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350 新的条件

    战场上的溃逃后果是极其严重的。鞑靼骑兵在前面跑,萧如熏带着明军在后面追。鞑靼兵的战马早已跑累了,速度提不起来,而明军是以逸待劳,战马的速度极快,轻而易举地就能够追上对方。

    萧如熏一马当先,手中的长枪如毒蛇吐信,每刺出一枪,就有一名掉队的鞑靼骑兵应声落马。在他两边,邓奎、张云龙、熊民范、胡自信等人各自手握钢刀,舞动如风,收割着鞑靼骑兵的头颅。

    足足追出去三四百步,看着距离鞑靼军的阵地已经不远,萧如熏下令停止追击。不过,他们并没有马上回阵,而是纷纷掏出弓箭,对着逃跑的鞑靼军又『射』了几轮箭,放倒了十几个人,然后才拨回马头,凯旋而归。

    “萧大哥真乃赵子龙再世啊,小弟佩服之至。”苏昊催马迎着萧如熏而去,远远地便抱拳赞道。

    “哈哈,雕虫小技,让改之见笑了。”萧如熏呵呵笑着,接受了苏昊的恭维。他的武艺是家传的,一条长枪能敌数十好汉,苏昊对他的称赞并不为过。

    “小弟这是第一次见识骑兵作战,实在是精彩之极啊。”苏昊感慨道,“一直听说鞑靼骑兵悍勇比,我看在萧大哥面前,他们也就是一群土鸡瓦狗而已嘛。”

    萧如熏摇摇手道:“改之,其实这都是你的功劳。若非你部的火器把鞑靼人的胆子吓破了,我们这一轮出击也不会那么顺利。以五百人迎战鞑靼两千人的事情,愚兄过去也干过,但只能打个平手而已。像这样对手一触即溃的事情,愚兄也是第一次见呢。”

    “我真想知道。著力兔现在脸上是什么表情,估计好看不了。”苏昊笑道。

    正如苏昊所言,此时的著力兔,脸『色』阴沉得像要下雨一般。鞑靼骑兵刚才的溃败,他看得真真切切。两千人被五百人追着打。没有一点还手之力,这在著力兔领兵打仗的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

    在萧如熏追击鞑靼残兵的时候,著力兔没有派兵前去接应或者反击,因为在队伍溃败的时候,如果后面的队伍迎上去。只能被自己的溃兵冲散,造成更大的溃败。著力兔也知道,萧如熏不可能一直追到他的阵地上来,毕竟明军只有五百骑,而著力兔手上还有六千人呢。

    前军溃败的缘由,著力兔也是知道的。打仗讲究一鼓作气,一旦被对方挫伤了锐气,那就完全没有战斗力了。著力兔扪心自问,觉得这一仗即便是自己带队,恐怕到了那个地步也会崩溃,明军前沿的火网,实在是太令人发指了。

    “大首领。末将能,请大首领治罪!”

    狼狈逃窜回来的两名千夫长带着累累伤痕来到著力兔面前,双膝跪下,向著力兔请罪,另外的两名千夫长早在冲锋的时候就死在明军的枪炮之下了。

    “废物,你们还有脸回来!”著力兔扬起马鞭,对着两个人劈头盖脸地抽去。两名千夫长跪在地上,不敢用手遮挡,只能任凭着著力兔把他们的头脸抽得血肉模糊。

    “大首领息怒,胜败乃兵家之常。也不能怨二位千夫长。念在他们都带着伤的份上,请大首领饶过他们吧!”著力兔手下的军将们纷纷上前求情。

    这两位千夫长其实也已经够惨了,自己身上带了伤,手下的士卒也损失了大半。要知道,鞑靼军队里的士兵都是千夫长、百夫长的私兵。士兵损失掉了,他们也就成了光杆司令,什么权势都没有了。看着同僚的惨状,那些尚未出战的军将都有些兔死狐悲之感。

    著力兔用鞭子抽两位千夫长,其实也是存了饶恕他们的意思,否则他早就喝令把这两个人砍头示众了。四个千人队出战,大败而归,责任还真不在这些军将身上,如果一定要追究下去,恐怕著力兔自己的轻敌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都滚下去!”著力兔收起鞭子,在两位千夫长的屁股上各踢了一脚。两位千夫长如蒙大赦,连连磕头称谢,然后被各自的亲兵搀扶下去疗伤不提。

    “大首领,你看这事……”哱云和赛罕怯生生地凑上前来,不知该如何说话才好。

    “明军火器如此厉害,你们为什么不提前告知本大首领?”著力兔开始兴师问罪了。

    “大首领,我提醒过你的……”赛罕说道。

    著力兔眼睛一瞪:“你是如何提醒我的?你说过明军的炮能打到八百步远吗?”

    “这个……小人也不知道。”赛罕低声说道,同时满心委屈。这件事真不能怨他,因为他自己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射』程八百步的火炮。

    “你们连这点事都打听不到,若非你们能,我鞑靼部如何会受如此挫败?回去告诉哱拜,我军的损失,他必须赔偿!”著力兔说道。[

    哱云眼皮跳了一下,忍不住问道:“不知大首领想要什么样的赔偿。”

    著力兔用马鞭指了指平虏城,说道:“打下平虏城之后,平虏城原来所辖的区域,归我部所有。”

    “这事……末将做不了主啊。”哱云心里暗暗叫苦。平虏所的煤矿和温室大棚,不仅著力兔眼红,哱拜也同样眼红。在此前,哱云曾经听哱拜说起过拿下平虏城之后的各种安排,其中就包括了如何瓜分煤矿和暖棚之类的事情。著力兔想让哱拜割让平虏城,几乎相当于让哱拜割肉,这种事情,哱云哪敢答应。

    著力兔却是原本就打算了要抢平虏城的煤矿和暖棚的,现在不过是找到了一个更合适的理由而已。听到哱云这样托,他冷冷一笑,说道:“既是如此,那就烦劳哱参将先去问问哱王爷的意思,若哱王爷不肯答应本大首领的条件。这平虏城你们就自己去取吧,本大首领要回花马池去了。”

    “可是……若是平虏城没拿下来,这花马池……”哱云有些着急了,听著力兔这意思,是想撂挑子了。撂挑子也行。你总得把花马池退回来吧?哪有先拿了报酬却不干活的道理?

    著力兔道:“你看看,我军已经折损了四千之众,这都是因为你们隐瞒了明军火器的实力。你们想收回花马池也行,让哱王爷给我补足四千骑兵,包括他们的马匹,本大首领立刻退出边墙。不管你们和明国之间的事情了。”

    “大首领息怒,息怒。”见著力兔与哱云越说越急眼,马正国和赛罕连忙上前来劝解。

    赛罕说道:“大首领,你的要求,我们马上就去禀报哱王爷,相信哱王爷一定会考虑到大首领的损失的。时下。明军还没有被击溃,我们是不是破敌为先,这其他的事情,待拿下平虏城之后,再行商议不迟。”

    著力兔断然拒绝:“等拿下了平虏城,你们后顾之忧了,没准就过河拆桥。不认账了,本大首领可不想吃这个亏。来人啊!”

    “在!”几名著力兔的亲兵上前应道。

    “传我的令,全军班师,先回营地。”著力兔说道。

    “怎么?今天不打了?”哱云傻眼了。著力兔手上还有6000名没参战的骑兵,逃回来的也有1000多人,加起来就有7000多兵力了。如果好好组织一下,冲破明军的阵地应当是有希望的,这个时候不打,不又给明军多了一天的准备时间吗?

    著力兔道:“我得先等到哱王爷的答复,只有哱王爷答应我的要求。我才能让我的勇士们去拼命,否则,你们就自己拿平虏城吧。左右,传令班师!”

    发完号令,著力兔没有再理哱云。翻身上马,自顾自地走了。鞑靼骑兵也早就没有了斗志,得到班师的命令,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纷纷整队开拔,返回营地。

    “参将,这鞑靼人怎么这样,说好的事情,说变就变,还有点信用没有?”马正国看着鞑靼骑兵扬长而去,不禁恼火地对哱云抱怨道。

    “胡说,鞑靼人最讲信用,只是这个著力兔是个鞑靼败类而已。不讲信用的是你们汉人,还造出这么缺德的火器!”哱云把一肚子邪火都发到了马正国的身上,他自己就是鞑靼人,马正国说鞑靼人不讲信用,可是连哱云和赛罕一块给骂了。

    “是……末将失言了,参将恕罪。”马正国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连忙道歉。

    “还不赶紧组织队伍回去!”哱云斥道,“难道我们还要呆在这里等着萧如熏来进攻我们吗?”

    “得令!”马正国答应一声,组织宁夏军的队伍去了。著力兔带兵离开了,他们再留在此地已意义。鞑靼人的惨败也沉重地打击了宁夏军的士气,如果这个时候明军发起进攻,只怕他们这几千宁夏军也会毫还手之力的。

    “参将,这著力兔贪得厌,这是在要挟我们啊。”赛罕凑上前,低声对哱云说道。

    哱云冷笑一声,道:“他说得好听,什么等王爷的答复,分明是这一阵打败了,他没胆量再战,要回去休整几日。这个蠢货,明明有一万骑兵,却只派四千人冲阵,结果被人打得落花流水,还想把责任赖到我们头上。”

    赛罕点点头:“参将所言极是,末将也看出来了。不过,这著力兔想占平虏城,这一点是没错的。我担心,若是不答应他的条件,他真的不肯帮咱们拿下萧如熏呢。”

    哱云说道:“此事我早与义父说过,著力兔是个贪心之人,我们请他来助战,只怕是驱虎吞狼,最后说不定反受虎患。”

    “到了这个时候,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参将,依末将之见,咱们还是去禀报一下哱王爷,姑且答应著力兔的条件。听说朝廷的大军已经到了陕西,咱们若不能尽快解决平虏城的事情,只怕日久生变啊。”赛罕劝道。

    哱云叹道:“也只能如此了。赛罕,你即刻带我的书信赶赴宁夏城,见我义父,与他陈说厉害,务必请他老人家暂且答应著力兔的条件,催促著力兔出兵平定平虏城。”(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