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367 要不要出兵

    萧如熏关于出兵草原追剿哱拜残部的条陈送到京城,顿时在朝堂上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哱拜之『乱』以很小的代价得以平息,刚刚让朝臣们松了一口气,萧如熏却又提出要主动出兵,这让众人情何以堪啊。

    “这完全是萧如熏的好大喜功之举!”

    “哱拜原本就是鞑靼人,他逃回草原去了,与我大明有何相干?”

    “鞑靼骑兵悍勇比,我军有高墙深沟与之对峙,尚且胜少负多,萧如熏竟然还提出到鞑靼人的地盘上去打仗,这不是欲陷我边军于死地吗?”

    “刚刚打了几场胜仗,升了个总兵,就找不着北了……”

    “让他去,栽了跟头他就知道了!”

    兵部刚把萧如熏的请求说完,朝堂上就炸了锅了。朝臣们有的破口大骂,有的扬言要立即写折子劾,也有的满口风凉话,把对萧如熏提拔一事的嫉妒和仇恨都发泄出来了。

    “各位静一静,静一静!这样闹闹哄哄的,像什么样子!”申时行黑着脸说道。[

    王锡爵等人也站出来喝止,朝堂上的喧嚣终于平息下来了,不过,一干大臣们脸上依然保留着愤怒之『色』,像是萧如熏欠了他们家里多少银子没还一般。

    “各位,大家对于萧如熏的这个意见,莫非都不赞成吗?”申时行试探着问道。

    “没错,都不赞成!”几十名大臣异口同声地说道,还有一些人虽然没有开口,但表情上已经表示了附和。

    “王尚书,你的意见呢?”申时行把目光投向了王一鹗,他是兵部尚书,对于这个问题是最有发言权的。

    王一鹗上前一步,答道:“回申大学士,一鹗以为,萧如熏的这个建议。虽然颇有一些难处,但却也不可取之处。”

    “王尚书请讲。”申时行道。

    王一鹗道:“这鞑靼人一向是我大明的心头大患。近些年,鞑靼各部与我大明签订协议,相互罢战,为我大明边关换来了难得的和平。不过。鞑靼人一向狡诈多端。不讲信义。罢战的协议虽然有了,但一些部落对我边境的『骚』扰依然不断。

    宁夏那边,著力兔、庄秃赖、十失兔这几部。与我边军的摩擦从未停止。这一次哱拜叛『乱』,著力兔就曾带兵助纣为虐,大举进犯平虏城。若非萧如熏、苏昊所部应对得法,大败著力兔,只怕今天平虏城已然为鞑靼人占据,我们要收复宁夏城也会面临颇多困难。”

    “可是,著力兔不是已经被萧如熏打跑了吗?他们出了边墙,就不关我大明什么事了。”吏部侍郎周惟安『插』话道。

    王一鹗道:“确是如此,不过。谁又能保证他们未来不会继续犯边呢?”

    忠勇侯庄弥高道:“说书的人常说,兵来将挡,水来土屯。鞑靼人要进犯,我们再防守就是了,这么多年,不都这样过来的?”

    王一鹗道:“这就是问题所在了。鞑靼人什么时候来进犯。我们根本不知道。为了防范他们进犯,我们不得不陈重兵于九边,一年军资耗费数百万两,而且这还不够,边军的生活困苦。这也是宁夏之『乱』的根源所在。萧如熏提出主动出兵草原,若能得手,则可御敌于国门之外,这岂不是一件好事吗?”

    “御敌于国门之外,谈何容易啊。”户部侍郎邬伯行哂笑道。

    王锡爵道:“这一次萧如熏与苏昊在平虏城下联手破敌,深得火器之利。萧如熏也是因为有了这一战的经验,才敢说出主动寻敌的大话。老夫倒觉得,若是萧如熏、苏昊二人真有这样的把握,让他们去试试也妨。”

    邬伯行是听到苏昊二字就敏感的人,王锡爵这一说,他皱了皱眉,说道:“王大学士说的,当然是一种好的愿望。不过,邬某听说,苏昊所部使用的火器价值不菲,这一仗打下来,还不知道要朝廷贴补多少银两。若是要出草原寻敌,我户部可不一定能够撑得出这样大的花费呀。”[

    “是啊,这天下好不容易太平了这些年,百姓才吃了几天饱饭,可别又闹出什么大的战事来,令生灵涂炭啊。”群臣中有人装出悲天悯人之『色』,大声地呼吁道。

    申时行摆了摆手,对王一鹗问道:“王尚书,萧如熏在他的条陈中,可曾说过此役要增加多少军费开支?”

    其实,在萧如熏写给申时行的密信中,已经介绍过军费筹措方面的问题,申时行也正因为这一点,才站到了主战的一面。他现在这样问王一鹗,是想让兵部来说出这句话,这比他以内阁首辅的名义来说,要更顺理成章一些。

    王一鹗答道:“萧如熏提出进草原清剿哱拜,并额外的军费要求,他只是希望能够把勘舆营和马千乘所部留在宁夏卫使用,以弥补宁夏卫兵力不足的缺憾。”

    “不用额外的军费,这怎么可能?”周惟安惊诧道。

    庄弥高也说道:“萧如熏不会是想钓鱼吧,先把兵派出去,等到成了既成事实,再以军资不足为名,『逼』朝廷给他拨钱。这种事情,庄某可是听人说起过的哟。”

    “周侍郎,庄侯爷,以王某看来,萧如熏并非这种言而信之人。”王一鹗不得不替萧如熏出头了,“他说不用额外的军费,总会有他的理由吧。”

    “可是,就算萧如熏打仗不需要花钱,但是名义呢?”群臣中一个年轻人站出来质问道,此人正是新晋的监察御史程栋。

    程栋去年才考上进士,今年就已经当上了七品的监察御史,也算是火箭式提拔的官员了。他脑子灵活,文章写得好,这是他得以提升的理由。不过,真正的原因,在于许多朝臣都看好他的冲劲,希望能够拿他当一杆枪,去挑翻自己的敌人。他当然也是不负众望,在朝堂的若干次斗争中,他都是言官中的主力,名气一天比一天更大。

    “程御史说的名义,是什么意思?”王一鹗回过头来,对程栋问道。他对这个年轻人实在没什么好感,觉得此人过于夸夸其谈,动不动就引经据典,实际经验却没有多少。但对方是言官,王一鹗也不得不要应付他一下。

    程栋道:“我大明与鞑靼有盟约在前,相互罢战。如今,我边军深入草原,不宣而战,这将置我大明的信义于何地?”

    “这个……”王一鹗有些哑了,他有心说盟约这种东西就是一张手纸,没必要在意,但又知道,自己一旦这样说出来,那么指责他的,就不仅仅是一个程栋,而是数以千计的程栋了。兵碰上秀才,那才真正是有理说不清,你要是和言官缠上了,不掉一层皮是别想脱身的,这是朝臣们都知道的事情。

    “萧如熏要求进草原,只是追剿哱拜残兵,并非攻打鞑靼部,这不影响到我大明的信义吧?”坐在上头的万历发话了。他实在是看不惯程栋的作派,明知会惹火上身,还是忍不住呛了一句。

    程栋这个年轻人,现在是万历的死敌。朝堂上的斗争,一多半都是朝臣与皇帝之间的斗争,而程栋则屡屡担任挑战皇权的先锋。万历也不是没有想过要找个理由把程栋弄走,扔到地方上去当个什么官,以使自己耳根清静。然而,他越是这样想,就越法把程栋弄走,因为朝廷上那些大臣的原则是:凡是皇帝反对的,就是他们支持的。皇帝看不惯程栋,说明这孩子有价值,他们就更要努力去维持他了。

    听到万历发话,程栋更来劲了。他转过身,毕恭毕敬地向万历行了个礼,然后就开始长篇大论地阐述什么圣人教诲、大国信义、文明典范、四夷臣服之类的大道理。万历坐在龙椅上,听着程栋呱啦呱啦的话,后悔不迭。

    我干嘛要惹这个愣头青啊,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吗?这孩子听说和苏改之差不多的年龄,可是苏改之让人觉得那么踏实,那么有趣,不声不响就给朕立下了如此多的功劳。这个年轻人嘴皮子真是一流,但到现在为止,他给朕干过什么好事了?

    对了,说起苏昊,朕倒是想起来了。听李龙说,苏昊和这个程栋过去就认识,而且二人很不对付。这一次在汝宁,听说苏昊让程栋碰了个大钉子,这实在是大快人心的事情。唉,这会如果苏昊在场就好了,说不定他还真是程栋的克星呢。

    万历在那里浮想联翩,程栋终于把他的话给说完了。其实他说了老半天,就是一个道理:大明是仁义之邦,这种主动出击寻敌的事情,是万万不能做的。

    “这……”申时行也被程栋给说晕了,他抬眼看看四周的大臣们,发现大家脸上都有一些倦『色』。不管是同意程栋的观点,还是反对程栋的观点,大家都觉得他说得太长了。文采是够了,可是大家都是站着的,你说这么长,大家不累吗?

    “要不,此事先搁置一下,来日再议?”王锡爵提出了一个建议,同时把目光投向了万历。

    万历正巴不得有人这样说,他连忙点头道:“好好,此事毕竟是刚刚提起,大家也没有酝酿成熟,那就改日再议吧。”

    “退朝!”太监李龙站在一旁不失时机地高喊了一声,这一上午的朝会就算是结束了。

    ps:

    有点工作,耽误了更新,尽快恢复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