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395 摆平着力兔

    如晴空中的一声霹雳,关于卜失兔王爷要与明军签署和平协议的消息,一下子把整个鞑靼大营里的官兵都给惊住了。

    对于普通士兵和那些小部落的首领们来说,不用打仗的确是一个天大的利好消息,这意味着他们可以返回自己的部落,去和老婆孩子团聚,去过那温馨的小日子了。每次打仗,他们都是在前面充当炮灰,胜利后的收益却落不到他们头上,他们哪有什么打仗的热情。现在听说不用打仗了,他们岂能不欣喜若狂。

    著力兔和其他一些大首领,听到此消息则是心里一片茫然。他们不知道卜失兔是吃错了什么药,为什么带着几万人千里迢迢过来了,却突然不打了,还与明军签了什么协议。协议的详细内容他们还没有看到,但从种种迹象来看,明军并没有答应退出草原,也就是说,这是一个以牺牲了他们利益为代价的协议。

    “王爷,我们为什么不打了?”著力兔在听到消息之后的第一时间就冲到了卜失兔的大帐,对卜失兔质问道。

    “著力兔大首领,你不要急。来来来,本王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大明的旷世大儒,李贽先生。李先生的学问,一向是本王非常崇敬的。”卜失兔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居然还有心情向著力兔介绍自己的偶像。

    “见过李先生。”著力兔向李贽抱了抱拳,以示问候。眼睛却依然盯着卜失兔:“王爷,咱们与明人要签什么协议。明人答应什么时候撤出草原?”

    卜失兔道:“关于此事,本王已经搞清楚了。此次明军进入草原,纯粹是为了追剿叛逆哱拜,并非针对咱们的鞑靼部。至于他们在草原上开矿、种菜,是来帮助咱们鞑靼人的,咱们不能不领人家的好意啊。”

    “这……”著力兔愣住了,他几乎不敢相信这是卜失兔说的话。好一会,他终于想起来扭头去看李贽。因为他意识到,这个不起眼的小老头才是卜失兔改变立场的原因。

    李贽微微一笑,说道:“著力兔大首领,我知道你与苏副总兵之间,颇有一些误会。有些事情,说开就好了。老夫此次前来鞑靼大营,苏副总兵托我向著力兔大首领表达他对于此前诸多冒犯的歉意。还让老夫带来了一件礼物……”[

    说到此,他拍了拍手掌,大帐的帘子一挑,苏昊的亲兵队长熊民范捧着一口箱子走了进来,径直走到著力兔的面前。

    “这就是苏副总兵送给大首领的礼物,大首领请过目。”李贽说道。

    著力兔皱了皱眉。有心拒绝,却又耐不住好奇心,想知道苏昊到底送了他什么东西。在他心里,隐隐地有个念头:如果苏昊送的东西不错,那么不和苏昊计较。也不是不可以。

    著力兔身边的亲兵迎上前,从熊民范手里接过了箱子。放在地上,打开来,从里面取出了一件黑漆漆的锁子甲。乍看上去,锁子甲的做工十分精细,确是上品。但再怎么精细,一件锁子甲也不算是多么贵重的东西,著力兔的脸上露出了一些失望和不悦的神色。

    “这件锁子甲,是用高锰钢丝编制而成。这高锰钢乃是我家副总兵独家所创,用了七七四十九种绝密矿物炼成,坚韧比,乃价之宝。大首领若不相信,可以拿刀砍一砍这件锁子甲,不过末将有言在先,若把大首领的宝刀磕坏了,可别埋怨末将。”熊民范照着李贽先前教过他的话,对著力兔说道。

    “高猛钢?”著力兔有些奇怪,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他抬头看了看端坐在帅位上的卜失兔,看到卜失兔脸上露着微笑,知道卜失兔肯定也得了同样的礼物,而且对这礼物颇为满意。想到此,他果真从腰间掏出佩刀,挥刀向亲兵手中拿着的锁子甲劈去。

    “呛啷啷!”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过,锁子甲在亲兵手上抖动了好一会,却没有像著力兔想象的那样被砍出一个口子。看上去只有草秆般粗细的钢丝,居然能够抗得住著力兔的奋力剁砍,这让著力兔好生诧异,同时心生欣喜。他低头看看自己的佩刀,发现刀口上反而出现了几个缺口,这又更加证实了锁子甲的质地是如何坚硬。

    “好甲!”著力兔忍不住赞了一声,脸上也绽出了笑意。他回过头,向李贽再次抱了抱拳,说道:“劳烦李先生回去转告苏总兵,著力兔多谢他的赠甲之恩。”

    鞑靼人一向缺少金属,更遑论优质的金属。苏昊送的这副锁子甲,用的是超越了当年科技水平的高锰钢,在著力兔看来,那简直就是价值连城的宝物。这样一副甲,能够让著力兔在万军之中免受伤害,说是送给著力兔一条命,都不为过。

    苏昊能够做出这样的表示,著力兔心里对苏昊的仇恨之意一下子就下降到近似于零了。鞑靼人与明军打打杀杀的事情,再寻常不过了,没有人会把这些战争仇怨记得刻骨铭心的。

    李贽看着著力兔那副喜不自禁的样子,在心里也是暗暗佩服苏昊的大手笔,同时又对著力兔的糊涂感到好笑。这种锁子甲,在冷兵器时代的确是保命的神器,但对于拥有优势火器的明军来说,这几乎就是一个摆设。试想,如果大明与鞑靼之间要重开战端,明军一炮轰击过去,著力兔就算浑身罩上钢甲,又能抗得住什么呢?

    “这赠甲的美意,著力兔心领了。但明军冒犯我草原之事,是不容商量的,请李先生回去对苏总兵说,限你们……”著力兔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他不知道该给明军多少天的期限才更合适。说少了,有点对不起这副宝贵的锁子甲;说多了。又显得自堕了志气。

    这时候,卜失兔发话了。他说道:“著力兔大首领,你没有弄明白苏总兵的用意,还是坐下来听听李先生如何讲,然后再做决定不迟。”

    “那……李先生请讲吧。”著力兔在一旁坐了下来,同时从亲兵手里把锁子甲接过来,爱不释手地把玩着。

    李贽于是把此前向卜失兔说过的内容,又向著力兔再说了一遍。当然,其中涉及到与卜失兔的一些幕后交易。自然就隐去不提了。著力兔听了一会,渐渐明白了苏昊的意思,而且嗅出了自己在其中能够获得的好处,心里也有几分松动了。[

    “王爷的意思是什么呢?”著力兔转向卜失兔问道。

    卜失兔道:“早在本王的先祖俺答汗在世的时候,我们蒙古就与大明签置过协议,互不侵犯,互通有。当今顺义王和忠顺夫人也都教导我们。要与大明和睦相处。是哱拜这个逆贼,挑动了我与大明之间的矛盾,使我们双方都蒙受了损失。幸好苏副总兵有大智慧,愿意与我们尽弃前嫌,本王岂有不答应之理。”

    “可是,明人奸诈。万一以此为掩护,向我草原渗透,怎么办?”著力兔提醒道。

    卜失兔道:“我们蒙古人也不是傻瓜,难道还看不出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吗?再说。区区几万汉人渗透到我草原上来,又能对我们有什么妨碍?我们蒙古人以放牧为生。汉人以农耕为生,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有什么可怕的?”

    “王爷高瞻远瞩,著力兔佩服。”著力兔知道卜失兔心意已决,也只能点头接受了。他此前与苏昊几次交手,都吃了亏,能够不再与苏昊开战,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解脱。更何况,听李贽说的情况,如果双方开展合作,除了卜失兔能够从合作中获准之外,他得到的利益也不少。在挣钱和打仗两者之间选择一个,他还能有什么其他的考虑吗?

    “来人,传哱拜!”卜失兔见著力兔也同意了与明军合作的方案,当即向身边的亲兵下达了新的命令。夏邦兴与李贽坐在下面,互相对视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微笑。他们知道,这是卜失兔要向苏昊表明决心,而哱拜,自然就是这场交易中的牺牲品了。

    少顷,哱拜被几名卜失兔的亲兵带进了营帐。他如今是丧家之犬,寄人篱下,早已没有了当初那种狂妄的气势。见到卜失兔,他连忙跪下,恭恭敬敬地磕了几个头。

    “王爷宣下官至此,有何吩咐?”哱拜问道。

    卜失兔一拍面前的案子,喝道:“哱拜,你可知罪?”

    哱拜一愣,连忙道:“下官不知做错何事,还请王爷示下。”

    卜失兔道:“你本是鞑靼叛将,大明仁义,收容了你,你却又起兵反明。失利之后,你逃往草原,欲嫁祸于我们鞑靼部,连累我鞑靼部与明军刀兵相见,互有伤亡。你说,你是不是罪可赦!”

    “这……”哱拜瞪大了眼睛,他转头看看四周,一眼看见了李贽。他虽然不认识李贽其人,但从李贽的装束上能够认出,此人必是从大明而来。联想到刚刚听说的卜失兔与苏昊签订和平协议的传闻,哱拜不由得大惊失色。

    “王爷万万不可听信明人的花言巧语。汉人常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他们从来都不把咱们鞑靼人当成自己人,一直都欲置我鞑靼于死地。王爷如果与明人和解,必将养虎成患,最终为明人所灭……”哱拜失声喊道。

    “住嘴!”卜失兔大吼一声,“来人,把这个逆贼给我捆上,送往明营,任凭大明发落!”

    “王爷饶命啊!王爷念在哱拜也是鞑靼人的份上……”哱拜哭喊起来,拼命地向卜失兔磕头求饶。

    卜失兔哪里会把哱拜的求饶放在心上,他一挥手,周围的几名亲兵扑上去,便按住了哱拜,有人掏出绳索,打算把哱拜五花大绑地捆起来。

    哱拜知道自己这条小命已经被卜失兔当成礼物送给苏昊了,如果他被送到苏昊手里去,那么命运是可想而知的。作为一名叛将,明廷判他一个凌迟处死都有可能。

    到了这个时候,哱拜只能是困兽犹斗。只见他站起身来,抡开胳膊,一下子就把两名冲到自己身边的卜失兔亲兵摔了出去,与此同时,他的手在腰间一带,一把软剑赫然出现在手里。

    哱拜被带进营帐的时候,是被解除了武装的,但卜失兔的亲兵见识少,不知道世上还有一种可以绕在腰里当腰带使的软剑。哱拜是个警觉之人,自知自己投奔到著力兔营下,随时都有性命之忧,所以走到哪里都带着这柄软剑。到了这生死攸关之际,他哪里还顾得上掩饰,直接把剑就拔了出来。

    “保护王爷!”

    几名亲兵连忙挡在卜失兔身前,生怕哱拜突然发难,伤害了卜失兔。

    哱拜眯起眼,看着卜失兔,冷笑道:“王爷,哱拜不想与王爷为难,我只想请求王爷允许我把这明人的使者砍了,然后让我远走高飞。王爷如果不答应,哱拜拼出这条命,大不了与这帐中诸人同归于尽。”

    “这……”卜失兔有些慌了,刚才哱拜一出手就把他手下的两名亲兵都给甩出去了,其武功之高,还真不是这帐中的几名亲兵能够挡得住的。万一哱拜真的拼命,卜失兔的性命也危在旦夕了。但要说答应哱拜的条件,让哱拜把李贽杀了,卜失兔同样法答应,因为这就意味着他与苏昊的协议法签订了。

    看到卜失兔的神情,哱拜知道自己已经把卜失兔给镇住了。他要的就是卜失兔这一刹那的失神,因为在这个时候,卜失兔手下的亲兵一门心思都在于保护卜失兔,定然不会向他为难。

    “这位明臣,我不知道你是何许人也。你跑到此处来挑拨我与王爷的关系,休怪哱某情!”哱拜说着,挺起剑便向李贽刺去。

    “抨!”

    只听一声枪响,刚向前走了一步的哱拜猛地向后倒去,软剑从手上脱落出去。卜失兔的亲兵见此情形,哪里还会错过机会,连忙一齐上前,几柄剑同时刺向哱拜的胸口,把他牢牢地钉在了地上。(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