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七卷 第一五二章 断桥会、海音决(九)

    小船之上,法二忧心忡忡,断桥之上,许仙信心十足,但是这一切,都无法影响到天上对峙的妙善与法海。

    “众生不度,誓不成佛。吾道,可度天下众生!”妙善身姿娴静伫立于空,面向法海,无悲无喜,仿佛是在陈述一件理所当然之事。

    “悠悠众生、人心各异,你又如何来度?”对于妙善莫名的自信,法海很是不以为然,不过,他并没有急于出手,而是打起了禅机。

    “度众唯心!”

    “哈,你的道心尚且未殊圆满,如何拿来度人?又如何拿来度我?”

    “道、心本是相辅相成,又岂可一概而论?吾心有缺,道却无量,而你法海,心虽圆满,道却有限……”

    妙善平静的注视着法海,淡淡说道,“法海,你能在短短百年时间悟彻大道、三教归一,的确称得上是诸天万界少有的奇才,我承认以前小觑了你,但是与我相比,你的底蕴实在是太浅了。”

    妙善素手一扬,霎时斗转星移、昼夜更迭,一轮明月已然高悬于空,洒下无限银辉,在波光粼粼的西湖三潭中心处隐隐化出皎洁月影,一时间水月相映成趣,令四外显得清幽无限,宛若置身梦幻画境。

    “法海,你唯一的胜算就是攻破我的心,然而,道如春水、心如明月,我的道如同这西湖之水,我的心则是湖心之月,西湖水在、明月长存,你如果无法攻破我的道,又如何能够损及我的心?”

    “这水月补心之道,就是我三教归一所创大道,也是我心虽有缺,却依旧能够伫立于诸天万界之巅的原因所在,所以,今日对决,你那所谓的一道变数只是存在于理论,你想要取巧胜我,根本没有可能。”

    月色当空、美人如玉,妙善神态平淡如常,不过,美眸开阖间,却是隐隐多了几分胜券在握的光彩。

    “哎……”法海微微一叹。

    妙善的唯一弱点在于心,这一点不仅妙玉清楚,许仙清楚,法海也清楚,但是,法海更清楚,自妙善拜入佛门成为观世音菩萨,无量量劫以来却是无一败绩,一直屹立于诸天万界众生之巅。

    这很不科学,所以,妙善如今自曝水月补心之道并没有出乎法海的意料。

    心不足、道来补,妙善三教归一所创水月补心之道,的确堪称无解,想要攻破她的心,就如同水中捞月,根本无法回避她无边无际的法力,凭此一点,她已然立于不败之地,毕竟,单论法力,这诸天万界,没有任何一人敢说能够胜过化身三千、法力无边,大慈大悲、信众无数的观世音菩萨。

    法海也不行,毕竟,法力浅薄一直都是法海最大的短板。

    “妙善,你自曝水月补心之道,无非是想要动摇我的道心,想必你也是清楚宇宙至理印的存在……”

    “好吧,我承认,就算施展宇宙至理印,我也难以胜你,但是……我为什么一定要胜你?”

    法海忽而话锋一转,淡然一笑道,“从始至终,要算计我的人是你,要度化我的人也是你,一直以来,都是你在针对我,我就没想过要和你一决胜负,今日之局,我只是想恶心你而已,如今我已经做到了,为什么还要和你继续斗下去?”

    法海目光飘然一瞥断桥之上生死“肉搏”的圣魔,嘴角微微一翘再次望向了妙善,笑道,“所以,就算你的水月之道冠绝诸天、永远不败又如何?就算你法力无边、稳操胜券又如何?你自己玩吧,老衲不奉陪了!”

    画风陡然一转,圣人对决中的法海竟然甩袖欲走,这简直如同做足前戏、渐入高潮时突然拔鸟,完全出乎了妙善意料之外,让她六根清净的心再次燃起道道无名业火。

    “你走的了吗?今日我若不能降服于你,从此诸天万界,再无自在王佛!”

    妙善又岂能放法海轻易离开?只见她眸中精光一闪,嗔然娇哼,一尊洁白精致的净瓶已然现于掌心,净瓶造型奇古、明玉无暇,瓶口邪插杨柳,蕴含无限道韵,正是闻名诸天万界的琉璃净瓶。

    “西湖水含三潭月,水月当空照大千!”

    妙善素手轻捻柳枝,微微一扬,整个西湖之水竟托着水中之月奔涌而起,刹那间,天上月、水中月,与妙善心头之月三月齐辉,水月连天之中,化出了一方朦胧大千世界,绵延开来,仿佛将整个诸天万界都隐隐笼罩其中。

    “你不是问我如何度化苍生吗?我现在就给你答案……”

    飘渺佛音中,水月大千存,时空幻化,一道洒脱飘逸的身影凭空而现,拦住了法海的去路,这道身影竟和法海一般无二,犹如置身梦幻,施展的赫然也是天地逍遥之道。

    “故弄玄虚!篡古今、愚众生,至理在掌~万界无神!”

    竟被自身最擅长的天地逍遥之道阻拦,法海不由心中惊诧无比,再出手已是毫无保留,直接施展出了宇宙至理印。

    “篡古今、愚众生,至理在掌~万界无神!”

    然而,令法海震撼的是,眼前和自己一般无二的身影竟然同样施展出了宇宙至理印,两股庞然虚无之力碰撞开来,就连整个水月大千都被撕开了一道裂口。

    不过,此时的法海却无法趁机脱身,因为当他再次施展天地逍遥身躲避万界无神余波之时,那道身影竟也同时施展天地逍遥身穿越余波,再次拦住了他的去路。

    “法海,我的水月补心不仅仅是自保之道,同样能够映照众生之心。”

    “自困唯心,度众唯心;此心有本,一瞬归程!在水月大千之中,度化你法海的不是我妙善,而是你法海的本心,这就是吾道可度天下众生的原因!”

    “镜花水月,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法海,此时此刻,你的道就是我的道,你的心就是我的心,所以,任你道心无敌,也同样要被我所度。”

    看着眼前的“法海”一副神态淡然、侃侃而谈的模样,法海不由收起天地逍遥身,不屑冷哼道,“任你把水月补心之道说的天花乱坠,了不起也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而已,你真的以为我就无法战胜‘我’吗?”

    那“法海”却寸步不让,淡定依然道,“战胜故我,又生新我,循环往复,无穷无尽,到头来也不过是一场空罢了。”

    “说到底,还是要逼我和你玩下去……”

    法海长吁口气,索性收起了遁走之心,好整以暇的望向了眼前的自我,嘿然道,“但是,就算你也能施展天下逍遥之道拦住我,把我留在这水月大千之中,但这又有什么意义?我同样有天地逍遥之道在身,了不起陪你耗下去,我不想和你斗,你还能逼我不成……咦?”

    法海话音未落,忽而眸光一动,透过水月大千的裂口望向了金山方向。

    却见此时金山之外,黑云压顶,阳老魔和赵凌香尽起五湖四海、七十二魔门修士直奔大雷峰塔而去,而在另一侧,天之佛和太恒子也再起正道联盟,一同扑向了金山寺。

    正魔两道,声势浩大,而金山寺中,君惜月众女、太藏生、淡然妙道等法海一方势力同样严阵以待,大战一触即发。

    法海一阵摇头,妙善这一着算不得高明,甚至有些下作,但不可否认的确点到了他的死穴。

    “看来你真是非要逼我陪你玩下去不可,哈~我今天却偏偏不让你如意!不错,我的宇宙至理印的确无法攻破你的道心,但是,我却能攻破除你之外所有人的道心!甚至……改变世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