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四十一章 十日之约戏刀郎

    此时钱员外一家子早已将法海当成了活神仙,自然法海说什么是什么,最后决定取七级浮屠之意在祖宅院内盖上一座七层高的镇邪塔,并由法海亲自进行引佛开光,用以镇压邪秽,积累yin德,转变家族气运。

    这座镇邪塔的初始规模并不大,人员充足ri夜赶工的话,十天之内就能盖出一个雏形,待法海开光后再进行后续扩建雕饰工程。

    关于开光费用,法海却是坚决不收,用他的话说就是,开光费用不是给我的,而是给我佛的,我只是替我佛开光,成与不成还要看你们钱家的诚意能否感动我佛。于是,钱员外一咬牙一跺脚,决定卖出大部分产业,拿出了足足一半身家,二十万两巨资用来开光,并发誓以后皈依佛门,带发修行,吃斋念佛,多做善事,为后人多积yin德。

    钱府之事交待妥当后,法海严词拒绝了钱员外邀请,毅然选择返回了客栈吃斋念经,利用这十天时间积累法力,准备开光法事。

    刚一进入客栈大门,法海就看到了杀千刀,他似乎已经在这里守候多时,见法海回来,身形一横,就拦住了法海去路。

    “大林苍景空,我正式向你提出挑战!”这句话,杀千刀已经酝酿很久了。

    “你前面加上大林二字,是怕贫僧不应战吗?”法海闻言,停下了脚步,眯着眼睛洒然道。

    “你不会!因为我们都是一类人,骨子里都有着好战的血液!”杀千刀直视法海,浑身战意盎然道。

    “你说的不错!贫僧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能够畅快一战的对手了。”法海闻言,并没有否认。

    “这么说你同意了?”

    杀千刀却一下子愣了,他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本来准备好久的说词却是用不上了。

    “为什么不同意?”法海傲然反问道,“难道你以为贫僧我会怕你?”

    “你没有理由怕我……论修为,我不如你,不过论神通,你未必如我。”杀千刀坦言道,眸中充满了自信。

    “那么大家就用实力来说话!”法海嘿然一笑,“这几天贫僧要积累法力,准备十天后为钱府的佛塔开光,忙完这件大事,就会和你一战!!”

    “何时,何地?”杀千刀目光一凛,战意森然,满是期待。

    “十天之后,月圆之夜,青阳府内,大雁塔巅,你我二人,一决死战!如何?”法海略一思索,朗然道。

    “好!我这就返回青阳准备此事,十天之后,我在大雁塔上,恭候大驾!咱们不见不散!!”

    心愿达成,杀千刀说不出的兴奋,说罢,一个闪身,不顾惊世骇俗,随手划出一把煞气之刀,身形凌空而起御刀电she飞去,他已经有些急不可待了。

    “s~b,十天之后根本不是月圆之夜,而且,十天之后,范围太大,一万年后的月圆之夜,也可以算作十天之后,你慢慢等去……”

    法海摇了摇头,飘然走进了客房,他对这种无意义的决斗素来反感,整天打打杀杀的没个正事。

    更何况,这个杀千刀能够越品挑战打败八品修真者,以他的修为,不是习有超越自身品阶的神通,就是拥有超越自身品阶的法器,没有足够的利益,法海根本不想冒险去和他拼命,不值!

    ……

    十天之后,晨曦之时,法海在钱府进行了一场盛大的开光仪式。

    随后法海收到了穿越以来最大的一个红包,整整二十万两。

    “这笔巨资不是贫僧收的,而是我佛所收,是经由贫僧之手洒向芸芸天下众生之手,作为普度众生之大用,而无量功德则会积在施主一家身上。善恶到头终有报,施主今ri的付出,来生必会得到回报,阿弥陀佛!天se不早,贫僧云游天下、普度众生去也~”

    “苍大师之高风亮节弟子自然清楚,仔细算来,大师就连一顿素斋都没有吃上我们的,反而庇佑我钱氏一族,又赐予了我们灵丹和神符,大师真是当世圣僧也~!”

    ……

    “听说了吗?那钱府的钱剥皮转xing了,不但不再欺行霸市,反而开始做善事了,今天一早,他们一家子又开始给穷人赊粥了……”

    “听说都是一个大林寺高僧的功劳,他救活了钱小姐,点化了钱员外,赶走了那妖魔……”

    “大林寺果然不愧是佛门九大派!”

    ……

    离开乾安镇,法海一路西行,直奔山阳郡而去。

    他的心情格外舒畅,不但净赚二十万两白银、五千两黄金,还留下个好名声,这次可以算是成功弘化的典型案例。

    法海不觉得自己忽悠别人有错,因为整件事中没有受害者。佛祖弘扬了佛法,大林寺得到了名声,法海得到了银子,钱小姐得到了救治,钱员外得到了心安,而乾安镇的百姓们则得到了一个改过自新的大善人。

    如此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撒点儿小谎,骗点儿银子,这都是瑕不掩瑜、微不足道之事。

    换做别的大林弟子过来做同样一件事,最多也就是驱除蝎子jing,然后得到一万两赏银而已,一次简单的交易,钱员外不会为此改变什么,该为恶还是为恶,老百姓该受罪还是受罪,弘扬佛法的镇邪塔更是没有着落。

    至于大林寺?过去一年半载,除了钱员外,谁又会记得?

    同样一件事,能力不同的人去做就会有不同的效果。

    这就是方法,这就是水平,这就是艺术。

    一路上,法海都很自得,至于和杀千刀的十ri之约,额,他早忘到爪哇国了。

    走自己的路,让s~b等去!

    ……

    法海离开乾安镇十ri之后,青阳府,大雁塔上。

    持刀矗立塔峰之上苦候了十天十夜,整天受游人指点围观,都快成青阳一景的杀千刀睁开干涩的眼睛,抿了抿干裂的嘴唇,仰头迷蒙的望着天空的一抹晨曦,充满苦涩的喃喃自语起来,“为什么被耍的总是我……”

    “因为你傻呗,和尚的话你也敢信?”

    随着一声无奈嘲讽的叹息,一个手持折扇,英俊潇洒的蓝衫公子不顾惊世骇俗,如同飞鸟一般飘落在杀千刀身侧,“小刀,人家明明耍你玩呢,你却傻了唧的在这里等了十天十夜,真是何苦来哉?”

    “老偷儿,男人要讲信用,我们说好不见不散的……”

    “哼,十ri之后,月圆之夜,这句话本身就有毛病,今天才是十一,十天前是初一,哪来的月圆之夜?而且,这句话还可以理解为,这个月的十五……下个月的十五……一百年后的十五……你等的起吗?”

    蓝衫公子一抖折扇,露出扇面上一个斗大的“盗”字,“人家根本就没说要什么时候和你决斗,何来不守信之说?”

    可惜法海没在这里,不然一定将这个蓝衫公子引为知己。

    “那我们去大林寺找他,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杀千刀长吁一口气,咬牙道。

    “大林寺可是佛门九大派之一,位列三品,高手如云。我盗君不留名擅长的是窃玉偷香,打架我可不在行,小毒虫也不行,咱们三个世人眼中的邪魔外道去大林寺闹,纯粹是活腻了……”这个叫不留名的蓝衫公子猛摇着折扇,晃着脑袋分析道。

    “那怎么办?老偷儿,你主意最多,你给我想个办法?”杀千刀垂头丧气道,“这口气我说什么也忍不下,苍景空这个王八蛋!”

    “苍景空……咦?我们大宋国姓苍的可不多,最出名的要数京城苍家,最近京城风头正劲那个苍景天倒是和那个和尚名字很相近啊,空……天……天……空……,他俩不会是亲戚。”

    不留名猛地一拍折扇,“他俩肯定有关系!不是兄弟也是亲戚……”

    “他能上大林学艺必是家族杰出子弟,我们上京城好好祸害一下苍家,我就不信他到时候不出头。”不留名嘿然道。

    “弟债兄偿!这次我就先好好羞辱一下苍景天,以报我这十天十夜被耍之耻~”

    “把毒无解那只整天闷在屋子里的小毒虫也叫上,到时候给他们苍家水井下点yin阳合欢散什么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