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六十章 黄雀?黄雀!(二章合一)

    血湖之上,昆吾四真和万年尸王硬碰了一记后,并没有继续缠斗,而是分散开来凝空而立,保持合围之势,横剑遥指尸王。

    “尸王,午时将至,纯阳罡风一现,你体内九子元阳针就会发作,修为大降,届时就是汝伏诛之时!”

    “你虽然已经踏入长生七品,但却远未修成阳尸之身,根本无法抵御我昆吾秘传四象剑阵!”

    “识相的话,立刻将乾阳血魄珠献上,我兄弟不但会助你抵御罡风,还可以替你进入纯阳仙境寻回母针,以解你万年地火焚身之苦!”

    “桀桀,你们四个小牛鼻子端是打得好算盘,想要以我血魄珠进入纯阳仙境,再寻回母针控制于我?”

    尸王闻言,仰头桀桀一阵狂笑,声如夜枭,余音回荡,“可惜,这纯阳仙境在万年前那老牛鼻子就指定了传人,除非你们拥有先天纯阳之体,或者后天灵体,不然的话,就算倚靠我的血魄珠进入其中也是九死一生!”

    “胡说八道,纯阳遗宝,有缘者居之!我昆吾剑派本就传自吕梁山纯阳一脉,万年来,虽然门派衰落,但道统仍在,就算祖师指定了传人,这传人也非我们兄弟莫属!”昆吾四真闻言,双眉倒竖,厉声驳道。

    “桀桀,我马铁不是他吕洞宾的看门狗,我管你们祖宗八代是谁?哼,如今我《血尸经》大成,本待等那老牛鼻子口中的小秃驴来了夺了他的舍,以他的身躯进入纯阳仙境拿回属于我的东西,没想到却等来了你们四个小牛鼻子,也罢!时刻将至,我就用你们的身躯进去赌上一把!”

    尸王越说越是激动,最后甚至仰天长嚎,“吕洞宾!我西凉马家之人就算成了僵尸也不是任人摆布的!今天能否揭开羊皮,还我庐山真面目在此一举!血海荫尸**!!”

    随着尸王的嚎叫,气势陡然上升百倍不止,以尸王身躯为中心,血湖之上出现了方圆数十丈的巨大血se涡旋,血水沸腾涌动,疯狂上涨,化作漫天血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尸王汇聚,不一刻就遮掩了尸王的身形,只留下一团浓郁如胶的血影。

    “不好!这是七品神通!昆吾剑阵,四象合一!”

    昆吾四真见状,顿时大惊失se,再也不敢有丝毫保留,张口一吐,本命jing血喷出,四把飞剑顿时迸发出耀目神光,分别化作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象虚影,带着莫大威能从四个方向飞驰电挚一般she向了尸王,仿佛要将整个虚空撕裂一般。

    四象剑光毫无阻碍的穿透血障,在尸王身上交汇合一,四把飞剑相撞爆裂开来,散发出千万流光,巨大的元气爆裂将尸王炸成了无数碎肉。

    但是昆吾四真此时面上却没有任何喜悦,反而满是惊恐,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景象一般。

    “桀桀!血海不枯,肉身不灭!小牛鼻子们,受死!”

    随着一声桀桀怪笑,尸王那漫天飞舞的碎肉陡然凝聚成四道血se肉流,群魔乱舞一般张牙舞爪的扑向了目瞪口呆的昆吾四真,此情此景,让人毛骨悚然。

    昆吾四真刚刚施展出必杀大招,元气损耗严重,根本无力抵御劈头盖脸而来的漫天肉流,转瞬间,就被无数涌动的碎肉钻入了耳鼻口中,面容扭曲变形,扑到在地痛苦挣扎蠕动起来,不一刻,就寂然不动了。

    随着昆吾四真身死,四道肉流从他们口鼻之中涌出,蠕动间流入了血湖,在血湖中心再次交汇起来,化作了一个高大威猛的血se人影,踏波矗立,犹如天魔降临一般,正是万年尸王。

    这一幕看的法海心惊胆战,也更加不敢轻易现身了。

    就在这时,熔洞之中突然剧烈抖动起来,那不知多少万年形成的钟ru石纷纷断裂坠落,如同开了天窗,一抹神秘的夜se缓缓撕裂虚空,诡异的出现在熔洞顶端。

    法海抬头远远望去,只见仿佛星辰就在头上,触手可碰,再向远处看去,在黑夜与星辰交汇的尽头,一条巨大的火柱冲天而起,犹如一条巨型火龙峥嵘盘旋在天际之间,转瞬即将俯冲而下。

    “纯阳罡风,终于来了!”

    “万载苦修,万载磨难,今天终于解脱了。”

    万年尸王仰望星空,语气不惊反喜,张口一吐,一抹红光冲霄而起,带着瑰丽的血se笔直的迎向了那即将降临的巨型火龙。

    “我的乾阳血魄珠吸收了这股纯阳罡风就会祭炼成功,我就能以血魄分身**控制这小牛鼻子进入纯阳仙境拿回母针,还我真身!再让这小牛鼻子分身修习那老牛鼻子留下的纯阳遗宝,桀桀,届时我就能出洞辅助大哥,率领千万血尸杀的那曹贼灰飞烟灭!!父仇可报!江山可图!!!”

    “马将军,醒醒!几万年前你就该死了!这颗血魄珠也早就被我神教预订了……”

    随着一声傲然冷笑,熔洞四壁突然飞出十余个魔教掌令,在一个赤发少年和一个粉装少女率领下凌空扑向了血湖之上的万年尸王。

    “南冥离火大阵!”

    赤发少年一声清叱,十余个魔教掌令闻声猛然挥动手中大旗,霎时间,鬼火纷飞,从大旗之上涌现出无数冤魂怨灵,其中有哭泣的儿童,有狰狞的cheng ren,还有无数身穿道袍僧衣的正道中人,挣扎涌动,带着无边鬼焰呼啸着扑向了万年尸王。

    “你们魔教果然毫无信义可言,桀桀,不过如今我《血尸经》大成,血海不枯,肉身不灭,你们又如何能够坏我好事?血海荫尸**!!”

    万年尸王见状,不但没有躲避,反而桀桀怪笑着投身到那万千鬼火之中,万千火芒过后,再次化作了片片碎肉。

    就在万年尸王故技重施,yu控制碎肉化身血se洪流之际,那魔教中粉装少女咯咯一笑,素手一招,熔洞中百丈血湖倏然一收,万千血水随之涌入湖底一枚古朴的酒樽之中消失不见,那枚酒樽吸纳血水后毫不停息,转瞬飞入了粉装少女的手中。

    “无~~~耻~~”

    随着一声绝望不甘的嘶吼,血湖一消失,那万千碎肉如同失去源头一般纷纷坠地,火焰过后变作了一块块红烧肉,四散在熔洞之中,肉香四溢,只剩下那枚尚未炼成的血魄珠孤零零的悬浮于空,散发着炫目红芒。

    “傻瓜,这化血樽本就是我们借给你的,我们这时收回用来破你的血海荫尸**,这又有什么不对?咯咯~你说对不?小天天……”

    “莲儿姐,这洞中可是还有一个傻瓜呢,不过纯阳罡风随时都会降临,我们还是先把这血魄珠收了!不要耽误公主入境取宝……”

    就在二人说话间,慕容冰燕胸前的法海却骂起了娘。

    “阿弥你nainai个蛋的,这帮魔崽子用的也是芥子遁身符?!好你个萧氏三山,竟然投靠魔教来yin我!”

    法海何其jing明,一瞬间就醒悟过来,不过此时悔之晚矣,就算知道这是魔教挖的大坑,也不得不捏着鼻子跳下去。

    好在,他法海也不是没有后手。

    就在那粉装少女和那赤发少年看向血魄珠之际,法海陡然现身而出,反手一把抽出钉在慕容冰燕身上的飞剑,随手甩向了那赤发少年,紧接着一把夹起慕容冰燕,左手顺势一点,一幕幕晶莹剑雨喷洒而下,将方圆百丈完全笼罩起来。

    “早知道你在这里,布阵!”

    赤发少年没有任何惊诧,手中大旗一挥,一片火光过后,那把激she的飞剑和法海的多罗剑雨已然消弭无踪。

    就在这时,那个叫做莲儿的少女已经和十余个魔教掌令站在了一起,十数面血se大旗挥舞飞腾,摇摇指向了空中的法海。

    “苍景空,你已是笼中之鸟,乖乖束手就擒!”

    “嘿嘿,未必!”

    空中的法海嘿然一笑,一甩手整整十六枚旃檀念珠不要钱似的飞洒而出,在空中相撞纷纷爆裂开来,十六朵紫se莲华相撞,形成万万道紫se迷光,在石窟之中扩散开来。

    梵音阵阵,檀香旖旎,整个一座洞窟仿佛刹那间变成了极乐净土。

    十六颗旃檀念珠爆裂开来,相当于十六位八品极乐禅宗高手全力一击,其威力之大、之广,

    就算是对法海手段早有防备的魔教众人也被惊呆了,顿时纷纷跌坐在地,运起魔功抵御起梵音幻境来。

    “跟我斗?你们还嫩点儿!”

    法海不屑一笑,身形翩然而起,笔直穿过迷光,飞向了那枚悬浮的血魄珠。

    不错,就算临走,法海也要捞上一票,不然的话,十六枚旃檀念珠的损失会让他心疼很久,毕竟,这可是师娘给他保命的宝贝。

    距离血魄珠十余丈远,法海抖手she出无齑电爪,一道蓝芒,毫厘不差的将那血魄珠抓在了爪中。

    “总算挽回点儿损失,佛爷走也!!”

    “你想往哪走?本宫说过,你永远都逃不出我的手心!”

    正当法海准备开溜之际,突然耳边传来一阵熟悉无比的呢语,娇娆妩媚如同银铃一般,但听在法海耳中却如同催魂的魔音一般恐怖。

    君惜月!

    不知何时,君惜月已然出现在法海的身后,两只羊脂白玉一般芊芊素手轻轻一扣,柔弱无骨的娇躯如同灵蛇一般盘在了法海的身上,这一盘,不但姿势异常暧昧,而且,缠的牢固,仿佛生生世世都不准备分离一般。

    “苦也……”

    可怜法海一手夹着慕容冰燕,另一只手还控制着无齑电爪,根本来不及躲闪,当然就算他两手空空,以他那可怜的武禅修为,也根本躲不过近在咫尺的素手魔爪。

    “乖乖跟我回去做月奴!玄冰元气锁!”

    一朝被蛇咬的君惜月就算牢牢的把法海控制在身下依旧不放心,施展出拜月教秘传禁制,素手之中元气涌动,化出一条冰蛇进入法海体内,yu将他整个冰封起来。

    只有将法海彻底冻成冰雕扛回去,君惜月才会放心一点儿。

    没办法,她在法海手底下吃瘪太多,已经产生心理yin影了。

    不过就算此时将法海牢牢掌控住,君惜月心中依然没有丝毫喜悦,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似乎太顺利了些。

    果然……

    “还好我有个好习惯,就是做任何事都会留下一分的力,旃檀念珠,给我爆!”

    就在君惜月的玄冰元气锁即将进入法海体内之际,法海手腕之上紫光一闪,一团氤氲光芒霎时间爆发开来,将君惜月、法海,乃至慕容冰燕全部包裹起来。

    “空即是se……se即是空……空亦非se……se亦非空……空空sese……欢喜极乐……”

    “又是极乐旃檀**?!”

    君惜月心头一跳,她自然知道极乐旃檀**的厉害,但是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这一擒拿法海的唯一机会,硬是将太素yin功提至极致,一边抵御极乐旃檀**,一边将玄冰元气锁注入了法海体内。

    女人若是疯狂起来,那是毫无理智可言的。

    纵使法海机关算尽,打算以这特意留下的最后一枚念珠逼退君惜月,没想却依旧低估了君惜月对他的怨恨程度,导致一招之差,成了满盘皆输。

    不过,此时君惜月也不好受,虽然运起了太素yin功,但是依旧没能抵挡住极乐旃檀**,被一缕紫光侵袭入体,随着阵阵梵唱,君惜月娇躯不由一颤,脑海中顿时出现了两个缠绵交媾佛影,一时间心神恍惚摇曳,仿佛来到了极乐欢喜世界,受交欢之气影响,顿时美目含chun,娇喘连连,一双紧紧扣住法海的素手竟然不自禁的在法海身上游走起来。

    在极乐旃檀**影响下,不仅是君惜月,甚至就连法海腋下的慕容冰燕都起了反应,**也不复冰冷,逐渐火热起来。

    法海虽然也被迷光笼罩,但心xing却较君惜月二女强大太多,不过他身中玄冰元气锁,不但无法趁机摆脱君惜月,半边身躯惨被冰封,体内念力运行不畅,甚至连身形都无法控制,不由自主的向下坠去。

    一个成年男人,身上还挂着两个女人,从十余丈高空坠下,结果可想而知。

    就算摔不死,等地上那群运功抗拒极乐旃檀**的魔教徒醒过来,他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去。

    不过,就算法海机智百出,此情此景之下也只能徒呼奈何了。

    正当法海听天由命的向下坠去,突然间,一道炙热刚猛的罡风从天而降,吹的三人衣衫尽裂、狼狈不堪。

    法海迎风艰难抬头,只见耀目光芒如同昊ri一般当空闪现,一条巨大的火龙带着无可抵御的龙威咆哮而下向他扑来。

    火龙大口一张,直接将毫无反抗能力的法海三人吞入了腹中,接着龙尾一甩,再次冲天而起,消逝在天际虚空之中。

    就在这刹那之间,整个熔洞顿时如同天崩地裂一般,窜出无数地火岩浆,欢腾跳跃,将几个闭目调息的魔教徒烧的惨叫连连。

    魔教徒的惨叫惊醒了其中身份最高的赤发少年和粉衣少女,刚从极乐旃檀**中挣脱出来的他们,方一睁眼,就看到了一副足以令他们绝望的景象。

    洞窟顶端撕裂的异度空间已然合拢消失不见,整座洞窟除了漫天翻涌的火海岩浆和四处乱窜的魔教徒外,那纠缠在一起的法海、君惜月和慕容冰燕竟然齐齐失去了踪影,好似他们根本就没存在过一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