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392 新思维

    “苏将军,此事不怪陈道长。”

    夏邦兴只能出来说情了,陈观鱼算是他的引见人,受到上司责罚的时候,他如果不出来说点啥,显得太不能人情了。可是,话说出口,他又愕然了,如果此事不怪陈观鱼,那么怪谁呢?怪苏昊,好像说不通,怪卜失兔,这不是自己打脸吗?

    苏昊也是不解风情之人,听夏邦兴说出此话,立马就反问了一句:“夏先生此话乍讲?”

    有没有搞错,我只是一句客气话好吧!夏邦兴在心里问候着苏昊的全家,脸上却只能悻悻地笑着,说道:“学生的意思是说,陈道长倒是向我家王爷转达过苏将军的意思,但是,此事过于匪夷所思了,让我家王爷怎么能够相信呢?”

    “唉,夏先生,恕我直言,鞑靼要想脱贫致富,关键是领导的思想观念要转变,要有新思维,不能抱着过去的经验吃老本啊。”苏昊语重心长地对夏邦兴说道,作为一个来自于后世的穿越者,说这种官话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

    “脱贫致富……新思维……,苏将军,恕学生愚钝,又离开中原日久,不知道苏将军所指为何。”夏邦兴彻底被苏昊打败了,苏昊的话听着那么高端大气上档次,可是他就是听不懂,更不知如何反驳,这实在是太郁闷的事情了。

    “这样吧,这些道理,我还是请一位当世大儒来给你讲讲吧。”苏昊看出夏邦兴多少还有些文人脾气,灵机一动。想起自己的幕僚李贽来了。对付这种文艺……中年,李贽恐怕比他更有经验。

    苏昊吩咐一声。不多时,化名林执的李贽就被人从后院请出来了。苏昊让人给李贽让了座,正好与夏邦兴面对面,便于交谈。

    “学生夏邦兴,请教先生……”夏邦兴看到出来的是一位老者,又满脸儒雅气质,连忙起身行礼,话说到一半。就见对方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异样,后面的话一时就滞住了。[

    “你是……夏尚中?”李贽用手指着夏邦兴,不确信地问道。

    尚中正是夏邦兴的字,在鞑靼人那里,大家不时兴互相称呼表字,所以夏邦兴对于自己的字都有些觉得陌生了。到芦峪关来的时候,他只介绍过自己的名。而没有介绍字。谁料想,眼前这个老头,居然能够把自己的字给叫出来了。

    “先生……敢问……”夏邦兴下意识地站起身来,磕磕巴巴地说道。他心里有一丝疑惑,却又不敢确认。

    李贽站起来,走到夏邦兴面前。一把拉住夏邦兴的手,激动地说道:“尚中,你竟然还在人世,老夫找你找得好苦啊!”

    “先生,李先生!”夏邦兴终于认出经过化妆改扮的李贽。不由得热泪盈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对着李贽连连磕头。

    “起来起来,快说说,你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对了,原来你是跑到鞑靼人那里去了,难怪……”李贽看起来也很激动的样子,说话都有些哆嗦了。

    呃……这也太狗血了吧?苏昊、陈观鱼等人在旁边看着这一幕,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这一老一中两个互相叙了几句离情,李贽才回过头来,向苏昊简单说了一下这个夏邦兴的情况。

    原来,夏邦兴原本是李贽的学生,后来又在李贽身边,做了一名书记,也就是贴身秘书的意思。李贽为官公正,得罪了不少人,最终落了个罢官回乡的下场。夏邦兴作为李贽的身边人,替李贽挡了不少事情。朝廷的都察院对他紧追不放,意欲置之于死地,以断李贽的一条手臂。夏邦兴万般奈,弃官出逃,不知所踪。

    这些年,李贽每回想起夏邦兴,都觉得很对不起这个大有前途的年轻人,认为是自己连累了夏邦兴。由于听不到夏邦兴的消息,他一直以为夏邦兴已经死于仇家之手,却不料在此处以这种方式重逢了。

    “学生弃官之后,被姚安府的几个劣绅派人追杀,不得不亡命天涯,到了鞑靼部。这些年在卜失兔王爷帐下听命,也不过是苟延残喘,如行尸走肉而已。”夏邦兴对李贽说道,脸上颇有一些惭愧之色。

    有你这样欢实的行尸走肉吗?苏昊在心里暗暗鄙薄道,身为汉人,却跑到这里来为鞑靼人争取利益,这不就是传说中的汉奸吗?

    夏邦兴从众人的脸上看出了他们心里的想法,连忙解释道:“苏将军和各位请不要误会,学生其实一直都是希望大明与鞑靼之间休开战端,以免生灵涂炭。在青海的时候,学生不止一次劝阻了卜失兔王爷对西宁各卫所的进犯。这一次卜失兔王爷应著力兔之邀,欲对苏将军不利,学生也是竭力劝阻的。这一点,陈道长可以作证。”

    “这个……小道的确可以作证。”陈观鱼挺身而出,“夏先生一直都是主和派,此次卜失兔王爷愿意与我方谈判,也是夏先生力主的结果。夏先生在卜失兔王爷面前,说话还是很管用的。”

    夏邦兴向陈观鱼投去一束感激的目光,心里暗暗地向陈观鱼许下了金钱、美女数,作为回报。他转头面对李贽,问道:“先生,学生在青海的时候,曾听说锦衣卫到麻城去抓您,您在半路上就……”[

    夏邦兴听到的传闻,自然是说李贽在半路上病死了,这是苏昊他们给锦衣卫设的局,锦衣卫虽然看破了,却又不敢说破,于是就以讹传讹,真的说李贽病死了。夏邦兴乍听到此消息时,还哭了好几个晚上,谁曾想今天居然还能在这里看到活着的李贽。

    李贽知道夏邦兴是对自己极其忠诚之人,便也不隐瞒,把苏昊当年如何解救自己之事简单地向夏邦兴做了个介绍。夏邦兴闻言,起身敛敛衣襟,郑重其事地给苏昊磕了几个头。他现在不是以卜失兔使者的身份,而是以李贽学生的身份,这几个头,苏昊倒也受得起。

    “尚中啊,现在大家都是自己人了,你说说看,卜失兔现在是什么意思?”

    一通寒暄过后,李贽把话题引回了当前的事情,对夏邦兴问道。

    夏邦兴脸红了红,显然有些不适应自己现在的身份。卜失兔待他有知遇之恩,所以他不便出卖卜失兔。但面前之人是自己的老师,同样也是恩重如山,他再端着架子不肯说实话,就属于欺师灭祖了。

    犹豫了片刻,夏邦兴说道:“先生,苏将军,实不相瞒,卜失兔王爷现在是不想与明军为敌了,他是真心实意想和苏将军讲和的。”

    “条件呢?”李贽问道,“我是说,他的底线是什么?”

    “呃……”苏昊出言打断了李贽的话,“李先生,夏先生也有他的难处,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你也别逼他难做了。”

    “这个……这个……”夏邦兴憋得脖子都粗了,脸上的尴尬表情,让苏昊看了都觉得难受。

    “夏先生,其实我与卜失兔之间,并非没有调和的余地,你完全可以当一个居中调和之人,这样论对鞑靼,还是对大明,你都是问心愧的。”苏昊给夏邦兴找了个台阶。

    夏邦兴连忙说道:“如何调和,还请苏将军赐教。”

    苏昊道:“我此前所言,句句为实。我们并不想侵占鞑靼的土地和利益,相反,我们是真心打算与鞑靼共同开发草原的。其实,大明也罢,鞑靼也罢,过去几千年打打和和,早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共同属于一个中华民族,为什么非要刀兵相见呢?

    大明发展工业农业,鞑靼发展牧业,大家互通有,共同繁荣,有何不好?当年俺答汗与大明签署协议,互不侵犯,就是这样一个目标,今天我们不过是把这个目标再落到实处罢了。”

    “改之所言,颇为大气。其实,大明境内也有鞑靼人,他们与汉人通婚,血脉早已融为一体。鞑靼境内同样有汉人……尚中你不就是其中一个吗?大明与鞑靼并非水血不容的两家,与大明共同发展,才是鞑靼的生存之道。”李贽在一旁敲着边鼓道。

    夏邦兴道:“先生,苏将军,恕学生多疑。大明人口众多,实力强大,如果渗透进鞑靼地界,未来万一有些什么事情,只怕鞑靼不是大明的对手。学生虽为汉人,但这些年与鞑靼人生活在一起,觉得他们也是善良的百姓,因此实在不忍心因为学生的一念之差,使他们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

    李贽点点头道:“尚中有些悲天悯人之心,吾心甚慰。不过,你想想看,我中华之国,论兴衰,可曾欺凌、虐杀过异族?那些屠城之事,从来都是异族所为,你有什么可担心的?

    你是没有见过改之发明的那些火器,说句不好听的,凭借这些火器,我大明要强占鞑靼地盘,又岂是鞑靼人能够阻挡的。现在我们希望双方和平共处,并非乞求,而是施恩,这一节,你得向那卜失兔说明白了。”

    听到李贽这话,苏昊在心里暗笑:老先生,你好歹是我隆重的当世大儒,你说话就不能委婉一点?这样杀气腾腾的威胁,实在不像是饱读圣贤之书的人应当说出来的。

    不管苏昊怎么想,李贽这番话,在夏邦兴的心里却是激起了波澜。

    ps:第二更送上。好消息,橙子决定改邪归正,今天只要有空闲时间,必定码字。不过,坏消息是:下午和晚上橙子都要开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