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二十四章 穿越就像穿鞋

    无渡禅师上完早课,再次嘱咐师兄弟二人好生修炼后就陪着师娘下山了,老两口要三天后才能回来。

    大林寺也恢复了往常的平静,仿佛昨晚的事没有发生过一般。

    只有少数长老知道,今天一大早,无花大方丈就率领数位寺内高手南下去了另一心宗大派——云林寺,商量应对白蛇脱塔之事。

    至于近在咫尺、实力也更加强大的少林寺,大方丈和他们那是老死不相往来的。

    法海带着法二在上院的斋房吃过饭,就回到了自己的小窝,法二弄了张白绢比比划划的说要亲笔给翠儿再写一份情书,而法海则盘坐在蒲团上,一副正在埋头修炼的模样,实际上,却是在琢磨白蛇之事。

    既然这个世界真的存在白蛇,那么,将来自己的命运又会如何?

    上一世法海在”破邪办”工作,对于很多民间传说都有了解,在传说中,法海的命运共有三个版本:

    一个是明代《jing世通言》的绝代高僧版。这个版本中妖jing白蛇喜好许仙男se与其成亲,却被许仙无意间看到真身,吓了个半死,偶遇绝代高僧法海,于是法海以燃烧生命为代价将青白二蛇镇压在雷锋塔下,救了许仙一命,并在坐化前赋诗八句,留以。

    化化轮回重化化,生生转变再生生。

    yu知有se还无se,须识无形却有形。

    se即是空空即se,空空sese要分明。

    二是民间传说的变态妖孽版。这个版本中的法海是个既好女se又好男se,且喜欢棒打鸳鸯、拆散家庭的人皮禽兽,他看上了人妻白蛇,于是就用种种手段将白蛇镇压在雷峰塔下供其银~乐,后来又看上了许仙,于是就硬将其硬收入门下银~乐,再后来竟然连白蛇许仙的孩子都不放过,还想将其收做娈童,纳入门下**,没想这孩子却是文曲星转世,被爆掉菊花后告到了玉帝那里,于是乎,玉帝大怒之下将此事通告万千世界,法海没脸见人之下躲入了通天河的螃蟹壳内。

    三是比较小众的打脸狂人版。法海修为高深,酷爱打脸。佛祖赐予他金钵让他普度众生,他却拿来囚禁善妖,打了佛祖的脸;他知道观世音菩萨看好白娘子后,就硬生生将白娘子镇压起来,又打了观世音的脸;知道白娘子去昆仑偷药后,不但不阻止,反一改常态去帮忙,打了道门的脸;天庭重臣文曲星转世,拜塔救娘,他硬是横加阻止,打了天庭的脸;小青拜入观音门下来救白蛇,法海大展神威再次打观世音的脸……凡此种种,不胜枚举,整个一打脸狂人,最后的结果自然是被人狂打脸,打的没脸见人。

    这三个版本,法海的风格虽然不同,但命运却都很悲剧,一个身死魂消,两个身败名裂,都没有捞到好下场。

    这三个版本,法海却是一个都不信。这是上一世的传说,并不一定适用于这个世界,更不适用于这个世界的法海,因为他早已不是原来那个法海,纵然命运将他和白蛇联系在一起,他也坚决不做那悲催的法海。

    法海不是一个喜欢逆天的人,但是这不代表他会认命,“如果命运硬要扼住我的喉咙,我唯有狠掐命运的j~8!作为死过一次的穿越男,还有什么放不开的?”

    “穿越就像穿鞋,穿别人的鞋,走自己的路,让他们玩命儿找去!”

    经过一天的沉思,法海算是真正想通了,也为以后行事定下了基调,他的心情再次变得舒畅淡定起来,而且,这种淡定之中还多了一丝不拘的洒脱,使得心境修为又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

    法海将手伸入芥袋,掏出了三枚晶莹圆润的念珠。

    念珠,即为念力之珠,修为达到长生八品舍利境后期,就能结念成珠。八品念珠是舍利子的复制,用途很广,能伤敌,能布阵,能辟邪,能记录,甚至还能作为修真界的硬通货买卖交易。

    法海手中这三枚念珠只有手指大小,晶莹剔透,内蕴光明,一看就知是大林独门功法凝聚而成。

    这三枚念珠上记载的就是大林三门九品神通,每枚念珠都单独设有禁制,没有修炼过正宗大林功法的人,根本无法解开禁制,一窥绝学。

    法海心神一动,光明念力脱掌而出,注入这三枚念珠之中,念珠禁制瞬间被破,化作三道毫光顺着法海的毛孔进入了体内,直接融入识海之中,与此同时,法海脑中也多出了三篇光辉熠熠的神通法诀,正是他渴求的《一念飞天诀》、《多罗剑指》和《梵火卍莲忏》。

    法海并没有急着修炼,而是一字一句将脑中法诀分解开来,通篇细读,体味着其中真髓。

    法术神通,并不是得到了就能立刻修成,寻常修士要将一门法术神通修至炉火纯青、运用自如的境界,最少需要数年时间,但天赋超凡者用的时间会少上许多,比如法逸,身怀王霸之相,修成《一念飞天诀》和《只手伏魔》只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可以算是难得的天才。

    法海却有些不同,修成三门九品神通,也不过月余之事。概因他心智超卓,又身俱佛陀之相,再加上后天灵体之身,有海纳百川之能,最善于兼容并蓄各种灵力,所以,法海修炼起佛门法术神通来进度极快,能达到寻常修士的十倍、百倍之多。

    将三门神通法诀通读一遍,法海顿觉博大jing深,九品神通果然不同凡响,每一种都比他修炼的小乘搬运法jing妙十倍不止。难怪上院那么多弟子,一个个玩命的下山弘化为门派积累功德,他们图的就是有朝一ri能够积满足够功德,换得一门神通。

    8000两白银多换了一门神通,虽然有些肉痛,但也值了。

    这个世界物价并不高,五两白银就能在京城买套四合院,肉价更是便宜,1两白银能够吃上半年,哪像上一世那么离谱,房价高的邪门不提,猪八戒的肉比唐三藏的还要贵,这让满天神佛情何以堪?

    “师兄……”

    法海一扭头,看到法二满是无助的眼神,他趴在木床上,满床都是墨汁,而身前的白绢上,写了这么久也仅仅挤出了四个扭扭曲曲的蝌蚪文。

    法海站起身来,走到法二床前,低头看了看法二的大作,不由嗤声笑道,“难怪师父常说,你左脑袋装的是白面,右脑袋装的是清水,才思一涌,里面立刻就成了浆糊……”

    “师兄,我知道我没这个天赋,我就是想亲笔给她写一份情书,不求文采,只是让她知道我的一片赤诚真心。”

    法二抬头眼巴巴的望着法海,“师兄,这‘执子之手’后面应该怎么写?师父以前教过,我却记不得了。”

    “这还不简单。”法海哈哈一笑,摸着下巴摇头晃脑在聊房中踱起步来,没出七步,就拍掌而吟,

    “执子之手,方知子丑,泪流满面,子不走~我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