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一二八章 我是她爹(四)

    法海一言出口,顿时满场哗然,谁也没想到一直沉默寡言的法海竟然如此有胆,一开口就是群嘲,竟似完全不将佛道两大巅峰和各大名门正派放在眼里。

    至于法海说了什么并不重要,就像他说的那样,正道想要对付谁总会找到名正言顺的借口群起而攻之,用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利益,这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他们关心的是法海的强硬态度。

    这个世界最大的强硬就是无视,他是谁,又凭什么敢无视佛道巅峰、天下名门?

    “大胆!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也敢妄议我正道联盟?”

    “说不定他们就是魔门派来挑拨是非的,哼,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

    被法海嘲讽的正道联盟则是群情激愤,个个对法海怒目而视,若非佛道巅峰在场,早有人出手对付法海了。

    不过,天之佛和太恒子的表情却没有太大的变化,依旧一副道貌岸然的姿态。

    尤其是天之佛,面对法海的嘲讽,他的声音平和如初,淡淡道,“阿弥陀佛,道友所言实在荒谬,老衲不敢苟同,我们此次拜山,只是应云掌门、元长老和张家老三方邀请,前来为他们主持公道而已,又何来仗势欺人之说?”

    “天墓之战,龙虎山和峨眉派助纣为虐,却没有得到应有惩罚,我方已是仁至义尽,但慕容冰燕和紫韵、青涵三位道友却不思悔改,反而密谋结盟搅乱江南修真界,云掌门不欲江南战乱才邀请我等共上龙虎山。”

    太恒子也满脸的义正言辞,又不无安抚地朝张鸣阳、元通玄微微颔首,方接着道,“龙虎山和峨眉剑派本是我正道一员,只因话事者一己之私方与我正道为敌,幸有张家老、元长老心怀大义,关键时刻拨乱反正、弃暗投明,免却了我等正道之间兵戎相向,可以说功在天下,利在苍生!”

    看太恒子竟当着中原正道的面为他们正名,张鸣阳和元通玄不觉面露红光,连连谦逊道,“前辈谬赞,我等作为长辈,只是不想眼睁睁看着她们倒行逆施,将宗门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而已。”

    “你们……”

    看到太恒子和张鸣阳、元通玄一唱一和,慕容冰燕三女已然气的说不出话来。

    天墓之战过后,正道的确没有大动干戈,但却拿软刀子割人,逼着两派一步步走向没落,三女有苦说不出,又不想门派根基受损,这才抱团反抗。而张鸣阳和元通玄两人更是处心积虑想要夺权篡位,才和正道联盟勾结到了一起。

    这些本是明摆着的事,但是到了太恒子嘴里,却完全变了味,三女虽然早知道正道联盟是披着羊皮的狼,但却没想到堂堂十大巅峰之一的太恒子竟也如此的无耻。

    倒是法海,对此早有心理准备。

    “哈,把心怀不轨、临阵投敌说的这么清新脱俗,太恒子不愧是最擅逆转乾坤、颠倒黑白的道门巅峰,贫道佩服!”

    法海哈哈一笑,截口道,“不过,你们中原正道之间的龌龊事,贫道懒得插手。天之佛、太恒子,我只问你们,你们今日想要如何处置她们?”

    法海的讽刺让正道众人尽是对他怒目相视,太恒子却恍若未闻,恬静面容上波澜不惊,他对法海虽有所忌惮,却也不认为法海能凭一己之力对抗整个正道联盟。

    “上天有好生之德,慕容冰燕、紫韵、青涵虽屡教不改,却也罪不至死……”

    深邃无比的目光从慕容冰燕和紫青双娇身上一掠,太恒子心中似早有腹案,环视一番,又和天之佛相视一笑后,方振声答道,“龙虎山位居江南修真界,慕容冰燕自是要交由游龙剑派镇压处置,紫韵、青涵,以及沐琼儿,她们是老道逆徒、不死妖神楚中天的妻女,自然要随老道回转昆仑,至于龙虎山、峨眉山,由大慈恩寺派出长老暂时监管,而两派门下诸方产业,则暂由神凰宗和联盟各大门派代为主持,待两派选出新任掌门,再择日交还不迟。”

    太恒子话音一落,正道联盟众修士顿时纷纷点头,如此分配,的确算是皆大欢喜。

    “前辈放心,吾云从龙在这里向诸位同道保证,定会好生监押慕容冰燕,让她改恶从善!”

    云从龙第一个站出来表态,神情之中带着难掩的兴奋,今日之后,不但游龙剑派能够去除心头大患,他云从龙也终于得偿所愿抱得美人归,自是对太恒子感激涕零。

    “如此甚好,吾等正道同气连枝,本就应该互相帮助才对!”

    正道联盟其他修士也纷纷拍手称赞,虽然最大的受益者是变相得到了诛仙四剑的昆仑,以及成为两派太上皇的大慈恩寺,但是神凰宗和其他名门也没有白来一趟,龙虎山和峨眉矗立中原数万年,门下产业无数,这都是门派发展的根基,能够从中分上一杯羹,神凰宗和各大门派也算是收获不菲。

    至于太恒子所谓择日交还之言,众人自然不会当真,这不过是太恒子不想大伙儿吃相太难看的客套话罢了。

    “前辈宽宏,功德无量,吾等感激不尽。”

    门派虽然被瓜分,但张鸣阳和元通玄却依旧满脸感激,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要他们能顺利成为掌门,任何付出都是值得的,更何况,大慈恩寺名为监管,实际上却成了他们坚强的靠山,只要跟紧了天之佛这尊大神,他们未必没有再次崛起的希望。

    “无耻!”

    看太恒子和正道联盟三言两句就决定了自己和宗门的命运,慕容冰燕三女心中的愤怒几乎无以名状,但在滚滚大势面前,三女却显得异常无力。

    “公道自在人心,如此处置,老道扪心自问,已是仁至义尽,不知道友以为然否?”

    太恒子根本没有理会三女的讥讽,面色凛然望向了法海,以及他身侧的沐琼儿,稽首说道,“如若道友无异议,还请将沐琼儿交予老道,此子将是老道降服不死妖神的关键所在,必须带回昆仑严加看管,不容有失。”

    “老大师……”

    面对太恒子冰冷目光,沐琼儿一阵惶然,不自觉的紧紧握住了法海的大手,生怕法海将她抛下不顾。

    法海见状,一跨步不动声色的将沐琼儿挡在了身后,面色平静的面对着太恒子,摇头道,“太恒子,你还真不能带琼儿走。”

    “老道是她的师祖,为什么不能带她走?道友又是她什么人,凭什么阻拦我们祖孙?”

    “因为我是她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