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356 狂妄的李如松

    商议完合兵出战的事情,苏昊盛情邀请马千乘夫妇到他的住处去坐坐,马千乘欣然答应了。马千乘比苏昊大一岁,也是年轻人心性,与苏昊颇有一些共同语言。到了苏昊的住处之后,秦良玉被陆秀儿请去后宅,与程仪、歌伶等女孩子一起聊天,马千乘则与苏昊探讨一些用兵之事,聊得甚是投机。

    次日清晨,萧如熏在平虏城外点兵出征。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派出军士返回边墙值守,监视草原上的鞑靼部落。在此前,由于哱拜叛乱,防守边墙的士兵都被撤走了,这才使得著力兔能够在边墙内外来去自由。

    布置完北部边墙的防备,萧如熏接着安排向宁夏城进军事宜。他把平虏所、勘舆营和四川兵混合编队,分成中、左、右三路,分别由他自己、马千乘和苏昊三人统领,向宁夏城浩浩荡荡地开进。

    从平虏城到宁夏城,有120里,沿途有七八个堡垒。哱云退兵的时候,在这些堡垒里留下了一些叛军,用以迟滞北路明军向宁夏城的进攻。这些叛军官兵原本就对哱拜叛乱没有太多的信心,见著力兔都被明军打跑了,哪里还有抵抗的勇气。北路军的大军过处,叛军纷纷出堡投降,三路大军连一场像样的仗都没打,便推进到了宁夏城下。

    “是北路平虏所的队伍吗?”萧如熏带兵刚刚在宁夏城外扎下营,便有明军的传令兵前来接洽。

    萧如熏应道:“我乃宁夏卫总兵萧如熏,我们这一路正是从平虏所来的队伍。”

    “叶总督有令,请您到达之后,即刻去总督帅帐去议事。”传令兵说道。

    萧如熏问道:“总督帅帐在何处?”

    “是在宁夏城东10里。”传令兵道。

    “怎么,南路的叛逆都已经剿灭了吗?”萧如熏又问道。

    传令兵道:“叶总督与辽东的李总兵已经荡平了南路各城的叛军,现在叛军已经全部缩进宁夏城,南边李总兵所部已经将宁夏城围住。就等萧总兵率北路大军堵上北边的口子了。”

    “太好了,我这就去总督帅帐听命。”萧如熏道。

    传令兵萧如熏传达完命令,又出发去找另外两路的马千乘和苏昊,传达同样的命令。萧如熏指派手下的副将去安排防务,自己带着一队亲兵骑马前往位于宁夏城东的叶梦熊的帅帐,到那里的时候,正遇到马千乘和苏昊匆匆赶来。

    “肖容,改之,你们的动作也很快啊。”萧如熏向马千乘和苏昊打着招呼。肖容是马千乘的字,这两天。马千乘强烈要求与萧如熏和苏昊以兄弟相称,所以萧如熏也就不再见外地称呼马千乘的官名了。

    “萧大哥,你也不慢啊。”马千乘和苏昊笑着向萧如熏行过礼,三个人按官职分前后顺序进入了帅帐。

    “萧如熏参见叶总督!”

    “马千乘参见叶总督!”

    “苏昊参见叶总督!”

    三个人各自向端坐在帅位上的叶梦熊施礼,叶梦熊抬手摆了摆,说道:“不必多礼,各位都辛苦了?北路的事情,我听说了,你们能够击溃著力兔。功劳不小,本总督会替你们向朝廷请功的。”

    “多谢叶总督!”三个人同时躬身说道。

    叶梦熊叫手下亲兵招呼萧如熏等人坐下,然后笑着说道:“我刚才正和子茂商议进攻宁夏城的事情,我还担心你们大战之后需要休整。一时赶不过来呢。”

    他说的子茂,就是辽东总兵李如松的字。苏昊顺着叶梦熊的眼神看过去,看到自己对面坐着一员虎背熊腰的大将,年龄约摸在四十来岁的样子。脸上胡子拉茬,颇有一些凶恶之气。苏昊看他的时候,他也正在审视着苏昊等人。两人目光相触的瞬间,苏昊感觉到了对方眼神中的不屑之气。不用说,此人必定就是李如松了,苏昊只看了对方这一眼,就理解为什么此前马千乘说起他的时候,态度会如此不满,这家伙的态度实在是太狂了。

    “叶总督,我等担心宁夏城战事紧张,所以没有来得及休整队伍,就匆匆赶来了,幸好还没有误事。”萧如熏对叶梦熊说道。

    “萧总兵其实不必如此着急,宁夏城破之时,论功行赏,断然少不了萧总兵的。我等乃是客军,这宁夏平逆之战的首功肯定是萧总兵的,不会跑掉。”李如松阴阳怪气地说道,他话里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说萧如熏匆匆赶过来,是为了抢打下宁夏城的功劳。

    “李总兵何出此言?”萧如熏有些不痛快了,大家初次见面,无冤无仇,李如松这样贬损他,实在是莫名其妙。

    “子茂也是好意,季馨不要多心。”叶梦熊赶紧打圆场,“子茂刚才还跟本督说,担心你们在打著力兔的时候伤亡过大,一时恢复不了元气。看到你们能够及时赶过来,本督倒是放心了,想必损失还不算大?”

    “还好,没有太大的损失,详细的战报,稍后就会送给总督审阅。”萧如熏说道,既然叶梦熊打岔了,萧如熏也就不便再与李如松计较了。

    “没有太大的损失就好。本督请各位到这里来,是想商议一下如何破城。哱拜叛逆慑于我大军的天威,弃守宁夏城之外的各堡,把兵力都收缩到宁夏城中,准备负隅顽抗。子茂几次向本督请战,要求攻城,本督都未答应,就是想等着北路的人马到齐之后,再做决断。”叶梦熊说道。

    叶梦熊说到等待北路人马的时候,李如松的脸上挂起了一丝轻蔑的微笑,萧如熏看在眼里,不禁有些恼火。他压了压肚子里的气,对叶梦熊问道:“叶总督,不知李总兵此前是打算如何攻城?”

    “攻城还能有什么捷径,自然是以投车和弓箭压制城上守军,再架云梯蚁附登城。将士到了城头之上,那就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待我军将杀退守敌,打开城门,敌军自然就溃败了。”李如松冷冷地应道。

    萧如熏道:“李总兵之法,恐有破绽。”

    “愿闻其详。”李如松说道。

    萧如熏道:“萧某乃宁夏卫军将,素知宁夏城墙高达四丈,易守难攻。哱拜叛军总数有近两万人,其中苍头军三千人,甚是凶悍。以强兵守坚城,我们要想急切拿下,实属不易。”

    李如松道:“苍头军也只是在宁夏卫能够逞凶而已,在我辽东兵面前,不过是土鸡瓦狗。萧总兵不必如此长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若非叶总督坚持要等北路军到齐,我部两日之前就可以攻城了,此时说不定哱拜的人头已经挂在辕门之外了。”

    “李总兵,在下也觉得萧总兵的担心是有道理的。俗话说困兽犹斗,哱拜叛军现在已经只剩下一座孤城了,我们攻城之时,他们必定会拼死抵抗。辽东兵若是采取蚊附登城的办法,怕是会有很大的伤亡。”苏昊忍不住插话道,他对李如松的狂妄很是不喜欢,但事关重大,他还是得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这样大的战事,稍有不慎,就是成千上万士兵的伤亡,苏昊实在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

    李如松看了苏昊一眼,面带讥笑地拱了拱手,说道:“真是江湖辈有人才出啊,这位小将军胡子都没长齐,竟有如此见识,实在令李某佩服。”

    “子茂慎言。”叶梦熊不得不出言干预了。如果换成其他的人在叶梦熊面前如此狂妄,恐怕他早就要喝斥一番,甚至以军法责罚。可是李如松其人打仗很有一套,叶梦熊要解决宁夏的事情,还需要仰仗他出力,因此不便得罪他。听李如松几句话之内,先是招惹了萧如熏,接着又贬损了苏昊,叶梦熊只好当个和事佬。

    “苏改之是兵部王尚书器重的年轻小将,不过经验自然不能与子茂相比。本督觉得,萧总兵的提醒有一些道理,以蚁附之法攻城,只怕伤亡会很大,能不能攻下来,也未可知。子茂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李如松道:“在下的意见,就是强攻。哱拜叛军并无斗志,只要我们攻城得力,城中叛军就会不战而乱,给我们创造机会。若是萧总兵和这位苏小将军有其他的办法,不妨说出来,让李某开开眼界。”

    萧如熏道:“萧某久在宁夏镇,从前也思考过如何破宁夏城的事情,当然,那时候主要是站在敌军的方面去思考,以便完善我方的守城策略。萧某当时曾想过一个攻城的办法,始终找不到破解之道。若哱拜不比萧某更聪明,我想这个办法当能兵不血刃,拿下宁夏城。”

    “有这样的办法?请季馨教我。”叶梦熊说道。

    萧如熏道:“这个办法,就是在宁夏城外垒土为堤,围成一个坝子,然后引黄河水灌入。宁夏城位置较低,河水一灌,必定淹没整个城池,叛军自然就不战而降了。”

    “这……”叶梦熊倒抽了一口凉气,有些犹豫起来。

    李如松笑道:“萧总兵此法倒是不错,可是垒土为堤,非一日之功。要围住这么大一个宁夏城的堤坝,只怕得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垒成。萧总兵是想留我们这些客军在宁夏过中秋节吗?”(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