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407 水师总兵

    在随后的一些日子,苏昊的人马陆续赶到了。苏昊征得应天府的许可,在龙江造船厂旁边又圈出一块上千亩的土地,作为他手下几个不同机构的驻地。

    一个机构自然是勘舆营。经过与兵部协商,苏昊从老勘舆营中分出一部分测绘人才,交给兵部,形成了专门从事地图测绘的部门,从而把勘舆营本部从全国的地图测绘工作中解脱出来。如今的勘舆营有五千多人,从事勘测业务的不过百余人,余下的都是火枪兵和炮兵,属于大明武装力量中一支极具战斗力的队伍。

    这一次,苏昊把整支勘舆营都带到了南京,下一步就将率领这支队伍远赴南洋,去执行海外开拓的任务。

    第二个机构,则是徐光启、郝青等人主持的苏氏工厂的南京分厂,在其中包括了玻璃厂、炼钢厂、火器厂、火『药』厂等等。要进行海外开拓,绝不可能是和风细雨的,必然要经历血雨腥风,先进的武器是保障海外开拓的根本,所以武器工厂必须与船厂建造在一起,以便使武器与海船能够更好地协调。

    与徐光启他们一起来到南京的,还有利马窦和另外上百名欧洲人,其中既有精通西方科技的传教士,也有苏昊以各种方式网罗来的欧洲造船工匠和水手。这些欧洲人来到这里的目的,是将西方在造船、航海、武器设计、制造工艺等方面的知识传授给龙江船厂的工匠,与工匠们的技术形成中西合璧的效果。

    还有一块场地,是留给尚未到来的水师的。勘舆营毕竟是陆军队伍,没有水战的经验,兵部为此专门调派了一支水师部队前来配合苏昊。未来,勘舆营只负责到达南洋之后,与当地土著和西方殖民者进行陆地上的交锋,所有的海上作战任务,将由这支水师部队承担。

    这一天。苏昊换上了总兵官的制服,带着邓奎、徐光祖、周汝员等军将,来到造船厂外的长江码头,等候水师的到来。

    “总兵请看,是他们来了!”邓奎眼力最好。首先看到了远远驶来的一队大船。

    “列队。准备欢迎友军。”苏昊吩咐道。[

    船队越驶越近,周汝员做了个手势,早已等候在一旁的吹鼓手奏起了得胜乐。这是迎接军队到来的乐曲。苏昊与邓奎等人往前走了几步,准备迎接水师上岸。

    “咦,怎么会是邓总兵的帅旗?”邓奎突然惊异地喊叫起来。

    “哪个邓总兵?”苏昊诧异道,他的确看到头前的一艘楼船上『插』着一杆“邓”字大旗,但脑子里却想不出会是哪个姓邓的总兵。

    邓奎没有回答苏昊的疑问,他一反常态地向前跑去,在楼船停稳的那一刹那,他已经来到了楼舷下,翘首企盼。

    船上的士兵放下跳板。先下来的是一小队亲兵,他们分开两列,做出警戒的姿态。接着,一员身着红袍的大将从船上走了下来,在他的身后,跟着四五名随从。

    “邓总兵!末将邓奎叩见邓总兵!”邓奎冲上前去。不容分说便跪倒在那大将的面前,脑袋咣咣咣地在地上猛磕了几下。苏昊在后面看着,不禁有些愕然,邓奎平素在勘舆营里是个桀骜不驯的角『色』,什么时候见他对别人如此恭敬了?

    “好个兔崽子。邓奎!”那大将以手相搀,朗声大笑道:“好啊,小兔崽子现在当上参将了,还是跟着你们苏总兵有出息啊。”

    说话间,苏昊也已经迎上前去了,他仔细端详着眼前那员大将,只见此人身高足有一米**,身材魁梧,须发皆白,眼睛里透着一股慑人的威武之气。他又把目光投向了大将身后的随从,当他在随从中看到涂文焕和郝彤的面孔时,一个久违而又熟悉的名字涌入了他的脑海:名将邓子龙。

    苏昊能不熟悉这个人吗?他所以会进入军界,就是拜邓子龙所赐。他先是误打误撞结识了邓子龙的幕僚涂文焕,随后涂文焕又把郝彤和邓奎派到他的名下,并通过江西都司张宏给苏昊授了一个百户头衔,让他建起了勘舆营。在播州完成测绘工作之后,郝彤带着勘舆营一部返回云南,回到邓子龙身边;邓奎则留下来,继续辅佐苏昊,直到今天。

    “晚生苏昊拜见前辈邓总兵!”

    苏昊走上前,恭恭敬敬地向邓子龙深揖一礼。他现在在军队里的职务是总兵,而邓子龙其实还只是一个副总兵,从道理上说,应当是邓子龙先向他行礼才是。但邓子龙在苏昊面前是当之愧的前辈,苏昊岂敢受邓子龙的大礼。

    “邓总兵,这就是我们苏总兵。”邓奎赶紧向邓子龙介绍苏昊。

    “嗬嗬,苏改之,老夫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了。”邓子龙伸出手,拍了拍苏昊的肩膀,用一种长辈对晚辈的口吻说道,“你在宁夏一役中的作为,老夫都听说了,你干得不错,涂师爷的眼光不错。”

    涂文焕呵呵笑着从邓子龙身后走过来,对苏昊拱拱手,道:“苏总兵,涂某这厢有礼了。”

    “涂先生,晚生岂敢。”苏昊连忙还礼。[

    再往下,就是郝彤过来向苏昊见礼,苏昊看他的服『色』,知道他现在还是守备头衔,比邓奎低了两级。邓子龙部在云南防御缅甸军队的进犯,虽然也打过几仗,但怎敌勘舆营在宁夏平哱拜的功劳。邓奎跟着苏昊,屡立战功,算是拣了大便宜了。

    苏昊接着把自己这边的将佐也向邓子龙做了介绍,其中徐光祖也是一个老兵,与邓子龙颇有一些惺惺相惜之意。宾主互相见过礼之后,苏昊对邓子龙说道:

    “邓总兵,知道你们今天到来,酒宴都已经设好了,请邓总兵移步到勘舆营营地去歇息吧。水师弟兄们的住处也已经安排好了,既然邓奎和弟兄们都熟悉,那就正好让他带弟兄们前往即可。”

    “好,到了这里,就听你苏改之的安排了。”邓子龙豪爽地说道。他对苏昊的称呼始终是直呼其名,苏昊也是没办法。毕竟邓子龙的岁数当他爷爷都足够了。而且又是牛人出身,向来都是行事不拘一格的。指望邓子龙对苏昊恭敬,那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邓奎领着邓子龙麾下的部队前往事先为他们预备好的营地,营地里已经准备好了米面柴草、锅碗瓢盆,士兵们只要住下自己开伙就行了。把各项事情交代完毕之后。邓奎急匆匆赶回勘舆营。去参加苏昊为邓子龙准备的接风酒宴,等他赶到的时候,席上已经是酒过三巡。众人正在谈笑风生。

    “邓总兵,贵部不一直都是陆军吗,怎么成了水师了?”苏昊带着几分诧异对邓子龙问道。

    邓子龙没有回答,涂文焕替他解释道:“其实,我家总兵就是水师出身的。总兵最早曾带3000江西兵驻防福建,后又移防鄱阳,都以水战见长。只是后来调往云南戍边,久未打过水战,因此改之不知。这一次兵部说要寻一支能打仗的水师队伍。找来找去,最后还是找到我家总兵这里来了,其他的水师都不堪重用。”

    “原来是这样。”苏昊有些明白了。

    大明海岸线漫长,沿海许多军镇都有水师部队。但由于大明海禁日久,沿海水师很少有作战经验,很难承担艰巨复杂的海上作战任务。邓子龙是大明军中的一员猛将。其麾下又是谙熟水『性』的江西兵,因此被作为水师调派过来,倒也的确是最为合适的。

    邓子龙道:“兵部一纸调函,老夫就带着兵过来了。到现在为止,老夫还不知道让我们上哪打仗呢。怎么。沿海的倭寇又猖獗了吗?”

    苏昊摇摇头道:“不是的,这次兵部调邓总兵前来协助我部,是为了下南洋,到吕宋、爪哇一带去作战。如果不出预料的话,我们恐怕要和红夷在海上相遇,只怕会有一些恶战呢。”

    “打红夷?”邓子龙一愣,“这倒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不过,据老夫所知,红夷的火炮甚是了得,比我大明的火炮『射』速快,打得也准,在海上和红夷对阵,咱们只怕有些吃亏呢。”

    “邓总兵果然见多识广。”苏昊由衷地赞道,其实大明水师与欧洲殖民者的海军并没有交过手,但邓子龙居然能够知道欧洲海军的长处,这说明这位老将军博闻强记,对于军事上的事情十分关注。他说道:“红夷在使用火炮进行海战方面,的确有些长处。不过,邓总兵请放心,我们已经有了比红夷更好的火炮,而且我们还找了一些红夷的水手来,让他们给我们介绍红夷人使用火炮的方法。”

    “改之,我听说你们改进的火炮,在宁夏之役中颇有建树,可惜未能亲眼目睹,实在是遗憾。”涂文焕在旁边『插』话道。

    苏昊笑着指了指刚刚赶到入席的邓奎,说道:“这件事,涂先生找邓奎就好了,改天让他找人把我们的火炮拉出去,演示一下给邓总兵和涂先生看看。其实,不光是演示,可能还得请邓总兵麾下的兵士都掌握用炮的方法,以后若有水战,火炮是最最重要的。”

    “好,我们就都听改之的吩咐就是了。”邓子龙爽快地答应道。

    说罢打仗的事情,大家把话头又转到了邓奎身上。邓子龙指着邓奎对苏昊说道:“这短短两三年,邓奎都当上参将了。老夫记得当初郝彤和邓奎都是跟着改之的,现在郝彤还只是一个守备,改之想想办法,尽快给他也带个参将干干。”

    众人一齐哄笑起来,邓奎和郝彤的脸上都现出了尴尬之『色』,只不过两个人尴尬的原因恰好相反。苏昊笑道:“邓总兵发话了,晚辈岂敢不从?郝彤,别在乎邓奎现在是什么职位,咱们一块下南洋去,有你立功的机会。我向你保证,不出三年,你也能当上个参将。”

    “多谢苏总兵,多谢邓总兵。”郝彤站起身来,向苏昊和邓子龙分别作了一揖。在他的脸上,『露』出一丝跃跃欲试的神『色』,显然是期待着在未来的海战中为自己赢得功名。

    “那么咱们的事情就这样说定了,邓总兵,从明天开始,就请弟兄们开始进行水师训练。船厂里的战船正在加紧建造,不日就将有一批交付。届时需要让弟兄们上船『操』练,掌握驾船和『射』击的技巧。”苏昊对邓子龙正『色』道。

    邓子龙也收起了笑意,说道:“此事改之不交代,老夫也会督促的。要和红夷打海战,我部还有些欠缺,唯有努力训练方可。改之尽管放心,老夫带出来的兵,绝对不会丢人的。”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