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四十章 盖世神棍(完)

    什么叫做品牌效应?什么叫做品牌影响力?

    为什么有实力的大门派那么追求品阶排名,追求名望,而不是闷起头来发展,原因很简单,有名望就有利益,有名望门派弟子就能间接受益。

    如来三十二法相之身放光明相一现,钱员外就如同遇到了救星一般,顿时稽首高呼道,“还请大师慈悲为怀,救救小女!”

    “昨晚贫僧夜观天象,乾安镇煞气冲宵,必有妖孽作怪,如不能尽快驱逐,恐怕你钱氏一族会有灭门之灾。”法海悲天悯人的一声长叹,再次高喧了一声佛号,“善恶从来非本相,枯荣生灭尽空门。阿弥陀佛!”

    “枯荣生灭尽空门?!岂不是要灭我满门?”

    钱员外一听,联系到过往劣迹,再一想女儿最近的怪异之处,顿时惶恐无比,不无哀求道,“还请大师救我全家!!”

    “钱员外,不必听他危言耸听,只要给我一万两,我必帮你斩除妖孽。”杀千刀见状,赶忙截口道。

    “罪孽终有报,只是未到时。哎,在劫难逃啊……罢了,罢了,贫僧自去也!”法海闻言,不但没有再和杀千刀争抢,反而连连摇头叹息,就yu转头离去。

    “大师且慢!”

    钱员外一见,顿时急了,再也顾不得杀千刀,伸手就抓住了法海的袖子苦苦哀求起来。

    “哼,蠢猪!活该被宰!”

    杀千刀一见如此,顿知自己没戏了,心里鄙夷一句,甩袖而去,临走,还不忘对法海道,“我在客栈等你!”

    “此人戾气太重,将来必遭一劫。”法海望着杀千刀的背影,摇头叹道。

    “大师还是先帮我家渡劫。”钱员外赶忙道。

    “哎,贫僧之所以说,罪孽终有报,只是未到时。就是因为你上半生造孽太重、让很多无辜人倾家荡产、家毁人亡,这些业障虽然没有应在你身上,将来却一步步都会还在你的子孙后代身上,你的女儿只是个开端……”

    法海谓然一叹,“你死后必然是要下地狱的,不过却可怜了你的妻儿老小,要早早陪你去地狱遭罪。”

    “大师,我也深知罪孽深重,早年闯荡江湖就沾染了满手血腥,归隐后又急于敛财,欺行霸市,逼死了很多无辜,不过这些年我却洗心革面,做了很多善事。所以,还请大师看在我悔过自新的份上,救我满门……”

    见识了法海的手段,又聆听那么多高深莫测的禅机,再加上确实亏心事做多了经常惶恐后怕,钱员外此时听法海一忽悠,顿时深信不疑,看待法海的目光已然是救世主一级了。

    “先去救人,再说你们家族之事。”法海谈谈一挥手,昂然跨步走进了钱府。

    ……

    钱府跨院后方是一片幽雅怡人庭园,在数株巨榕间,有一幢花园围绕的du li双层小楼,雅

    致脱俗的小客堂中此时已然挤满了钱氏族人。

    在钱员外毕恭毕敬的的引领下,法海由小木梯行至二楼居室内。

    在二楼的外间起居小室中,两名年约十五、六岁的侍女福身迎接后、便被支使下楼了。

    法海眼见室内各处皆贴满了道家符箓和佛家的梵咒,并且还悬挂、放置着不少驱邪的八封镜、桃木剑、金刚杵之类的伪法器,另外尚有数尊道家、佛家雕像分置在桌几上,就连居室内钱家小姐躺着的一张淡粉se木床上的纱帐,也贴满了符箓。

    这是中原人的通病,平素不信神,一着急就乱信神,摆这么多神像,难道就不怕他们互相推诿扯皮,一个也不显灵吗?

    看到法海二人,两位年约三旬左右的端庄妇人,神se忧伤的急忙起身迎接,而床上则还盘坐一个着满面泪水纵横的四旬美妇,哽咽低唤着床上一名面se清秀苍白的沉睡姑娘。

    这老流氓,真会享受,还tm三飞!!今天佛爷我不狠狠宰你一刀,岂不是便宜你了!

    “老爷,秀儿……”

    “无需多说,还是快请大师为秀儿做法。”

    法海没有说话,实际上他也没有驱邪经验,不过从大林寺的藏书中了解一些,知道不难,此时也是死马当做活马医罢了。

    “噤声!”

    法海一声轻喝,双手结出无数法印,霎时间,浑身上下再次大放光明,双眸之中虹光闪烁,望向了床上清秀婀娜的钱家小姐。

    定睛一看,法海顿时笑了。

    原来上了这位小姐身的是一只三百年的毒蝎jing,法力修为不过九品中下,连法海当年遇到的那条紫金毒蚺都不如。此时蝎子jing正潜伏在这位小姐体内,拼命吸收着宅~女~yin~气修炼。

    此时就算法海不出手相救,这蝎子jing吸够了yin气也会动悄然离开,一般来讲,这种家宅之内修炼的妖jing都不会搞出人命,怕召来麻烦。

    虽然降服此妖不过举手之劳,但法海却还是做足了表面功夫。

    随手甩出一滴鲜血,掐动法决,在床下布下了一个巨大的红莲法阵,防止这蝎子jing破体逃脱。

    法海法眼一开,法阵一布,那蝎子jing霎有所觉,顿时不安的颤抖起来,床上昏迷不醒钱家小姐也跟着双目圆睁,身躯急颤,一双雪白的小手拼命抓起了身上的衣服,仿佛要撕开个洞一般。

    “啊!秀儿动了!”钱员外顿时又惊又喜,三个妇人也是一脸欢欣。

    “噤声,出去!给我准备上等朱砂、符纸、金锭九百九十九两,我要布下金光伏魔大阵,炼化这只妖魔!!”

    还没办事,一张嘴,法海就先敲了钱员外千两黄金,相当于万两白银。至于什么狗屁金光伏魔大阵,纯粹是法海随口胡编的。

    “金子?‘金光’伏魔大阵!!我懂了。”钱员外略一沉思,就心急火燎的跑了出去。

    钱员外,不差钱。

    这些天来了不少和尚道士,那朱砂符纸都是现成的,金子倒是费了些功夫,不过钱员外神通广大,却也很快都给法海弄了过来,都是二十两一锭的。

    此时,钱小姐身体已经不再颤抖,双手也软软下垂,胸口处却急骤蹦跳着。

    法海拿出九品鎏金钵,平置于钱小姐的胸前,双手再次结印,超过二百年的法力直接催入鎏金钵中,启动了其中的万法定源大阵。

    “入,浊世不明。纳,千川不止。化,万象不灭。念,天地不休。”

    万法定源大阵是佛门降妖伏魔最基本的法阵之一,每念一字,法海就抛出一枚金锭丢入鎏金钵的芥子空间内,随着法海手印变幻,金子不断抛入,鎏金钵中散发出万道毫光,一个接一个的梵文化作金se实体从钵盂中喷出,融入钱小姐体内,将本想反抗一番的蝎子jing禁锢起来。

    这神奇一幕,看的钱员外一家目瞪口呆,钱员外更是恍然大悟,原来金子是为我女儿护身用的,要不然怎么会变成金字进入了她体内。

    当金子抛光时,那钱家小姐胸部已然停止跳动,不过却双目圆睁,尖叫起来,声音怪异无比,“好热……好难受……”

    法海法诀一停,那钱家小姐顿时停止了尖叫,大口喘起了粗气。

    “好妖孽,竟有三千年道行!这金光伏魔阵的法力还显不够……”法海颇为诧异道。

    “大师,是缺金子吗?还好,方才我怕九百九十两不够用,所以一口气就筹集了五千两黄金。”钱员外自作聪明道。

    在钱员外看来,所谓金光伏魔,自然是金子越多,法力越大。

    “速速取来!贫僧要让这妖孽知道什么叫金光伏魔,佛门神威!!”法海面se深沉点了点头,肃穆无比地一挥手。

    五千两黄金下肚,那钱家小姐顿时变得平静起来,气机也匀畅了很多。

    钱员外是习武之人,一看之下顿时大喜,虽然心痛金子,但好赖女儿保住了。

    果然,法海开口了,“贫僧不负众望,终于禁锢了这只妖魔,剩下的就是将它驱逐出体了。你们都出去!”

    法海说罢,手指蘸起朱砂,用符纸划了几张“神妙莫测”的符咒,随手丢给钱员外,“将这些神符贴在院子显眼之处,一会我做法时,你们所有人都要避出百丈之外,以免妖魔趁机夺舍,拿你们顶灾!”

    钱员外诸人闻言赶紧小鸡食米般连连应诺,慌不迭的握紧“神符”出门布置去了。

    待钱府中人全部离开后,法海突然嘿嘿一笑,对着床上的钱家小姐道,“哼,妖孽!今天你若乖乖伏首听命,我自会饶你,你若再想反抗,我必消你道基,将你打回原形!”

    这时,钱家小姐再次开口,“……大师饶命,小妖再也不敢害人了!”

    “谅你也不敢!”

    法海冷哼一声,在手上画了道卍字法印,伸手入衣,一把抵住了那小姐柔嫩的会yin穴,喝道,“还不给我滚出来!”

    手掌夹起几根毛发向外一抻,钱家小姐身躯一阵蠕动,一股鲜血顺着下体喷涌而出,法海的手中已经多了一只巴掌大小的翠绿毒蝎,“不要乱动,不然我手上的莲花法印就会把你烧成灰。”

    离开了钱家小姐身体的蝎子jing却是无法再开口说话,只是吱吱两声,连连点头。

    “配合我做场戏……”

    这时,远远站在前庭的钱府众人看了他们终身难忘的一幕,只见一道道翠绿毒烟从后院小楼中喷涌而出,接着又传出一阵阵庄严佛号,霎时间,一朵朵血se莲花在后院空中盛开绽放,天空之中仿佛传来了阵阵梵音,之后,一团浓郁的绿se烟雾狼狈无比的遁向了远方……

    最终一切归于平静。

    ……

    当钱府众人众星捧月般将法海从小楼中迎出时,钱员外已经有些喜极而涕。

    “大师法力无边,太谢谢你了。”

    “阿弥陀佛,降妖佛魔,本是我大林子弟分内之事,诺,这里有一枚少阳丹,拿水化开为钱小姐服下,可以帮助她尽快恢复。”

    “多谢大师厚赐!!”钱员外还是识货的,知道这火红圆润的丹药绝非俗物,赶紧吩咐妻子去给女儿进补。

    “这妖怪已然重伤逃遁,按道理说没个三五十年不敢再出来害人,为以防万一,我祭炼了五枚符咒,里面有强大的佛家法印,能够保护你们不受邪秽侵扰,你们记得要时刻戴在身上。”

    看到法海想的如此周到,钱员外都感动的要哭了,“大师真是菩萨心肠……”

    “好了,下面咱们说说你们家族劫难之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