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375 偷营

    一天时间匆匆而过,果不其然,明军依然只向前走了五里不到的距离,似乎是死活不肯踏进芦峪沟的意思。不过,在明军队伍之前开路的那些工兵,看起来倒是很认真敬业,他们非常耐心地把大石头砸成小石块,用来填平路上因洪水冲刷而出现的大坑,然后再从两边挑来水土,把道路垫平,简直就像要修一条通衢大道的样子。

    “父王,不等他们了,咱们先动手吧。”哱承恩最后一次对哱拜申请道。连吃了三天冷食,他已经是法忍受了。明军那边是光明正大地行军,到时间就埋锅造饭,热汤热饭地吃着。哱拜军因为是埋伏,不能暴露行迹,所以不敢点火,只能吃干粮。这样再拖几天,只怕不用打,对方就把自己给耗残了。

    哱拜点点头,道:“也罢,萧如熏说不定是真的察觉到我们的意图了,没准我们的行迹早被他派出的斥候发现,所以他才会用这样的办法来拖我们。咱们就给他来个将计就计。”

    从哱拜的心理来说,他是更希望在芦峪沟全歼萧如熏的大军的。但萧如熏进军速度缓慢,而且队伍分成几段,摆出一副步步为营的阵势,哱拜再想打这种出其不意的伏击战就不太容易了。在这种情况下,让哱承恩主动出击,打掉萧如熏的前锋部队,挫一挫萧如熏的锐气,也是一种应变的方法。

    得到哱拜的允许,哱承恩回归本队。带上自己选出来的1000精兵,悄悄地向着明军前锋驻扎的白羊沟方向摸过去了。

    因为明军已经到了白羊沟。哱承恩一行自然法再骑马前进。他们弃了马匹,避开大路,从山梁上徒步翻越过去,来到白羊沟的侧面,再逐渐逼近明军扎营的地方。

    隔着一个山坡,哱拜军的士兵们已经能够看到明军营地里飘出来的炊烟了,那炊烟中似乎还隐隐带着饭菜的香味,让哱拜军士兵垂涎欲滴。他们恨不得马上就翻过山坡。冲进明军营中,把敌人全部杀掉,再抢走他们的给养。

    但哱承恩知道,他们只有1000人,而且没有马匹,要冲击一个3000人的营地,必须保证攻击的突然性。乱中取胜。要做到这一点,就只能把攻击时间定在晚上,等明军士兵进入梦乡之后,再行攻击。

    哱承恩让士兵们埋伏在山坡后面,抓紧时间休息。自己带着几个人爬到山坡顶上,借着树木的掩护。举着望远镜观察着明军大营的动静。[

    山下的营地里,明军士兵们正在有条不紊地做着各项工作,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已经临近。明军的大营是按照标准操典要求布置的,中间是中军大帐,旁边是士兵们的营帐。再外围则支着鹿砦,隔几步就有一名哨兵在守卫。

    在大营前面。有近一千人的工兵队伍在勤勤恳恳地修着路,他们的两侧有负责观望和守卫的哨兵,一个个端着长矛注视着前方,显然是认定敌人只会从前面出现。所有的迹象都表明,明军把防御的重点确定在大营的正前方,两侧和后方虽然也有防守,但看起来明显要松懈得多。

    “明军根本想不到我们可以从旁边绕过来啊。”哱承恩得意地对手下说道。

    “那是,小王爷用兵,岂是这些寻常之辈能够猜到的?”跟在哱承恩身边的巴根赶紧奉承道。

    哱承恩道:“他们的弱点,就在于没有地利。他们以为白羊沟两边都是断崖,路可走。殊不知我们还能在这断崖之中找到一条道路,绕到他们侧翼来了。”

    巴根狂笑道:“估计等咱们突然冲下去的时候,明军还不知道咱们是从哪过来的呢,哈哈哈哈。”

    “闭嘴!”哱承恩压低声音喝斥道,“你是想给明军通风报信是不是?”

    “这……”巴根这才知道自己失态了,幸好他们呆的地方离明军大营还有一些距离,声音传不过去,否则就真的像哱承恩说的那样,给明军通风报信了。

    “传令下去,谁都不许出声,不许露头。大家吃点东西,好生休息,三更时分冲营。”哱承恩下达了命令。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山中刮起了风,带着阵阵寒意,刺进哱拜军士兵们的骨头。不过,众人心里都藏着一团火,想到马上可以把明军打得落花流水,抢到数的给养,大家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山下的明军大营里,点起了一堆堆的篝火。一开始,能看到明军士兵们围在篝火边上吃东西,聊天。随后,明军士兵就纷纷列队返回自己的帐篷,只剩下一些哨兵在营地四周来一趟去一趟地巡逻着。

    “听我的将令,第一队由巴根带领,靠近明营,用弓箭射杀哨兵。然后各队同时点火把冲锋,放火烧营,趁乱尽杀明军。”哱承恩伏在山坡顶上对众军官安排道。

    “得令!”

    “小王爷放心,我们绝不放跑一个明军!”

    军官们纷纷答应着,组织起自己手下的士兵,按照哱承恩的吩咐,悄悄向着山下走去。这些士兵也不愧是哱拜军中的精锐,平常看起来吊儿郎当,临战之时,倒也显得训练有素。他们高抬腿,轻落足,上千人从山坡上走下去,竟然听不到什么响动。[

    哱承恩跟着最后一队,也向山下袭去。他手里握着钢刀,竖着耳朵倾听着四周的动静,随时准备应对各种不测。

    五百步、四百步、三百步……

    巴根带领的第一队士兵距离明营越来越近了,巴根抬起手,挥了一下手里的白手巾,示意手下准备取出弓箭。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旁边突然红光一闪,紧接着就是一声天崩地裂般的巨响:

    “轰!”

    伴随着耀眼的火光和刺鼻的烟味,十几名哱拜军的士兵突然飞了起来,泥土、鲜血和残肢向四面飞溅开来。

    “不好!”

    巴根脑子里嗡地一声,他太熟悉这种爆炸声了,只有勘舆营特有的火药才能产生如此可怕的爆炸,明军中寻常的黑火药是没有这种威力的。

    山坡上的爆炸声像是什么信号一般。明军大营四周突然亮起了密如繁星的火把,数的明军士兵像从地底下被呼唤出来一样,出现在哱拜军的面前,喊杀声震动了山谷。

    “明军有备,快撤!”巴根就算脑子再不灵光,也知道自己不但没有偷袭得手,而且还反中了对手的埋伏。他不知道刚才的爆炸是因为他手下的士兵触动了明军布置的地雷,但他明白,明军非但猜出了他们会来偷营,甚至连他们偷营的方向都了如指掌。

    也就是说,在他们自以为得计,埋伏在山坡后面等着晚上偷袭的时候,人家明军已经发现了他们,并且布下了陷阱,就等他们往里钻呢。

    “逆贼休走!”下面的明军高喊着向山坡上冲了过来。

    “快跑,咱们中埋伏了!”哱拜军乱哄哄地喊叫着,向后逃窜。

    “混蛋,都给老子站住!不要怕,狭路相逢,勇者胜!跟明军拼了!”哱承恩及时赶到,见此情形,知道如果这样盲目后撤,必然就是溃败的结局。当此之时,只有先抵抗,顶住明军冲锋的势头,再徐徐后撤,才有活路。

    听到主将的命令,哱拜军的士兵们只好又掉转头来,端起武器,猬集成群,准备与冲上来的明军进行肉搏。

    但对面的明军并没有打算与哱拜军进行对等的厮杀,他们冲到距离哱拜军百来步的地方,就停了下来。在一排长矛兵的身后,闪出了一群手持火枪的射手,一名军官举着小红旗,开始发号施令。

    “明军有火铳,快闪啊!”刚刚被哱承恩叫住的哱拜军士兵又叫嚷起来,他们最怕的东西,就莫过于明军的火器。刚刚踏中了一颗地雷,现在又看到明军摆出了火枪射击的阵容,大家哪里还有胆量对阵。

    “抨抨抨!”

    明军的火枪响了起来,密集的枪向着山坡上的哱拜军飞去。黑暗之中,明军的火枪手法进行准确的瞄准,他们只知道向自己的正前方射击,至于能不能打中,就看哱拜军的运气了。

    “啊!”

    “哎哟!”

    山坡上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显然是有人被乱枪击中了。山坡上有一些稀疏的树木,但完全不足以掩护住哱拜军士兵的身形。其实,真正被明军打中的士兵并不多,但那种莫名的恐惧感却迅速蔓延到了哱承恩所部的全体。

    “快撤吧,小王爷,趁着天黑,明军不敢追上来。”巴根向哱承恩请求道。

    哱承恩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探出头看了看,评估了一下形势。他看到明军的火枪手人数众多,火力极猛。虽然两军相距只有百十步,但自己的队伍要冲过这段距离,恐怕至少也得折损一两成的兵力。

    就算自己能够冲到敌军面前,以手下官兵现在的状态,与对方短兵相接,只怕也赚不到多少便宜。偷袭不成,自己这方已经挫伤了锐气。对方以逸待劳,气势正盛,加上兵力也是自己的三倍,这一冲上去,弄不好就是全军覆没的结局了。

    “撤!”想到此处,哱承恩只好一咬牙,下达了撤退的命令。(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