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410 妖孽横行

    就在苏昊、邓子龙等人厉兵秣马之际,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吕宋岛兰楚金矿,来了一伙特殊的客人,领头的是一位仙风道骨的中年道士。

    “无量天尊,贫道观此处阴风凛凛,可是有妖孽作祟否?”老道陈观鱼手持拂尘,拦住一位从身边走过的衣衫褴褛的矿工问道。

    “&*^%$#$%&……”对方叽哩咕噜地向陈观鱼说了一番话,陈观鱼傻眼了,看着像是中国人的样子,可是人家说的话,他一句都听不懂。

    “喂喂,这里有听得懂大明话的人没有?”陈观鱼扯起嗓子大声问道。

    “这位道爷,你可是从大明来的?”终于有人答话了,带着很浓重的广东一带口音,但好歹是大明官话。

    “无量天尊,贫道正是来自大明。”陈观鱼赶紧上前,与那人搭讪,“这位道友,怎么称呼啊,家住何处?”

    那答话之人道:“我叫陆阿牛,就是吕宋本地人,我爷爷那辈是从福建过来的。”

    原来是华侨,陈观鱼在心里暗暗说道。奉苏昊之命到吕宋来之前,他是做过有关功课的,知道吕宋华侨数量众多,相当一部分华侨都能够说大明话,因此他在沟通方面不会有太多的障碍。

    “原来是陆道友。”陈观鱼装出亲热的样子,“萍水相逢,他乡遇故知,那就是有缘之人,贫道俗家姓陈,陆道友与贫道结拜个兄弟如何……”

    “这个……不急。”陆阿牛连忙推辞,陈观鱼的举动,实在太像是一个江湖骗子了,陆阿牛可不想招惹上身。

    “哈哈哈,贫道是与陆道友开玩笑的,我们出家之人,不兴结拜兄弟。有缘相见,能够给个善缘就好了。”陈观鱼大言不惭,一句话就把刚才的事情给揭过去了。

    结拜的事情推掉了,但陈观鱼并没有放过陆阿牛。陆阿牛往外走,陈观鱼便一步不拉地跟着,边走边向陆阿牛问长问短。陆阿牛拣一些自己知道的问题回答了,最后问道:“陈道长,你大老远飘洋过海到吕宋来,到底是干什么来的?”

    陈观鱼就等着陆阿牛这一问了,他装模作样地左右顾盼一番。才压低声音说道:“此乃天机,不过,观陆道友也是有缘之人,就与陆道友说说也无妨。”

    这陆阿牛原本也不是什么有心计的人,加上当年的人对于僧道多少有些敬畏之心,当即就被陈观鱼的话给吸引住,说道:“陈道长说说,到底是什么天机呢?”

    陈观鱼道:“贫道原本在中原静修,有一日夜观星宿。忽见南方隐隐有血光之象。掐指一算,方知大事不好。南方一巨岛上有非我中土之人擅动土石而未敬鬼神,引发妖孽横行、天怒人怨。若不能及时作法抚慰之,七七四十九日之后。便会有巨大海啸来袭,全岛之人皆会死于非命啊。”

    “啊?”陆阿牛这一惊可非同小可,他连忙问道,“道长。你说的这个南方巨岛,可是我们吕宋吗?”

    陈观鱼摇摇头道:“路途遥远,老道一时也看不清楚。只好破关出观,亲赴南方审视。适才到贵处,只觉得阴风阵阵,鬼泣隐隐,或许就是这个地方。”

    “为什么会是我们这个地方呢?”陆阿牛又问道。

    陈观鱼道:“我且问你,你们这里是一个金矿?”

    “是啊。”陆阿牛答道,这个金矿远近闻名,陈观鱼知道这一点也不奇怪。

    陈观鱼问道:“在开矿之前,这里是不是一片荒山?”

    “是啊?”

    “那么,山上是否有一片无主坟头?”

    “有。”陆阿牛答道,荒山上有一些无主坟头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他不知道此事与陈观鱼说的天机有何关系。

    “这就对了。”陈观鱼拉住陆阿牛,然后蹲在地上,画了一个阵图,说道,“这山上的坟头可是八八六十四座,分布的样子和我画的差不多。”

    “这个……”陆阿牛有些懵了,谁没事去山上数坟头呢?也许是六十个,也许是七十个,也有可能真的就是八八六十四个,总之,这是陆阿牛无法确认的一件事。至于坟头分布的形状,就更没谱了。无主的坟都是东一座西一座,混在树木之间,谁也搞不清相互是什么关系。陈观鱼随手一画,陆阿牛受到了心理暗示,隐隐竟觉得似乎果真如此。

    “好像……是有点这个意思。”陆阿牛说道,他的脸色已经有些发青了。

    陈观鱼看着陆阿牛的表情,知道自己的忽悠已经起效果了。他跺着脚道:“这是厉鬼之阵,是冥界与人间之门。在此处动土,就相当于把厉鬼放出来了,这还能不出大事?”

    “真的这样啊!陈道长,那可怎么办呢?”陆阿牛完全陷进去了,连忙向陈观鱼求计。

    陈观鱼做颓然状,道:“来不及了。如果动土之前,先请法士作法,把冥间之门挪开,则可做无恙。但那些洋鬼子……他们做过法吗?”

    “没有。”陆阿牛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洋鬼子哪懂作什么法呀,就算要作法,也是请牧师来作,怎么可能找法师呢?

    “这就对了。”陈观鱼道,“就因为没有作法,鬼神散逸,这个矿自从开采以来,肯定是三天两头死人?”

    这又是一句伟大的废话,当年的采矿技术落后,加上西班牙殖民者根本不顾及当地矿工的死活,矿难死人的事情自然是频频发生的,所以陆阿牛继续点头不迭。

    “做孽啊,这就是鬼神在传信,让人间尽快补救。如果再这样拖下去,最后鬼神发怒,不但会危及全岛,甚至可能连大明都会被波及啊。”陈观鱼大声叹道。

    “陈道长,你救救我们大家,要多少钱,我回去找族长,让他老人家发动大家捐钱就是了。”陆阿牛说道。

    陈观鱼作大怒状:“你这后生。怎么坏我道门清誉!我老道漂洋过海、九死一生来到这里,岂是为了这黄白污秽之物?我可以明着告诉你,老道我在吕宋作法,分文不取,连符纸香烛都是自己出。不信,一明,你拿出来给陆道友看看。”

    跟在陈观鱼身边的是乔装改扮的几名勘舆营士兵,听到陈观鱼的话,士兵廖一明拎着一个包袱过来,打开给陆阿牛看。里面果然是一堆符纸和香烛等物,都是从明朝带过来的高档货色,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陆阿牛终于相信了,人家那么有钱,又费了这么大的劲跑到南洋来,怎么可能是来骗自己这点小钱的呢?要骗,也该去骗富户人家才是,自己这样一个矿工家里,所有的财产还不如人家那点香烛值钱呢。人家会为了这么点财产来骗自己吗?

    既然不是骗财的,那就只有一个解释,即对方的确是得道之人,前来替自己消灾解难的。自己再疑神疑鬼。那就是把人家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了。

    想通了这一节,陆阿牛对陈观鱼变得更加恭敬起来,急切地邀请陈观鱼到自己族里去,因为这样大的事情。他这个小人物是做不了主的,唯有请族长来拿主意才行。

    就这样,陈观鱼一行跟着陆阿牛来到了陆家村。按陆阿牛的说法,这是从福建迁过来的一个村庄,如今这村里的年轻人都已经是第三代移民了,能够记得母国如何的,只有族长等一些老人。

    忽悠族长的难度,自然比忽悠陆阿牛要高出一截。不过,陈观鱼也是属于用高科技武装起来的江湖骗子,他命令廖一明等人支起一个三角架,又把一个上面带着罗盘的盒子架在三角架上,从盒子里抽出一个长筒,然后对族长说道:“族长,烦您老通过我这个罗盘看看便知。

    族长看着陈观鱼的先进装备,倒也先被唬倒了几分。他战战兢兢地把眼睛凑到那个长筒上,定睛一看,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脑袋木讷讷地,陷入了停机状态。

    只见在那圆筒里,远处的山坡树林一下子变得很近很近,更令人惊异的是,原本干干净净的景物前面,隐隐笼着一层青色的影子。仔细辨认,那些影子分明就是一个一个的鬼影,张牙舞爪、青面獠牙,像是要吃人的样子。

    “族长,你转动一下看。”陈观鱼在一旁提示道。

    族长果真转动了一下角度,让镜头对准了其他的景物,他发现鬼影也变化了,原来的飞鬼变成了走鬼,公鬼变成了母鬼。再换,又有新的,几乎是无穷无尽。他当然也看过皮影戏这种东西,但那是一个巨大的舞台,皮影是有人控制的。而现在他面前只有一个小小的盒子,如果说是皮影戏,那么大的鬼是如何塞进去的呢?

    “陈道长,老朽从管中所窥,端是何物啊?”族长怯生生地向陈观鱼问道。

    陈观鱼道:“如果贫道没有犯错,族长应当也是看到了一些不洁之物?贫道此物,乃是我道门的镇山法宝,名曰照妖镜。鬼神妖孽之物,寻常肉眼凡胎是无法窥见的,但通过这个照妖镜,就可以看到一些影像。不过,这只是鬼影而已,并非鬼怪本身。这鬼影与人影颇有不同,人影是因光而生,投在地上;鬼影是以阴而生,投在天上……”

    一干勘舆营士兵在旁边垂手肃立,拼命咬着下巴,生怕一松动就要笑出声来了。这不就是苏总兵发明的什么拉洋片吗,在勘舆营中,这玩艺是用来活跃文化生活的,怎么落到陈道长手里,就成了照妖镜了。还什么镇山法宝,在我们总兵的二夫人开的工厂里,这玩艺已经量产了好不好?

    不管士兵们如何想,族长是被陈观鱼给镇住了。族里的其他老人也应邀过来看了一遍,然后一个个吓得体若筛糠。再接着就是中年人、年轻人、孩子……要说最喜欢这东西,就是那帮孩子了,一个个看过之后还要看,结果被大人们一巴掌拍在后脑勺上,又被逼着去妈祖庙拜了几拜,以怯除邪气。

    “陈道长,现在我们都相信了,我们这个地方,确是有妖孽横行。敢问道长,当如何除之,又要花多少钱?老朽在本地颇有几分薄面,去联络一下其他的村子,相信大家都愿意凑钱请道长作法除妖的。”族长客客气气地对陈观鱼说道。

    换在以前,有这种敲竹杠的机会,陈观鱼肯定会狮子大开口,怎么也得要个百把十两银子,然后给人家作几天法,再逃之夭夭。可是如今的陈观鱼又岂是区区一点银子能够买动的,苏总兵已经答应他了,如果此次进军吕宋能够成功,会挑一座大金矿,分给他两成的股份。苏总兵的答应过的事情,什么时候掉过链子了?两成股份,足够陈观鱼养上七八房小妾,再生出十个八个陈观虾、陈观蟹、陈观海带啥的小崽子了。

    有这样大的诱惑,陈观鱼当然不会乱来,他把最开始训斥陆阿牛的话又重新说了一遍,再三声明自己就是来救苦救难的,不需要村民们交一分钱。

    “那么,陈道长,我们要如何做才能消除妖孽呢?”陆族长向陈观鱼请教道。

    陈观鱼道:“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齐心协力,唯有齐心,才能震慑鬼神。陆族长,麻烦你去把其他村庄的族长都召集起来,待贫道跟他们说一说这消除妖孽的办法。”

    “陈道长且在敝村歇息一日,老朽这就让人给其他村子带话去。”陆族长张罗道。

    陈观鱼向族长道了谢,然后对着扮作随从的勘舆营士兵们喊道:

    “徒弟们,把各种法器且放下,咱们就在村子里歇息一日。咱们都是来传道结道缘的,所以不得骚扰道友。这鸡鸭鱼肉之类,虽然咱们道门不忌,但也不能让道友们破费不是?所以,谁都不许要求道友们杀鸡宰鹅的。当然,如果道友们已经杀了鸡宰了鹅,大家也不能浪费,须知盘中之餐,粒粒皆辛苦……”

    于是,全村的鸡鸭鹅便都倒霉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