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394 一针见血

    夏邦兴往返于鞑靼大营和芦峪关之间的时间不过是五六天。在这段时间里,卜失兔如坐针毡,面上却要装出一副大局尽在掌握的样子,还要不断地应付著力兔催促进兵的要求。听到亲兵报告说夏邦兴带着明军的使者回来了,卜失兔马上吩咐在大帐接见。

    “王爷,属下回来了。路上耽搁日久,请王爷恕罪。”夏邦兴首先向卜失兔表示了歉意,他知道卜失兔一直都在等候着他,但他还是在明营多呆了两天,目的在于充分了解苏昊那边的情况。

    “夏先生辛苦了。”卜失兔摆摆手,并没有责难夏邦兴。出使明营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夏邦兴多耽搁几天也是正常的。

    夏邦兴谢过卜失兔的宽恕,然后说道:“王爷,属下此去,见到了明军的副总兵苏昊,向他说明了王爷的意思。苏副总兵表示,他对王爷颇有敬意,并冒犯王爷之意,只是想与王爷共同开发草原。为了向王爷表明诚意,苏副总兵特地派了大儒李贽先生随属下亲自来向王爷解释详情。”

    “李贽先生?就是你曾向本王说起过的那位旷世大儒?”卜失兔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投向李贽的目光明显带上了几分崇敬。

    蒙古王公并非都是只识弯弓射大雕之辈,就算自己读书不多,但对于读书人的事情还是颇为了解的。卜失兔是有意争夺蒙古顺义王王位之人,对于中原的文武之事更是十分关心。再加上夏邦兴原本就是李贽的学生兼助手,这些年没少在卜失兔面前说起李贽的学问,所以卜失兔一听李贽这个名字,就有些动容了。

    夏邦兴简单地把李贽的情况向卜失兔做了个介绍,对于坊间传言李贽死于锦衣卫之手一事,夏邦兴没有透露苏昊在其中的作为,只说李贽被江湖侠客所救,后来隐姓瞒名在苏昊营中当了幕僚。

    卜失兔恭恭敬敬地向李贽行了个礼。然后吩咐左右给李贽看座。客气一番之后,宾主的交谈进入了正题。

    “李先生,您是小王尊敬的大儒,小王不当对您口出恶言。但苏昊进犯我草原在先,埋地雷伤人、毁我粮草在后。这些事情。苏昊当给我一个交代才是。否则,本王非但要兴兵将明军逐出草原,还要以牙还牙。踏平宁夏卫,以报此仇。”卜失兔收起此前的温和嘴脸,语气强硬地对李贽说道。[

    李贽微微一笑,拱手道:“王爷误会了。苏总兵进军草原,只为追杀我大明叛逆哱拜,并非针对王爷。至于后来烧毁粮草等事,不过是因为王爷受人蒙蔽,大军压境,我方出于自保。乃不得已而为之。”

    “一句不得已而为之,就能够把我数千人的死伤抹掉了?”卜失兔说道。

    李贽道:“刀枪眼,这战场上士卒死伤之事,不是很寻常的吗?半年多前,著力兔大首领兴兵犯我平虏堡,也伤了我们不少人。如果大家都讲冤冤相报。最终对谁都没有好处。”

    “著力兔与你们的恩怨,我管不了。我的军队在这次也遭受了损失,苏昊打算如何补偿于我?”卜失兔道。

    李贽道:“用顺义王之位来补偿王爷,王爷觉得足够否?”

    听到李贽的话,卜失兔一时有些失神。愣了片刻,他才用不太坚定的语气说道:“苏昊好大的口气,他如何能用顺义王之位补偿于我?……再说,本王乃顺义王长孙,顺义王百年之后,这王位本来就是本王的,苏昊岂能用本王的东西来作为条件?”

    “呵呵,王爷真有这么大的把握吗?”李贽淡淡地反问道。

    “怎么就没有把握了……”卜失兔讷讷地说道,他不便在外人面前表现出自己在争夺王位问题上的焦虑,但又不愿意把门关死,毕竟李贽给他开出来的这个条件,真的让他十分心动。

    李贽道:“蒙古汗位,向来是有实力者居之。王爷是顺义王长孙不假,但素襄王爷也是忠顺夫人长孙,王爷觉得,你真有把握能够赢得忠顺夫人的支持,顺利坐上顺义王的王位?”

    一句话,把卜失兔彻底给说蔫了,他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坐在那里,早就没有了刚才那股虚张声势的嚣张气焰。

    李贽说的忠顺夫人,就是大名鼎鼎的蒙古三娘子。她原本是俺答汗的夫人,后来又嫁给了俺答汗的孙子扯力克,算是卜失兔的奶奶一辈。明廷册封扯力克为顺义王,三娘子的封号就是忠顺夫人。

    三娘子名义上是卜失兔的奶奶,但实际上与卜失兔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她有自己的孙子,名叫素襄,也是草原上颇有势力的一个王爷。

    蒙古人的势力构成十分复杂,三娘子嫁给扯力克为妻,但手上却拥有自己的一支武装,力量甚至超过了扯力克,是蒙古王权的真正控制者。卜失兔想继承扯力克的王位,面临的最严重威胁就是三娘子的孙子素襄,这也是卜失兔为什么要抓紧时间收编著力兔的原因。

    有关卜失兔与素襄之间的争斗,在蒙古不算是什么秘密,大明朝廷对此自然也是心知肚明。李贽是饱学之士,这种事情哪有他不了解的,此时一针见血地指出卜失兔面临的威胁,直接就把卜失兔的气焰给打掉了。

    “李先生是说,如果本王答应苏……总兵的条件,你们能让大明皇帝支持我当上顺义王?”卜失兔奈地问道,自己的底牌已经被别人窥清了,他再装模作样就可笑了。他原本一口一个苏昊地叫着,现在也情不自禁地把称呼改成了尊称。[

    李贽道:“王爷若能与我大明真心合作,大明朝廷自然会支持王爷,这有何疑义?另外,我家副总兵乃天下奇人,有点石成金之能。王爷如果能够与我家副总兵合作,何愁实力不增?只要有了实力,再加上能够让牧民过上好日子,赢得草原上的民心,不管忠顺夫人怎么想。这个顺义王位还不是稳落到王爷的手中?”

    “这……”卜失兔把目光投向夏邦兴,等着夏邦兴帮自己拿个主意。

    夏邦兴道:“王爷,属下以为,李先生所说句句都是金玉良言。咱们与明人之间并没有什么仇怨,此去与明军拼个你死我活。最终只能是削弱了咱们自己的力量。让素襄那些人拣了便宜。属下此次到贺兰堡和周围几个明人建的矿区去看了看,那里堡垒坚固,加之明军的火器十分犀利。我们要想取胜,只怕要承受很大的损失。”

    “这是你看到的?”卜失兔问道。

    “是的。”夏邦兴回答道,他把这几天在苏昊那见的所见所闻都向卜失兔介绍了一遍,其中也难免对明军的实力进行了一些夸大。他对于鞑靼军的实力颇有了解,讲解的时候自然就会说到明军对鞑靼军有哪些克制手段。这些话如果由李贽来说,卜失兔恐怕还有些不信,但出自于夏邦兴之口,就由不得卜失兔怀疑了。

    “这个著力兔,害本王不浅!”卜失兔莫名其妙地来了这么一句。其实已经把心里的意思给表现出来了。连夏邦兴都认为明军的防守严密,自己占不到便宜,那这个仗再打下去,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李先生,那你说说看,苏总兵打算怎么与本王合作呢?”卜失兔也不愧是一代豪杰。想明白了事情就能够立即作出决断。至于说这样做会不会丢面子,这已经不是他要考虑的事情了,与王位相比,区区一点面子算得了什么呢?

    李贽是有备而来的,当即从怀中掏出一副蒙古地图。一五一十地向卜失兔说起了苏昊的设想:

    双方化兵戈为玉帛,开展广泛的经贸合作。首先,由大明方面出技术、出资金,在草原上开采矿产,并进行冶炼。产品一部分销售给草原各部落,另一部分销售往大明内地,所得收益则按照约定的比例进行分配。

    其次,选择背风向阳、水源丰富的地区,建立明人的定居点,进行屯田,种植粮食、蔬菜等,以较低的价格供应给牧民,或者用于交换草原上盛产的牛羊肉、奶制品等,实现互通有、共同发展。

    为了保证汉人的定居点不会受到鞑靼人的骚扰,允许汉人定居点保留部分明军及商家的私人武装。同时,为了消除鞑靼人对于明军武装的疑虑,驻扎的明军武装的骑兵力量将受到严格限制,从而确保鞑靼人在机动作战方面的优势。

    ……

    这一条条策略,都是苏昊、李贽、萧如熏、叶梦熊等人经过反复酝酿而形成的,其中既考虑到了大明的利益,也充分保证了蒙古一方的利益。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双赢的方案。当然,支持这个方案的,是明军所拥有的实力。在明军装备了先进火器的情况下,蒙古人如果要背信弃义,进攻草原上的明人定居点,必须要付出百倍于其收益的代价。

    李贽使用的蒙古地图,是苏昊凭着后世的记忆绘制出来的,细节不一定准确,但大的方位是没有问题的。当年的地图也不讲究太高的精度,这样一份地图已经足够把整个规划给说清楚了。

    “现在本王相信了,苏副总兵确实有与本王合作的诚意。目前本王的势力还仅限于青海至河套一带,等未来本王当上了顺义王,会在全蒙古与大明进行合作。”卜失兔踌躇满志地向李贽承诺道,他从李贽描绘的蓝图中,已经看到了自己成功争夺顺义王王位的希望。

    什么叫实力,实力不就是钱吗?按照苏昊提出的合作意向,卜失兔一年起码能够挣到数万两白银的收入,用这些钱,不难打造出一支最强大的军队,足以让三娘子手中的精锐都黯然失色。

    更何况,李贽话里话外还透露出一个意思,那就是如果卜失兔争夺王位的时候遇到什么麻烦,明军是不会坐视不管的。最起码,在关键的时候提供一些新式火器,也足以让卜失兔的实力陡然上升一大截了。

    “李先生,你真是本王的贵人啊!”卜失兔哈哈大笑,此前损失的那些兵卒、粮草,早就被他忘在脑后了。他现在想的,就是尽快地启动与苏昊的合作,让自己早一天获得来自于合作的收益。

    “既然王爷认可了我们苏副总兵的提议,那咱们双方就尽早签订盟约,开始着手做事吧。听闻顺义王身体不太好,有些事,咱们还得抓紧了。”李贽赤裸裸地说道。

    “正该如此,咱们的时间的确不多了。”卜失兔对李贽的提议大为赞同,似乎忘记了顺义王扯力克正是他的亲爷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