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比老祖还要优秀,他擅长的不是勤修苦练,而是谋略智慧,他无法按老祖的方式去成佛,他只能以自己的方式去修炼,那就是最大限度的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

    在吕洞宾、地藏王等人眼里,法海是一枚棋子,在法海眼里,吕洞宾和地藏王则是慷慨大方的凯子,他们想利用法海打击对手,法海也想利用他们谋求更多的修炼资源和扶持帮助。

    只要法海表现出想要和观音菩萨斗的想法,就能从他们身上得到无数好处,远的不说,现在的法海,在吕洞宾的无私帮助下,已经完成了由修真界贫困户到暴发户的转变,在地藏王的帮助下,百世轮回的最后一站来到了炎黄大世界。

    据吕洞宾所言,在洪荒破碎前,炎黄世界乃是人皇的地盘,拥有人皇封印,为了保护当时相对弱小的人族,只要实力超越世界承受范畴,就会引发封印,封印的威力极大,相当于人族三皇联手一击。所以,诸天一些实力超卓的高手根本无法轻易降临炎黄世界,当然,炎黄世界的修士修为超过一定境界同样会引发封印不得不离开,就像当年的菩提老祖,就是在一百五十一岁时离开了炎黄世界。

    所以,只要法海还在炎黄世界,有门派的庇护,他就是相对安全的,他需要做的,就是利用在炎黄世界的时间不断积蓄实力,为将来做好充足准备。

    至于白蛇,她是观音菩萨在众多世界中布下的棋子之一,自然有辨别法海身份的手段,但如今,她在明,法海在暗,将来她敢出来闹事,法海有无数手段可以算计她,若她将来真爱上许仙,那事情就更好办了。

    一番计较下来,法海顿觉豁然开朗,霎时间觉得天也蓝了,地也绿了,世界也变得更加美好了。

    “法海,你的脸se怎么一会儿yin、一会儿阳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yin阳脸儿?”君惜月观察了法海神态很久,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什么yin阳脸儿?我只是在想,在出去之前应该干点儿什么?”法海没好气道。

    “我们能出去了?”

    “当然,我已经把那条雷龙给宰了,顺便还完成了第三个试炼,七天之后,我们就能出去了。”

    “什么?你杀死了那条龙?!”

    这一次,连慕容冰燕也不禁动容起来。屠龙,在神州修真界,是绝大多数一品修士都难以完成的壮举,如若不是她亲眼见过那条雷龙,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的。

    “没什么了不起的,一条龙而已。”法海淡然道。

    不知为何,自从知道自己将来的对手是观音菩萨后,法海的眼界一下子高了许多,心态也变得更加淡然,法海知道,这对他来说是好事,作为一个智谋型修士,不能只盯着眼前,必须要做到开眼看世界。

    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

    “哼,还没说你胖呢你就先喘上了。”君惜月虽然同样震惊无比,但是她就是看不惯法海那副淡然的神态,哼然质问道,“还有,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事先不告诉我们?”

    “不错,法海师兄,在这纯阳仙境,你就是我们的主心骨,若你出了什么意外,我们姐妹可怎么办?”慕容冰燕闻言,重重点头应和道,一双水灵灵的大眼充满了幽怨。

    法海无奈的挠了挠秃头,素来巧言令se的他第一次选择了沉默,不是无法反驳二女,他只是感觉气氛有点怪,二女说话的语气神态,怎么看都像是新婚小妻子埋怨丈夫一般,难道不知不觉间,双飞的火候已经到了?

    望着并排坐在石床边上,身姿绰约的二女,法海不禁心头一阵兴奋火热,一骨碌从被窝中翻身而起,就试探着张开双臂慢慢地向二女纤腰揽去。

    “法海,你想干什么?”

    “法海师兄,别……”

    没成想却揽了个空,被二女灵巧的避了过去,如同受惊的小兔子般躲出了老远,不同的是,慕容冰燕是脸se羞红,君惜月则是yu拒还迎。

    “呵呵,没事,我就是想逗逗你们,和你们打个赌而已。”法海见状,讪然甩甩胳膊笑道。

    “打什么赌?”君惜月奇道。

    “就是赌我不离开被窝,也能把你们抱在怀里,赌不赌?”法海嘿然道。

    “当然赌!这里可是万法禁绝的纯阳仙境,你不离开被窝,怎么可能抱住我们?”没等慕容冰燕拒绝,君惜月已然截口道。

    “那就试试?”

    “试试就试试!”

    君惜月话音刚落,就见法海腾空而起,大鹏展翅般跃到二女身侧,双臂闪电般张开,不由分说,一左一右将二女紧紧拥在了怀里,一双大手分别握住了两只浑圆,揉捏起来。

    没等二女抗议,法海已然提前开口,满是诚恳道,“我输了……”

    “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