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九十章 许仙(一)

    天墓之争,蜀山剑祖夫妇双双战死,蜀山剑派精英损失惨重,大林被灭之后,蜀山剑派又受到道门第一派昆仑多番打压,门派势力名望已然降至低谷,幸而原本流落部州的蜀山剑祖之女紫青双娇得到峨眉祖师之灵相助,获取了蜀山剑派镇山仙器诛仙四剑的认可和派内青年俊杰的一致拥护,并倚之连破来犯强敌,这才让蜀山剑派堪堪能够守住山门不失,勉强得以自保。

    但是,以紫青双娇和峨眉派如今的实力,却根本无力和昆仑等派抗衡,在数大名门正派的齐力打压下,没落几乎已成定数,难有恢复往日辉煌的机会。

    龙虎山的境况比之峨眉派还要堪忧,身居中原腹地,外有名门正派打压,近有游龙剑派虎视,内有张家子弟逼宫,而龙虎山如今的天师罗凤梧常年外出不归,只留下慕容冰燕一个没有子嗣的弱女子当家,名不正、言不顺,龙虎山俨然成了大林联盟中最为薄弱的一环,随时都有可能在内外压迫下分崩离析,这也引得众多名门正派以及暗中窥视龙虎山的势力纷纷想要在龙虎山变局中分上一杯羹。

    如今各大名门、神凰宗、傲天盟等居心叵测的势力纷纷现身江南,各展手段,想要在龙虎山之变中占得先机,所以,江南的修真界外表看似风平浪静,实际早已暗流汹涌,而站在风口浪尖上的就是龙虎山和慕容冰燕。

    在这种情况下,同列道门,又同是大林当年的盟友,还同是女子当权的峨眉剑派和龙虎山自然而然的走到了一起,结成了稳固联盟共抗,据闻,月前峨眉剑派的紫青双娇已然携诛仙四剑来到了龙虎山,并坚定的站在了慕容冰燕的一方,与此同时,青城派、云林寺也都纷纷有了动作,或明或暗的支持起龙虎山来。

    四方势力博弈龙虎山,这就造成了江南修真界的局势愈发的暗流汹涌,随时都可能引起滔天巨浪,甚至有可能再次爆发足以改变整个中原修真界格局的修士大战。

    所以,在这种局势下,法海这个外来者才没有急着去龙虎山掺乎于乱局之中,而是选择将自身作为一招暗子,先去金山寺将山门整顿起来,再伺机以金山住持身份入局,为慕容冰燕化解危机。

    法海不得不低调,毕竟,如今的中原有妙善的存在。

    ……

    “钱塘县到了,大师和这位小姐要不要下去逛上一逛?”

    艄公的呼唤让法海缓过神来,抬头向岸边望去,果然已经到了太湖沿岸的名城——钱塘县,而这里,也正是前世白蛇传中的许仙姐弟的家乡。

    而钱塘湖,又被称作西湖。

    “江南美景甲天下,西湖美景甲江南,我们当然要去逛上一逛了。”

    没等法海答话,君惜月已然抢先一步拉着法海飞上了岸,月莲儿和汪星刄自然是紧随其后,众人一起直奔钱塘而去。

    阳春三月,莺****长。

    苏白两堤,桃柳夹岸。

    钱塘两边是水波潋滟,游船点点,远处是山色空蒙,青黛含翠,犹如世外仙境一般。

    而钱塘城外西湖的美景则更胜,接天莲碧的荷花,浸透月光的三潭,烟柳笼纱中的莺啼,细雨迷蒙中的楼台都让法海等人领略到了不同寻常的风采。

    不知不觉间,众人已经进入了钱塘县城。

    钱塘县城极为繁华,道路通达,商铺林立,游人如织,这让常年居住苦寒西域的君惜月和月莲儿分外兴奋,一路指指点点,逛逛停停,待到正午时分,众人才得以稍歇,在城内一座酒楼之中吃了午饭。

    不过,钱塘虽然富足,但是城内穷人却也不少,朝廷动荡,皇权更迭,许多人都受到了牵连,江南腹地也大有人在,有的抄家灭族,有的人头落地,有的惨被放逐,但更多的则是门户衰败,由富返贫,成了流离失所的下流乞丐。

    法海等人出了酒楼,顺着城内街道继续前行,待出了主城区的繁华地带,城内流浪的乞儿就逐渐的多了起来。

    “这位大师,行行好吧。我弟弟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就快要饿死了……”

    可能是因为法海长的慈眉善目,一看就是一副悲天悯人的得道高僧模样,所以没走出多远,就被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姑娘拦了下来,她的背后背着一个大背篓,背篓内还有一个嗷嗷待脯的不大婴儿。

    小姑娘只有十三四岁年纪,容貌可以算是中人之姿,隐隐带有一股书香门第的气息,不过如今却是面无血色,明显的营养不良,身着残破不堪的罗裙,满是凄苦的跪在了法海等人面前,梨花带雨,苦苦哀求起来。

    “阿弥陀佛,济世活人本是佛门本分,小施主快请起来说话吧。”大庭广众之下,被人当街跪求,法海自然不会失了高僧的身份,赶忙稽首合十,摆出一副慈悲为怀的模样。

    “大师,小女名叫许娇容,本是这钱塘县书香门第,却因家祖曾在仇王府任职西席而受到牵连,家道中落,青黄不接,年前父母爹娘又双双抱病而亡,我只有带着幼弟出来四处乞食为生……”

    看法海如此好说话,小姑娘更是跪地不起、连连叩首,含着眼泪将自身苦楚一股脑道出,以求赢得法海等人同情之心。

    君惜月见这小姑娘身世可怜,又谈吐不凡,不由心生好感,柔声向法海道,“法海,我们帮帮她吧,这小姑娘太可怜了。”

    法海却似没有听到君惜月之言,一双眸光更是早已越过眼前的小姑娘,死死盯向了其身后背篓中的婴儿。

    “你叫许娇容?那你弟弟叫……”

    “家祖被仇王牵连,世代难以入朝为官,家父潦倒一生,临去时希望幼弟长大后能够另谋生路,做一个逍遥自在的仙道中人,所以,给他起名叫做……许仙!”似乎是怕法海等人耻笑许仙之名,许娇容一口气将前因后果尽皆道出。

    “许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