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十七章 爱与叫花鸡

    “这乌鸡秉天木峰死气而生,专吃各种毒虫,但鸡却又偏偏是天下至阳之物,这就造成乌鸡内脏yin气充盈剧毒无比,而肉却阳气内蕴,美味绝伦。”

    法海拎着乌鸡的脖子,一副高深的表情,“所以说,吃乌鸡,吃的是味道,品的是矛盾~”

    “吃个鸡还有这么多讲究?”法二瞪眼道。

    “跟你这夯货谈饮食文化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法海无趣的摇了摇头,左手一把掐开乌鸡的长喙,右手从芥袋之中拎出了一大坛老酒和一小包调料,调匀后一股脑的灌进乌鸡肚中。

    “这不是师娘烧鱼时用的汾酒吗?”法二看到这个酒坛,顿觉分外眼熟。

    “想吃就别问那么多。”说罢,法海又掏出一个牛皮水袋扔给了法二,“别废话,赶紧去和泥。”

    “和泥?还是用酒?”看到法海面se一沉,法二赶紧一低头,“好,我马上就去。”

    法海没有理会法二,将大半坛酒灌到乌鸡肚内后,直接一巴掌拍在鸡脑袋上,笑骂道,“喝了四斤白酒还敢给我装死?”

    小肚鸡肠,说的就是鸡这种禽类肠道极细,消化极好,对酒jing的吸收也非常彻底。这不,四斤高度酒下肚,再加上法海那一巴掌,这只倒霉的乌鸡顿时就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在地上打起了一套威风凛凛的“醉鸡拳”,接着就倒地寂然不动了。

    这仅仅是个开始,法海见乌鸡倒地,又拿出了一大坛汾酒摆在了地上,接着又拿出一根天蚕丝将乌鸡的翅膀爪子死死地绑在了一起。

    法二此时早已和好了酒泥,正瞪着一双大大的牛眼好奇的看着法海,见他连续拿出三坛汾酒,心中不由满是疑问,师兄这次到底偷了师傅师娘多少料酒啊?

    “过来帮忙,把它给我倒着拎起来塞进去。”

    听到法海招呼,法二赶忙过去一把拎起火鸡,倒栽葱一般将它的脑袋塞进了酒坛中。

    醉酒的乌鸡被酒一呛,再次死命挣扎起来,可惜浑身被绑的死死地,再加上法二这个大力士在,反抗根本就是徒劳,渐渐地,它又溺酒了。

    待法海将鸡头揪出来时,这只可怜的乌鸡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这简直比十大酷刑还残酷啊~”法二望着法海那清秀的面容,不知怎地反而觉得分外狰狞。

    看法海又随手将那坛汾酒泼掉,虽然这种劣等汾酒不值几文钱,但过惯苦ri子的法二还是觉得有些浪费。

    “那剩下的酒水里都是排出的毒虫……”法海解释道,说罢又将第一个酒坛中剩下半坛酒一丝不落灌入了乌鸡腹中,此时的乌鸡,已经毫无反应了。

    “快要大功告成了。”法海边说边抓起法二和的泥巴,一层层涂抹在乌鸡的身上,将其密密实实的裹了起来,裹成了一个足有半人高的超级大泥团。

    “师兄,这还能吃吗?”

    法二却有些看不下去了,“师兄,我记得以前你做叫花鸡,都是把鸡宰洗干净后,把葱花什么的塞进鸡腹,然后架在火上烤就行了,哪有这么麻烦?”

    “那是乞丐版,这次是帝王版,哼,要不是我早答应过你,再加上我今天心情不错,你以为我会这么费力给你做?”法海哼了哼。

    “可是这多脏啊?”法二指着“大泥团”道。

    “脏?这叫败絮其外,金玉其中,一会你就知道了。赶紧把那些荆棘藤条都给我抱过来。”

    天木峰上的乌木坚如刚石,根本不适合作燃料,但好在这山上的荆棘藤条到处都是,不一会儿,法二就在空地上堆起了一座小山般的荆棘藤条,法海随后又让法二将“大泥团”搬了上去,点燃了荆藤。

    “这么大一团泥巴,这些藤条能烧熟吗?”法二望着不疾不徐的火焰,担心道。

    “以前或许不行,但现在……让我们再次感谢武当弟子。”

    法海嘿然一笑,随手掏出一把赤红粉末,“这些是炼丹时增温用的火龙粉,别说是区区一只乌鸡了,就算是jing钢也能把他烧融喽。”

    拈起一小撮火龙粉,随手一撒,霎时间,原本不疾不徐的篝火顿时变得高涨起来,随着篝火越烧越旺,泥团也越考越干,渐渐地,大泥团上开始出现了龟裂,一股若有若无的肉香开始顺着裂缝飘出,在空中飘荡起来,钻入了二人的鼻子。

    法二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

    法海拿起法二的戒刀,将熏烤成黑炭般的大泥团挪到了铺好的布上,再轻轻一敲一剥,连泥带羽毛剥了个一干二净,香嫩的鸡肉带着浓郁的酒香呈现在二人面前。

    法二又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唾沫……

    “这回还嫌脏吗?要是还嫌脏,就别吃了,诺,我这里有馒头干……”法海略显得意的朝法二打趣道。

    “有如此美味傻瓜才吃馒头干呢,师兄,这次我真的顿悟了,我要是美女,一定会嫁给你。”

    法二的恭维虽然毫无技术含量,但法海听了后还是有一些小得意,“顿悟顿悟,就是顿顿都能悟,只要你跟着我混,吃了这一顿,还愁没有下一顿吗?哈哈。”

    有肉无酒不成餐,法海索xing奢侈到底,又拿出了两坛汾酒,师兄弟就着美味大哚特哚起来,开怀畅饮,满嘴流油,好不过瘾。

    “让我们为今天的美味,为舍己为人的乌鸡,为做好事不留名不写ri记的武当弟子再干一杯!!”

    法海从来都是一个爱享受的人,像上一世电视中那般,前世好吃懒做,转世就tm成为苦逼练功狂人,法海觉得纯粹是扯淡。

    所谓江山易改,本xing难移。法海上一世本xing就是认真工作,享受生活,到了这一世,依旧没有改变。在他看来,认真修炼和享受生活,两者并不矛盾,上苍给了你一个重生的机会,不是让你换一种方式苦逼的。

    不懂得享受生活的人,就算永生不灭又有何用?

    ……

    法二喝的醉眼朦胧,抱着酒坛,猛灌一口,长出一口酒气,“师兄,你说我们又吃肉又喝酒又不守清规戒律,是不敬佛吗?”

    “只要不被佛发现就行了。”

    “佛不是有万千化身吗?”

    “不错,但对我们来说,佛的化身就是这天下穷苦大众,只要我们能够怀着一个悲悯之心时不常的拯救一下世人,就是对佛最大的尊敬,就算收取点报酬,佛也是能够理解的,毕竟他曾经也是这么干的不是?”

    “师兄,别和我谈禅法,我辩不过你,打心里说,师兄你敬佛吗?”

    “敬!”

    “为什么?”

    “没有佛祖,我此时可能正躺着开那追悼会呢,怎么可能有机会坐在这里和你喝酒吃肉?”

    “不懂……”

    “你不需要懂,有些事是无法解释的,佛曰不可说。”

    “师兄,那你说一个人怎么才会爱上另一个人呢?”

    “无它,投缘。”

    “哎,难怪翠儿看不上我,我这头部生下来就是又尖又扁,看来我这辈子注定要孤单一生了。”

    “别灰心,要知道,就算是一坨屎,也总会有遇到屎壳郎的一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