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一百二十二章 儿女情长(一)

    “犬子已为他的轻狂付出了代价,阁下是否也该给老夫一个交代?”

    大长老元通玄气势一振,原本有些佝偻的身躯瞬间拔的笔直,犹如一柄绝世神剑遥指苍天,在其身后,无数剑灵虚影隐隐浮现,继而漫天飞舞,划出一道道绚丽的虹芒,最终,万剑归宗,构成了一座通天耸立的剑峰。

    “剑域?万仞山?!”

    元玄通剑域力量一现,如山剑势几乎压塌万古青天,令整个山峰之上围观的众修士产生一种窒息之感,不由自主的内心颤抖,带着无比的敬畏仰望起伫立万仞之巅的元通玄来。

    这就是道域,只有将一颗道心修至大成的一品修士才能拥有的力量。

    只有证了自己的道,才有自己的域,在神州大地,道门的领域和佛门的世界,就是一品修士中绝顶高手的象征。

    “元前辈息怒,一切都是误会,惜月妹妹今日是为我们助阵而来,切不可因为一点儿小事伤了和气。”

    “元师伯,对方也是绝顶高手,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如今我峨眉正处生死存亡之际,还请师伯以大局为重!”

    在元玄通强大的道域面前,就连慕容冰燕和紫青双娇也感觉压力如山,虽然明知这是元玄通在借机示威,但如今外患未平、大敌当前,三女却不想在这个时候让元玄通和君惜月再行争斗下去。

    慕容冰燕和青涵的好言劝阻,元通玄却并不领情,冷冷道,“那又如何?老夫只是想要为我儿讨回一个公道而已。”

    “讨回公道?元老儿,我是看在慕容姐姐的面子才没有杀你儿子,你真当我怕你不成?”

    看元玄通一副不依不饶模样,君惜月顿时一阵不屑,长袖一挥,广寒世界再次降临,其身形已如谪仙一般飘舞于空,与不动如山的元通玄遥遥相对,寸步不让。

    一时间,道域、世界齐现,寒气剑气相接,二人虽未动手,四外空间已被这两股针锋相对的绝强力量撕扯的犬牙交错,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为之崩溃开来。

    这时,在气势上扳回一城的君惜月再次开口道,“元老儿,你那儿子是什么德行,峰上的同道都看在眼里,我们万里迢迢赶来相助,一上山就差点被他哄下山去,如此狼心狗肺之徒,换做是你又要如何应付?”

    君惜月的广寒世界一现,元玄通的道域施与四外围观修士身上的压力顿时为之骤减,在惊叹君惜月修为的同时,他们也随君惜月之言再次审视起元符的言行来。

    “不错,这件事的确怨不得这位仙子,堂堂绝顶高手却被人如此怠慢,狗眼看人低,换做是谁也不会饶了他!”

    “不是绝顶高手就能哄人下山?我就从未见过如此仗势欺人的,还堂堂峨眉剑派执法长老呢,我还他连普通弟子都不如!”

    “是呀,这个时候能来龙虎山助阵的,所图无非情义二字,但是这元符太让人寒心了!若非他是玄长老的儿子,我还以为他是游龙剑派的卧底呢。”

    面对咄咄逼人的君惜月,面对一面倒的围观修士,元通玄的老脸不由变得一片铁青,其他峨眉剑派和龙虎山的修士也是尽皆面色赧然,就连本想出手助上元通玄一臂的张鸣阳也不例外,一时间,问责的目光齐齐凝聚了元通玄身后的元符。

    “爹,我冤枉啊!”

    莫名其妙挨了一巴掌的元符本就心中有气,此时见君惜月再次将矛盾引到他的身上,他更是几乎气炸了肺,不过此时的他却不敢再招惹连他老爹无可奈何的君惜月,阴毒的目光一掠,狠狠望向了小鸟依人般靠在法海身边的沐琼儿。

    “这件事全怨沐琼儿,我以为她只是随便找两个人来蒙私自下山之罪,谁会想到只有区区七品修为的她能请到真正的高手?而且,刚才她根本就没有和我们提这几位同道的身份修为,明显就是想让我出丑!”

    元符索性将所有责任都推到了沐琼儿身上,阴声道,“列为同门也清楚,沐琼儿天性顽劣,不知尊卑,胆大妄为,这些年没少受我执法堂责罚,然而她不但不知悔改,还一直怀恨在心,所以才会挑拨是非,想借几位同道之手置我于死地,可谓用心险恶、其心可诛!”

    “哦?!”

    元符一招乾坤大挪移,顿时让法海身侧沐琼儿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毕竟,元符所言不无道理,他若是早知道君惜月的实力,不可能如此挑衅于她,而作为邀请人的沐琼儿,明明请到了绝顶高手助阵,却不提前上报宗门长辈知晓,这么做的确不合规矩。

    “我没有……”

    沐琼儿闻言一下子愣了,她没想到堂堂执法长老竟会如此无耻,不过,面对一众师门长辈质询的目光,她的反驳却显得分外苍白无力,唯有可怜兮兮的望向了紫青双娇。

    “难道我身为峨眉剑派位高权重的执法长老,还会污蔑你一个后辈弟子不成?”

    元符阴冷一笑,接着道,“沐琼儿,你不用再装可怜了,这些年,哪次犯了错,你不是这副样子?哼,不过这一次,你实在太过胆大妄为,不但差点害我性命,还险些坏了我峨眉的名声,就算掌门真人再宠你,你也难逃应有责罚!”

    说罢,元符一转身,来到了一直未曾表态的紫韵面前,稽首沉声道,“掌门师妹,我元符确有被蒙蔽失察之责,按门规,我愿自罚面壁十年,但今日之事,全因沐琼儿而起,我希望掌门师妹能够秉公处理,将她废除修为、逐出师门!”

    看元符一副迫不及待逼紫韵表态的模样,慕容冰燕不由开口道,“元长老,琼儿这孩子才多大年纪?她哪来的那么多心机?更何况,就算她真的有罪,也不至于严重到废除修为、逐出师门吧?”

    “少夫人,这是峨眉的家事……”族老张鸣阳不冷不热的截口道,“峨眉的人,自有峨眉的长辈做主,就算是天师仍在,也管不到别人家事,更何况你只是少天师夫人,还代表不了我张氏一门。”

    “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慕容冰燕闻言,不由玉面一冷,不过却也无法再行开口为沐琼儿求情。

    “我峨眉之事,自有我峨眉决断……”

    元通玄见状,也面容冷漠的颔首道,“我峨眉剑派乃是名门正派,却有如此不端门人,小小年纪,就胆大妄为,甚至还敢陷害师长,如此孽障,留在我峨眉早晚会惹出大祸,的确应该废除修为、逐出门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