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七十九章 一哭二闹三睡觉

    “有内情……”

    月莲儿跟随君惜月百年之久,君惜月在她眼中永远都是一副坚强不屈、凌驾众生的女强人形象,她还从未见过君惜月表现出小女人般柔弱无助的一面。

    “何止有内情,还有奸情!”汪星刄摇头晃脑,嘿嘿笑着接口道。

    月莲儿和汪星刄这一插科打诨,顿时破坏了殿内的气氛,也惊醒了君惜月,她强忍着激动的心绪,故作平静的朝月莲儿道,“莲儿,你先回避一下,我有些事要和圣僧单独谈谈。”

    看着月莲儿心不甘、情不愿的扭着小蛮腰走出了内殿,汪星刄也颇有觉悟的望向了法海,“禅师,我还用回避吗?”

    回答汪星刄的是简单有力的一个字,“滚!”

    碍事的人相继离去,整间内殿只留下法海和君惜月相对而立,两个久别重逢的人,两颗情绪激荡的心。

    “小魔女,我回来了。”望着娇靥憔悴的君惜月,法海不由心中一痛,任他平素舌绽莲花,此情此景之下也是讷讷无言。

    “嗯……”

    君惜月闻言娇躯微颤,凝望着法海那张满是褶皱的老脸,莲步轻移走到了法海面前,眼中酝酿良久的泪水瞬即倾泻而下,似乎想要开口说话,却已经泣不成声。

    “小魔女……月儿,这些年委屈你了。”

    法海见状,顿时再也顾不得装什么不动如山的大德圣僧,双臂一张就将君惜月紧紧搂进了怀里,感受着怀内玉人软玉温香的胴体,嗅着熟悉无比却有有些陌生的体香,法海心情也是起伏不已。

    坚实的臂膀,熟悉的气息,让君惜月如同找到了依靠,藕臂舒展紧紧抱住了法海,泪如雨下,仿佛要将上百年压抑的情绪全部释放出来。

    良久,君惜月才停止了哭声,扬起臻首,梨花带雨的双眸望着法海,喃喃道,“这一次,你不会再走了吧?”

    “放心吧,我既然回来了,就不会再走了。”

    法海的手紧紧环绕着君惜月的纤腰,美人如玉,百年时光,不但没让她倾城容颜衰老,反而增添了一份成熟的诱惑,法海突然情动,低头吻向了君惜月轻启的樱唇。

    ……

    “刚才还哭的那么动情,怎么突然就没动静了?”内殿门外,月莲儿正贴在门旁竖起耳朵偷听着,忽而俏眉一蹙。

    一侧懒洋洋趴伏的汪星刄却是不以为意,老气横秋道,“别急,以狗爷我几千年的经验看来,这老情人久别重逢,从来都是一哭二闹三睡觉,你听着吧,这哭完了,就该开始下一出了。”

    汪星刄话音未落,就听殿内忽然传来一声痛嘶。

    “小魔女,你为什么突然咬我?”

    “你这老秃驴一走就是一百年,这么假惺惺哄我两句就想蒙混过关?说,你这一百年都在部州干了什么?你在外面又拈了多少花惹了多少草?你什么时候回的神州,是不是先去了龙虎山……”

    汪星刄听到这里,顿时狗头一甩,得意笑道,“这就是二闹了。”

    “我也在奇怪,哭哭啼啼怎么会是小姐的性格?”月莲儿也是一脸恍然,忽而想起汪星刄之前所言,顿时面上一片绯红,掩口道,“你说一哭二闹三睡觉,那小姐他们一会儿岂不是要……”

    “你们人族真奇怪,这种事有什么可害羞的。”汪星刄晃了晃狗头,以一副肯定语气说道,“一会儿我家的圣僧肯定是要给你家的圣女开光了……”

    “开光?”

    正当月莲儿奇怪之时,寒光一闪,一个黑衣覆体,神态犹如一柄出鞘利刃般冰冷的中年男子飞入殿内。

    “爹!”看到这个中年男子,月莲儿顿时一声惊呼。

    “莲儿,你怎么会在此?”看到月莲儿,中年男子万载冰霜一般的面孔难得挤出一丝笑容,不过这笑容却是一闪即逝,只见他快步走向内殿,“圣女呢?我有急事向她禀告。”

    “是冷叔叔……”

    内殿中,君惜月听到外面动静,终于停下了对法海不依不饶的盘问,面色一正,再次摆出圣女般凛然不可侵犯之姿,神态大方的望向了殿门处。

    “冷叔叔又是哪个?”

    法海揉了揉红肿的嘴唇,抹了一把头上因为心虚而冒出的虚汗,赶忙趁机岔开了话题。

    “冷藏锋,莲儿她爹,当年还救过你一次,你忘了?”

    君惜月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就朝殿外传音召冷藏锋进入了内殿,看到冷厉如刀的冷藏锋,法海顿时恍然,原来此人就是当年一刀斩了大日魔宗阳随欲的那个刀修,的确是法海的救命恩人。

    令法海诧异的是,如此一个铁面无情的人竟然会生出月莲儿这么一个精灵般的女儿,实在是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圣女,西方贺州三位使者坚决要走,诸位太上长老苦留不住,特命我来恳请圣女亲自出面,将三位使者留于教内。”

    冷藏锋进入内殿,锐利的目光仅仅在法海身上一转,就回到了君惜月身上,冷然开口说出来意,丝毫没有顾忌法海的存在。

    恰在这是,月莲儿和汪星刄也随着冷藏锋之后进入了内殿。

    “他们要走就让他们走吧,诸位太上长老又何必苦苦相留?”君惜月闻言,淡然道,“我一直就很奇怪,想当年爷爷与他们贺州妖主也不过只有一面之缘,如今他们又为何会如此热心,不远万万里来支援我们?”

    “很简单,因为他们不想看到魔门一统,更因为他们背后就是妙善神尼。”法海突然插口道。

    “什么?”

    谁也没想到法海竟然会突然插口,而且还插的如此让人莫名其妙,顿时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到了法海身上,就连冷藏锋也不例外。

    “哎~”

    法海叹了口气,悠然开口道,“其实从遇到莲儿时,得知妖族使者之事,老衲就有些怀疑,如今看到他们急于离去,却是已经能够确定此事,至于个中缘由却是难以细说……”

    法海也一直在猜测贺州妖族突然插手拜月教之事的动机,因为这一次他们的手实在是伸的太长了。

    百多年来,自从白蛇去了贺州疗伤,整个妖族都沉寂了很多。

    想当年,南方部州女曌君强势崛起,威胁到了妖族的切身利益,贺州妖主玉蟾子王道灵也不过派了十余个妖君过去撑撑场面,之后妖君尽数被灭,他却了无动静了,明显是不想再插手部州之事。

    而这一次,神州七十二魔门之争与贺州妖族可以说毫无关系,他却偏偏派了使者过来插手其中,不但鼓动拜月教去中原寻找妙善神尼,听贺州使者之言似乎还可能会亲自出手帮助拜月神教,他王道灵图的又是什么?

    很明显是因为白蛇,而白蛇的身后则正是妙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