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八十四章 伏魔(二)

    “法逸?!”法海闻言不由一阵头疼。

    本来听法二所说,法逸跟随大方丈下了一起死在了天墓,没成想法海如今返回神州没多久就再次听到法逸的消息,法逸不但没死,反而成了天墓之争的最大受益者,还得到了《春秋》,更令炎黄大世界的封印削弱,引来了天仙下凡。

    这样的人,果然放在哪里都是一根搅屎棍。

    法逸的横空出世,无疑搅乱了法海的诸般计划,《春秋》问世,天仙下凡,这两件事法海都不得不关注,尤其是那些下凡而来的搅局者,实力几何,又属于何方势力,和妙善有没有关系,这都是法海极为关心的问题。

    不过,君惜月对这件事了解的并不多,法海追问了几句就没有了下文。

    “还是继续和我说说阳老魔的事情吧,以我的实力杀掉他并不难,但是我就怕他一死,魔门就会再次变成一盘散沙,这不符合我的意图。”

    法海话锋一转,问道,“我想知道他有没有什么弱点可供我们利用……”

    若是没有君惜月,法海甚至会帮助阳老魔统一魔门,如今虽不得不站在其对立面,却不想让妙善和神州正道渔翁得利,毕竟,君惜月在魔门的威望和名声并不好,就算法海杀掉阳老魔和女魔师,也难以扶持君惜月成为七十二魔门之主。

    当然,法海也不希望君惜月在魔门这个漩涡越陷越深。

    “阳老魔唯一的弱点就是女魔师,阳老魔这个老****修习极阳功法,一生炉鼎无数,谁也不知他有多少女人,但唯有女魔师,几千年来一直被他视作红颜知己,不离不弃。”君惜月美眸流转,断言道,“女魔师就是阳老魔唯一的逆鳞!”

    法海微微一愕,“即是一代枭雄,又岂会儿女情长?难道这女魔师就是阳剡天的母亲?”

    “不是,阳老魔的儿子多的他自己都数不清,阳剡天不过是他比较喜欢的一个,不过,这却和女魔师一点儿关系也没有,星宿宫的魔师要终身侍奉圣魔之灵,必须是纯洁的处子,又岂会生儿育女?”

    君惜月臻首轻摇,接着道,“数千年前,阳老魔只是大日魔宗的一名卑贱奴仆,因缘巧合下结识了星宿宫的嫡传弟子怜星,两人一见钟情、共坠爱河,结果却因身份差距过大姻缘惨遭破坏,阳老魔还差点一命呜呼,后来他置死地而后生,发愤图强一举成为了大日魔宗第一青年高手,可惜那时怜星却被选中成魔师继承人,两人注定有缘无分。”

    “后来听说阳老魔因此发疯修炼了魔宗禁法大闹星宿宫,被上代魔师施以诸般诅咒折磨的生不如死,怜星以死相逼魔师才让他逃过一劫,再后来阳老魔就心性大变,采阴补阳修炼极邪魔法,最终成为了大日魔宗之主,而且还再次杀上星宿宫一举击杀了上代魔师,不过他却不知道上代魔师正是怜星的义母,所以两人的感情彻底悲剧了。”

    “这几千年来,每次圣魔转世最为活跃的就是阳老魔,他固然有一统魔门、进军中原,创立不世霸业的心思,但更多的则是想要通过圣魔来解除女魔师的宿命,还她自由之身……可惜,圣魔的善身、恶身天各一方,想要让他们融合为一显化真正圣魔之身可以说是千难万难,又有神州正道百般阻挠,阳老魔一次也没成功过,如今他已然寿过九千,这一次,恐怕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了。”

    “哎!”

    听了阳老魔的心酸往事,法海也不禁唏嘘不已,在他看来,阳老魔就是一个**丝逆袭失败的典范,不是他不努力,而是命运太会玩弄人,以前不论,就说这一次,本来阳老魔还有那么一点点成功的机会,却偏偏招惹了法海,这就注定了他的茶几人生。

    望着怀里楚楚动人的君惜月,法海感慨道,“幸好我一见面就用手指把你给办了,要不然等你当上了圣女,我岂不成了第二个阳老魔?”

    法海一句无心之言,却是勾起了君惜月心头旧恨,凸凹有致的娇躯一翻就将法海压在了床上,柔顺如丝的秀发瀑布一般垂落,臻首贴至法海耳边恨恨道,“你才被办了呢,老秃驴,得了便宜还卖乖,赶紧把欠下的债还来!”

    “阿弥陀佛,还来?你是要敲骨吸髓吗?”

    “本圣女就是要榨干你这老秃驴,让你没力气去外面乱搞……”

    ……

    五天后,女魔师果然试图借助诸天星辰之力与圣魔之灵沟通,这也让法海反向朔源掌握了她的位置。

    “你说阳老魔他们就在万里之外的楼兰城?”听到敌人就在西域百城之一的楼兰,君惜月美眸中杀机凛然一现,“他们肯定料不到我们敢于出击,不如我带人和你一同过去杀他们一个措不及防!”

    “没必要搞的轰轰烈烈,此行关键是快准狠,有我一人足矣。”法海却是摇了摇头,拒绝了君惜月提议,伸手一招,妖气滔天间,只见数十只一品大妖从化龙池内飞出,在白虎妖君带领下齐齐跪伏于法海脚下。

    “它们这是……”

    君惜月被众妖的阵仗吓的芳心一跳,她还从未见过如此之多的大妖一同现身,尤其是这一个个无一不是洪荒血脉、上古的异兽,整齐划一的跪在地上,声势实在是有些赫人。

    法海是从哪里收来的这些妖兽?

    “这些妖族留在我身边无用,都寄放在你这里吧,嗯,它们如今这副样子的确是有些吓人,我让汪星刄留下来想办法调教一下它们,让它们给你做个婢女、侍卫什么的也不错,总比你教中那些太上长老听话。”

    法海一挥手,白虎妖君众妖齐齐收敛了妖气,各个变幻人形侍立在君惜月的左右,一副忠心耿耿的打手模样。

    “几十个一品大妖给我做侍卫?!”

    饶是君惜月贵为一方教主,也从没见过法海这般奢侈的,还没等她从突如其来的幸福中清醒过来,法海的神识已然传入了石中戒。

    “太公,见到弟妹你这做老兄的怎么也得表示表示吧?”

    “哼,不用你提醒,老夫知道怎么做!”

    随着姜太公神识传出,法海手中金光一闪,竟然多出了一把太古阴阳蛟龙所铸金蛟剪,头并头如剪,尾交尾如股,其上金色雷芒闪烁,散发无尽仙家宝气。

    “南无鸭米豆腐,太公你是故意坑我吗?这件东西怎么能拿给小魔女?以她那古怪脾气若是哪天心情不顺半夜给我一剪子怎么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