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四十三章 他乡遇故知,仇敌!

    三个背插桃木剑、满脸轻狂的锦衣青年,和一个背负古剑、冰冷孤傲的玄衣美少女,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大侠客栈。

    那副目中无人的模样,让客栈内所有人都大觉反感,不过地上躺着的江湖客尸骨未寒,却是谁也不敢出头。他们都是明眼人,自然知道这死法代表着什么,所以,只能默默交了银子,抬起同伴尸首,灰溜溜的掩面逃出客栈。

    法海也很反感。

    那三个青年视凡人如刍狗的感觉,他初入长生境时也曾有过,不过很快就自制住了,所以他并没有反感这三人的高傲,他反感的是这三个锦衣青年的脸。

    这三张脸没少在法海的记忆中出现,在京城时,欺辱法海最狠的人,他们就是其中之三。

    京城萧家,萧岱,萧峰,萧岩,由于每个人名字中都含一个山字,所以被称为萧氏三山。

    这三兄弟很好辨别,为首那个额头上有块指甲大小红痣的是大哥萧岱,中间那个红痣长在嘴角的是二哥萧峰,最后那个红痣长在下巴的是老三萧岩。所以,法海一眼就认出了他们。

    不过法海并没有立刻站出来收拾他们,而是选择了视而不见,以他如今的修为,欺负他们没意思。

    人的年纪大了有一个好处,就是小时候得不到的,长大后却不怎么想了。

    “呵呵,二弟的甲木神雷又进一步,看来九品有望了。”为首青年萧岱旁若无人道。

    “还不都是全靠慕容师姐提携指点。”中间青年萧峰赶紧打了个哈哈,不忘向身侧玄衣少女献谄道。

    “那是,那是,我们姑苏剑派年轻弟子,谁没受过慕容师姐指点?”老三萧岩赶忙也接口,不无夸耀道,“慕容师姐不但是我们姑苏剑派第一天才,十八岁就修至长生九品中期境界,就算放在中原佛道儒一流大派,也是少有的天才弟子。”

    “行了,你们三个少说几句,没人当你们是哑巴。”背负古剑的玄衣少女冷冷截口道。

    说罢,不再理会三人,独自走到法海隔壁桌,娴然坐了下来,那萧氏三山也赶忙屁颠屁颠的跟了过去,围着玄衣少女众星拱月般围坐起来,嘴上还一边唠叨着。

    “自从黑水镇出了一个万年尸王,这黑风岭就开始闹尸灾,方圆百里内就没个好地方,这破客栈……”

    “咳!”

    被人当做空气的感觉,让老板娘和小二子很不爽,你们招呼都不打,杀完人就大咧咧一坐,当老娘不存在啊?

    不过这彪悍的老板娘似乎也听过姑苏剑派的名声,却没有立刻发飙,只是重重咳了一声,小二子闻声知意,立刻踮脚来到玄衣少女那桌,打着哈哈道,“四位客官,要来点儿什么?”

    “你这山村小店有什么特se菜?”萧岩撇嘴道。

    “本店特se是大侠套餐和高人套餐,一荤一素,不知四位少侠要哪样?”小二子道。

    “你既然叫我们少侠,我们自然是来大侠套餐了。”萧峰插口道。

    “我吃不惯荤,给我来素的。”玄衣少女冷然道。

    “听到没?给我们师姐来份高人套餐,再给我们来三份大侠套餐。”萧岱高声道。

    “好嘞!高人套餐一份,一两,大侠套餐三份,六两,打坏桌椅一套,二十两,那位死了的江湖客未付钱的大侠套餐一份,二两,四位少侠,一共是二十九两银子!”小二子一声吆喝道。

    “二十九两?!”就算萧氏三山财大气粗,也不禁勃然而怒,“你们这桌椅也太贵了,江南才十两一套。还有,那不开眼的家伙不付钱,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我们小本经营,全靠这些桌椅赚钱,至于那江湖客,他人是你们打死的,自然要找你们要钱了?”小二子翻着白眼答道,“要不我们就见官。”

    “你活腻了吗?”萧峰顿时怒了,一拍桌子,“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

    “嘿嘿,你们不是姑苏剑派的修士吗?”小二子怡然不惧,不无威胁道,“我们大侠客栈也是娘子关守备将军钟离奎麾下产业!而且,我们钟离将军可是长生七品修为!”

    “长生七品有什么了不起?我们掌门还是长生五品呢!”萧岩傲然插口道。

    “行了,赔给他们!”

    玄衣少女冷冷命令道,说罢,又不无扫盲之意道,“和佛道儒不同,兵家修士修行极难,只有指挥千军万马在尸山血海的洗礼下才能突破,一将晋升万骨枯,他们的品阶都是敌人尸首堆砌起来的。而且,别看钟离奎只有七品修为,如若让他率领十万jing兵布下军阵,就算是我爹那样的五品剑修也会被困死军中。”

    师姐都说话了,萧氏三山只好老实的掏了银子。

    “这位女侠不愧是名门子弟!”小二子脸上嬉皮笑脸道,接着一甩褡裢,高声吆喝起来,“大侠套餐三份,高人套餐一份!”

    玄衣少女朝小二子摆了摆手,又向萧氏三山总结道,“佛道儒三家修士很少出现在战场上,就是怕碰到兵家高手,一个不慎死在乱军之中;而兵家修士极少参与修真界之争,也是因为他们无法整天带着千军万马到处走。这就是术业有专攻的道理!”

    说话间,大侠套餐和高人套餐也上来了,顿时令萧氏三山大失所望,不过还是骂骂咧咧吃喝起来。

    “大哥,这酒里怎么有股怪味儿?好重的腥~sao之气!”

    “你懂什么?这才是地道的边塞特se,出了娘子关就是西戎族领地,他们喝的马nai酒、羊nai酒都有一股腥~臊之气,这才说明是纯正口味!你再多喝几口就品出味道来了。”

    “大哥说的对,你看这酒中还有淡淡的红痕,说不定里面还加了西北敖牛jing血呢……大补啊!”

    “小二,再来三壶~!”

    “噗~”

    法海再次将嘴里的水喷了出来,抬头一看,发现柜台后那多隆一般的老板娘正含情脉脉的凝视着萧氏三山,那表情就像是发chun的母猪看到了公猪,仿佛要将他们一口吞下一般。

    法海再也受不了了,赶忙转过头去,没想到却和萧氏三山的老大萧岱视线碰在了一起。

    “咦,这个和尚,我怎么瞅着这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萧岱却是一愣。

    “大哥眼花了,和尚还不都是一个样子……”听到萧岱的话,萧峰、萧岩也顺着目光扭头打量起法海来。

    “哇,不会这么巧!这不是苍家那个废柴老二……苍景空吗?”

    “他不是失踪了吗,怎么会在这里?还成和尚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