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336 备战平虏城

    宁夏城中的变故,在一时间就传到了平虏城。苏昊得到情报,片刻不敢耽误,带着陈道、徐光祖匆匆来到了萧如熏的府上。

    “萧大哥,宁夏城出事了,你可听说?”苏昊一见萧如熏便开门见山地问道。

    “怎么,哱拜起事了?”萧如熏惊道。苏昊是通过自己的情报网络得到这个消息的,萧如熏没有建立这样的网络,所以信息比苏昊要滞后许多。

    苏昊摇摇头,道:“不是,是一个名叫刘东旸的百户,串通一群下层军官,杀了党馨等人,我得到消息的时候,他正带着叛兵围攻总兵府,张总兵手里没有多少兵马,估计也支撑不了一会了。”

    “刘东旸?”萧如熏一脸诧异,作为宁夏卫的一名高级将领,他对宁夏卫还是比较了解的,但刘东旸这个名字,对于他来说却显得很陌生,不知道是从哪蹦出来的。

    苏昊事先也不知道刘东旸这个人,他让陈观鱼建立的情报网,主要是围绕着哱拜以及哱拜身边的主要人物。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出现这样的变化,以至于等到事情已经发生了,他才得到信息。他把情报人员刚刚送回来的消息向萧如熏说了一遍,萧如熏的反应与王一鹗完全相同,认定哱拜才是所有事情的幕后黑手。

    “这么说,刘东旸只是哱拜的一杆枪?”苏昊问道。

    萧如熏冷笑道:“只怕这个刘东旸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只是一杆枪而已,他还以为自己是真命天子呢。哱拜是鞑靼人,带头出来挑事的话,宁夏卫的汉人军卒只怕不会服他。他让刘东旸挑头,就把汉人军卒拢到自己麾下了。至于刘东旸自己。等到哱拜用不上他的时候,恐怕会像对一只烂草鞋一样,直接扔进泥坑里了。”

    “现在咱们先不管什么刘东旸还是哱拜,先商量一下咱们的对策吧。”陈道在一旁提醒道。[

    “确是如此。”萧如熏道,“陈郎中。你以为我等该当如何?”

    陈道道:“这要看哱拜的意图了。萧参将,你判断哱拜下一步会如何做?”

    萧如熏道:“以本将之见,哱拜应当会迅速发兵,占领宁夏全镇的各个城池以及河西48堡。他非常清楚,朝廷得知他起兵叛『乱』的消息后,必会派遣大军进剿。他要抢在大军到来之前。把宁夏全镇变成一个大堡垒。”

    “以他现有的人马,能够在短时间内拿下河西48堡?”徐光祖问道。

    萧如熏道:“哱拜手下的兵马甚是精良,而且熟悉河西的地形和兵力分布,各城堡各自为战,恐怕都不是哱拜的对手。再说,哱拜起事十分突然。若非你们来告诉我,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此事。若是哱拜突然兵临我平虏城下,只怕我一时也很难抵御。”

    “萧参将,劳你赶紧派人给各堡送信,告诉他们哱拜已经起事,让他们早做防范。”陈道说道。

    “好。”萧如熏答应着,喊来自己的亲兵队长。让他点起十几名亲兵,骑快马分别前往宁夏卫下属的各处城堡送信,提醒这些城堡的守将做好应战的准备。

    亲兵队长应声而去,萧如熏看着他出了公堂,轻轻摇了摇头,对苏昊等人说道:“此举只怕也就是聊胜于吧,河西48堡有些守将本来就是哱拜的人,有些则根本毫斗志,就算得到了消息,也不敢与哱拜为敌。能够一战的。除了我这平虏堡外,就是玉泉营了。玉泉营参将傅桓倒是条汉子,不过他部下不过2000余人,恐非哱拜的对手。”

    “平虏堡也不过2000余人,萧参将可敌哱拜否?”陈道问道。

    萧如熏道:“可不可敌。本将也只能坚守到底了。这几年,本将在平虏城不断加固城墙,积蓄守城器械,原本是想防鞑靼人围城的,想不到现在用来防哱拜了。以本将之见,若闭城坚守,哱拜一时应当攻不下我这平虏城,平虏城守上三个月应当没有问题。有三个月时间,朝廷的大军也该到了。”

    “可是,萧大哥,现在平虏城可不止是2000人,而是有4000人,咱们是不是除了守城之外,还能有些进攻的机会?”苏昊问道。

    萧如熏道:“改之打算助我守城吗?”

    苏昊一摊手,道:“事已至此,咱们已经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了,若是哱拜来攻,我岂能坐视?我只是觉得,一味地闭城防守也不行,咱们有4000人,难道就不能反守为攻吗?”

    萧如熏道:“万万不可。哱拜是鞑靼人出身,他的手下也有不少鞑靼人,马上骑『射』的功夫很强,非你我两军可敌。我等坚守城池,可以扬长避短,与之抗衡。若是弃城不守,与他在平原交战,只怕是凶多吉少。”

    “萧参将所言有理,改之,对付哱拜,我们要像对待鞑靼人一样,轻易不可在平原交战。我大明军队与鞑靼人在平原上交战,若兵力相当,十战至少九败,更何况如今哱拜军力远在我之上,出城野战对我不利。”徐光祖也劝道。[

    “可是,我们这样死守,有何意义呢?”苏昊问道,在他想来,守城实在是一件很聊的事情,人家在外面围着,自己在城里呆着,什么都不能干。古书上经常说某地守城几年,以至于城中连老鼠都被军民吃尽了,这种困守孤城的做法,有什么意义呢?

    陈道解释道:“改之,你可别小看死守,若我们能够守住平虏城,那就是大功一件了。哱拜拿不下平虏城,就不敢放手渡河东犯,否则一旦朝廷前来进剿,他就会面临腹背受敌的困境。我们守住平虏城,就相当于掐住了哱拜的命门,只要一直守到朝廷的进剿大军到来,就足够了。”

    “呃……好吧。”苏昊点点头,在打仗的问题上,他也不敢太过于轻率,既然大家都说不能出城,而且守城也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他也就不再与众人争执了,先守一守再看。

    既然确定要据城固守,就需要把城外的人员都撤进城来。萧如熏派出传令官,到城外各军屯号令军卒们迅速带着家属和财产进平虏城躲避。苏昊也派人传令,让散布在各处进行测绘作业的勘舆营士兵们停止工作,返回平虏城。

    平虏城里的官兵听说哱拜叛『乱』,也都知道大战在即,纷纷按着安排开始加固城墙,准备各种守城物资。平虏城里囤积的粮食很多,足以支持固守半年以上。苏昊让勘舆营的士兵们也跟着做好守城的准备,陆秀儿、徐光启他们运来的武器和『药』此时就能用上了,苏昊相信,凭着这些火器,守住城防应当是没有困难的。

    江廷辅在熊民仰等人的保护下,逃出了宁夏城,来到平虏城,把刘东旸等人起事的经过又向苏昊、萧如熏等诉说了一遍。萧如熏请江廷辅在平虏城住下,协助指挥守城事宜。

    再说宁夏城里,刘东旸起事之后,全城的官兵都人心惶惶。有些叛兵趁机劫掠宁夏城原官员家里的财物,杀人放火,搞得乌烟瘴气。也有一些不愿意叛『乱』的士兵与刘东旸一伙发生冲突,双方互有死伤。

    哱拜派出了他的私兵苍头军配合刘东旸平定宁夏城的混『乱』,整整经过两天的时间,一切才逐渐平息下来。刘东旸把不愿意屈服的官员或杀或关,强占了各处衙门,还打开监狱,放出囚犯,又烧毁了官衙里的各种卷宗,铁了心要与大明为敌了。

    刘东旸出身于下层,知道普通官兵的需求。他把从党馨等人的府衙中搜出来的金银分发给官兵,从而赢得了官兵们的支持,一些原本还有左右摇摆的官兵也逐渐接受了现实,归顺于刘东旸的麾下。

    在将宁夏城中近万人的军队都控制在手中之后,刘东旸开始建立自己的管理系统,他自封为宁夏总兵,拜哱拜为谋主,哱承恩、许朝分别为左右副总兵,哱云、土文秀为左右参将,其余参与叛『乱』的军将也各有封赏。

    哱拜知道兵贵神速的道理,建议刘东旸迅速发兵,攻占宁夏全镇。刘东旸言听计从,兵分几路,由哱承恩、哱云、土文秀等人分别率领,扑向中卫、灵州和北路的平虏城等地。

    “萧参将,不要放箭,小人乃是哱云参将麾下小校古钦,奉哱参将之命,特来传话!”

    这一日,平虏城下跑来了一小队骑兵,领头的一人手里摇着一面小小的白旗,驱马一直跑到城墙下,对着上面闻讯而来的萧如熏大声地喊道。

    萧如熏手扒在城墙的箭垛上,探头出去看着下面的小校,朗声问道:“哱云有什么话要说,你就快点说吧。”

    那名叫古钦的小校应道:“哱参将说了,我家哱王子素来敬仰萧参将的威名,不愿双方刀兵相见。只要萧参将愿意归顺,哱王子愿保萧参将为宁夏镇副总兵。未来若能再占西北重镇,必让萧参将以总兵衔据守。”

    “哱王子是谁,本将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萧如熏明知故问。

    “哱王子就是原来的哱副总兵,宁夏镇刘总兵已拜哱王子为谋主。”古钦解释道。

    萧如熏一口唾沫直吐到城下:“呸!不就是哱拜吗?他本是一个蛮夷之人,受我大明庇护多年,不思报恩,反倒起兵叛『乱』,这等贼子,也敢劝本将投降?”(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