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十五章 念经是要收费的(二更)

    “师兄,从头到尾,她都只看了我一眼,是不是我的浪漫**还没有练到生电的境界……”

    “……”

    “师兄,我给她的情书似乎变成了你给妙玉师姐的……”

    “……”

    “师兄,我看你和妙玉师姐倒是郎才女貌,挺配的……”

    “……”

    “师兄,可是我怎么办啊……”

    “……”

    “师兄,你倒是说句话啊!”

    “说不了,刚才和法逸那厮说的太多,咬到舌头了。”

    “额~”

    ……

    “师兄方才你舌绽莲花,确实大快人心,但是千佛大戒上咱们可咋办?那法逸可是开光境后期的修为……”

    千佛大戒法会,说白了,就是规则允许内的门派比武大会。大林寺虽然不允许弟子恶xing竞争,但这千佛大戒却是良xing的,也是门派保持活力、激励修行的一种手段。千佛大戒上,同一辈分的弟子之间可以任意挑战。

    “怕什么?不是还有三年呢吗?”法海嘴上硬气,心里却也是分外沉重。方才他要是能打得过法逸早就和他拼上了,可惜,他和法逸的修为整整差了一个境界还多,法逸只手伏魔神通的威能他是印象深刻,不客气的说,一掌下去,都能把他和法二拍出屎来。

    就算法海最近前世今生所有人品都集中爆发了,又有后天灵体,又有佛陀法相,又有百年法力,又有一品神通,但是这些只能算外力,修佛不是一朝一夕之事,以前的法海落下了整整十年,想三年之内就补回来力压法逸,确实大有难度。

    这期间,如若法逸顺利突破开光境,达到长生八品舍利境,哪怕仅仅是舍利境初期的修为,辅以八品神通也足以压死八品以下任何修士,因为舍利境是修佛者的一道分水岭,舍利金身,千里追魂。

    “实在不行,就让法刻师弟先上去和这小贼秃拼个两败俱伤,然后你我二人再上去轮他~”法海摩挲着下巴沉思道。

    “师兄,这也太无耻了?会让人笑话的,不过我赞成!”

    法二一听顿时来了jing神,经历方才一幕,他此时对法逸的感觉就是羡慕嫉妒恨。

    “这只是下策,至于上策吗……目前还没想到。”

    法海一摆手,“不过,任何计策都是建立在一定实力的基础上的。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与其苦苦研究对策不如尽快提升实力,走,我们上山。”

    天木峰本来没有路,不过上上下下来修行的多了,也就有了一条蜿蜒曲折的山路,师兄弟二人顺着这条小路揉身而上,不一刻身影就消失在茫茫深山林海之中。

    “这天木峰又叫天墓峰,据说整座山峰本是一座巨大的坟墓,下面隐藏着一座巨大的地宫,里面埋藏着千百万陪葬的尸骸,每逢月圆之夜,这墓地里的死气受到chao汐之力吸引就会顺着土壤蔓延出来,养活了这数以千万计的乌木,以及数不清的妖魔。更可怕的是,只要这死气一ri不绝,这里的妖魔就不会绝种。”

    “这里到底是谁的墓地?”

    “这个据说涉及本寺秘辛,无涯札记上还真没写。不过,天墓,天墓,古往今来,除了人皇天子又有谁敢以天自居?所以,这里多半是哪个朝代的天子之墓,这些万年不绝的死气估计就是这天子陪葬者的怨气所化……”

    二人脚程不慢,边聊边走,行了大概半个时辰,脚下的小路已经越来越窄,几难辨寻。此时法海估计二人已近半山腰,在山脚下看着不起眼的一颗古树,此时到近前看来确是非常粗壮,几个人都无法合围,尤其是那漆黑浓密的枝叶密密麻麻几乎把整个天空都遮蔽了一般。

    乌木遮天蔽ri,光线越来越暗淡,空气中也似乎变得十分沉闷,让人的神经有股强烈的压迫感。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两人进山时间已经不短,一路行来,不但没有碰到任何妖魔,甚至没有看到一个活物,就连一声鸟叫都听不到,非常诡异。

    “呼~”

    法海长吁一口气,越到深处,光线和空气越是稀薄,这深山老林常年死气缭绕,通常都有很浓的瘴气相伴,普通人进来根本走不到山腰。

    “越往上走瘴气越浓,虽然咱们不怕,但也不舒服。再赶几步路,今晚我看咱们就就近休息一下,养jing蓄锐准备明天捉妖。”望着荆棘丛生、瘴气弥漫的山林深处,法海疲惫的说道。

    “捉妖,捉妖,我们走了半天,怎么连个妖毛都没碰到?数不清的妖兽在哪里?”法二一开始上山时还很紧张,此时也有些jing神松弛了。

    法海一乐,心道,你小子以为是上一世的网游啊,一上山遍地都能砍怪?妖兽那么好捉,早就被如狼似虎、闻到肉味就疯狂的大林子弟捉光了,更别提还有很多偷猎者也惦记着上这里捉妖发财呢。

    “妖兽藏匿形迹的本事是极强的,尤其是深山古林中,更是它们的一亩三分地。不过,明晚就是月圆之夜,修行的妖兽定会出来吸收死气,我们的机会也就来了……”

    法海话没说完,突然耸动了一下鼻子,接着眉头一皱,说道,“有血腥气……”

    说罢,法海凝神顺着血腥味,小心翼翼的向前方寻去。

    法二知道自从法海踏入长生秘境后,五感比之常人敏锐了很多,听到法海提醒,赶忙将背上戒刀抽出,端刀紧紧跟上了法海。

    走出数百步,法二就闻到了一股夹杂在瘴气之中,若有若无的血腥气息,他毕竟是武修出身,几乎本能的一个跨步,就超越法海,扑向了前方百步外的一颗巨型乌树。

    “师兄,这儿有个死人!”

    法海五感敏锐,在法二鼻中若有若无的血腥气,在他鼻中却是浓烈无比、令人作呕,听到法二招呼,他皱着眉头、掐着鼻子快步走了过去。

    法二此时正站在一棵乌树旁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提刀戒备着,见法海过来,赶忙让开了视线。

    法海走近一看,树下果然躺着个死人。

    这个死人穿着一袭价值不菲的道袍,不过,躯体已经高度腐烂,面部成了一堆烂肉,头顶只有几根头发,肉眼根本无法辨别其xing别和年龄,其状惨不忍睹。

    “呕~”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法海只看了一眼,就把头扭向了一边,一阵干呕,吁道,“这人死的真恶心……”

    法二倒是一副见怪不怪,“这死相算不错的了,那年我们村里闹饥荒,很多小孩都被煮熟了吃了,他们漂在锅里那副模样才叫真的恶心。”

    “咋就没把你煮了呢?”法海摇了摇头,正想举步离开,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蓦然回首道,“不对!”

    “怎么了?”

    “这具尸体烂成了这样,明明是死了很久了,但是我们方才闻到的确是血腥味,而不是腐臭,你不觉得有些反常吗?”

    “的确有些奇怪,我方才探查一下这附近没有别的受伤新死之人,这股血腥味明明来自于这具尸体……师兄,你看他的右臂……”

    法海强忍着恶心,顺着法二目光再次瞥向了这具尸首,仔细一看,发现这具尸体的右臂齐肩而断,明显是被什么猛兽活活咬下的,而他的左臂则保持着微微弯曲状态,半截手掌探进了腰际的一个锦囊当中,似乎是想要掏出什么东西来。

    法海的目光不由集中在那只不起眼的锦囊之上,锦囊不大,只有巴掌大小,颜se灰不溜丢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的,唯一显眼的就是锦囊上面绣着一个黑白相间的太极鱼图,这让法海仿佛想到了些什么。

    “乾坤囊,道门丹宗武当派!?”

    法海猛然想起无涯札记中的一段记载,这黑白相间的太极鱼正是武当派的独门标志,乾坤囊则是道家弟子常用的法器之一,作用相当于佛门的芥袋。

    修佛者不执于外物,追求的是身心的修持,也就是内在美。修道者则相反,他们更喜欢借助天地万物来修行,所以在炼器炼丹上都有着非凡造诣。

    和佛门相似,道门也分宗派,剑宗、器宗、丹宗三足鼎立,武当派就是丹宗之首,同时也是中原修真界最富裕的门派之一。用无渡禅师的话说,武当派自称以丹问道,实际上就是干的贩丹的买卖,从修真界低价收购药材,炼成各种丹药,再高价售予修真界,可以说一本万利,是修真界的资本家。

    法海突然眼眸一亮,眼前这个武当弟子能够来到天木峰,最少也有道家长生十品旋照境的修为,他遗下的锦囊之中怎么也得有些私货,这下可就便宜他法海了。

    “师兄,这个武当弟子怎么会死在天木峰上?”法二一听,奇怪道。

    “天木峰上有一种妖兽叫做铁胆苍熊,它的活胆是炼丹的佳材,价值不菲,这铁胆苍熊在别处很罕见,我估计这个倒霉的武当弟子定是奔着活熊胆来的。”法海沉吟道。

    “活胆?”

    “不错,就是活着取出来的熊胆才值钱,铁胆苍熊之所以叫铁胆苍熊就是因为它们被杀死后胆会迅速结石变的坚如钢铁,没有任何药用价值。”

    法海解释道,“取胆是一门技术活,一个不慎就会前功尽弃,我猜这也是这个武当弟子会潜入天木峰的原因。”

    “阿弥陀佛,这铁胆苍熊还真是悲哀,被活生生剖开内脏挤出熊胆,这得多痛啊,还不如直接被杀了呢。”法二一阵感叹。

    “怎么会痛?我就曾听人说过,活取熊胆不但无痛,甚至还很舒服呢……”法海哈哈一笑。

    “怎么可能?说出这么无耻之言的人就应该被活取人胆试试先。”

    法二哼了一声,哼罢目光又转向了那死状凄惨的武当弟子,心有不由动了恻隐之心,道,“师兄,我们对着这尸首也研究不出什么来,我看他死的这么惨,不如你给他念经超度一下,我们就把他埋了。”

    “阿弥陀佛,我们出家人慈悲为怀确实没错,但是你别忘了咱们师父的教诲……”法海闻声道。

    “?”法二一愣。

    “念经是要收费的。”

    “师兄,你看他就剩下一团烂肉了,你还要向他收费?”

    “行有行规,我不能因为他而破例,不过,他毕竟是武当弟子,就算只剩下一团烂肉,也是付得起我费用的,呵呵。”

    笑罢,法海五指结印轻轻一摄,法力涌动间,尸体腰上的锦囊嗖的一声直直飞向了法海。

    法海是真的不想去碰这团恶心的烂肉,所以才不惜动用法力凌空摄物,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的法力隔空触动锦囊的一瞬间,尸体的腹部突然鼓起一个拳头大的脓包,脓包砰的一声崩裂开来,一只足有常人手臂大小的尸虫从血洞中爆起而出,紧随在锦囊之后,带着漫天脓水凌空she向法海口中。

    “师兄,小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