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六十五章 燃烧的大林

    听到这两个熟悉的声音,法海身形不由微微一滞,然而就是这么一滞的功夫,他的老巢神玺阁已然被人破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随后,两人一犬飞身而出。

    其中一人是个六旬上下的老和尚,身材矮小,犹如一枚干瘪的老豆丁,脑袋倒是挺大,长着一张娃娃脸偏偏还留了一下巴的络腮胡,看起来非常古怪可笑。

    另一人则是一个英姿飒然的绝美女子,一身真丝大红袍,头戴一顶宦官帽,烟视媚行,柔中带刚,颇有几分青霞版东方不败的风采。

    这两人正是法海百年未见的法二和罗凤梧,他们身侧还跟着一条丈余长的大花狗,看起来就像是最普通的乡下土狗,但是浑身上下却如同金刚浇筑而成,奔行之间血气如滔,战力澎湃,比之最近修为大涨的汪星刄似乎还要狂猛许多。

    “我们这么一路闹下去,就能找到师兄?”

    “当然,部州最大的就是这个神耀皇朝,只要二弟身在部州,早晚会听说我们大闹神耀皇朝的消息,到时候不用我们找他,他就会想方设法来找我们了。”

    二人一犬说话之间已经直奔法海方向飞来,速度奇快绝伦,在他们身后,则是一群紧追不舍的皇朝大员,个个怒气冲冲,为首的一个,正是负责替法海看家护院的汪星刄。

    “你们这两个神州来的小贼,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真是好大的胆子!今天要是让你们活着出了神耀皇朝,我汪星刄以后也没脸做狗了!”

    就在汪星刄大吼大叫之时,法海身影已然无声无息飘起,飞向了二人一犬。

    “师兄!”

    看到突然现身的法海,法二身躯一抖,如同丧家的孩子突然看到了亲人,顿时神情激动的扑了过来。

    “二弟!”

    罗凤梧同样美眸圆睁,神态动容,不过举止却矜持淑女了许多。

    “汪汪~”

    还有那条大花狗,也对法海亲热无比,一窜身就扑到了法海脚下,毛绒绒的大脑袋在法海裤脚上蹭来蹭去。

    “法二,忘了为兄在山上是怎么教你的了?做和尚,凡事要淡定,都一百多岁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

    法海两手一伸就扶住了法二,狠狠拍了拍他的肩膀,对法海来说,法二就如同亲兄弟一般,百年未见,他心中自然也是异常挂念,不过法海是个内敛的人,喜怒从来不行于色,自然不会表现的太过动情。

    见过了法二,法海又望向了莲步生姿的罗凤梧,一时间竟不知如何称呼为好,“兄……长……”

    “二弟,你还是叫我姐姐吧,我听着顺耳些。”罗凤梧媚眼一动,手掩胸前丰满娇声笑道,“话说,最不会讨女人欢喜的就是你这个傻师弟了,总是叫我大兄姐,大胸虽是事实,但也不必逢人就说吧,咯咯~”

    看罗凤梧做女人做的挺美的,法海顿时心情开怀了许多,再看法二,发现他似有满腹心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不由心中一动,向罗凤梧二人道,“此地人多眼杂,非是叙事之所,走,咱们换个地方。”

    法海大袖一挥,已然刮起一阵飙风,带起二人一犬,在汪星刄瞠大了的狗眼目送下飞入了皇城。

    长乐宫,万象殿,刚一踏入殿门,憋了一路的法二就眼眶一热,几滴老泪几乎落下。

    “师兄,大林出大事了……”

    法二是心中藏不住事的人,满腹心事都写在脸上,对于几乎是看着他长大的法海来说,又如何看不穿法二的心思。

    洒然摆手,将罗凤梧让到了上座,法海拉着法二坐下,这时,几个宫女俏盈盈的奉上了香茶,法海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神情一片淡定。

    “见你俩跨海而来,我就已经猜到了。给我说说具体情况吧……”

    大林出事,这没出法海的意料,当年大方丈派他去保护德王世子,他见到世子面貌时就知道早晚要出大事,后来回山和无渡禅师一番长谈,话里话外他已经隐隐猜出了大方丈的图谋。

    大方丈不想看到大林寺永远被少林、大慈恩寺等一品大派压制,永远做一个垫底的三品门派,所以,他图谋的是大林寺万载气运,不过,手段并不光明。

    首先,大方丈利用拥有皇位继承权的德王在朝廷布局,因为修真门派不得参政,所以,他没选择帮助德王登基、稳固江山这些手段,而是选择做一个隔壁老王,生下了世子赵肆,待赵肆登基,父子相认,大林就拥有了朝廷的支持。

    其次,大方丈利用法逸在神州修真界布局,通过法逸不断炒作天墓,营造大林即将依靠天墓崛起的假象,一品大派不会让大林尽得天墓,结果自然就是一品大派施压,大林寺假装退步,最后共同探索这神州第一帝王之墓。而大方丈的最终目的就是要联合一些盟友,利用天墓的凶险,将一品大派的精英们一勺烩,让他们折兵损将、元气大伤,万载之内难以威胁到大林的崛起。

    最后,大方丈想要利用圣魔降世挑起正邪两道大战,那时一品门派元气大伤,大林寺却如日中天,又有朝廷支持认可,大方丈只需要振臂一呼,一品大派的地位唾手可得,大林寺的前景也将会无限光明。

    这就是大方丈所下的这盘大棋,法海也是来到部州十余年后才想明白其中一些关窍,并准备在百年之后回大林助大方丈一臂之力,毕竟,大方丈当年顶住极大压力救了原本的法海,也间接造就了现在的法海,这份恩情他需要偿还。

    没成想,不待他返回神州,大方丈就已经失败了。

    法二却没有看出法海的淡定,只是自顾自道,“天墓开启,神州各大门派共探始皇陵寝,大方丈和龙虎山、峨眉山、天涯水阁、云林禅寺的掌门一起率领各派精锐进去了,不过他们却再也没有出来。倒是大慈恩寺、少林寺、昆仑派这些门派损失不大,他们一出来就攻陷了大林,宣布了大方丈十宗罪,后来,无相长老就率众投降了。”

    听法二说的吞吞吐吐、含糊不清,一直在好奇打量万象殿的罗凤梧娇声接口道,“简而言之,就是我们这几个二、三品门派想要联合起来利用天墓逆袭一品大派,结果失败了,成王败寇,如今我们这些门派个个元气大伤,而你们大林是主谋,自然更惨,不但被踢出了名门正派之列,还拿出了全部庙产赔偿各派,继任大方丈无相率众皈依少林,如今整个雷峰都被一把火烧了,你们大林寺算是彻底灭门了。”

    “师父师娘怎么样了?法刻呢?”法海闻言眉毛一蹙。

    自古成王败寇,大林事败被灭,法海无话可说,也能够淡然面对,他最关心的是师父师娘师弟的安危,尤其是无渡禅师,他可是整件事情的直接参与者,也是整个大林寺唯一能够与天之佛对抗的人,他必然会随大方丈下天墓的。

    大林寺被烧,法海不在乎,但师父师娘师弟是法海的至亲,若是有一个出了事,他就算拼着提前对上自在王佛,也会立刻杀回去将神州搅个天翻地覆。

    法二不敢和法海对视,低头道,“师父师娘在天墓之内兵解飞升了。”

    “什么?兵解?”

    法海眸中冷芒一凝,霎时间,七月的万象殿气温陡降,几乎一下子结出霜来。

    “佛门天、地、极乐一向齐名并列,师父身为极乐禅宗之主,神州虽大,又有谁能让他兵解?更何况还有师娘在他身边?是天之佛吗?”

    说到天之佛,法海眸中寒光几乎凝成了实质,对这个自在王佛天生的盟友、走狗,法海早就想杀之而后快了。

    “不是他,是……”被法海气势所慑,法二的头几乎垂到了胸口,支支吾吾道。

    罗凤梧却丝毫不为法海气势所动,品了一口香茗,扬起晶莹无暇的下巴,悠然接口道,“是你的好师姐……妙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