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五十章 杀楚、穿越者的悲歌(一)

    “小白花?道爷说的可是被不死妖神楚中天视为禁脔的那两位神州仙子?”

    法海闻言,微微一诧,“哦?你听说过?”

    汪星刄献宝似的点了点头,“小犬在妖城卧底时经常听到她们的传闻,据说此二女乃神州上派剑修,身怀不世绝学,有着倾国倾城的美貌,自入部州以来追求者不断,可惜二女心中只有楚中天一人,且情根深种、不离不弃,因此,她们曾被赤帝视为最大的情敌。据说,当年楚中天虽与赤帝互生爱慕,但以多情闻名的他却并无与赤帝结成道侣、长相厮守的心思,后来霸道的赤帝变相幽禁了此二女,方逼得楚中天同意了婚事。近几年,楚中天实力已然隐隐超越赤帝,二女被放还自由也只是时间问题,若不是众妖君突然降临,这天荒地老城难免又会上演一出三凰争凤的好戏……”

    法海闻言,顿时恍然,“原来如此,贫道还奇怪以楚中天的个性,竟会痴守妖族一甲子,是因为他喜欢上了灯红菊绽的感觉,原来他是在为爱忍辱负重啊!心中有着无数女人,却可为其中任何一个牺牲一切,这样的楚中天,才是正常的楚中天才对。”

    “这一点倒可以好好利用一番……”法海微微沉吟一番,又问道,“那么她们现在何处?”

    “当然还在城里,众妖君降临天荒地老城,包括这畜生在内的几个少君就打过她们主意。”汪星刄说罢又是一鞭子甩在了白虎少君身上,方接着道,“不过他们却被楚中天狠狠羞辱了一番,惹得妖君出手将楚中天镇压,最后神秘至极的九尾夫人出面,以让出天荒地老城、自身离开部州为代价,方换得楚中天性命,二女却被众妖君扣留,以防楚中天离城后针对妖族。众妖君却似乎颇为忌惮九尾夫人,楚中天夫妇离开后,二女虽被看的严严实实,却再并没有受到任何骚扰。再然后,您也清楚了,风雅颂那老穷酸被猪油蒙了心,被一个神州来的美艳道姑鼓动,和人家一起傻呵呵的杀到了城内,想要强行救出二女,结果算他命大碰到了狗爷我,至于那道姑,现在还和那两个神州仙子一起被困在众妖君布下的十方兽神阵内呢……”

    “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么多曲折,那美艳道姑必是蜀山剑祖的道侣、紫青双娇之母沐娥眉,风雅颂不是从来不屑与释道合作吗?这且不说,那沐峨眉的道侣蜀山剑祖可是一派之尊,又是大方丈的方外好友,他们夫妇与我也有一面之缘,不折不扣的长辈,此情此景下若是见了面,却是让我怎么好意思再向紫青双娇下手……”

    就在法海心头纠结之时,倏闻一声恍若冲破枷笼的剑叱之声传来,法海侧目循声望去,只见天荒地老城方向一道金色剑虹冲霄而起,其势犹如通天之柱,转瞬即将进入天际不见。

    隐隐约约间,法海看到了剑虹之中三条曼妙如仙的倩影。

    “竟然在这个时候破阵了?不管了,虬龙,给我拦住她们,大的可以放走,两个小的必须留下!”

    法海头脑一热,弹指放出了虬龙,峨眉剑派他虽不想得罪,但紫青双娇他却势在必得,因为这二女是他杀楚的关键。

    “嗷~”

    八龙升空,吞云吐雾,直入通天剑势之中,八龙合一,生生不息之力碾压之下,就算沐娥眉身居一品、剑道通天,亦难以抗衡无边龙威,剑势一敛间,紫青双娇已然被八龙吞入口中。

    待沐娥眉剑势再起,却已然救之不及。

    “孽畜!”

    随着一声杜鹃啼血般的怒叱,沐娥眉已然身化万剑与八龙再次战在了一起。

    可惜,任是沐娥眉剑道如仙,神通百出,却是苦无屠龙之术,固然自保无瑜,依旧奈何不得生生不息的八部虬龙。

    “可恨此行太过托大,没有携来镇山神剑,孽畜,你们杀吾爱女,此仇不共戴天,吾峨眉剑派上天入地,也要誓诛尔等!”

    远远望着沐娥眉含恨而去的身影,法海不由一阵摇头苦笑。

    “这个仇可结大了,贺州妖族对沐娥眉困而不杀,就是怕彻底得罪死了蜀山剑祖。蜀山剑祖是天下出了名的妻管严,若是峨眉剑派倾巢而出,布下那举世闻名的诛仙剑阵,就算是神仙下凡也得被刺成筛子,也不知道我那‘天道三禁’能不能禁的住,哎!”

    不过,有失必有得,能顺利拿下紫青双娇,法海倒也能够依旧保持心头淡定之态。

    蓦然回首,却见白虎少君正在解恨一般偷笑,法海一跨步,来到了白虎少君身前,在其忌惮至极的目光注视下,轻抚了一下那颗已然寒栗颤抖的虎头。

    “你笑的很开心啊!正好,我这里有件事需要你配合一下……”

    法海的笑容很和善,但不知为何,白虎少君的小心肝却不争气的狂跳起来,直觉告诉他,前面似乎有一个很大的坑在等着他跳。

    “道主……不,道爷,道爷!有事您吩咐……”

    “也没什么事,就是让你将你想对紫青双娇做却又没做成的事进行下去而已,呵。”

    “什么?!”

    听闻法海之言,白虎少君一双虎目瞪顿时的溜圆,本以为法海会变着法儿折辱与他,没成想竟是如此美差。

    白虎少君对紫青双娇是非常觊觎的,当年他来到天荒地老城就常闻紫青双娇美名,待得见双娇真容更是惊为天人,曾发誓一定要得到这两个女人,可惜却被楚中天狠狠折辱了一顿,之后虽众妖君出手逼走了楚中天、再次幽禁双娇,但是偏偏不准任何人侵扰她们,白虎少君为此甚至和白虎妖君争执起来,被狠狠教训了一顿,方负气离开了天荒地老城,与同样心思的金乌少君一起外出**散心。

    如今妖族覆灭,失去靠山的白虎少君沦为了拉车的牲口,本以为这辈子再难染指心中仙子,没成想法海却送给他如此一份大礼。

    “她们不是您的故人吗?”

    “故人也分很多种,这些事不用你操心,你若是不愿,就换汪星刄……”

    “别,我愿意为道爷赴汤蹈火!”

    虽然白虎少君心中仍然觉得这件事万分蹊跷,但是能够有一亲芳泽的机会,就算死了,也比在这里做一个被狗欺辱的卑贱牲口强。

    法海望着忠诚度直线蹿升的白虎少君,抚扇轻轻一笑,“好,那就这么定了。不过,这件事不急,先进城待我处理几件大事之后再说。”

    ……

    进入天荒地老城,法海再次将紫青双娇幽禁起来,令虬龙们负责看守。

    紫青双娇方脱兽笼,又入龙口,就算二人冰雪聪慧,也被搞的晕晕乎乎,只当妖族再生内斗,而她们则落入了胜利方,以龙族为首的另一拨妖族手中。

    自始至终,紫青双娇都没有注意到法海的存在,当然,就算她们见到法海,也难以一眼认出数十年间只有两面之缘的那个大林和尚。

    至于被囚禁,二女却是表现异常淡然从容,她们坚信,无论她们落入何人之手,不久之后,与她们缘定三生的天哥一定会驾着七彩祥云来救她们。

    对于楚中天,二女说不出的信任,因为几十年来,楚中天从没令她们失望过,每当她们落难,关键时刻出现的一定是他。

    紫青双娇等得起,法海却等不起。

    一入天荒地老城,法海第一件事就是将擒拿的众妖君揪出来挨个放血,直到凑足九大一品妖君之心头精血,足够炼制九转金丹方罢手。

    一品九转金丹,具有起死回生之效,是治疗风无心的关键,不过却需九种天地一品妖族之心头精血方能炼就,所以法海才会冒险来妖族采药。

    凑足众妖精血之后,法海就以《太上丹经》所载天地烘炉之法开始炼制一品九转金丹,不过由于经验不足,却是失败了,没办法之下只能再次将众妖君揪出来挨个放血,连续失败数次,损失了不知多少众妖君千百年凝聚的心头精血,方炼出了第一颗九转金丹。

    千辛万苦炼出生平第一颗一品丹药,法海自是兴奋异常,又趁热打铁炼了三颗,直到众妖君被放血放的奄奄一息,法海方意犹未尽的悻然罢手,不再炼制九转金丹,选择研究起另外一头,唯一一个没有被法海放血的一品妖君来。

    灵犀妖君,灵犀又称点犀,点犀在《红楼梦》里是茶具,在炎黄大世界里却是举世罕见的灵兽,其犀角和心血乃是炼制心有灵犀一点丹的必备之物。

    心有灵犀一点丹,位列一品,丹分阴阳,两人分而服之,则心若灵犀,一点即通。更难能可贵的是,此丹无臭无味,仙佛难辨,且药性极强,就算是对天上神仙亦有作用。

    据说修炼太上忘情之道,寄三千情丝于一人,待感情渐深时,分而服食此丹,就能将感情催发至极致,让两颗心紧紧结合在一起,心有灵犀,恍若一体,此时挥刀斩情,则忘情之道可成。

    法海并不想修炼什么忘情之道,他只是想在不久的将来控制一个人去做一点儿人神共愤的事,这心有灵犀一点丹正是上好的道具。

    不过炼制此丹除了灵犀之外,尚需一绝品奇物“佛之乳”。

    佛之乳,只有天下至淡至定之佛,方有至淫至贱之乳,堪称佛门异宝。

    恰好,法海的法相就是淡定佛,虽修为尚低,甚至未至三品,但是论对淡定的理解,法海自认不逊诸天万界任何佛陀。

    不过,具体效果如何,尚有待检验。

    法海小心翼翼的将灵犀锯角、采血,又费九牛二虎之力,犹如自残般弄出了三滴不知功效如何的佛之乳,炼制起心有灵犀一点丹来,没成想竟一蹴而就,这不禁令法海有些无语,只得含泪将另外两滴备用的佛之乳小心收藏起来。

    挤别人的奶和挤自己的奶不同,挤女人的奶和挤男人的奶更不同,这个中滋味差异,也只有法海自己能够体会。

    做完这些事后,法海并没有放过众妖君,熟读资本论的法海直接以慧心八音将他们挨个洗脑养在了化龙池内,待日后他们恢复了再继续榨取他们的剩余价值。

    当然,法海对一直心惊胆战旁观全程的白虎少君和汪星刄的解释是,我佛慈悲,遂发善心,留其一命入药,以利天下众生。

    至于这一狗一虎怎么理解,就不是法海关心的问题了。

    了却一桩心事之后,法海终于腾出了精力,决定将魔手伸向紫青双娇。

    当然,打头阵的自然是白虎少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