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372 哈斯乌拉

    “陈真人,你说这大明官兵,真的能够不走关隘,越过贺兰山?”

    在距离邓奎所部的宿营地40里开外的一个鞑靼部落里,部落首领哈斯乌拉第一百次用质疑的口吻向自己的客人陈观鱼询问道。

    陈观鱼稳稳当当地盘腿坐在哈斯乌拉大帐的地毯上,用漫不经心的态度答道:“哈斯首领,你就放心吧,对于本真人的话,你还不相信吗?”

    这几年,陈观鱼跟着苏昊天南地北走了不少地方,经历的场面越来越大,底气也越来越足。如今的他,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只会装神弄鬼骗口饭吃的老神棍,而是能够以真人自居的资深老道了。

    奉苏昊之命,陈观鱼带着一群三教九流之人进入草原,混进各个部落,探听情报天眼。凭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再加上苏昊教给他的几个化学把戏,陈观鱼成功地忽悠住了一大批部落首领,成了他们的座上之宾,成天骗吃骗喝,好不逍遥。

    哈斯乌拉是贺兰山西麓一个小鞑靼部落的首领,陈观鱼帮他治好了他夫人的病,从而赢得了哈斯乌拉的信任。时值哱拜逃入草原,夺回了他自己所在部落的大权,并且开始威胁其他小部落,要求这些小部落臣服。哈斯乌拉对哱拜没有什么好感,却又慑于他的淫威,正不知该如何抉择。

    在这个时候,陈观鱼向哈斯乌拉献上一计,劝他归顺大明,服从大明的管辖。并称大明尽早会剿灭哱拜,届时哈斯乌拉将可以接收哱拜残部,从而壮大自己的力量。

    哈斯乌拉被陈观鱼描述的美好前景忽悠得神魂颠倒,毅然答应为明军充当草原上的内应。邓奎所部,正是收到陈观鱼派人送回来的消息之后,赶来与哈斯乌拉接洽的。

    游牧民族生活在茫茫大草原上,祸福全系于天,所以他们也就比农耕民族更迷信苍天鬼神之事。陈观鱼自称是得道真人。随便说一点中原的占卜之事都能够让鞑靼牧民觉得神秘莫测,从而在牧民心里建立起了崇高的地位。[

    对于陈观鱼的反问,哈斯乌拉言以对,沉默了好一会才讷讷地说道:“真人所言,我自然是相信的。只是这贺兰山到处都是悬崖深谷,除了几处关隘之外,我们这些常年生活在这里的人都不知道还有其他的道路可走。你们这些中原人又如何能够知晓呢?”

    陈观鱼哈哈大笑道:“哈斯首领没听说过一句中原的俗话吗,叫作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你看本真人还算是有几分道行吧?在我家副总兵面前,这点道行根本就不够看的。我家副总兵当年是被称为地师的,隔着千里之遥,他就知道什么地方藏着金矿呢。在他老人家那里,别说找一条路。就是用法力开出一条路来,也不过就是寻常之事而已。”

    “你说的,就是那位苏副总兵吗?”哈斯乌拉把嘴张得老大,满脸崇拜之色。有关苏昊的情况,陈观鱼是向他介绍过的,而且每一次都比上一次说得更邪乎,哈斯乌拉的心里早已经把苏昊与神灵划上等号了。

    “除了他老人家,你看本真人服过谁的气?”陈观鱼说道。

    陈观鱼说自己对苏昊服气,倒不是说谎。与苏昊相处得越久,陈观鱼对苏昊的崇拜之意就越强烈。他们二人最早相识的时候。是在丰城的乡下赌赛勘井位,那一次自然是陈观鱼完败,但他当时也不过就是觉得苏昊有几分学问而已。这几年,苏昊屡屡表现出惊人的洞察力,从发明各种技术,到指点各位矿藏,几乎没有过失手的时候,这让陈观鱼真的有些看不懂其中的奥妙了。陈观鱼见多了各种装神弄鬼之事。自己也是装神弄鬼的行家,但他知道,苏昊的法术绝对不是假的,苏昊绝对是真有大本领之人。

    对苏昊的信任是一码事。但明军能否顺利穿越贺兰山,却又是另一码事。对于这件事,陈观鱼心里也是没底的,毕竟这是前人没有做过的事情,凭着勘舆营测绘出来的几张地图,明军真的能够在荒人烟的大山里找到通道?陈观鱼嘴上向哈斯乌拉说得肯定,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地打着鼓。

    “好吧……可是,这大明的天兵,何时才能到达呢?这哱拜三天两头派人来,要我们听他的调遣,天兵再不到,我可撑不住了。”哈斯乌拉不敢和陈观鱼争论下去了,他扭头看着帐房外面,愁眉苦脸地嘀咕道。

    “不急嘛,快了,快了……”陈观鱼敷衍着说道。

    两个人正在各怀心思地郁闷着,一名牧民从营地外面飞跑过来了,他一头冲进哈斯乌拉的营帐,大声地禀报道:“首领,首领,外面来了三个汉人,点名要见你和陈真人。”

    “来了?”哈斯乌拉呼地一下站起来,惊喜地对陈观鱼问道。

    “这么快?”陈观鱼心里一惊,他跟着哈斯乌拉站起来,稍稍定了定神,说道:“哈斯首领,先不要急,弄清楚来人是谁再说。哱拜那逆贼的营中也有不少汉人,不会是咱们的事情走漏了风声,把哱拜惹来了吧?”

    “是的是的,真人提醒得极是噬道最新章节。来人,加强戒备,别乱了阵脚,待我与陈真人出去看看。”哈斯乌拉下令道。

    一百余名部落里的战士迅速集合起来,他们带着马刀,披着简单的护甲,骑着马跟在哈斯乌拉和陈观鱼的身后,向营地大门走去。陈观鱼骑在马上,一手拉着缰绳,一手化掌立于胸前,一边走一边在嘴里不断地默念着道号,心里飞快地转动着各种念头。

    是死是活,马上就要见分晓了。

    营地外,熊民仰等三人也正捏着一把汗,忐忑不安。他们脸上看不出什么焦虑和紧张的神情,但他们每人都有一只手按在火枪上,随时准备着应对各种可能出现的变故。[

    “量天尊!”一声清亮的道号在熊民仰等人耳边响起,随即,陈观鱼那庄严中带着猥琐的嘴脸就出现在他们面前了。

    “量天尊,果真是熊道友吗?”陈观鱼看到熊民仰,一颗心总算是落了地,一阵狂喜之情溢于言表。

    熊民仰看到陈观鱼脸上的喜色,知道事情一切顺利,心里也一下子就踏实了。他下意识地回了一句:“量天尊,陈老道,别来恙乎?”

    “恙恙,老道我好着呢。”陈观鱼哈哈大笑,“来来来,熊把总,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哈斯首领。”

    熊民仰转过头,看着哈斯乌拉,微微一笑,拱手道:“哈斯首领,勘舆营火器把总熊民仰这厢有礼了。”

    “熊把总,远来……不易,这个这个……在下有礼了。”哈斯乌拉也不知道自己应当如何自称,只能学着中原人的样子,自称为“在下”了。

    熊民仰对哈斯乌拉的自谦之辞没什么反应,这种部落首领,也不过就相当于中原地区的一个村长罢了,哪里值得熊民仰去恭维。如果不是因为要借助于对方的力量,熊民仰恐怕连招呼都懒得跟他打。

    “哈斯首领,我大军已在邓中军的指挥下顺利翻越贺兰山,现在正在山下休整。邓中军派我来问问首领,你通过陈道长向我大明表示了归顺之意,并愿意充当我大军的内应。现在我大军已经到了,你答应的事情有变化否?”熊民仰用淡淡的语气对哈斯乌拉问道。

    熊民仰的傲慢,在哈斯乌拉眼里,那就是大国上邦使者的霸气了。自己带着百来名全副武装的部下,对方只有三个人,却丝毫不显怯意,这份勇气显然是有实力作为保障的。他微微地向熊民仰躬了躬身子,说道:“熊把总,在下愿意归附大明,这是毫疑问的。邓中军现在何处,可否请熊把总替在下引见引见。”

    有门!熊民仰心中欢喜,脸上却一点也不显露出来。他点点头道:“哈斯首领能够信守诺言,吾心甚慰。邓中军现在正在营地休息,哈斯首领若有意求见,就随我一起去吧。”

    “在下正有此意。”哈斯乌拉应道。

    说完这些之后,哈斯乌拉回过头,开始向自己的手下发号施令。一时间,整个部落都忙乱起来。有漂亮姑娘端着奶茶盈盈地走出来,向熊民仰等人献茶,看她们眼里媚色流动的样子,估计让她们献身似乎也不算什么过分的要求。还有年轻小伙手脚麻利地逮来了十几只肥羊,捆好了搭在马背上,估计是用来向邓奎送礼用的。

    一切收拾停当,哈斯乌拉又对天拜了几拜,然后便上了马,对熊民仰等人说道:“熊把总,各位,咱们这就出发吧。”

    早有人把给熊民仰他们预备的马也牵来了,熊民仰带着廖一明和尹国贤翻身上马,用手一指前方,说道:“走吧。”

    熊民仰等人在前面领路,哈斯乌拉和陈观鱼紧随其后,再后面就是几十骑扛着肥羊、酒囊的牧民,一彪人马向着明军营地疾驰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