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六十五章 双宿双飞(三)

    ps:老衲是个厚道人,看到大伙如此帮忙投三江票,本来想加更答谢的,不过,513这个ri子比较特殊,因为老衲我又老了一岁,真是以前盼过生ri,如今怕过生ri。法海可以说生ri只是来ri、祭ri只是去ri,不过虾米却没有这种境界,再加上这些年给老人过、给孩子过、给朋友过,就是没给自己过,所以,明天下班后一定会去和几个损友好好浮一大白,乐上一乐。

    所以啊,明天依旧2更,哪天有空再加更一下。

    ……

    一天时间转瞬即过。

    慕容冰燕的见识确实不差,在大片的奇花异果中又找出了千年何首乌、乌风草、龙涎果、千年火枣等多种外界罕见的奇珍灵植。

    所以法海这一天过的相当滋润,一边伺候着慕容冰燕,一边等待着吕洞宾的出现,渴了,就喝上一口清冽甘甜的溪水,饿了,就抓上一把百年朱果,千年火枣什么的,牛嚼牡丹般大口吞下。

    法海一点也不怕浪费,因为这里的奇花异果太多了,纯阳仙境几万年的积蓄,多的他们三人十年八年也未必能吃光。

    法海也不怕灵果所化的灵气积蓄体内不好炼化,甚至引发心魔。对于他来说,自从上次和梦魇上演一出“十万天兵爆~菊~门”的大戏后,他非常怀念这个憨憨的九品心魔,想要借机再来上一出更加过瘾的以打发无聊时光,比如“亿万蝼蚁啃香肠”神马的。

    不过法海体内的梦魇也不傻,它清楚以自己的本事根本奈何不了心智无懈可击的法海,这时冒出来纯粹就是菊花痒了找虐。所以,它聪明的选择了潜伏等待,等待法海晋升八品舍利境,能够和天地灵气沟通时,它也会随之进化成为八品魔魍,具备引发天地灵劫的能力,届时,再找机会用浩浩灵劫活活劈死法海,一血前辱。

    心魔梦魇存了逃避的想法,这也意味着法海在长生九品的修炼上将会一马平川,只要体内元气足够,没有心魔阻挠,进境就能一ri千里。

    由此可见,对于修士来说,慑服心魔是何等的重要。不过,对于绝大多数正道修士来说,在一个品阶的修炼上,能够成功压制心魔,让它少跑出来几次就算心xing超群了。像法海这般,吓的九品心魔有多远跑多远,天下之间,除了少数转世重修的仙佛们,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法海这么胡吃海喝,对于追求与魔共舞的修魔者君惜月来说倒不算出奇,不过却是吓坏了慕容冰燕,望着大把大把狂吞百年朱果的法海,慕容冰燕瞠目结舌,心下更是骇然,难道苍师兄就不怕元气积蓄过多引发心魔,无法压制走火入魔吗?

    以慕容冰燕的心xing,不说姑苏剑派,就算在整个江南也是出类拔萃的,但即使这样,一天下来,她也只敢小口吃下三枚百年朱果,而且由于法力同样受禁,无法运功炼化,她却是再也不敢多吃。

    纯阳仙境确实很奇怪,慕容冰燕和君惜月进来后全部都被禁锢了法力,只有法海,虽然无法施法于体外,但体内的法力却能够不受限制任意流转。

    法海琢磨了一天,在和君惜月研究后,估计,这可能是因为法海身俱后天灵体之故。

    君惜月是先天纯yin之体,被禁锢得也是最深,慕容冰燕是道家天灵根的体质,天赋上要逊se于先天纯yin之体,却同样难逃禁锢。只有法海的后天灵体,兼有先天纯阳和先天纯yin之长,在这个邪门的纯阳仙境中却是最适合生存的人。

    有了这个共识,在这个临时组合起来的小团体中,作为唯一的男人,唯一能够发挥一些力量的修士,自然就成了团体的守护者和领路人,一跃成为了两个极品美女的领导兼保镖。

    “什么?!你竟然只有九品初期修为,而且竟然从来没修炼过武学,只会半套罗汉拳?难怪你当时躲不过我那随手一掌……不过,月神在上!以我的修为,竟然会屡次输给你这种大废柴……”

    “苍……法海师兄,你们佛门心宗不是号称禅武合一吗?我听说法逸师兄武学修养可是很高的……”

    “你们两个有时间挤兑贫僧,还不如想想接下来怎么办。”

    “怎么办?练呗!从今天开始,你晚上练气,白天由我教你基本的身法步法,待后天慕容姐姐伤势好转,就由她教你剑法,你不要告诉我你的芥袋里没有宝剑。”

    “当然有,一路上捡了好几把飞剑呢。”

    “你这小贼秃的确很能‘捡’……”

    “阿弥陀佛,助人为乐而已。”

    ……

    金乌西落,月兔东升。

    一入夜,小小的山谷中除了点点朦胧月光,再也没有丝毫光亮,一片,但是一到夜晚,却是风霜呼啸彻骨,气候寒冷如冬。

    晚上实在太冷,两个女人法力被禁锢,娇弱的身躯难抗霜冻,于是乎,二美督促法海练功的大计只能顺延到明天再进行了。

    “我们晚上在哪避风啊?”君惜月环视空幽四旷,担忧道。

    “放心,我早就找好地方了。”法海却是毫不担心,扶起已经能够缓缓行动的慕容冰燕,走向了那株高有数丈、枝繁叶茂的古树。

    “这颗古树树身已然中空,只需简单布置一下,不就成了。”

    “住在树里?”

    说话间,法海三人已经走到了树下,定睛打量起这颗古树来。

    这却是一颗金丝楠树,高只数丈,树身却粗有两丈五六尺,横枝极低,绿荫如盖,遮蔽了三四亩方圆的地面,树身之上遍布苔痕,树干上有一个大洞,洞口恰好能够容得一人进入,估计其内部空间应该更大,三个人挤挤住下应该没有问题。

    法海将慕容冰燕交给君惜月搀扶,提气一纵,就跳到树上钻进了树洞之中。

    这树洞果然如同想象一般其内极为宽绰,足有一丈左右空间,里面除了一些尘土、枯叶外,却是没有鸟兽粪便和虫蚁,倒也算干净。

    法海没有急着出洞,弯腰将尘土枯叶扫出洞外,又从芥袋之中拿出一席崭新被褥,在树洞之内布置起来。末了,又拿出几枚闪烁着微弱毫光的十品妖兽的妖核镶嵌在树洞之中,以做照明驱虫之用。

    “都布置好了,可以进去睡觉了。”

    “我们怎么上去?”

    “我抱你们上去呗。”

    “你也要和我们住在一起?”

    “废话!不然我费这么半天劲布置什么?”

    “你不知道男女有别吗?你不知道大侠碰到这种情况都要避嫌,主动守在洞外吗?你就不怕……”

    “我又不是大侠,我一个出家人,还在乎什么?”

    “你……”

    “你要是不愿意,可以住在外边,不过,冻死我们可不负责。”

    “你要是趁机……”

    “阿弥陀佛!贫僧六岁进入大林,修炼纯阳童子功,守身如玉十余年,早就勘破了情se之yu。你们女人在贫僧眼里不过是一堆红粉骷髅,又如何能令贫僧破戒?”

    “惜月妹妹,事急从宜,再说法海师兄乃是有道高僧,又修炼了童子功,定然不会自损清誉,自毁修为的。”

    慕容冰燕插口道,她此时也换上了法海的吊绳装,一对丰挺几乎撑爆了那紧窄的天蚕丝。

    慕容冰燕心中也没底,不过经历今天的暧昧,她已经和法海有了肌肤之亲,也就不在乎同居一穴了,再加上同xing相斥,而君惜月又是阶级敌人魔教的出身,她自然而然的和法海站在了一条战线之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