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六十二章 真仙的考验(二)

    “吕洞宾?!”

    不只是法海满是惊讶,就连君惜月都不由自主的睁大了美眸,一脸的难以置信。

    吕洞宾,太有名了。

    在法海的上一世,他是传说中的上洞八仙之首,鼎鼎大名的纯阳真人,一代情圣,留下了种种传奇,谁人不知吕洞宾三戏白牡丹?谁人又不知狗咬吕洞宾?

    在这一世,他的名气更大,不但是八仙之首,而且还是真正的大罗金仙,距离号称准圣的紫府上仙只有一步之遥,传说他文追孔圣,武近杀神,更是得到四清中的太清、正清,也就是老庄二子这两位最怪癖的道祖青睐,习两家之长,又在继承庄圣人的妙真道基础上,创立了遍布三千六百大世界、号称旁门前十的全真道教,成为了众生敬仰的一代祖师。

    “纯阳遗宝……纯阳仙境……吕梁山……吕纯阳……我早就该猜到才对……”

    “他是吕洞宾?他还和你认识?那么,难道你也是天仙转世?”君惜月眸光从吕洞宾身上转了一圈又回到了法海身上,仿佛间,似乎又矮了他一等。

    “这得问他了。”法海双眸变幻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须问,只要尊者通过我的考验,自会明白一切。”

    吕洞宾洒然一笑,接着道,“在这里等待了数万年,贫道留下的这道真灵时间已经不多。长话短说,贫道曾在这方世界转世一次,遗留下了一处修真福地,同时也为尊者准备了智、勇、情三道考验。尊者只需通过第一道考验就能进入贫道当年修真之地——纯阳仙境,得到贫道当年历劫之时遗留之物。”

    法海是个心机深沉的人,虽然心中充满疑惑,但是看吕洞宾一副故弄玄虚的模样,知道此时问也是白问。不过,不论吕洞宾搞什么把戏,对他来说,这都是个难得的机遇仙缘。

    虽然法海不知道纯阳遗宝是什么,但既是吕洞宾这个大神仙转世历劫时遗留下来的宝物,对他这个小修士来说,绝对是充满诱惑、值得一搏的。更何况就算没通过考验,他又不会损失什么。

    “阿弥陀佛,一切都听仙长安排。”法海低喧了一声佛号,算是答应接受考验。

    吕洞宾见状微微颔首,一侧身,指着身后两道光芒闪烁的门户和两个面无表情的黄巾力士道,“尊者请看这两扇门户,其中一扇就是通向纯阳仙境,另一扇则是返回尊者所在的吕梁山脉,而这守门的两个黄金力士,一个只说真话,另一个却从来不说真话。那么……”

    “贫道的第一个考验,就是请尊者在一炷香时间内,携两位姑娘选择一扇门,进入纯阳仙境。”

    吕洞宾眼眸中笑意一闪,补充道,“在这之前,尊者可以选择一位守门的黄巾力士,问他们一个问题。不过,也只能问一个问题。”

    说罢,吕洞宾单手一稽,静待法海的选择。

    法海却是没有急于选择,而是凝视着两个黄巾力士,蹙眉沉思起来。

    吕洞宾这道考验看起来很简单,只要选择一道门户走进去就可以了。如果是一个自认为有猪脚光环在身的2b,定会虎躯一震,凭直觉随便进入一道门户,就会“机缘巧合”的通过考验,进入纯阳仙境。

    但是法海却知道这道考验没有这么简单,看似二选一碰运气,实际上考验的却是智慧。不然的话,这两个木讷的黄巾力士根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而且,这一关既然是智的考验,关键在于以智破局,法海如若随便挑一扇门简单的去碰运气,很可能最后的结果都是被吕洞宾赶出局。

    这道考验的关键就在于两个黄巾力士身上,一个不打诳语,一个只打诳语,在无法判断他们谁真谁假的情况下,怎么样才能一次问出纯阳仙境的门户所在呢?

    “应该是右边那道门户。”

    君惜月突然从法海身后伸出素手,指着右边的门户怯生生的提醒道。经历了方才的一幕,聪明的她已经认清当前形势比人强,所以乖乖收起了所有的傲慢,生怕一个不慎再次惹怒法海再被来上一出“小和尚硬入魔窟”。

    “你怎么知道是右边?”法海闻声,回首眯着眼睛问道。

    “女人的直觉!”

    “女人的直觉从来就是胸大无脑的托辞……”

    “你……”

    “当然,你君惜月肯定不是胸大无脑的女人……因为你的胸实在算不上大。”

    “你……”

    “我什么?别告诉我你没看出这道考验的关键所在,你是巴不得我们返回吕梁山才故意误导我的?回去之后你恢复了功力就又是高高在上的魔教公主了,不过,贫僧怎么可能会让你如意?怎么也得往纯阳仙境走上一遭。”

    “哼,随便你怎么想!不过,你以为你是谁?想在一炷香内解开这道谜题,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君惜月师承其祖父,也就是拜月教圣王君无邪,那君无邪在修真界人称月尊,乃是七十二魔门有数的老魔头之一,不仅实力超卓,而且心智卓绝,医卜星象数算各类杂学无一不jing。

    所以,别看君惜月年纪不大,但是心智见识却远超同龄之人。

    在君惜月看来,吕洞宾这道考验看似考验的是法海的急智,实际上却是属于极为高深的理学问题,在这个普遍不重视理学的世界,就算是她的祖父亲至,想要在一炷香内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也绝非容易之事,更遑论法海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和尚了。

    “我如果能在一炷香内进入纯阳仙境,咋俩的恩怨就一笔勾销,出去之后各走各的路如何?”

    “做梦!!!”

    法海耸耸肩,不再搭理君惜月,目光又转移到在那里老神在在的吕洞宾身上。

    “尊者,还有半柱香时间……”

    “不用考虑了。”法海说罢,示威似的扭头瞥了君惜月一眼,施施然走向了两个黄巾力士。

    “你想到怎么解开这道难题了?”君惜月蓦然一惊,颇为诧异好奇道。

    “恩。”

    “怎么解?”

    “你知道怎么把九个苹果完整公平的分给五个孩子吗?”

    “呃……不知道。”

    “那就对了,以你这么令人提神的智商,我也不知道如何跟你解释明白。”

    “你……”

    头也不回的和君惜月斗着嘴,法海来到了黄巾力士身前,随便挑了一个机器人似的黄巾力士,在吕洞宾炯炯目光注视下,看似随意指着另一位黄巾力士开口问道,“这位上仙,你认为他会告诉我哪扇门通向纯阳仙境?”

    一句话出口,君惜月顿时抚额一阵摇头,“你根本不知道谁说真话谁说假话,问不也是白问吗?我看你的智商才令人提神呢!”

    吕洞宾却不同,颇为意外的望着法海,眸中神光陡然一闪,瞬间就阖目养神起来。

    “他会说左边这扇通向纯阳仙境。”

    “多谢。”

    法海说完,施施然走了回来,一把抱起昏迷不醒的慕容冰燕,朝着右面那扇光门走去。

    经过吕洞宾身边时,法海颔首一笑,“仙长,我们纯阳仙境见。”

    “尊者智慧超卓,贫道佩服!”

    吕洞宾闻言,含笑打了个稽首,“当年正清道尊以此题试我,我却足足想了三天三夜才得以想通。尊者不要多想,我以一炷香时间为限考验尊者,不是故意难为尊者,而是因为,想要和诸天高高在上的那位斗,勇力并不可持,关键是要有远超天下众生的智慧。”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如今,既然尊者通过了智的考验,那么我们就在万法禁绝的纯阳仙境再会!”

    说罢,吕洞宾浑身金红光芒暴起,和那两个黄巾力士齐齐消失在虚空之中,同时,那返回吕梁山脉的门户也随之不见。

    法海闻言一阵无语,心下对吕洞宾的遮遮掩掩颇为无奈。

    天下间,关于吕洞宾的传说很多,无一例外,他是个好人,是个助人为乐的人。但是,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在所有关于吕洞宾的传说中,他帮助人时从来就没有痛快过,总是故弄玄虚,所以才有狗咬吕洞宾一说。

    狗咬吕洞宾,确切的说是苟杳吕洞宾。

    传说吕洞宾曾有个义结金兰的兄弟叫苟杳,是个读书人。苟杳父母双亡,家境贫寒,但为人忠厚,是一个老诚君子,读书又很勤奋。吕洞宾很赏识他,请他到自己家中居住,希望他能刻苦读书,以后能有个出头之ri。一天,吕洞宾家来了一位姓林的客人,见苟杳一表人材,读书用功,便对吕洞宾说,想把妹妹许配给苟杳。吕洞宾深怕苟杳贪恋床笫之欢误了锦绣前程,连忙推托。没料到,苟杳本人听说林家小姐貌美,执意要应允这门亲事。吕洞宾思索良久同意了。他对苛杳说:“贤弟既然主意已定,我不阻拦,不过成亲之后,我要先陪新娘子睡三宿。”苟杳听了大吃一惊。寄人篱下,怎得不低头?再说,婚礼的一切花费都得仰仗吕家,谁让自己一贫如洗呢?思前想后,还是咬咬牙答应了。苟杳成亲这天,吕洞宾喜气洋洋,跑前跑后张罗一切。而苟杳却无脸见人,干脆躲到一边。到了晚上,送走了宾客,吕洞宾进了洞房。只见新娘子头盖红纱,倚床而坐。吕洞宾不去掀那红盖头,也不说话,只管坐在灯下埋头读书。林小姐等到半夜,丈夫还是不上床,只好自己和衣睡下了。天明醒来,丈夫早已不见。一连三夜都是这样,可苦坏了林小姐,回头再说苟杳,好不容易熬过了三天,刚进洞房,见娘子正伤心落泪,低头哭着说:“郎君为何一连三夜都不上床同眠,只顾对灯读书,天黑而来,天明而去?”这一问,问得苟杳目瞪口呆。新娘子抬起头来一看,更是惊诧莫名:怎么丈夫换了个人?半天,夫妻俩才恍然大悟。苟杳双脚一跺,仰天大笑:“原来哥哥怕我贪欢,忘了读书,用此法来激励我啊!”

    当年法海整理民宗资料时,像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由此就可以看出吕洞宾做事从来不顾忌别人感受,甚至可以说是以玩人为乐。

    所以法海面对吕洞宾的故弄玄虚只能淡然处之,他若是太过急迫反而着了相,或许也正遂了吕洞宾的心思。

    “小魔女,我们也走。”法海朝君惜月一勾手,径直走进了仅存的那道门户。

    “哼,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去?”

    “那你就在这里等死!”

    “你……好,走就走!不过走之前你要告诉我,为什么你会那么问?”

    “很简单,我问他另一个黄巾力士会告诉我通向纯阳仙境的门是哪个,如果我恰好问的是不打诳语的的黄巾力士,他就会指出通向吕梁山脉的门,如果我问的是专打诳语的黄巾力士,说假话的他自然不会告诉我真相,同样会指出通向吕梁山脉的门。所以,另一扇门自然就是通向纯阳仙境的了。”

    “没想到你那一句简单的问话,其中竟然包含这么多花花肠子。你这个死法海,简直太jian诈了!那我再问你,怎么才能把九个苹果完整的平分给五个孩子?”

    “掐死两个。”

    “你……”

    君惜月差点没吐出血来,望着法海消失在光门之中万恶的背影,被法海玩的yu仙yu死的君惜月羞怒交加的一蹬秀足,紧咬切齿的追了上去。

    “法海小秃驴,本公主这辈子和你没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