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400 开疆拓土

    请西方传教士来京城传播西方科学知识,这是一件关系到国家前途的大事,苏昊自然是需要向万历和王锡爵禀报的。按照正常的程序,他应当在朝会上提出此事,然后请众臣商议。不过,苏昊心里明白,这件事如果拿到朝会上去说,百分之百是会被否决掉的,朝廷里那些文官的思想之顽固,他是见识过的。

    苏昊考虑的方法,是私下里和万历、王锡爵商量,只要他们同意,苏昊就可以不动声色地先把这件事做起来,等取得一定的成效,再予以公开。到那时候,西方科学技术的价值已经能够被一些人看到了,朝廷中的反对声音就不会那么强烈了。

    考虑周全之后,苏昊来到了皇宫,让太监李龙向万历通报,请求觐见。

    “改之,今天又有什么事情要跟朕说啊?朕说过了,你平时没什么事情也可以来找朕聊聊天嘛,朕一个人呆在这皇宫里,也没个能说话的人,气闷至极。”万历一见到苏昊,便笑呵呵地向他说道。

    万历是个十分聪明的人,思想极其活跃。由于幼年时代一直受到张居正的压制,他的性格里颇有一些叛逆的元素,这使得他很难与朝中那些循规蹈矩的大臣们沟通。苏昊是一个有着现代思想的人,对于明代读书人的那些清规戒律颇为不屑,这就与万历能够产生共鸣了。

    在苏昊最早进京的时候,万历曾乔装改扮会见过苏昊。当时苏昊认出了他是皇帝,故意不予说破,向万历大谈了一番治国方略,颇得万历的欣赏。在那之后,万历就一直关注着苏昊,看着这个年轻人在死水一潭的大明官场中横冲直撞,愣是闯出了一条道路。

    在过去几年中,苏昊一直都在外地奔波。与万历少有会面的时候。直到宁夏之役结束,苏昊回到京城,万历才有机会经常召苏昊进宫与自己闲聊。苏昊来自于后世,对皇权没有太多的敬畏之意,在万历面前敢于直言不讳,再加上本身拥有超越于时代几百年的知识积累,与万历聊天的时候。屡屡能够让万历觉得茅塞顿开,二人的关系越来越密切。

    在苏昊看来。万历其实是一个很不错的领导,并非像后世史学家说的那样昏庸能。万历的怠政,很大程度上是被大臣们气出来的。想想也就知道了,一个皇帝,成天在朝廷上被大臣们指着鼻子质问打算立哪个儿子当太子,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的正事可言,搁在谁身上也只能以罢朝来抗议了。

    听到万历亲切地向自己打招呼,苏昊没有得意忘形,他先按规矩给万历行了跪拜礼,然后才照万历的吩咐坐下来。说道:“圣上,臣此次进宫,主要是得了一件新奇东西,想请圣上过目。”[

    “什么东西?改之说新奇的东西,那定然是十分有趣的。”万历饶有兴趣地说道。

    苏昊从怀里掏出利马窦画的中文版世界地图。在万历面前摊开,说道:“圣上请看,臣所言就是此物。”

    “这是一幅地图?”万历皱着眉头看了一会,迟疑着说道:“这不是一幅大明疆域图,莫非是一幅万国全图?”

    “正是。”苏昊答道,“此乃佛朗机人通过大航海画出来的万国全图,图上这几个地方,分别叫作亚洲、欧洲、非洲、北美洲和南美洲。我大明所在的位置,就是在亚洲的东部,而我们平常所说的佛郎机,是在亚欧大陆的西部,那里包括几十个国家。”

    “这世界竟有如此之大。”万历自言自语似地说道,“那么这些国家,可有如我大明一般强大者?”

    苏昊说道:“我大明目前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欧洲各国都是小国,目前实力尚法与我大明相比。不过,这些国家通过大航海,在海外扩展了许多殖民地,实力不断上升。我大明若继续闭关锁国,只怕很快就会被这些小国超过。”

    “闭关锁国?”万历看着苏昊,不解地问道。

    苏昊也是一时嘴快,把后世的概念拿到当下来说了。不过,明朝有禁海令,禁止民间造船出海,与海外的经贸往来十分萧条,说是闭关锁国,也不算出格。他想了想,对万历说道:

    “圣上,咱们大明虽然地大物博,但相比整个世界来说,大明只是很小的一块。圣上请看,这一片大陆名叫美洲,有四五个大明的大小,物产丰饶,而且几乎是主之地。那里的土人名曰印第安人,蒙昧未化,不能保其土。欧洲人在100年前发现了这片土地,然后就疯狂地向这片土地移民,欲将其据为己有。

    我大明作为今天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面对着这样一片疆土却动于衷,这不是闭关锁国又是什么?世界上的疆土是有限的,一旦被他人瓜分殆尽,我们就没有机会了。”

    接着,苏昊就把欧洲大航海和海外殖民的情况向万历做了一个详细的介绍,这些情况有些是他前一世从电影、图书上看来的,有些则是这些天与利马窦聊天的时候了解到的。万历听得很认真,对于欧洲人大航海的艰险也是嘘唏不已。

    “你今日进宫,就是为了向朕说这件事?”听苏昊全部说完,万历问道。

    苏昊道:“其实,这件事臣一直都在考虑,只是这一次从一名佛郎机传教士那里得到了这幅万国舆图,才让臣觉得此事不可耽搁了。”

    万历摇摇头道:“改之,你想得太简单了。你说的这个美洲再好,毕竟也是海外蛮荒之地。欧洲人国小地贫,所以要去美洲发展。我大明地大物博,要这些土地何用?再说,如果朕提出要去开拓海外的疆土,朝廷里那些言官还不把朕骂个狗血淋头,说朕是穷兵黩武的道之君。”

    “那些言官懂个屁啊!”苏昊忍不住爆出粗口来了,他这话如果让外人听见,恐怕又得参他一个君前失仪了。不过,幸好这只是他与万历之间的私下谈话,万历对于他这种言论是不会在意的。[

    “圣上,自古以来人们称颂的有为之君,都是能够开疆拓土的君王。我中华之国,在秦以前仅限于中原一带,而后经历代明君的开拓,才有了我大明这万里河山。圣上欲做秦皇汉武一样的贤明君主,就应当在这方面有所作为。那些言官不过是鼠目寸光之辈,听他们的话,我大明如何能够发扬光大,永世称雄世界?”苏昊慷慨激昂地说道。

    “可是……开拓这些蛮荒之地,对我大明有什么用处呢?还有,开拓这些地方,必须动用水师,水师出战的耗费是不可估量的。”

    万历还在犹豫着。苏昊的话,对于他并非没有触动,像他这样一个不安份的君王,开疆拓土这种事情疑是有着强烈吸引力的。不过,他的顾虑也是极多的,言官的阻挠只是其中一部分,担心国力难以支撑也是他犹豫的一个重要原因。

    苏昊道:“圣上,臣说过,这些地方并非蛮荒之地,而是物产极其丰富的地方。美洲有沃野万里,可以进行耕作。这些地方还有大量的矿藏,光是各处的金矿,就比我大明全部的黄金还要多得多呢。”

    “果真如此?”听到黄金二字,万历的眼睛里闪出了火花。

    对于苏昊的找矿本领,万历是深信不疑的。既然苏昊说美洲有丰富的金矿资源,那十有八九就是真实的事情。大明的黄金有多少,万历是能够想象得出来的,如果那个什么美洲拥有比大明所有的黄金还要多的金矿资源,那么去开拓这样一片土地,似乎也是很有价值的事情了。

    苏昊继续说道:“我大明人口与日俱增,而田地数量却是固定的。要养活这么多百姓,没有土地怎么能行?如果我们能够打开国门,就可以让缺少土地的农民到海外去发展,在那里,每户人家都可以随随便便地圈出万顷良田,到时候只怕是没有那么多的人口去耕种呢。”

    “言之有理。”万历被苏昊说动了,“改之,依你之见,咱们当如何做呢?”

    苏昊道:“开拓海外,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实现的事情,需要几代人不断传承。不过,我们必须从现在开始打造我们的水师,还要积极学习欧洲人的技术,以改进我们的火器、提高航海的能力。

    其实,臣今天进宫觐见陛下,是想请陛下发一道圣旨,允许臣召集在大明境内的佛郎机传教士,把他们集中到京城来,开办学校,传授佛郎机的各项技术。如果有可能的话,臣还请求陛下能够再发一道旨意,从佛郎机招募造船工匠和有航海经验的水手,用以提升我大明的航海技术水平。”

    “嗯,此事朕可以答应,不过还需要与内阁再商议一下。这样吧,改之,你写一个条陈来,把你想说的事情写清楚,朕把你的条陈批给内阁,让他们就此事拿一个章程出来。”万历说道。

    苏昊伸手到袖筒里一掏,拿出一份折子,说道:“圣上,臣早已把条陈写好了,就等着圣上这句话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