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369 出乎意料的逆转

    “果然是好算计啊。”庄弥高也想明白了。

    通过杨来祯这个中介,庄弥高也算是与苏昊打过不少交道的,素知苏昊的办事方式。苏昊擅长于用利益去诱使别人做事,而与他合作的人,也的确能够从中获得实打实的好处。苏昊为人并不贪心,有好处都是与合作者共同分享的,所以与他合作的人虽然明白是被他利用了,却都心甘情愿、甚至主动地希望被他利用。

    这一回,苏昊明显是力主出境作战的,同时他也知道这个提议会在朝廷受到阻挠。他标出这么多的矿点,名义上是献给周惟安和庄弥高二人,实质上是要通过他们二人转赠给所有能够对出兵一事说得上话的官员。当然,他二人在这个过程中能够获得的好处也是非常可观的。

    其实,是否对草原用兵,对于大多数的大臣来说,是一件根本所谓的事情。出于习惯,他们会反对这个提案,但如果有什么好处,他们要支持这个提案也并不困难。李贽对这些大臣们的分析是非常准确的,他们自己标榜为读书人,但内心的贪婪一点也不亚于市场上的『奸』商。

    “咱们得算一下,从这些矿,能够得到多少收益。”周惟安**『裸』地说道。

    “这个,苏副总兵带着我们已经算过了。”董天章说道。

    矿山的收益,取决于矿藏的储量、矿石品位、开采难度、运输成本等等,不掌握这些信息,就根本不可能计算一个矿山能够有多少收益。苏昊对于自己标出来的这些矿点都有深入的了解,各种数据虽然不能说是倒背如流,应付一些普通的成本收益估算,还是足够的。

    在董天章和杨来祯离开宁夏之前,苏昊已经和他们一道对矿山的收益进行了测算。粗略算下来,即使这些矿山只能顺利地开采一半。一年的收益就在20万两白银以上。而如果能够在一些矿区对矿产品进行深加工,再把产品卖给草原上的酋长们,收益还能够进一步提高。

    董天章把这个计算结果向周惟安和庄弥高做了汇报,二人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庄弥高看了周惟安一眼,说道:“周侍郎,这事值得干啊!”[

    “哈哈,周某也有此意。”周惟安说道,“庄侯爷,你觉得咱们应当先找谁呢?”

    “来,咱们合计合计。”庄弥高说道。

    当天晚上。周惟安和庄弥高各自在自己府上摆下酒宴,京城的许多官员都接到了邀请,前来赴宴。赴宴这种事情,原本也是不需要问什么理由的,越是师出名的宴席,最终越能够给人以惊喜,这一点久在官场的人都是心知肚明的。

    外人从知道在周府和庄府的酒宴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当客人们酒足菜饱地离开时,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些激动和兴奋的神『色』。他们中间的一些人。在离开主人家之后,并没有急着回自己的家,而是又匆匆地奔向了平日与自己关系不错的其他官员家里,把刚刚得到的消息传递过去。

    为大小官员服务的那些掮客也突然忙碌了起来。他们被各自的东家紧急召见,随后又开始调兵遣将。从京城通往宁夏边城的道路上,一批批的商队急如星火地向前赶路,大家在驿馆或者客栈中相遇的时候。都没有什么诧异之『色』,而是互相交流着心照不宣的眼神,眼神里只有三个字:你懂的。

    程栋对于京城里涌动的这股暗流浑然不觉。他在自己租住的宅子里猫了好几天,写了一份长长的奏折,引经据典,批驳关于出兵草原的议案。写到动情之处,他自己都被自己给感动了,觉得简直就化身成了一只夜半啼血的杜鹃,在不屈不挠地呼唤着春天。

    奏折写完,程栋反复润『色』,又细细誊正了一遍,然后便踌躇满志地带着它上朝去了。经过几天的酝酿,今天朝会上又将讨论萧如熏的提案,程栋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把这个提案给批判得体完肤,并在众臣面前大大地显『露』一把身手。

    “众位爱卿,有关萧如熏提出的出兵草原追剿哱拜余党一事,众位也商议了好几天了吧?今天大家畅所欲言,一块说说吧。”万历坐在龙椅上,对众人说道。

    “臣……”程栋向前跨出一步,打算发言。

    “臣有本要奏!”没等程栋说出第二个字,周惟安就大声地把他给打断了。

    万历向周惟安一指,说道:“周爱卿请讲。”

    程栋刚迈出去半步的脚只好又收回来了,周惟安的官比他要大得多,资历更是没说的,程栋没有和他争夺话筒的权力。

    周惟安可没去想程栋在琢磨什么,一个小小的七品监察御史,还不值得一个吏部侍郎去关注。他走出队伍,来到万历面前,掏出一份奏折,便呱啦呱啦地说开了:“臣以为,萧总兵所提兵出草原一事,堪称旷世之壮举。此举若能奏效,萧总兵之功绩,可比汉世之卫青、大唐之李靖……”

    不会吧?程栋听着周惟安滔滔不绝的发言,有一种怀疑自己正在做梦的感觉。他记得几天前周惟安好像是反对出兵这件事的吧,怎么一转身,就成了力挺萧如熏的主力了?好吧,就算你的想法变了,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夸张,不过就是出草原去追杀一个哱拜而已,怎么就成了卫青、李靖了?这俩人能挨得上吗?

    好不容易等着周惟安说完了,程栋抬起脚又打算出列请奏。没等他动身,庄弥高又把他给挡住了:“圣上,臣有话要说。”[

    “庄爱卿请讲。”万历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对庄弥高说道。周惟安刚才那一番话,虽然有些煽情得让人恶心,但万历还是龙颜大悦。他不清楚这几天出了什么事情,但多少能够猜出来,这肯定是苏昊在其中发挥了作用。

    庄弥高上前一步,说道:“微臣也没有太多的话说,微臣要说的,就是完全赞成周侍郎的看法。哱拜逆贼虽是鞑靼人,但既已归服,就是我大明的臣子。身为臣子,起事在先,叛逃于后,实乃罪不可赦,若不能缉拿归案,乃是我大明的奇耻大辱!”

    “说完了?”万历问道。

    “说完了。”庄弥高答道。

    “庄爱卿说得好,退下吧。”万历乐呵呵地说道。

    “臣……”程栋又打算说话了,但让他郁闷的是,又有人抢在了他的前面,而且依然是那种比他官职更高的大臣。他那点品级,在朝廷上属于不够看的,平常能够捞到发言的机会,主要是大家不想多说话,以免得罪人,所以才让他去出头。现在情况不同了,想说话的人很多,哪能轮到他吭声。

    “臣赞成周侍郎的话,追剿哱拜余党,乃是展现我大明天威之举。”

    “臣附议!”

    “臣早就说了,就应当出兵!”

    “……”

    一个接一个的官员站出来,表示支持出兵。群臣中当然也有一些持反对意见的,但看到这种场景,也就非常自觉地闭嘴了。他们不怕和皇帝抬杠,因为越抬杠越能够证明自己是学界良知,这是能够名利双收的事情。但要说到与群臣中的大多数人作对,他们可没那么傻。

    有些蒙在鼓里的人,当即就小声地向身边的同僚问起了事情的原委,同僚的脸上带着神秘的微笑,只是语焉不详地答道:某某兄,你的消息也太不灵通了,要不,散朝之后,咱们到德福楼一叙,待小弟给你细细分说?

    众人闹闹哄哄地说了半天,申时行站出来了。他摆摆手,止住那些正打算继续补充观点的官员,然后走到万历面前,躬身说道:

    “圣上,众臣的意见都是一致的,那就是赞成出兵草原,追剿哱拜余党。圣上是不是现在就可以下旨,着兵部去办此事?”

    万历点点头,说道:“既然各位爱卿的意思都是赞同出兵,那朕自当应允。萧如熏说出兵草原不需要额外的花费,那是他体谅朝廷的难处,主动替朝廷分忧,精神可嘉。不过,既要用兵,岂有不花钱之理?我大明国库虽然不甚充裕,当花的钱还是要花的。申爱卿,你与王一鹗王爱卿商议一下,看看要拨多少费用给萧如熏为好。”

    “遵旨!”申时行应道。

    “我……”一直没有机会开口的程栋站在队伍里,张开嘴想喊一声什么,却又没有发出声音来。在一片赞美声中,他知道自己的声音是非常微弱的,再多说什么也是益。他茫然地看着身边的同僚们,浑然没有听到太监李龙宣布散朝的声音。

    “邦治啊,你在想什么呢?”户部侍郎邬伯行走到程栋身边,了他一把,问道。

    “啊?”程栋这才从懵懵懂懂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发现身边的人都已经走光了,整个朝堂上,除了两旁的太监,就只剩下他和邬伯行两个人了。

    “走吧,别在这愣着了。”邬伯行不容分说,拉着程栋便走出了朝堂。

    “邬侍郎,这是怎么回事啊?”程栋满腹委屈地对邬伯行说道,他的手里还攥着那份用心血写出来的奏折。(未完待续。。)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