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一百零三章 君惜月的质问

    法海看似无心之言,却是触动了沐琼儿心中痛处,令其面靥瞬间变得一片黯然,几乎垂下泪来。

    “老大师,我是孤儿,我没有父母……”

    “孩子,不要伤心,和老衲详细说说,或许老衲能帮到你。”

    感受到法海的情真意切,沐琼儿压抑的情绪一下子喷涌而出,怆然道,“老大师,我从小就是没人要的弃婴,是师尊在山门口捡到了我,才带我上山修炼的。在山上时,师兄师姐们都有爹娘,每到节日就会带着各种好吃的好玩的去看他们,我很羡慕他们,我也想我的爹娘能够来看看我,可是这十余年他们一次也没有出现过。将来,我若修为有成,一定会下山去寻找他们,我想知道他们到底长什么样子,也要问问他们为什么不要我……”

    “阿弥陀佛,天底下哪有不要自己孩子的父母,或许他们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吧,或许……哎……”

    望着被勾起伤心事的沐琼儿,法海所有的解释最终尽化作了一声满是无言的长叹,这一刻,他那强大无比的道心竟然再次崩溃了许多,仿佛正在经历一场从未有之的蜕变。

    修为到了法海这种境界,道心对修为的影响是决定性的。

    如果说修为是一组数字,那么什么法力、神通、灵宝都是数字后面的零,而道心则是数字前面的一,没有这个一,后面的零再多,一切也只是虚无。

    但是,想要提升道心却并不容易,道心强大与否在于悟道,道心圆满与否则在证道。

    法海能够悟彻宇宙至理,道心自然是绝大强大,但正是因为这种强大,让他的道心一直难以百尺竿头、再进一步,从十余年前至今,他一直都走在证道的路上,可惜这条路是心路,勤学苦练毫无意义,法海的收获并不大。

    佛修证道要发大宏愿,法海没有什么大宏愿,他追求的是至圣如常的小幸福,也可以说,小幸福就是法海的大宏愿。

    可惜,由于妙善、圣魔的存在,法海的幸福感指数一直很低,而如今,沐琼儿的出现,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幸福,幸福来得太快,甚至让他措不及防,自然而然的引发了他道心的巨变,让他在证道之路上迈出了至关重要的一大步。

    这一步的迈出,让法海几乎看到了触手可及的彼岸,道心圆满,对法海来说将是一次生命的升华,届时的他将会更有底气去面对宿命的对决。

    当然,圆满不代表无暇,就算是诸天圣人,道心也不是完美无暇的,比如自在王佛,别的不说,圣魔和法海就是她道心上无论如何也想要拭去的瑕疵。

    ……

    虽然心中极端不舍,但法海还是送走了沐琼儿。

    佛祖显灵这件事闹的动静太大,必会引来修真界关注,金山寺已成是非之地,法海不想让沐琼儿卷入太深。

    神情黯然的回到内院,法海刚一进院子,就见迎面一道金光袭来,两道蛟龙所化金蛟剪带着斩仙灭佛的无边杀气直指法海下三路,法海见状,霎时一惊,赶忙施展天地逍遥身惊险避过,惊魂未定,却看到粉面含霜、杀气腾腾的君惜月已然站在了他的面前。

    “老秃驴,今天你不给我一个交代,本圣女就让你做不成男人!”

    看君惜月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法海顿时哭笑不得,“小魔女,你这搞的是哪出?我有什么可交代的?”

    “别装糊涂,”君惜月冷冷一哼,“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清楚什么?”法海闻言,顿时额头一热,冒出了一层虚汗。

    “哼,你的所作所为,不三早就招了。说,你和那小女娃到底是什么关系?你法海是什么人谁不知道?今天你有点儿大方的过头了吧?更何况,你明明知道我和紫青双娇有仇,竟然还这么费心费力的帮她,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你懂什么?”

    法海一听这话,反而松了口气,本有些心虚的他顿时挺直了腰板,故作深沉道,“我这么做全都是为了你,以及你那慕容姐姐……”

    见法海一副高深模样,君惜月不由微微一愕,“你帮助我的仇人竟然是为了我和慕容姐姐?”

    法海理直气壮的点了点头,侃侃道,“当然,你想,紫青双娇是你的仇人没错,但她们也是中原正道的仇人,仇人的仇人不就是朋友吗?我们现在能在这里过我们惬意的小日子,全因紫青双娇和龙虎山吸引了中原正道的注意,所以,她们越强大,就越会弱化我们和冰燕的存在,打扰我们的人也就越少,将来,冰燕也越容易脱身和我们团聚。”

    “你说的倒是有些道理……”君惜月点了点头,不过随即又摇了摇头,“不过,我和她们之间的仇恨没有那么容易了结,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我们之间永远也不可能是朋友。”

    “你连圣女之位都能放下,为什么就放不下这点儿仇恨呢?”法海见君惜月注意力已经被成功转移,顿时趁热打铁,又抛出一个君惜月最放不下的话题,“一百多年了,当事人都已经作了古,罪魁祸首沐娥眉也死在了天墓,你有必要让仇恨继续下去吗?”

    说起君惜月、紫青双娇,甚至包括素瑶仙子在内四女之间的纠葛,法海也很是头痛。

    这是上一代的矛盾,也是一笔因爱生恨、极为狗血的糊涂账。

    君惜月的母亲、紫青双娇的母亲、素瑶仙子的母亲,都出自天涯水阁,而是还是感情极深的同门三姐妹,三人不但同样貌美如花,而且同样深得阁主青睐,同时,同样都爱上了一个男人。

    那就是君惜月的父亲,魔门拜月神教的小魔头。

    三个女人同时爱上一个痴情专一的男人,结果自然是悲剧的。

    经过一场撕逼大战,君惜月的母亲战胜了两位师姐,成功嫁入拜月神教,生下了君惜月。

    然后,夫妻二人在回门探亲的路上就被名门正派给伏击了,夫妻当场惨死,只留下了君惜月,这场伏击的谋划者,正是紫青双娇之母沐娥眉,而素瑶之母,作为知情人,虽未参与其中,却也没有出手帮助君惜月父母。

    再后来,君惜月回到了拜月教,发誓要报父母大仇,沐娥眉则被无颜留在师门,辗转嫁入了峨眉剑派,而素瑶之母则带着无限愧疚继承了天涯水阁道统。

    这就是在幽冥幻境时,君惜月说什么也要杀紫青双娇,素瑶却说什么也要保护君惜月,而君惜月却毫不领情的原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