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352 冲营

    在平虏城外叫门的是一名明军的偏将,萧如熏在城墙上简单问了他几句话,便让人打开城门,放他进来,并把他带回了总兵府。在总兵府的议事厅里,萧如熏、苏昊与这位偏将不知说了一些什么,那偏将骑着马出了城,疾驰而去。萧如熏和苏昊则是满脸兴奋之『色』,分头派人传信,把平虏所和勘舆营的中高层军官都请到了总兵府,商议重大事宜。

    夜晚二更时分,平虏城的城门打开了,一队身披黑『色』披风的骑兵悄悄地出了城,驰向边的黑暗之中,他们的战马马蹄都用麻布包裹过,踏在地上只发出轻微的声响。

    骑兵离开之后,紧接着出来的是三十多辆马车。每辆马车的车身都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箱子,如果著力兔在一旁看见,应当会忍不住大小便失禁,因为白天给他的骑兵以大规模杀伤的,正是装在这样的厢车中的火炮。

    炮车没有跟着骑兵的方向一起走,而是沿着道路径直向南,那个方面正是哱云和著力兔两部扎营的地方。

    再往后,出来的是一长队勘舆营的火枪手,他们肩上扛着燧发枪,在邓奎和熊民仰的指挥下,鱼贯而行,很快也融入了黑暗之中。

    萧如熏和苏昊骑着马,立在城门外看着队伍出发。一名小校小跑着来到他们面前,报告道:“报萧总兵、苏副总兵,城门外共发现五名贼人的斥候,已经都被我军『射』杀了。”

    “没有漏网的吧?”萧如熏问道。

    小校道:“没有,我们像梳头一样搜了好几遍,没有发现漏网的。我们的斥候都配了望远镜,隔着老远就能够发现贼人的斥候。他们以为天黑了我们看不清。所以也没怎么躲藏,其实我们用望远镜能够看见他们的身影。”

    “干得好!”萧如熏点点头,把小校打发走,然后对苏昊说道:“改之,咱们也分头出发吧。”[

    “好。萧大哥千万小心。”苏昊说道。

    萧如熏呵呵一笑,道:“能伤着我的人,还没生下来呢。倒是改之你要小心,宁可舍出那些炮不要了,也别让贼人追上你们。”

    “放心吧,萧大哥。贼人想靠近我的身,也不容易呢。”苏昊笑道。

    “那好,咱们分头出发,大捷之后,再摆酒庆贺。”萧如熏说罢,一催战马。追着先前出城的骑兵而去。

    苏昊跟的是炮车队,他的任务,是指挥炮车在距离敌寨一千步远的地方用炮火袭扰,使敌军陷入混『乱』,为萧如熏派出冲营的队伍创造机会。萧如熏组织了五百名军士作为冲营的敢死队,他自己亲任敢死队长,要率队冲进著力兔的大营里去厮杀。

    “改之。到地方了。”

    坐在炮队马车上的徐光启跳下车来,对苏昊说道。今天晚上的行动关系重大,徐光启要负责为炮兵计算『射』击诸元,作为苏氏工厂的工程师,他对于这些大炮的『性』能是最为了解的,计算能力也远远超过普通的士兵。

    所有的炮车都停了下来,在地上,有一些用石灰画的十字,这是天黑之前苏昊派出斥候偷偷做下的标记。在暗夜之中,人的视力连一百步远都看不到。但凭着这些标记,苏昊就能够知道,由此向南一千步远的地方,就是著力兔的营地。

    “做好『射』击准备!”苏昊轻声地下达了命令。

    炮手们紧张有序地开始工作,他们把马车固定好。翻下车厢的厢板,『露』出炮口,调整好火炮的仰角,然后静静地等待着下一步的命令。

    “试炮,预备,放!”

    这一声命令是由徐光启下的,其中一门炮的炮手装填好发『射』『药』包和炮,点燃了引线,只听“轰”地一声,火光划破了暗夜,一枚开花炮呼啸而出,飞向远处的目标。

    “轰!”

    炮在一千步开外炸响了,徐光启和另外几名观察人员举着望远镜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借着爆炸的火光,他们迅速判断出了着点与敌人营寨的距离。

    “炮口抬高一分,『药』包减一成『药』量……”徐光启对炮手们下达着命令,“准备,装填,开火!”[

    一声令下,几十门火炮同时发出了怒吼,阵地上霎时被炮口的火焰映得通红,随即又陷入了黑暗。伴随着由近及远的呼啸声,几十枚开花炮同时落入了千步之外的鞑靼营地。

    “轰!轰!轰轰轰!”

    两万人的营地规模是非常庞大的,明军的火炮虽然只是经过了最简单的校正,但命中这样大的一个营地还是不在话下的。几十枚炮如天女散花一般,落在营地的各处,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片四处横飞。

    “撤!”苏昊喊了一声,炮手们又赶紧照着刚才相反的顺序,收起火炮,竖起厢板,移开车厢的支撑,然后把车厢套上驽马,迅速地撤离阵地,向平虏城疾驰。他们此行的任务只是为了给鞑靼营地制造混『乱』,放完这一轮炮,他们就得赶紧撤走了,否则,鞑靼的大队骑兵追上来,可不是好玩的。

    “站住,别跑!”

    游弋在营寨外围的鞑靼斥候追赶过来,负责掩护的明军士兵回身开枪『射』击,零星的几个斥候迅速地被解决掉了,苏昊带着炮队惊险地退回了平虏城,紧闭城门,防备万一可能出现的敌军反扑。

    再说鞑靼的营地,此时正如苏昊预想的那样,『乱』成了一团。白天的时候,著力兔带去参战的那一万骑兵是见识过明军火炮的威力的,回营之后,他们又把这种“恐炮症”传染给了没有去参战的那些同伴。

    夜半时分,正值众人酣睡之际,营地里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把所有的人都惊醒了。联想到白天那可怕的炮火,几乎每一名鞑靼骑兵的脑子里想的都是同一个念头:快逃!

    闹腾得更凶的,是马棚里那些战马。它们比人类少一些理『性』。对于可怕的事物记忆更为清晰。听到熟悉的炮声,战马一齐嘶鸣起来,有些马不顾马伕的喝斥,冲出马棚,在营地里漫目标地狂奔。制造出更大的混『乱』。

    “是明军在偷营吗!”著力兔也被炮声震醒了,他从营帐中跑出来,大声地喝问道:“明军在哪里,他们在哪个方向?”

    “报大首领,明军是在正北方向,离我们大约有一千步远。”有亲兵跑来报告道。他们看到了炮口发出的火光,大致能够估算出相对的距离。

    “传我的令,让乌恩和格根带两个千人队冲过去,外面这么黑,明军的火器打不准的,正是我们杀敌的好时候。还有。传令,所有的人都不许喧哗,有『乱』跑『乱』叫,动摇军心者,杀赦!”著力兔下令道。

    “杀!”

    没等传令兵把著力兔的命令发布出去,只听得营寨的东面突然杀声大起,一彪骑兵如风驰电掣一般踏开营寨外面的栅栏。杀入了营地。

    这正是萧如熏与苏昊商量过的节奏,苏昊指挥炮兵对鞑靼营地进行炮击,制造出混『乱』,同时也把对手的注意力吸引到了北边,而萧如熏带领的骑兵,则是迂回到东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营寨。

    “不好了,明军冲进来了!”

    “快挡住明军!”

    “快去牵马!”

    鞑靼骑兵们睡得『迷』『迷』瞪瞪,被一阵炮声惊醒。惊魂未定之际,突然又受到对方骑兵的攻击,一时间都『乱』了阵脚。萧如熏骑着快马,挥舞着长枪,如入人之境。鞑靼骑兵离了马简直就像一群待宰的羔羊。面对着明军的冲锋,他们只能四散逃窜,毫抵抗的勇气。

    “明军休走!”

    负责值勤的一名千夫长带着几十名部下骑着马迎了上来,试图阻住萧如熏等人的锋芒,为其他同伴着装上马争取时间。

    没等对方靠近,跟在萧如熏身后的两名亲兵伸手在怀里一『摸』,各自掏出一个物件,对着对方便扔了出去。

    “轰!轰!”

    两个物件在那名千夫长和他的部下队伍中炸开了,十几名鞑靼骑兵从马上横飞出去,其余的骑兵也勒不住自己的缰绳了,被受惊的战马颠得摔下马背。

    这就是萧如熏向苏昊讨要的秘密武器,是勘舆营装备的手雷。在近战中,这种手雷的威力是与伦比的,它不但能够有效地杀伤对手,让武艺高强的敌将连举枪的机会都没有就死于非命,而且在这个冷兵器盛行的时代,突如其来的近距离爆炸会让对手陷入恐慌,完全丧失斗志。

    “杀呀!”

    看到手雷发威,跟在萧如熏身后的明军敢死队一个个都精神抖擞,大声呐喊着开始扑向敌军。他们从大营的东边杀入,径向西边冲去,准备横穿整个鞑靼军的大营,最大限度地给鞑靼军造成打击。

    鞑靼军也不是初上战场的菜鸟,在经过短暂的混『乱』之后,一些中下层军官逐渐收拢起了自己的队伍,找到战马,开始对冲营的明军进行阻击。明军在这个时候可不会讲什么江湖规矩,对于零星的对手,他们便迎一齐上前,以众欺寡,在几个回合之内把对手屠杀殆尽;对于三五十人组成的小集团,他们二话不说,直接就是手雷侍候,把对方炸得分崩离析,然后再逐个剿灭。

    萧如熏手下的边军原本就是训练有素,战斗力甚强。他这一次挑选出来的敢死队,更是队伍中的佼佼者。萧如熏身上穿戴着一副苏昊特地送给他的高锰钢丝编成的锁子甲,几乎可以说是刀枪不入,他手握长枪在前面开路,就像一把锥子一样,刺开鞑靼军的重重阻挡,一直杀到了营盘的西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