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七卷 第一四五章 断桥会、海音决(二)

    湖光潋滟中,乌篷小船缓缓而行,并没有驶向断桥,而是悠然靠向了一侧湖岸。

    “是他?”

    “是他!”

    此时,在湖岸芬芳青草之上,正有一对绝色女尼遥遥望向了法海,其中一个身着绿衣,秀靥如花、口若含朱,体态婀娜、风情万种,正是妙玉女尼。

    “师兄快看,是妙玉!那个人是……妙善师姐?!”

    法海也看到了妙玉,但是他此时的目光却完全集中在妙玉身前另一个白衣女尼身上。

    “妙善……”

    虽然脑海中曾千百次出现她的身影,但当法海真正面对这百世宿敌时,一时间依旧难以保持淡定自如。

    湖畔的妙善女尼披着一身轻纱般的白衣,端庄而立,白衣胜雪、出尘如仙,说不尽的美丽清雅、高贵绝俗,给人一种不敢逼视的感觉。

    乌篷小船越行越近,湖畔的妙善在法海眼中也愈来愈清晰。

    论相貌,妙善和前世雅芝姐有些神似,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清丽如水,不带一丝一毫的人间烟火,更兼身姿修长,肩若削成、腰如素约,尤其是一身凝脂般的肌肤,白里透红、晶莹剔透,比最洁白的羊脂玉还要纯白无暇,比最清澈的水晶还要莹莹娇嫩,不愧是天下第一滴真水成就的圣人。

    芳姿绝色倾寰宇、玉貌绰然压万仙,妙善无疑是法海前世今生都罕见的美丽女人,但更令法海在意的,则是妙善身上那股仿若天生般凛然不可亵渎的神圣气质,看似大慈大悲、怜悯苍生,实则高高在上、视众生如玩偶。

    这种神圣气质,法海只在化蝶游北冥时,在女娲、瑶池等极少数大能身上见到过,并印象极为深刻。

    “妙善师太,老衲恭候多时了,请!”

    乌篷小船靠岸,法海站在船头微微稽首,神态已经变得异常自在从容。面对妙善,换做以前的法海,自然是望之生卑,但如今的法海早已道心圆满,完全能够淡然处之。

    “法海大师,老尼叨扰了。”

    法海注视着妙善,妙善同样注视着法海,概因此时的法海,与妙善印象中的法海截然不同,当年凡间懵懂憨傻的少年,西天唯唯诺诺的尊者,大林荒诞不羁的首座,如今却已然褪尽铅华,成为气场完全不输于她的当世圣人。

    或许在修为上,法海与妙善依旧天差地别,但论道心,法海却丝毫不逊于她,如果将她比作无量无垠的大海,法海虽然渺小,却犹如定海的神针,任你波涛浩瀚,我自巍然不动。

    待妙善和妙玉上得船来,法二摆动船桨,划动乌篷小船重新驶入了湖中。

    “哗~”

    船下水花翻滚,船上却是寂静无声,此时此刻,法海和妙善这一对百世宿敌,面对面坐在方寸之间的小小船头,四眸隔桌相对,眸中虽是同样的古井无波,内里却隐藏机锋无尽。

    法海和妙善的沉默对峙,让同为熟人的法二和妙玉感觉极为尴尬。

    在西天佛界,妙善是自在王佛,法海是荣誉尊者,妙玉是玉女菩萨,法二是伏虎阿罗汉,虽然分属不同阵营,但也算同出佛门一脉。

    在大林寺时,以大林和栖霞庵的亲密关系,四人更是同门中的同门,妙善是师姐,法海次之,妙玉再次之,法二是小师弟,抛去常年闭关的妙善,几人相处的极为和睦。

    但天墓之争,妙善亲手逼迫无渡大师和无花大方丈兵解飞升,大林寺和栖霞庵已然反目成仇,四人的同门之情也随之烟消云散。

    待到了龙虎山之争,法海和妙善之间矛盾彻底激化,不但在修真界引起轩然大波,也让四人彻底成为死敌。

    尤其是法海和妙善,这对天上的夫妻、人间的同门,百世仇怨刻骨铭心,此时此刻早已恩断义绝,唯有摊牌之后的相恨相杀、你死我活了。

    只是偏偏这两个人,一个自认大慈大悲,一个自认德高望重,明明恨得对方要死要活,却又都不肯率先摊牌、快意恩仇,在这里拿捏百态大打暗战,实在是令人夹在中间尴尬难受至极。

    无奈之下,法二只好再次操起破锣嗓子,试图挽回一丝尴尬。

    “啊啊啊!西湖美景,三月天呐,春雨未至,柳如烟呐……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若是千年有造化啊……你死我活在眼前~~”

    法二这一犯二,破锣嗓子一声吼,不但没有挽回尴尬,反而让船上之人感觉更加尴尬了。

    但好在的确打破了僵局。

    妙善缓缓从法海面上收回了眸光,素颜清雅的朝法海道,“天作棋盘汝作子,问大师,可敢入局?”

    “圣佛为曲吾为弦,回师太,悉听尊便!”法海闻言嘴角微微一翘,同样意有所指的淡淡答道。

    妙善轻轻颔首,轻声道:“自困唯心,渡众唯心,此心有本,一瞬归程。”

    法海闻言微微摇头,不以为然道:“众相非相,不凡亦凡,万法无法,心观即观。”

    “咳~”

    法二听的一阵头晕,他实在不明白二人好不容易打破沉默,却偏偏又打起了莫名其妙禅机,所谓至人如常,难道非要说一些暗藏机锋的大道理才显得出你们神尼圣僧身份,就不能直截了当好好说人话?

    妙善却是没有理会法二,继续目视法海,眸光明净清澈、平静异常,“本已无迹可寻,何来众相索身?百世之前,因果既有定数,法海你虽得道,但毕竟为时尚短,因果不是你能改变的。”

    “既然渡众唯心,又为何难以自渡?妙善,你虽成道无量劫前,却依旧难以悟彻因果,更何况,论得道时日,吾游洪荒时,你还仅是一懵懂妖族而已。”法海针锋相对的说罢,就淡然一笑,不再多言。

    此时,乌篷小船已然飘飘荡荡绕过三潭映月,缓缓行向了断桥附近。

    “师太,老衲前世曾闻人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法海面色平静的望向了断桥之上,望着其上一副急迫难待模样的许仙,以及已经上得桥头的白素贞和小青二人,头也不回的朝妙善说道,“师太你的棋局已经开始,老衲我的乐章也即将奏响,所以,一切就让事实说话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