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403 穷提举

    提举司就设在龙江宝船厂内,是一座前后四五进的大院子。正应了一句俗话,叫作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虽然这只是一家工厂里的督造官员衙门,但大门、仪门、正厅、廨舍、后堂、书房、后宅等建筑一应俱全。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座衙门看起来已经颇有些年头了,而且明显缺乏修缮,与整座船厂一样,透着一副衰败的气象。

    “来来来,咱们从这边走。”蔡国柱领着苏昊、李贽二人,绕过提举司的正门,径向后面走去。

    苏昊奇怪道:“我们不是去拜见提举大人吗,怎么不进正门,这是要往哪去啊?”

    蔡国柱笑道:“咱们船厂没事做,提举大人哪有什么公务?除了工部偶尔有人来巡检的时候,提举大人会在公堂接见一下。平时我们有事情拜见提举,都是从后门进去,直接到后宅去见他老人家的。”

    “好吧……”苏昊奈地说道,蔡国柱说的也有道理,船厂都不开工了,提举还呆在公堂干什么呢?

    一行人来到提举司的后门,只见后门敞开着,连个把门的门子都没有,估计也是因为提举司没钱雇杂役的缘故吧。蔡国柱熟门熟路地带着苏昊和李贽进了后门,眼前出现一大片长得郁郁葱葱的菜地。

    “这就是提举的后宅?”苏昊诧异地问道。

    蔡国柱却是见惯不怪,他小声说道:“我们整个船厂的人都自己种粮种菜吃,提举也得吃菜,不自己种怎么办?听人说,提举也是农家出身,种菜是行家,比我们这些匠户家种的都好。”

    正说着。眼前的丝瓜架底下冒出一个人头,蔡国柱见状赶紧走上前去,行礼道:“提举大人。小人是蔡国柱,适才在门口遇上两位客官说要拜见您老人家。小人就把他们带来了。事先也没向提举大人禀报,还请恕罪。”[

    “没事,有人找本官,你能把他们领过来,本官还得谢你呢。”那人摆摆手,走到苏昊和李贽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们一番。面表情地问道:“二位客官,你们找本官有何公务啊?”

    “请问,大人就是龙江宝船厂提举田道涵田大人吗?”苏昊问道。

    他们要来龙江宝船厂办事,自然事先是了解过有关情况的。他知道。这位田道涵乃是嘉靖年间的进士,还是探花及第,原本在南京工部当主事,因为得罪了上司,被发配到龙江宝船厂当提举。一干就是20多年。现在的田道涵,身上穿着带补丁的便服,沾着斑斑点点的泥渍,脸上皱纹摞着皱纹,看起来与一名乡下老农没有什么区别了。

    “本官正是田道涵。敢问二位如何称呼。”田道涵答道,从苏昊的语气中,他感觉到对方来历不凡。一般到船厂来找工人干私活的那些商人,在官员面前说话是不会如此不卑不亢的。

    “在下苏天,在京城做些小买卖。这位林先生,是在下的师爷。”苏昊报了个假名字,不想太早暴『露』自己的身份。

    “哦,苏掌柜,林师爷,二位找本官有何公干?”田道涵随随便便地向二人抱了抱拳,说道。

    苏昊道:“在下与林师爷从京城过来,想和田大人做笔买卖,不知大人有没有兴趣。”

    “什么买卖?我们这里是官办的宝船厂,哪有什么买卖可做。”田道涵说道。

    苏昊笑道:“龙江厂的事情,苏某在京城的时候已经打听过了。苏某这个买卖,田大人肯定做得……只是,此间似乎不是谈事的地方。”

    田道涵皱了皱眉,说道:“好吧,既是如此,那二位请到后堂稍候,待本官更衣再叙。”

    不知从什么地方过来一个老家仆,把苏昊和李贽二人带往提举司的后堂,田道涵自己先去换衣服、洗脸。蔡国柱见没有自己的事情了,便向苏昊、李贽打了个招呼,从后门又退了出去。

    苏昊和李贽在后堂稍等了一小会,田道涵穿着官服进来了。他在主位上坐下,摆了摆手,示意苏昊和李贽用茶,然后说道:“好了,此处并闲杂人等,苏掌柜有何话,尽可对本官明言。”

    苏昊道:“苏某有些海外的买卖,因此想造两条海船。听说龙江船厂有能造海船的工匠,不知能否聘几位去帮忙。”

    苏昊的这番话,也是临时起意。他听蔡国柱说以往有人来找龙江船厂的匠户去干私活,所以就编了这样一个理由来套田道涵的话。

    果然,田道涵对于苏昊的要求并没有觉得惊讶,他平静地问道:“不知苏掌柜要造多少料的海船,在何处建造。”[

    苏昊道:“这些事乃是其他掌柜『操』办的,苏某也不太清楚。这海船嘛,大概是1500料左右。建造地点,就是在太仓附近。”

    “嗯,1500料的船,对于我们的匠户来说,不在话下。”田道涵道,“不知苏掌柜要用我们多少工匠,用多长时间。”

    “大概40个工匠,两个月时间。”苏昊说道。

    “一个人二两银子。”田道涵直截了当地开出了价码。

    苏昊从蔡国柱那里已经知道田道涵是要索贿的,但对于他竟然如此直言不讳,还是有些吃惊。他问道:“田大人说的一人二两银子,不是指工匠的工食银两吧?”

    “当然不是。”田道涵道,“这是提举司收的银子,工匠的工食银两,你们自己去和匠户谈就是了。”

    黑啊,真是太黑了,苏昊在心里暗暗地骂道。他是都察院的佥都御史,李贽的官比他还大一级,是副都御史。对于这种**『裸』的索贿行为,他们俩只要拿出官印来,就可以立即扒了田道涵的官服,将他革职查办。

    不过,苏昊此次来船厂,并不是来查案的,即便是对田道涵有再多的恶感,他也不急于处置。他点点头,说道:“在下明白了。请问田大人,是不是向提举司交了银两之后,我们就可以直接去找匠户了?”

    田道涵对于这种交易显然是十分熟悉的,他说道:“还有几个条件。第一,我们的工匠去了,必须是做造船的事情,不能挪作他用。第二,说好的时间,不能拖延,更不能以高薪私留工匠。若有后一款事情发生,本官定会追究到底。”

    “这个我们可以保证。”苏昊说道。

    田道涵又想了想,说道:“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如果你们要用铁匠的话,二厢四甲的刘铁匠手艺不错,你们可以优先考虑。”

    苏昊一愣,下意识地问道:“怎么,这个刘铁匠……是田大人的亲戚吗?”

    田道涵摇摇头,道:“不是的,只是刘铁匠的内人得了恶疾,正缺钱用。你们反正是要找铁匠,让他去帮你们做事,他能挣点钱给内人看病,岂不是一举两得的美事吗?”

    苏昊有些失神,眼前这个官员,除了贪赃之外,好像也不是一是处嘛,至少他还关心匠户的生计,甚至能够说出哪个匠户家里生活困难。这年头,要找一个关心下属匠户的官员,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除了聘工匠之外,我们还有一件事情……”苏昊沉默了片刻,又提起了下一个问题。

    “苏掌柜请讲。”田道涵说道。

    苏昊道:“听说贵厂有不少造大船的木料,有些还是永乐爷年间存下的,不知保存得如何?”

    听苏昊说起木料,田道涵神情骤变,瞪起眼睛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苏昊笑道:“他,只是随便问问而已。我听我们那边船厂的主事说,这么多年的木料,只怕都已经腐朽了吧。”

    “哼,你们的主事懂个屁。不怕告诉你,龙江船厂的这些木料,一根都没有腐朽,全部完好如初。”田道涵骄傲地说道。

    “果真如此?”苏昊问道。

    田道涵道:“这种事,本官有必要骗你吗?”

    苏昊装出一副兴奋的样子,说道:“那太好了,我们造大船,正缺巨木,听闻……”

    “打住!”田道涵直接就把苏昊的话给打断了,“龙江船厂的巨木,是留着朝廷建宝船所用,你们别想打它们的主意。”

    “朝廷早就不造宝船了,这些木料都保存了100多年,哪还有用来造船的机会?”苏昊说道,“苏某听说了,这些木料都是来自于南洋的好木材,价钱方面……”

    没等他说完,田道涵已经站起来了,他用手指了指门外,说道:“二位如果没有别的事情,那就请便吧。”

    “田大人……”苏昊有些窘了,他原本只是想试试田道涵的职业『操』守,不料却被人当成坏人往外赶了。在这一刻,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田道涵这个人才好,前面索贿索得那么理直气壮,一说到木料的事情,居然是滴水不漏。要知道,只要他偷偷『摸』『摸』地卖掉几根大木料,收的钱远比他索取的贿赂要多出百倍。

    “田大人,别误会,我们也只是随便问问而已。既然田大人不允,那就权当我们没说过,还请田大人息怒。”李贽出面打圆场了。

    “是啊是啊,我们只是随便问问。”苏昊赔着笑脸道,“前面说的聘工人一事,田大人不会变卦吧?”

    “此事已经说好了,你们把银两交上来,本官自会安排人带你们去找匠户。”田道涵绷着脸说道。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