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十三章 天木峰(二更)

    法海的记忆力很好,但是却非过目不忘,所以,直到傍晚时分,才将这本天龙大势至菩提经牢牢记在了心里。

    窗外ri暮西陲、昏鸦鼓噪,法海算算时间,距离寺内弟子过堂用膳不足半个时辰,也该去钟台司钟了。

    从床底下掏出一个不知多久没用过的香炉,法海将天龙大势至菩提经一页页的撕下来,小心翼翼的点燃,塞进香炉焚烧起来。

    “法二这厮真是没出息,送个情书送tm半天还多,还能干点什么不?害的我这个大忙人还得去司钟……”

    法海正牢sao满腹之际,突然心神一动,一转头望向窗外,发现法二已经满面红光的溜进了院子。法二虽懂轻功,但在无渡禅师的小院内,却是不敢擅用,生怕碰坏个花花草草的挨戒受罚。

    “师兄!”

    法二一进寮房,就看到法海在烧书,不由压抑住心头兴奋,奇道,“师兄,你在烧什么烧的这么带劲儿?”

    “一品神通!”法海淡淡答道。

    “切,蒙谁呢?那本小乘搬运法你都宝贝的跟什么似的。我猜你肯定是念经念烦了才把它们付之一炬,嘿嘿,这种想法我也有过,可惜却没敢烧。师兄不愧是师兄!”法二嘿然笑道。

    “今天你的嘴怎么这么甜,碰到什么开心事了?”法海摇摇头,手中动作并没有停下来,有一句没一句的应道。

    “师兄,她收下了~她真的收下了~”法二一听,顿时来了兴致,眉飞se舞道。

    “收什么啊?”

    “情书,我今天在栖云庵外等了一下午,才等到她……”

    “翠儿?她看到你就没说点儿什么?”

    “没,我把情书挂在她前面的树枝上了,但她拿到情书时必是发现我了,她还朝我笑了耶~”

    “笑一下你就美成这样?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儿。”法海不屑道,说完略一思忖,突然问道,“你把情书挂在树枝上干什么?你没亲手交给她?”

    “没,我怕……”

    “我真服你了!”法海叹道,“那情书上无称谓、下无法号,你不亲手交给她,不说明白了,她怎么知道那是你写给她的?”

    “啊!”法二顿时愣了,顿足懊恼道,“师兄都是你,说什么咱们出家人写情书不能留下证据,怕被人借机倒打一耙,告到大方丈那里……”

    “我靠你个阿弥陀佛的。你还怨上我了,真是忘恩负义,枉我那么辛苦给你琢磨情书……”法海闻言,一把将剩下的经文塞进了香炉,甩手道,“以后这破事,你别来烦我了。”

    见法海发怒,法二顿时软了,连忙双手合什,连连作揖,“师兄,我错了还不行吗,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再说,我这不是担心吗?要不师兄您趁热再教我一首情歌,明天我去唱给她听……”

    “得了,你念经都跑调儿。”法海撇撇嘴,却没和法二再计较,因为他最近还真离不开这个任劳任怨的苦力。

    见法海不再吭声,只是闷头捣鼓那香炉,法二越想心里越没底,忐忑道,“师兄,你说我不会是自作多情?”

    “哼哼,自作虽苦,看你方才那贱嗖嗖的兴奋模样,多情想必是快乐的。我佛曾经曰过,朝闻道夕可死矣,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法海头也不回的哼道。

    “师兄,我能不担心吗?还有,那句话是子曾经曰过的好不好……这连我都知道。”法二一听,心下更是没底了。

    “别管佛曰子曰谁曰,你想泡翠儿,就得一切听我曰。明白?”

    “明白!!”

    “那好!先去司钟,回来吃饭,晚上睡觉,明天一早,咱们哥俩去天木峰……”

    “去天木峰干什么?那里除了大树就是妖兽了?”

    “你去练歌,顺便帮我弄几颗妖核玩玩。”

    “那天木峰可是太室十八峰中有名的险地,多有妖兽出没,咱们寺里只有达到长生十品的弟子才许去那里试炼的……”

    “我不就是长生十品的弟子吗?再加上你这练气化金的大高手,还不够收拾几头妖兽的?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你到底去不去?”

    “去!只要能学情歌,让我下地狱都行!”法二闻言,赶忙道,虽然心里怕怕,但是一想到翠儿那仙女般的笑容,死了都值了。

    ……

    法海要去天木峰并非突发奇想,一来想要见识一下这个世界的妖兽到底长什么样子,二来,这段时间本事渐长,心下难免有些sao动,想要通过实践检验一下自身的水平,三来,据无涯札记所说,妖核很值钱;四来,虽然似乎很想得开,但得到天龙大势至菩提经后的他,本来一颗很淡定的心,多少受到了些影响,变得有些急躁了。

    “师父,弟子如今修行已至十品禅定境,想要和法二师弟结伴去天木峰试炼一番……”

    “去,赐你芥袋、净瓶,助你修行之用。”

    “多谢师父!”

    “不用谢,为师夜观星象,你们此行必有所获。十ri之后是你师娘寿辰,前ri她相中了一件玉簪,也不贵,就8000余两,作为你们的贺礼,此行也一并置办了。”

    “额~8000两?!师父,佛曰,人有无穷世,所谓生ri只是来ri,死ri只是去ri,来去如烟,又何必要寿礼庆祝呢?”

    “这话你敢和你师娘去说吗?”

    “不敢。”

    “那就快去!这事一定要办好,为师夜观星象,近ri紫薇冲斗,白虎坐宫,想必会有血光之灾……”

    “???”

    “傻孩子,白虎坐宫啊!事情要是办砸了,我有血光之灾,你们也别想好过了!”

    ……

    天木峰,虽然和天雷峰同列太室十八峰,但是两者相距足有数百里之遥,尤其是两峰之间尚有数座山峰,又把这一路程放大了很多。

    法海和法二早早的就起来下山,一路跋山涉水,一直走到将近傍晚ri落,才堪堪抵达天木峰脚下。

    此时,法海已经累的有些喘不过气来,而法二却依旧神采奕奕,jing神十足。

    法海虽然踏入长生秘境,是清净之体,体质之强,远甚于凡人,但是他毕竟是以修心为主的,很少打磨筋骨,如今一口气跑上几百里的山路,身体倒是能够抗住,但心理上却先塌方了。

    “师兄,就你这副气喘吁吁、身娇体贵的模样,说你是长生秘境的高手谁信啊?”到了天木山脚下,法二不由调侃道。

    “长生秘境的高手也是人,这几百里山路一天跑下来,就算是头千里马也累死了。”法海喘着气道。

    “你要是学了一苇渡江再来,就容易多了。”法二笑着道。

    一苇渡江是佛门心宗的招牌轻身法门,算不得神通,少林、大林、云林的弟子都能修炼,修为境界越高则身法越强,据说修炼至最高境界,能够缩地成寸、踏虚飞天。

    “这次我不是赶时间吗,回去一定会学。”法海应道,说完不再理会法二,而是抬首打量起整座天木山来。

    天木峰在太室十八峰中是海拔最低的,只有数百丈高,如同一个超级大坟包一般扣在了太室山脉上,山上遍布着一种叫做乌树的千年怪树,这种怪树枯而不死、枝叶漆黑,每逢子夜就会散发出一股若有若无的淡淡死气,经久不散,从而令整座山峰都显得yin气森森,如同鬼蜮一般。

    以天木主峰为中心,方圆数百里内都算天木峰范围,这一片区域时有妖兽出没害人,被山上猎户视为禁区死地。后来,大林寺就将这片地圈了起来,周围设下禁制,作为寺内弟子试炼之用。

    “我大林寺堂堂佛门正派,卧榻之处怎么会允许这种妖山存在,干脆将它毁掉不就得了?”法二也是初次来到天木山,颇为感慨。

    “没有妖魔为害,我们吃什么?我佛吃什么?”法海晒然一笑,“知道为什么我们的香火旺吗?”

    “为什么?”

    “因为我们太室山的妖怪经常出去祸害四方。”

    没有盗贼,捕快会失业,没有了妖魔,和尚也不好做。大林寺历代大方丈都英明神武,非常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对山上的妖怪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到它们下山为害时,才大张旗鼓的将其降服擒拿,以作广而告之。

    法海没有大方丈那么英明神武,但他懂消费心理学,略一思考,也就明白了。实际上,佛门心宗都是如此,比禅法,十个心宗大派也斗不过一个显宗小寺,因为心宗的核心竞争力是降妖伏魔。

    所以,哪里有妖魔为害哪里就会有心宗寺庙,哪里有心宗寺庙哪里就会有妖魔为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