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三十五章 造化玉蝶(二)

    “老衲当年曾有幸与纯阳真人所遗真灵论道,得其指点,亦知天地逍遥之身乃超脱大道,古往今来,唯正清圣人一人可成,其诸多弟子,悟性超卓如纯阳真人者,亦只能梦蝶数载,窥其皮毛。而今,尊者竟梦蝶六百载,遍历洪荒,实属千古异数。”

    “古言造化者,乃自然衍化也。尊者玉蝶法相乃历经洪荒衍化而得,可称造化玉蝶!”

    不但法海无法淡定,就连苦修了一辈子《大枯荣经》、早已心如朽木的地之佛都无法做到古井无波。

    遍观历史,三清道统香火鼎盛,门下弟子个个都是纵横三界的绝代仙长,唯有正清真人庄子,虽有逍遥诸天万界、不逊三清祖师的修为,门下却几乎没有一个历史留名的弟子,究其原因就是天地逍遥之道太过奇葩,堪称另类,令常人难窥门径。

    所以,即使强如吕洞宾,先后蒙太清、正清两位圣人青睐,亦只能梦蝶数载,略窥天地逍遥之皮毛,创出了一门万法禁绝的大神通。

    天地逍遥,超脱一切。

    反其道而行,则是万法禁绝,禁锢万法。 天地逍遥之根本,是对道的领悟,是超脱万物的,万法禁绝之根本,则是对法的运用。能不能禁绝的了,还要靠自身修为说话。

    简单说,万法禁绝是一门碾压之法。最适合针对弱者,遇到修为境界比自身高的,难有大作为。

    而天地逍遥则是一门超脱之道,天道之下众生平等,不论弱者、强者,一概超脱之。

    感受到地之佛神念的异常,法海心中颇有些小自得。不过,态度却异常谦虚。“愚鲁之资,不过是托纯阳真人及前辈之助,侥幸而悟罢了,又何谈异数?”

    “不必谦虚。老衲观尊者法相。其内深蕴释道儒三教之力,而且各有千秋,皆至极深之境。古人云,知行一体,但观尊者言行,虽深谙佛理,却非佛徒;虽精擅儒学,却非儒士;虽悟彻大道,亦非道士。实乃千古罕见,所以,老衲很好奇。尊者你的信仰到底是什么?这种信仰又为何能够超脱大道?” 法海闻言,没有即刻回答,却是反问一句。“前辈,你说是如今之人信仰强大。还是上古洪荒之人信仰强大?”

    “释道儒三教已然发扬光大千百万年,体系完备,信徒无数,自然如今的信仰强大,又岂是文化不兴、弱肉强食的洪荒世界可比?”

    “那么,是如今世界的人力量强大,还是洪荒世界的人力量强大?”

    “自是洪荒世界上古大能的力量更加强大,尊者游历洪荒无尽岁月,岂会不知?”

    “所以说,力量强大的世界未必能够诞生强大的信仰,蚁巢虽小,众志成城,妖族虽大,却自相残杀,而我的信仰,却来自于一个蝼蚁般的世界,但是它却存在着一种信仰,超脱了宇宙的至理。”

    法海微微一顿,工作十数年,每天都被至理强行武装头脑,这种痛彻骨髓的体悟绝不是一个追求极乐的佛修能够想象的,多说无益。

    没成想,地之佛却是若有所悟,“老衲懂了,至理为本,三教为用,本就超脱,又何来束缚?所以,当一颗早就超脱大道的心,碰到了能够修成超脱大道之身的机缘,心体合一,天地逍遥自是水到渠成。尊者本心强大,兼修三教,如今已悟道之极,若是来日能有机缘修至释儒之巅,三教归一,必会助推本心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前辈所言极是,三教归一,正是我当行之路。”

    法海闻言顿时心有所感,心念一动,玉蝶法相竟然再次变化,转瞬变回了小和尚之身,赤着一双小脚漂浮在日晷之上,一副淡然悠闲模样。

    既然决定走三教归一之路,就没必要再执着于玉蝶法相,道家之一途,法海已然悟彻极致,所差不过是修为而已,如今最需要修持的则是淡定佛法相和那不知何时才能感悟的儒门法相。

    念头骤起,得自《万世经纶》的浩然之意不断流转于心,可惜,法相却毫无所感,也不知是积蓄不足,还是机缘未至。

    “好一个超脱宇宙的至理,竟然能令尊者法相晋升,成就一方佛陀果位,哈,既然尊者志在三教归一,那么这《大枯荣经》和《六道轮回经》就当是老衲送予尊者的礼物吧。”

    神念闪罢,又是一道禅光射来,法海见状,不闪不避,待那禅光照耀佛陀法相,顿时有两篇上古经文传入意识之中,以法海根基扎实的禅学修养以及遍游洪荒、观无数大能修行之阅历,几乎一瞬之间,就将这两篇天龙寺镇寺的经文明悟于心。

    《大枯荣经》乃是修行宙极之禅,岁月枯荣、生生灭灭,尽在一念之间。

    《六道轮回经》则是修行轮回之禅,六道之轮,三善三恶,悟彻此经,可借轮回法则,跳出三界、脱离苦海。

    此二经皆脱胎于万界至高“天道三卷”,人、鬼、神之——鬼之卷《生死薄》,乃是天龙寺立寺之本,地藏王佛传承之所在。

    加上法海早年精修之《天龙大势至菩提经》,至此,天龙寺镇寺三大真经已然被法海学全。

    这份大礼不可谓不厚,以法海滴水之恩必偿、睚眦之怨必报的性格,自然不会没有丝毫表示。

    “多谢前辈成全,大恩不言谢,旦有所谴,我必全力以报。”

    法海表态异常真诚,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这地之佛和法海素未平生,却接连倾力倾囊相助于他,虽有私心却也值得法海感激回报。

    “本寺与尊者有着共同的敌人,帮助尊者就是帮助自己,若说老衲有所求的话,也唯有希望尊者能够在本寺复兴之路上,助上一臂之力。”

    “吾若不死,天龙必兴。”

    短短八个字,却足以表明法海态度的坚决,神念一出,顿时令地之佛畅然大笑,“如此,老衲即便回归九地之下,亦无憾矣。古人言送佛送到西,本寺三大至宝,岁月轮已被自在王佛所夺,六道涅槃用以支撑此界,唯天龙师弟穷毕生精力所炼天龙战袍,其内八条魔龙最是桀骜凶厉,本寺至今无人可驾驭,就送与尊者驯化,以作臂助吧。”

    地之佛神念一起,一件仿若由九天银河之丝织成的法衣僧袍已飘然飞向了法海,这件僧袍仿佛没有实体,上下近乎透明,其上宝光流转,显现无数上古梵文所篆经文,携带上古佛门奥义,摄人心灵。

    “上古虬龙,桀骜贪厉,极难驯化,老衲残留法力不足,此中千世界难以支撑魔龙肆虐,就请尊者回归现实驯化魔龙。”

    地之佛神念传来之时,那飘来的天龙战袍已然飞至半途,倏然气势一变,由佛至魔,化作八条上古四爪虬龙,张开血盆大口,带着无尽凶威,普天盖地扑向了法海。

    龙威一现,霎时,日晷崩塌,虚空巨颤,岌岌可危。

    “王佛转世,圣魔复生,西湖断桥,宿命重逢。尊者切记,部州虽好,却非久留之地,如今圣魔将出,神州圣土,必是风云际会之地,亦是斩因断果之机。老衲在西天之上、九地之下,亦期待尊者能顺利了断因果,凯旋而归。阿弥陀佛!”

    ——

    ps:这两天连着喝多,明天若是没事,就多写点,不过,新常态下,人不得闲,想休息一下太难。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