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一二十七章 我是她爹(三)

    中原正道高手尽出、携众而来,庞大的声势几乎压迫的整个龙虎山都为之颤动,无形的肃杀碾压之下,群山万壑隆隆作响,似乎随时都要崩塌开来。

    “哎,紫韵、青涵两位妹妹,收阵吧。”

    慕容冰燕眸中闪过一丝黯然,一个太恒子已然令人难以招架,如今中原正道齐聚,庞然大势碾压之下,已不是她们三个能够抗衡的了。

    “收!”

    在太恒子压制下,紫青双娇早已面色苍白、香汗淋漓,二人眸中满是有心杀敌,却无力回天的悲哀。

    龙虎山、峨眉派与正道联盟的差距实在太大了,三女早清楚此战是负隅顽抗,她们反抗只是为了保留名门大派的一丝尊严,期颐能够与正道联盟平等对话,却没想到倏一接阵,就被对方一人彻底压制,根本无力抗衡这滚滚袭来的大势。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剩下的就看正道联盟要如何宰割了。

    “我早就说过,你们与正道联盟作对简直就是自不量力!你若识相的话,就趁早退位让贤,并交出木琼儿这个小孽种,以天之佛和太恒子前辈的大度,或许会饶你们一命。”

    峨眉大长老元通玄此时倒是异常兴奋,身形一动,昂然站在了三女的对立面,峨眉剑派的几个长老和大半弟子也带着冷笑站到了元通玄身后,意思很明显,就是要与紫青双娇划清界限。

    “少夫人,老夫也觉得与正道联盟作对纯粹是找死,我张家传承千古,可不会与你陪葬,更何况,如今少天师失踪百年,又没有子嗣留下,你是否也该将天师府大权交还我张家了?”

    张鸣阳同样底气十足的站了出来,他一带头,竟有大半张家子弟随声附和,坚定的站在了张鸣阳一方,将慕容冰燕彻底孤立起来。

    “我们曾受龙虎山与峨眉剑派大恩,所以此次才会上山,但若你们自身都无法统一立场,我等散修固有报恩之心,也是爱莫能助了。”

    天河二老等散修见状,也只能对三女报以苦笑,身形一动,齐齐飞退百丈之外,选择了冷眼旁观。

    天河二老所代表的散修势力这一退,瞬间让原本坚定支持三女的修士犹豫起来,又有半数人默默走到了一旁,不一刻功夫,三女身侧修士已然只剩寥寥数十人。

    “哎~”

    看到绝大多数人都将三女视作牺牲品,法海不由幽幽一叹,不无教诲的向身侧木琼儿说道,“琼儿你看到了吗?趋利避害,这就是丑陋的人性……”

    “胡说八道,这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法海一言出口,顿时令山峰之上大多数修士面露尴尬,而元通玄和张鸣阳更是对他怒目而视,本来法海维护木琼儿之举就已然令他们心中愤恨,此时又一副冷嘲热讽的模样,更是让他们恨不得立刻动手将其灭杀。

    不过,没待元通玄和张鸣阳对法海出手,太恒子沧桑的声音已然从天而降。

    “无量天尊,诸位道友只是在大义面前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而已,倒是道友你,一心维护妖孽血脉,又是居心何在?”

    太恒子话音一落,天际滚滚云霞倏地一收,只见一个白发皓首的老道已飘然飞落法海面前。

    老道除了眸光深邃、面容古拙,浑身上下无甚出奇之处,不过,手持拂尘往那里一站,却犹如一道清风浮于净土,给人一种随时都要羽化飞升的感觉。

    “阿弥陀佛,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大义之前,道友依旧助纣为孽,可谓举心动念皆是罪过……”

    天降白莲,天之佛的身影也现于法海面前,法海目光流转,只见大名鼎鼎的天之佛看起来就像是前世电视中的唐僧,长相异常俊朗,顶宽额阔、眉清目秀,身形丰润、皮肤白皙,头顶五佛宝冠,身披锦斓袈裟,一手持九锡环杖,一手托紫金钵盂,浑身上下散发着悲天悯人的气息,给人一种得道高僧的感觉。

    在天之佛之后,又有数十修士降落,这些人都是各大门派的头面人物,傲然伫于佛道两大巅峰身后,一副唯其马首是瞻的模样,不过,目光偶尔扫过山峰之上两派修士时,表情却尽是目中无人、不屑一顾。

    “没想到在这里还能见到故人,苍兄,百年不见,风采依旧啊!”

    银铃般的笑声响起,神凰宗众修士也从凤凰之上飞落,占据了演武场的一方,神凰宗的为首者正是巾帼不让须眉的羽姬赵凌香,银发飘舞、倾国倾城,百年岁月不但没有在赵凌香身上留下丝毫痕迹,反而更显清贵高华。

    随同赵凌香一起的还有素瑶仙子,她看向法海和君惜月的目光非常复杂,既有被蒙骗的气恼,又有对二人处境的担忧。

    除了现身的各大派头面人物,其余各派精英依旧驻留于空,气机弥漫、宝光冲霄,声势浩荡、遮天蔽日,对山峰之上两派修士保持着绝对的威压。

    与声势浩大的正道联盟相比,慕容冰燕和紫青双娇一方却寒酸无比,除却临阵投敌的元通玄和张鸣阳等人,以及选择置身事外的天河二老等散修,此时依旧选择支持三女不过数十人,其中一品修士更是寥寥无几。

    此时,三女眸中满是落寞,目光却是不约而同的望向了法海。

    除了三女,两派其他修士的目光也集中在法海身上,他们也很好奇法海这个差点被元符赶走的助阵者为何会如此维护沐琼儿,更好奇佛道两大巅峰齐至,对两派修士视而不见,却偏偏将矛头都指向了法海。

    包括神凰宗在内的各派修士同样心存疑惑,他们实在看不出法海身上有何不凡之处,能让天之佛和太恒子这两大巅峰一齐针对。

    只有罗凤梧望着法海笑而不语,他很清楚天之佛和太恒子为什么一上来就针对法海,因为法海的表象虽然足以迷惑山峰之上所有修士,但是对于修为到了他们这种巅峰境界之人,却能隐隐从法海身上感受到一丝高深莫测的道韵。

    所以,天之佛和太恒子才会一现身就针对法海,让法海成为了双方争锋的焦点。

    不过,一下子成了场上焦点的法海却依旧怡然自若,一点儿没有焦点人物的自觉,也没有理会两大巅峰的质问,一副旁若无人的模样。

    看沐琼儿被对方声势所慑,法海柔声道,“琼儿,你知道正道和邪道的区别吗?”

    “老大师……”沐琼儿愕然摇头,不明白法海为什么要在这时候问她这些。

    “邪道行事,是斩尽、杀绝,正道行事,是分化、换狗……”

    看沐琼儿一副茫然模样,法海淡然一笑,“就比如今天吧,来的若是魔门,对你们两派来说就是灭门之祸,来的是正道,他们不会灭你们的门,却会找一个看似大义凛然的借口来孤立你们,然后想方设法分化你们,最后从投靠他们的人中选出两条听话的狗来扶持,结局自是皆大欢喜了。”

    “邪道作风虽然痛快一时,却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正道则相反,没有畅快淋漓,却是愈战愈强之道,这就是自古以来邪不胜正的根源所在。”

    法海不顾脸色难看的正道联盟众人,话锋一转,满是教诲的向沐琼儿说道,“所以啊,琼儿你记住,以后行事绝不能图一时之快,而应该向这两位大师、道长学习,要站在道义的制高点上,打着惩恶扬善的旗号,堂而皇之的以众凌寡,欺负孤儿寡母才是正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