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六十三章 双宿双飞(一)

    法海一脚踏入光门,却没有发生想象中的时空变换,反而脚一下突陷踏空,身躯便疾坠而下,恍惚间顺着一个光滑无处可抓握的大洞倾斜下滑,并且在身后君惜月惊骇尖叫的震耳回响声中,倏又身躯一空,水花四溅,已然坠入一条小溪之中。

    “这吕洞宾还真是玩人无底限啊!”

    耀目的烈阳照得面颊发烫,法海缓缓睁开眼睛,只觉下身尚浸泡在水中,顿时卷身上爬脱出水面,并且发觉自己乃是卧在一条蜿蜒的小溪边上。

    四望景况,只见处身之地三面皆是万丈峭壁、灵秀峰峦,接天连ri,飞鸟难渡。天半一道飞瀑,降下来汇成了一道清溪。

    附近,前方乃是花木浓密的树林,身后则是一片花草遍布的山壁,左侧是一片云雾笼罩的深幽山谷,右边不远处则是一株不知名的参天古树,树上方两丈余高处则有一个两丈宽窄的大树洞,而四周则是一大片各种不同琼花瑶草、奇珍异果,花香四溢、果味扑鼻,令人垂涎yu滴。

    “这不是百年朱果吗?”法海随手就近从一株不起眼的小树上摘下一枚颜se赤红、清香涌溢的小果,放在嘴里一舔,顿觉一股清凉甘甜的美味顺着口水往喉咙内涌入,且有股柔和暖意充斥在胸腹之间。

    百年朱果,天地奇珍,五十年开花,五十年结果,一枚百年朱果炼成丹药能抵十年苦修之功,就算生吃,炼化后也能抵得上一年修为之功。

    如此奇珍,在这片天地中竟然一片一片的生长着,如同杂草一般,遍地皆是。

    除了百年朱果之外,法海还看到了很多《无崖札记》中记载的奇花异果,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一看就比百年朱果珍贵十倍、百倍,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奇珍灵植。

    “这次发了!”

    幸福来得如此之快,一时间反而让法海有些难以适从,好在法海修佛多年,定力极高,很快就强令自己冷静了下来。

    “这里就是纯阳仙境?那吕洞宾又在哪里?第二道考验又是什么?”

    通过了光门就到达了这里,再加上这里的百年朱果如同前世农村地里的大白菜一般随处可见,这里自然是纯阳仙境无疑。

    至于吕洞宾,既然是号称大罗金仙,自然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按照大多数“高人”行事风格,该出现时他自然会出现,不该出现时就算叫破喉咙也没用。

    至于那第二道考验,既然称为“勇”,自然是和武力有关,那么,与其坐等吕洞宾的出现,不如趁此机会多服用一些奇花异果,提升一下自身的修为。

    修佛者随遇而安的本xing,让法海略一思索,心态就再次淡定下来。

    正在这时,一声若有若无的呻吟咛语从身后传入法海耳中,法海回头一看,只见双双昏迷的君惜月、慕容冰燕二女此时依然浸泡在溪水之中。

    “这小魔女此时浑身法力全失,和常人无异,倒是便宜我了。”

    法海心中一阵嘿然,一掐法诀,施展出小乘搬运法,就yu将二女捞上岸来。

    “咦?”

    没成想法诀一运,二女却纹丝没动,法海不觉惊疑出声,赫然发现自身的法力虽然运转正常,但却丝毫无法运出体外,仿佛被禁锢了一般。

    法海有些不信邪的伸指再次一点,施展出了熟稔无比的《多罗剑指》,体内法力由识海恒沙中呼啸而起转瞬进入经脉,但是却只在指尖之内不停流转,仿佛天地间有层薄膜覆盖在体表一般,根本无法激she出去。

    “飞天!”

    法海猛然一蹬地面,足足跳起三丈来高,但是法力依然无法突破足底涌泉穴,无法借力飞天而起,身形在转瞬间再次落回了地面之上。

    “纯阳仙境,万法禁绝?!鸭米豆腐,这下惨了……”

    法海愤然一拳轰在地上,望着坚硬的沙石地上那足有三寸深的拳印,琢磨着吕洞宾临走时的话,法海一阵无言苦笑。

    法海不同于一般心宗弟子,追求飘逸洒脱、制敌于千里之外的他对喊打喊杀素来没兴趣,也不喜欢练武,除了一套半生不熟的罗汉拳,这一年多来法海根本就没有修炼过任何武技。

    空有一身法力却无法运用于体外,从一个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的念力高手,跌落为只能粗鲁肉搏的猛男,法海觉得自己简直就像一坨苦茶,泡进了杯具。

    不过好在法海突破开光境时筋骨得到了强化,再加上法力虽然无法出体却能用来强化肉身筋骨,不然他连猛男都没的做,甚至,可能连内力全失却jing通武技的君惜月都打不过。

    “越是这个时候越要淡定……再淡定……”

    强自压下心头苦郁,法海走进了水深只及脚踝的小溪,连搂带抱的将君惜月和慕容冰燕二女置到了岸旁,并排摆在了一起。

    法海盘膝坐在了二女中间,望着左右两侧完全处于不设防状态的两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抑郁的心情总算缓解了很多。

    “小魔女,到站了,该醒醒了。”

    法海伸手放在君惜月绝美的脸庞上,毫不怜香惜玉的一把掐住了她高耸的小琼鼻,满是戏谑的招呼起来。

    “咳~”

    君惜月被法海掐住后不由一阵猛咳,她的确很背,由于追法海追的太急,进入光门后一脚踏空,却是头朝下落下来的,再被溪水一呛,才昏迷了过去。

    “还不醒?难道非要贫僧嘴对嘴的给你渡上几口气吗?阿弥陀佛,既然如此,贫僧就慈悲为怀一把了……”

    正当法海抱着一颗济世救人之心,以一副舍身饲虎的表情把脸凑过到君惜月凝脂一般的俏脸上时,君惜月星目陡睁,如同被踩到尾巴的小母鸡般一把推开法海,翻身躲到了数丈之外。

    “死银贼!死秃驴!你敢趁人之危,我就……”

    “我就是趁人之危你又能把我如何?”

    法海望着柳眉倒竖、满面寒霜的君惜月嘿然一笑,“不过,你这种只中看不中用的黄毛小丫头,贫僧却是没多大兴趣。和慕容师妹比,你差远了。”

    法海说罢,不再理会以经气的说不出话来的君惜月,转头望向了慕容冰燕。

    “这也是个倒霉丫头……”

    慕容冰燕在黑水洞时就身受重伤,又被法海拔出身上的断剑,失血过多,再经过溪水浸泡,此时已然满无血se,奄奄一息,不过好在生机尚未断绝,还有救。

    法海从芥袋中掏出几颗少阳丹,捏碎后涂抹在慕容冰燕肩部伤口上,然后又就近摘了几枚朱果,与少阳丹一起放在嘴里咀嚼一番后,在君惜月目瞪口呆的神情注视下,掐住慕容冰燕尖尖的下巴,嘴对嘴的将津液渡入了她的檀口之中,末了,还伸出大舌头在其中搅动了一番,帮助慕容冰燕将药物咽下后,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檀口香唇。

    “你竟然……”

    “阿弥陀佛,这有什么?贫僧乃是有道高僧,在贫僧眼里,再漂亮的女人也是红粉骷髅!神马秀发娥眉琼鼻樱唇香肩丰ru柳腰翘臀美腿玉足都是浮云~”

    “呸!”

    君惜月闻言竟然出奇的没有反驳,只是愤然扭过头去,不再搭理法海,不知怎地,看到法海对慕容冰燕的亲昵举动,心中竟然没来由的一酸,眸中竟有些雾气朦胧。

    君惜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从来都是高高在上,以自我为中心,将一切玩弄于掌心的她,却在法海面前屡屡碰壁受挫,受尽屈辱,按理说她应该恨法海恨的要死,但是奇怪的是,经过这一系列挫折之后,她反而变得很在意法海一举一动。即使明明知道法海和慕容冰燕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但是看到法海亲吻慕容冰燕,心里却极为不是滋味,那种感觉,就如同一件她很喜欢的玩物要被别人抢走了一般,非常的不甘心、不服气。

    而且,在君惜月看来,这个抢走她玩物的女人除了有个大胸脯,论美貌、论修为、论身份,哪一样也不如她。

    君惜月心中不是滋味,但长久以来形成的骄傲秉xing,却让她只能扭头大生闷气。

    法海却没有在意君惜月的小心思,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慕容冰燕身上,这个女人虽然不像君惜月那般美的令人炫目神移,但是却非常有内涵,黄金比例一般的修长身材,令男人发狂的童~颜~巨~ru,吹弹可破的如脂肌肤,那看似孤傲,实际上有些固执、冲动,还有些傻傻的xing格,再加上修真界俊杰未婚妻的身份,可以说,对法海来说极具诱惑力,他对她势在必得。

    法海不喜欢太聪明的女人,因为他毕竟是一个和尚,一个注定不会给女人任何承诺的和尚。

    和尚注定没有爱情,只能偷情,所以,想要将来不戴绿帽,最好是找个稍微傻点儿的。

    太聪明的漂亮女人,可以有jian情,却决不能付出感情,至于那些爱慕虚荣、四处求包养的漂亮女人,从某种意义上讲她们已经不能称为人,只不过是会移动的人形某液容器而已,这是法海上一世多年总结的经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