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418 望风而逃

    舰队一路向南,路途中波起浪涌,即便是苏昊、李贽他们所乘坐的6000料大船,也是颠簸不定。勘舆营士兵大部分来自于北方,本来就不惯舟楫,此时更是被颠得七荤八素,只差把肠子吐出来了。邓子龙所指挥的水军士兵情况稍好一些,但一个个也是脸色煞白,都盼着赶紧到达目的地,能够让双脚踩上坚实的土地。

    船上的测绘人员都是跟着利马窦等欧洲传教士学习过的,深谙航海测绘之道。他们强忍着不适的感觉,坚持每天进行测绘,记录着舰队的行程。从海图上,苏昊能够看到代表舰队的那条红线划过东海,进入南海,逐渐靠近了吕宋海滨。

    “照目前的航行速度,明天我们就能够靠岸了。”苏昊看过海图之后,向自己的军官们说道。

    “可算是要到岸了,再这样颠几天,我老张都要散架了。”部将张云龙如释重负地说道,他追随苏昊日久,说话倒是越来越随便了,在非正式的场合,便以老张自居。

    邓奎在一旁讥笑道:“老张,你就是娇气,你看俺老邓坐这海船就不会吐。”

    张云龙道:“南人乘舟,北人骑马,你一个南方人跟我们比什么坐船。”

    邓奎道:“你们到南京之后,苏总兵不是成天督促你们去练水性吗,怎么还说自己是北方人?”

    张云龙道:“水性好练,可是这坐海船和在长江里练水性,完全是两码事。每天睁开眼看到这茫茫际的大海,我就觉得没着没落的。”

    苏昊道:“你们先别打嘴仗了,吕宋是在西班牙人控制下的,咱们的舰队驶近吕宋,西班牙人不可能没有察觉。明天我们如果要靠岸,说不定会有一场恶战呢。你们这个身体状况,能受得了吗?”。[

    张云龙闻听此言,站直了身体,拍着胸脯道:“总兵尽管放心,我老张晕船归晕船,打仗是绝对不会含糊的。”

    苏昊道:“光你不含糊还不行,关键是抢滩登陆的士兵不能含糊。你们两人抓紧时间去了解一下士兵的情况,挑选一些不太晕船、身体状况良好的士兵,准备作为第一批登陆的突击队。”

    “得令。”邓奎、张云龙一齐应道。

    听说马上要登陆,整支舰队的人都兴奋起来。一个个摩拳擦掌,等着看吕宋是什么样子,传说中的红夷兵又是何等厉害。

    这支大明舰队包括了三部分人员。第一部分是邓子龙的水军,主要负责保护舰队平安抵达吕宋,并且准备与驻扎在东南亚一带的西班牙及其他欧洲国家的海军作战;第二部分是苏昊的勘舆营,主要负责登陆作战,清除欧洲殖民者的陆军;第三部分则包括了矿工、各色工匠、商人、民政官员等,他们的任务是开发这些被占领的岛屿。

    程栋就是随船的民政官员之一,经过在林县的磨砺。他身上的戾气已经除尽,对于此前自己的种种天真幼稚也有了深刻的反思。这一回,他是自动申请随苏昊出征海外,想在这一片陌生而又广阔的天地里建立自己的功业。

    “传我的命令。甲字号、丁字号,两艘船准备靠岸,船上各部按以往训练要求登陆。各炮船准备掩护!”

    苏昊站在宝船的船楼顶上,举着望远镜观察着已经出现在视野之中的吕宋海岸。大声地发布着命令。

    早有传令兵挥舞着手旗,把苏昊的命令传达到了舰队的各条船上。在炮船上负责指挥的邓子龙也换上了盔甲,走上船头。老爷子白发飘飘,威风凛凛,立在船头宛如一座铁塔一般。

    舰队越驶越近,从望远镜中,已经能够看到海滩上如受惊的蟑螂一样跑来跑去的西班牙士兵了。如此庞大的一支舰队开来,西班牙人是不可能没有察觉的。当地的西班牙驻军是一个连队,共计有300余人,在一名连长的带领下,占据了登陆地点两侧的几个土坡。长矛手、火枪手都按照作战序列排列好了,随时准备与登陆之敌作战。几门大炮也已经架设起来,炮口对准了海面。

    “卡雷斯,你看清楚没有,这是哪个国家的舰队?”连长克里斯托对负责了望的士兵问道。

    士兵卡雷斯站在土坡的最高处,手搭凉棚拼命地向海上看去,大声地回答道:“看不出来,不像是欧洲人!”

    “什么,不是欧洲人,亚洲人哪有这么庞大的舰队!”克里斯托道。

    “连长先生,我感觉,这可能是中国的舰队!”卡雷斯答道。

    听到卡雷斯的话,整连的西班牙人都惊了,大家都扭头向海上看去,想看看传说中的中国舰队是什么样子。欧洲人在非洲、亚洲、美洲疯狂地掠夺殖民地,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国家敢和中国叫板。从传教士带回去的消息中,欧洲人知道中国是一个比强大的帝国,人口、面积都远远超过欧洲的总和。西班牙士兵们到亚洲来淘金,最担心的就是与中国人作战。还好,他们听说中国有一个什么禁海令,中国军队是不会离开本土到东南亚去打仗的,这是他们唯一的安慰。[

    可是,现在中国人却突然出现在面前了,而且一来就是一支由几十艘巨船组成的庞大的舰队。克里斯托不认为自己这一个连的士兵能够挡得住这支中国舰队。

    “快,快去向皇家舰队的凯文船长联系,让他带领皇家舰队过来!”克里斯托向自己的传令兵吩咐道。

    传令兵一路小跑地离开了。西班牙舰队的驻扎地离此还有百余里之遥,传令兵需要花几天时间才能到达。克里斯托望着海上渐渐逼迫的大明舰队,开始犯愁了。

    打,那是不可能打赢的;

    逃,又能够往哪逃呢?再说,一枪不放就逃走,这也不是西班牙军队的作风啊。

    正在犹豫之际,大明舰队替他下了决心。

    “目标,红夷人的阵地。开炮!”

    邓子龙在炮船上看到了岸上的西班牙人,他大手一挥,便下达了命令。

    “装填!”

    “标尺……”

    “开炮!”

    炮手们熟练地操作着,这是用数以千计的炮作为代价练出来的技术,现在终于到了施展的时候了。

    “呜……轰!”

    一发开花脱膛而出,带着呼啸声飞向海岸。由于是第一发炮,并没有校正,炮没有击中目标,而是落在离西班牙士兵的阵地还有二三百米的地方。只听轰地一声巨响,数的泥土冲天而起。扬扬洒洒地溅落在四处,最远的一直掉到了克里斯托的身边。

    “上帝啊,这是什么武器!”

    西班牙士兵们在听到爆炸声的那一刹那就全趴下了,有些胆子小的,直接就感到裤裆里一湿,那是小便失禁的表现。他们想象过中国军队的强大,但万万没有想到,中国人的火器竟然威猛至此。每个人都吓出了一身冷汗,他们法设想。如果这发炮没有打偏,而是落在了他们中间,现在他们会是什么样子。

    “快逃吧!”

    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马上得到了所有士兵的响应。大家也顾不上等待连长克里斯托的命令。扛着武器就从土坡上跑了下去,迈开长腿没命地狂奔。大家谁也不知道应该往什么地方跑,只觉得应当离中国人越远越好,这样强大的帝国。不是他们可以挑战的。

    “这是怎么回事?”苏昊在宝船楼顶上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瞠目结舌,不知该说啥好了。他原本觉得登陆的时候会有一场小的战斗。虽然他相信勘舆营的战斗力足以碾压这群西班牙人,但论如何也想不到对方会如此不济,大明舰队刚刚放了一炮,对方就跑得影踪了。

    不管怎么说,能够不战而屈人之兵,也算是一种境界。邓奎、张云龙指挥着两队勘舆营士兵,乘坐多条小船迅速地靠了岸,然后便向两侧散开,占领制高点,监视着周边的动静,为大船停靠提供保护。

    舰队中的运输船一艘接一艘地靠岸了,勘舆营士兵和工匠、文官们踩着跳板鱼贯而下。新下船的士兵接替了先登陆的士兵的防备,而先登陆的那些士兵,则在邓奎和张云龙的指挥下,分成两路,开始追击逃跑的西班牙人。

    “改之兄,真是意想不到的顺利啊。”程栋从船上下来,正遇到苏昊,他笑呵呵地对苏昊说道。

    “邦治,可不要轻敌,西班牙可是欧洲的强国,不是浪得虚名的。这一小队人马逃走,只是觉得寡不敌众,不敢和我们硬顶。我相信,过不了多久,大股的西班牙人就会涌过来,那时候我们能不能打赢,才是关键。”苏昊提醒道。

    程栋道:“改之兄,你觉得如果西班牙人都来了,我们能打得赢吗?”。

    “那还用说。”苏昊想当然地说道,“咱们的武器比他们先进一代,加上士兵训练有素,如果再打不过他们,苏某的脸往哪搁?”

    程栋笑道:“这就是了,刚才改之兄还说什么能不能打赢的事情。”

    苏昊有些尴尬,他光想着要教训程栋,却没注意自己把话说过头了。根据陈观鱼传递回来的情报,苏昊知道西班牙在吕宋岛总共只有几千人,不及勘舆营的人数多,武器更是比不上,所以与西班牙人作战是有惊险的。他刚才只是为了让程栋不要过于轻松,才故意耸人听闻的。

    “咱们登陆的地方,离陈道长他们所在的兰楚还有两日的行程吧?”程栋岔开了话题,对苏昊问道:“咱们下一步是不是直接前往兰楚?”

    苏昊道:“不急,咱们先在此处建立起前进基地,肃清西班牙人,然后再考虑向吕宋全境进的事情。几个到大明去求助的族长估计现在才刚到京城呢,等他们得到圣上的册封回来,起码还要半个月的时间。咱们得等他们回来了,才有进一步行动的道理。”

    程栋叹道:“改之兄,原来你说起仁义道德,远比小弟为甚。”

    苏昊笑道:“我是假道学,怎么能和邦治的真道学相比?不过,不管是真假,邦治,你要记住一点,要想在当地长治久安,就必须善待这里的百姓。当然,善待不是纵容,如果有百姓觉得我们大明人好欺负,给鼻子上脸,邦治,你也得下得了狠心去惩治他们。”

    程栋道:“改之兄放心吧,程栋已非吴下阿蒙,吕宋这边的民政事务,改之兄尽管交给程栋即可。”

    苏昊道:“那好,咱们就这样说好了,我负责开拓,你负责维持,咱们尽快把吕宋变成大明的一块海外飞地。”(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