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346 着力兔出兵〔喜迎马年,4000字加更〕

    宁夏,花马池。

    花马池是草原上的一个盐湖,其周边的草原,在历史上曾是蒙古人放牧的重要场所。牛马都是需要吃盐的,而草原上天然的盐湖并不多,占据花马池,对于游牧为生的蒙古人是非常重要的。

    明初的时候,明军从蒙古人手里收复了陕北、宁夏等地区,将花马池也纳入了大明的版图,归宁夏卫防守。在花马池之外,明军修建了一道边墙,用于防御北方的鞑靼部落,从此,蒙古人就没法再到花马池来饮马了。

    在过去长达200年的时间里,宁夏周边的鞑靼部落一直都想重占花马池,为此与宁夏边军也发生过不止一次的战争,但终未能如愿。今天,鞑靼部落大首领著力兔率领的2万骑兵,终于到达了花马池的岸边。

    “大首领,哱王爷派小的前来向你致意,恭喜大首领重获花马池。”苍头军千总赛罕带着一队宁夏兵在花马池边迎接著力兔,赛罕原本就是鞑靼人,此时更是一身鞑靼装束,看起来像是著力兔的部属一般。

    “你就是赛罕千总吧?”著力兔端坐在马上,用马鞭随随便便地指了一下赛罕,问道。

    “正是小人。”赛罕躬身应道。哱拜为了请著力兔助拳,不但把花马池割让给了著力兔,还在书信中与著力兔以兄弟相称,赛罕作为哱拜手下的走狗,在著力兔面前自然只能自称小人了。

    著力兔回头向自己的部下吆喝了一声,鞑靼骑兵纷纷下马,原地休息。许多战马迫不及待地奔向湖边,伸出舌头『舔』着湖边的盐粒,发出欢快的叫声。鞑靼骑兵的情绪也受到了感染,一个个笑逐颜开,互相庆贺自己人又占据了花马池。

    鞑靼人是全民皆兵。著力兔手下这些骑兵,平时都是牧民,到打仗的时候才成为士兵。作为牧民。他们太了解一个盐湖对于自己的价值了,为了这样一个盐湖。他们不惜赴汤蹈火,战死沙场。[

    “赛罕,你说说哱王爷要我们干什么。”著力兔也下了马,他把赛罕带到一边,席地而坐,对赛罕问道。

    赛罕跪坐在地上,答道:“哱王爷目前已经控制了整个宁夏镇。下一步将要成为宁夏王。不过,大明朝廷肯定不会善罢干休,必会派兵前来『骚』扰,因此。哱王爷正在排兵布阵,准备大败明军。”

    “嗯,明军势众,你们哱王爷能守得住宁夏吗?”著力兔问道,这个问题是关系到他能够长期占据花马池的大事。他不得不过问。

    赛罕道:“大首领是知道的,明军人数虽多,但士卒羸弱,不堪一击。以往宁夏镇都是靠哱王爷撑着,这才……呃。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著力兔听懂了赛罕咽回去的那些话,以往哱拜是宁夏卫的守军,鞑靼人如果要进犯宁夏镇,就要与哱拜对垒。赛罕的意思,是说宁夏卫只有哱拜才能打退鞑靼人的进攻,换成汉军是不成的。这种话搁在明军队伍里说,是一种荣耀,但对著力兔这个鞑靼首领这样说,就有些指桑骂槐之嫌了。

    草原上的部落,平常也会相互征战。今天为敌、明日为友这种事情,在草原上是非常普遍的,因此著力兔并不觉得哱拜过去与自己为敌、现在与自己结盟有何不妥。他点点头,对赛罕说道:“既是如此,那哱王爷找我们来干什么呢?”

    “是这样的……”赛罕说道,“哱王爷初定宁夏,用兵之处甚多。陕西的明军不断地『骚』扰宁夏东路和南路,因此哱王爷把兵力都集中在那边了,北路平虏所这里就留下了一点麻烦。哱王爷的意思,是想请大首领拿下平虏所,解除王爷的后顾之忧。”

    “平虏所?”著力兔皱着眉头想了想,问道:“是不是一个叫萧如熏的参将在那里分守?”

    “正是。”赛罕答道。

    “难怪。”著力兔冷冷地说道。

    赛罕刚才说整个宁夏卫只有哱拜才能与鞑靼人一战,其实是自己往自己脸上抹粉。著力兔几次进犯宁夏边墙,首当其冲的,就是最北边的平虏所,而驻守平虏所的,并不是哱拜的军队,而是汉军。

    著力兔与平虏所守将萧如熏交过几次手,知道对方的厉害,听赛罕说哱拜想让自己摆平的是平虏所,著力兔用脚后跟都能够猜出来,哱拜肯定是在萧如熏那里吃了亏,现在又找不出更多的军队去对付萧如熏,所以才会以花马池为代价,请著力兔出兵。

    “哱王爷此前是不是已经攻打过平虏城了?”著力兔问道。

    “这个……”赛罕知道这件事要彻底瞒住是不可能的,再说,平虏城里有厉害的火器,这一点也需要事先提醒著力兔。否则著力兔贸然进攻,就有可能会吃大亏。虽然著力兔吃点亏与哱拜关,但如果影响到攻占平虏城的大事,就不合适了。

    想到此,赛罕只能结结巴巴地把哱云进攻平虏城失利的事情向著力兔做了一个删节版的介绍,对于勘舆营火器之利,他既不敢说得太轻,又不敢说得太重。说轻了,怕著力兔轻敌,说重了,又怕著力兔拂袖而去。如何找一个合适的说法,倒着实让赛罕费了一番心思。[

    著力兔听罢,冷冷一笑,道:“一座孤城,四五千守军,竟能让你们大败而归,这哱王爷恐怕也该好好练练自己的兵了。”

    “呃……是的,是的。”赛罕尴尬地点着头,不敢反驳。

    “你速速回去,告诉你们那个什么参将哱云,告诉他先固守营寨,本首领两日之内就能赶到平虏城下。到时候,让他带着兵与我们一起攻城,本首领要让他看看,真正的鞑靼人是如何破城的。”著力兔吩咐道。

    “遵命!”赛罕答应着,然后留下几个手下给著力兔当向导,自己带着余下的人赶回哱云营寨去了。

    “大首领,赛罕说的这个情况。咱们也不能不防啊。”看着赛罕走远,著力兔身边的副将查干凑上前去提醒道。

    著力兔点点头,道:“我当然知道。这个萧如熏,过去咱们也是交过手的。在明军之中,他也算是智勇双全之辈。赛罕说的什么新式火铳,我还没有见到,想必是件利器,否则以哱拜手下的精兵,不至于吃这么大的亏。”

    “那咱们怎么办?”查干问道。

    著力兔道:“火铳再快,能有咱们的马快吗?我详细问过了。哱云派出骑兵冲锋的时候,没有用弓箭压制对方的火铳,所以才会吃亏。再说,哱云的骑兵人数不够。只有一千之众,我们有两万骑兵,谅萧如熏也找不出这么多火铳来与我军对阵。”

    “大首领所言有理。”查干道,“不过,咱们还是要想想办法。尽量减少伤亡。咱们只是来帮忙的,和明军拼个你死我活就太不值得了。”

    著力兔道:“若不是看在哱拜许我花马池的份上,我才不管他的事情呢。这个背叛了我们蒙古的败类,不值得我们的勇士替他拼命。我的想法是,我们只管击溃萧如熏。剩下的事情,就留给哱云的队伍去办好了。”

    “攻下平虏城,咱们不挣点战利品吗?”查干问道。

    著力兔道:“这还用说,让哱云的队伍去攻城,城破之后,咱们进城拿东西。还有,我在草原上的时候,就听说平虏城外开了煤矿,那些军户还建了什么暖棚,能够在冬天种菜,这些煤矿和暖棚,咱们都得占着,不能便宜了哱拜。”

    “属下明白!”查干响亮地回答道。

    策略定好,著力兔吩咐手下原地扎营,休整一日,次日再兵发平虏城。在他的心里,已经准备好了几套预案,就等着看平虏城里的萧如熏如何应战了。至于说这一仗会失败的可能『性』,著力兔根本就没有想过,两万人攻一座孤城,怎么可能失败呢?

    哱拜邀著力兔出兵的消息,迅速被萧如熏派出的斥候侦察到了。斥候飞马回城向萧如熏报告,萧如熏听罢,面『色』骤变,马上派手下去请来苏昊等人到总兵府商议对策。

    “哱拜这个逆贼,居然勾结了鞑靼人?”陈道瞪着眼睛怒道。哱拜叛『乱』,毕竟算是大明的内部矛盾,勾结鞑靼人,那可就是民族矛盾了,『性』质的恶劣程度又上升了一层。

    萧如熏倒是挺淡定,他说道:“哱拜本来就是鞑靼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他敢于起兵,也是打好了请鞑靼人相助的主意,本总兵早就想到这一点了。”

    朝廷提升萧如熏为宁夏总兵,苏昊为宁夏副总兵,这个消息早就通过快马传到平虏城来了。论是平虏所的军士,还是勘舆营的士兵,听到这个消息都是欢欣鼓舞,毕竟跟着一个总兵一级的人物打仗,自己未来得到封赏的机会也会更多。

    萧如熏荣升总兵之后,发出号令,让宁夏境内被哱拜打散的军队都到平虏城来听候调遣,他自己也迅速地改了口,话里话外都以“本总兵”自称了。

    从宁夏城逃出来的江廷辅附和道:“哱拜与鞑靼人勾结,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以往他还没有起事之前,就与鞑靼人有过各种来往,甚至里外串通,演戏给朝廷看,用以给自己增加战功。这一次他敢于起兵反叛,也是做好了引鞑靼人以抗王师的想法。”

    “看来,我们对于哱拜还是估计不足啊,只想着对付他的兵马,没想过他还有外援呢。”苏昊说道。

    “萧总兵,据你了解的情况,著力兔有多少兵马?”徐光祖问道。

    萧如熏道:“著力兔是鞑靼部落的一个大首领,下面管着上百个小部落,若是倾全力进犯,可以组织起四五万人。不过,据斥候探听到的消息,他这一次应哱拜之邀来进犯我平虏城,只带了两万人马,其中精锐者大约是一万左右。”

    “也就是说,这个兔崽子没怎么把咱们平虏城放在眼里嘛。”苏昊笑着说道。

    “改之何意?”萧如熏没听明白。

    苏昊解释道:“他可以调动四五万人,现在却只带两万人来,这不就是看不起我们吗?”

    萧如熏苦笑道:“改之真是说笑了,两万鞑靼骑兵,进攻我们这样一个小城,这还算是看不起吗?著力兔能够调动四五万人不假,但以往他率兵犯边,也就是带万把人,不会全军出动的。

    他的士兵都是部落里的牧民,如果全军出动,家里没人放牧了,他们回去岂不要饿死?还有,草原上部落众多,他如果把老巢掏空了,别的部落就会趁虚而入,这就是黄雀在后的道理了。”

    “两万骑兵的确了不起了。”徐光祖也附和道,他是和蒙古人打过仗的,知道蒙古骑兵的厉害。以往,大明军队与蒙古军队对阵的时候,两万蒙古军可敌十万明军,甚至有时候十万明军还打不赢。著力兔带着两万人来打平虏城,估计也是为了向哱拜证明自己出了力,以便换得更多的好处。听到两万蒙古骑兵来犯的消息,这一干人中,也只有苏昊是没心没肺,不知道发愁的。

    “怕啥,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苏昊说道,“咱们有城墙为屏障,两万鞑靼人是奈何不了我们的。萧大哥,我跟你透个底,我让秀儿他们从京城运来的器械,还有许多没拿出来用呢。前两日邓奎率兵夜袭哱云,我都没舍得让他们动用我压箱底的宝贝,既然你们说著力兔甚是厉害,那就让他试试到底是他的骑兵厉害,还是我的杀手锏厉害。”

    “哦,改之还有什么宝贝,快说出来给大家听听。到这个时候了,就别再卖关子了。”萧如熏说道。

    苏昊呵呵一笑,把陆秀儿运来的各种火器的情况如此这般地对众人说了一遍。这其中的一些东西,除了老兵徐光祖之外,连陈道都是第一次听说。

    萧如熏认真听完,眼睛里泛出了光芒:“若是真如改之所言,那我们与那著力兔,倒真可以碰一碰了。不过,这些火器如何配置,大家还要再议一议,要做到出其不意,才能有最好的效果。”

    ps:

    新年快乐,马年吉祥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