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三十一章 化蝶游北冥(一)

    修淡然妙道,遇事不惊、沉着冷静是基本的素质。

    自在王佛降临炎黄世界,亲自布局针对他,虽让法海压力山大,却并未让法海感觉多少惊讶。

    一方面,这段孽缘,地藏王佛插了手,吕洞宾亲自现了身,并给了法海无限好处,作为高高在上、无限尊崇的自在王佛,怎么可能会毫无所觉?她必有应对之策,绝不会允许法海有咸鱼翻身、恶心她一辈子的机会。

    另一方面,西天之上固然大能无数,自在王佛随便请下一个就能轻松收拾法海,但法海毕竟是她名誉上的夫君,这种事假手他人无异授人以柄,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她亲自了结,确保万无一失。

    所以,自在王佛降临,虽在法海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法海此时虽压力山大,却并没有战战兢兢,与法海相比,自在王佛最大的优势是身份尊崇、实力通天,最大的劣势则是无法撕破脸皮、明目张胆的针对法海,她必然会玩阴的,但法海却最不怕玩阴的。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分析自在王佛手中的牌,在明面上,一个是白蛇,此女妖必定是自在王佛最信任之人,也是此局关键之一,另一个则是神州佛门之首的大慈恩寺,以她的身份和药师王佛的交情,↑长↑风↑文↑学,√.∧x.ne︽t找个理由挑动他们针对法海不难。至于其他的牌,法海却不得而知,不过自在王佛即已下凡数千年,必然还有其他底牌。与自在王佛相比,法海手中的牌只有有限的几个,一是大义,只要时刻站在大义之上。就能令自在王佛缚手缚脚,另一个则是规则,炎黄世界乃是三大天道至尊之一,有第三圣人之称的孔丘立身之地,人教的发源,自有其运行规则。就算是高如王佛,下来也要遵循,利用的好同样能令她缚手缚脚,第三个则是先知先觉,自在王佛在布局,法海也没闲着,他同样在布局,虽没有自在王佛的诸多先发优势,却已早有定策。窥准了破局的关键,只待时机来临,亦会反戈一击。

    不过,虽然早有谋算,法海依旧处在绝对的劣势,他能利用的都是大义、规则、谋算这些隐性的东西,只能算软实力,他如今最怕的就是自在王佛恼羞成怒。不讲大义、不守规则,以绝对实力给他来个彻底的碾压。届时,就算他再拼命,也只能是一块砧板上的鱼肉,难以自保。

    毕竟,女人发起疯来都是不管不顾的,自在王佛也是女人。亦难例外。

    所以,与自在王佛之争,与其说是争斗,不如说是自保,赢了。也不过是恶心自在王佛一下,输了,那就只能像地之佛所说,魂飞金山外,魄散断桥边,外加遗臭千万年了。归根结底,这是一场极不公平的斗争,是弱者无奈的挣扎,是卑微者苟延的反抗,是困兽垂死的嘶吼,只此而已。

    强者已然褪下裤子,弱者,也只能挣扎一下,奋力摆出一个让其难以舒服插~入的姿势罢了。

    “自在王佛固然实力通天,但尊者你也并非一无所凭,吕真人早已为你留下一丝机缘。”就在法海心情有些低落时,神念适时响起。

    法海闻言,心头一动,若有所思开口道,“我知道纯阳真人是一个厚道长者,只是晚辈在纯阳仙境时却未曾听他提及此事。”…

    “机缘就在你的身上,老衲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不过能否成就这道无上机缘,却要靠你自己了。”

    “那就多谢前辈了。”

    “不必,我们也只是在利用你对抗自在王佛而已。”

    “呵,人生在世,不怕被利用,就怕没有用。此中因果,吕真人早已告知晚辈,前辈不必多虑。”

    “哈,好一个不怕被利用,就怕你没用。你看的很通彻,极乐那老贼秃倒是收了一个令人羡慕的好徒弟。既然如此,尊者,老衲所余法力无多,开始了!”

    随着神念闪过,一道佛光再次照在了法海身上,滂湃佛力之下,法海掌中佛国瞬间破碎,飞出了一副古旧画卷,以及一个残破的蒲团。

    “原来是……”

    这幅画卷正是当年纯阳仙境古洞所藏正清真人画卷,吕洞宾真灵消失前曾嘱咐法海带在身上,而这个蒲团也是法海得自纯阳仙境,其重如山,却难窥其质,当年法海三人一直当做枕头来枕,临走也带了出来。

    就在法海恍然之际,那残破蒲团已然在佛力之下分解成一根根道光缭绕的奇特蚕丝,蚕丝纵横交织,铺天盖地缠绕在法海身上,转瞬就将法海身形掩盖,化作了一只悬空巨茧。

    漫天星辰射出璀璨光辉齐齐洒落巨茧之上,将巨茧照耀的绚烂至极,与此同时,那一直在空中飞舞的正清画卷也散发出阵阵清圣之光,不一刻,只见那巨茧顶端倏地破碎,一只拇指大小,幽光闪烁的瑰丽玉蝶破茧而出,奋力扑腾着小翅膀,跌跌撞撞直飞画卷之中。

    随着玉蝶飞入,画卷顿时无火自燃,转瞬湮灭于空。

    “庄周化蝶,逍遥北冥。造化大道,尽付一梦。当年济公活佛千年一梦、立地飞升,而今你一梦万载,却是不知会得到什么样的造化……”

    “千年一梦是千年之久,一梦万载也不过是一梦之间,如此无上机缘,实在是令人羡慕。尊者,就让老衲最后助你做个好梦吧!”

    神念贯透虚空,那巨大的日晷转动速度倏然变缓,天地时间仿佛一瞬陷入了静止之中。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修者之命虽寿,亦不过万草而已,在亘古长存的苍茫宇宙面前,实在是太过渺小了……”

    ……

    不提地之佛在那里长吁短叹、感悟禅机,单说法海,被巨茧包裹住后虽本能的挣扎一番,却根本难以挣脱,待星光照射,只觉四肢百髓暖暖洋洋、神魂清宁昏昏欲睡,稀里糊涂的就进入了梦乡。

    再睁开眼时,已然变成了一只萌萌的小蝴蝶,还没等他适应情况做出反应,就被那画卷吸入了无尽深渊。

    好不容易跌跌撞撞学会扑打翅膀飞行,已然时空变幻,置身于一片无尽高空之上。

    “呃~”

    没等他停下身形、弄清状况,就看到远处一只恐怖滔天的大鸟呼啸飞来,这只巨鸟奇大无比,双翅一展遮天蔽日,不知多少万里,仿佛整个苍穹都在它双翼之下。

    “这是什么怪物?!”

    法海还没有来得及看清大鸟形貌,就见那大鸟双翅一振,扶摇直上九万里,呼啸的劲风犹如狂猛飓风,余波吹来顿时将法海吹出了十万八千里外,跌跌撞撞,差点没一头栽进海里。

    “我这到底是在做梦还是在作死?怎么感觉如此真实?难道又穿越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